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八)

不行,不能再这样熬夜下去,真会挂的

祝要高考的宝宝们取得好成绩~~~比心~~

 

正文:

 

 

天空渐渐开始泛起青白色,这漫长的一夜终于快要过去了。扉间看着树下那群人,想着他们打也打了,闹也闹了,该消停了吧。想着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的扉间,正打算看能不能聚集下净化之力给自己疗伤,就听到宇智波斑暴怒的吼声:“混蛋!你对泉奈做了什么?!”

 

于是扉间又疲惫而绝望的往那里爬去……

 

只见他那个从不让他省心的大哥正以一个十分标准的五体投地姿势跪趴在那里,唯唯诺诺的说:“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干啊,我真的完全是按照河神大人的方式来的啊!我别的就什么都没做了啊!”

斑一听,又怒视着惠比寿。惠比寿见自己的便宜徒弟把自己也拉下水,心塞的不行,只好也跟着跪趴状解释:“大天狗大人请息怒,柱间的操作并无失误,妖狐大人会变成这样,大概是因为他的灵根刚才被损伤的太重的缘故。”

 

这时一个3,4岁左右的男童的声音大声呵斥道:“都不是因为你们害的!要不是因为你要拿我来威胁哥哥,我又怎会自毁元神!这都是你们的错!”那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一面哭诉,一面还含糊不清的咒骂。小孩口齿都不利索,但骂人的词汇量倒不少,听得扉间皱眉,扉间四处张望,正奇怪那里跑来的小孩,这么晚了父母也不管管。但望了一圈并没看见小孩,连身形为白狐的泉奈都没看见了。扉间好不容易爬过来,问他大哥:“到底怎么了?泉奈呢?”

 

柱间依旧跪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指向斑,只见斑手里捧着一个毛团,那个童音就是从毛团里发出来的。

“泉,泉奈?”扉间探试的喊了声。

 

只见那个毛团动了一下,一团软毛里钻出一个圆圆的狐狸脑袋,原来那团软毛是它的尾巴,从比例上看,那条尾巴十分硕大蓬松,几乎和狐身一样大。刚刚狐狸是团着的,整个身子被盖在尾巴下,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是只狐狸,就是团毛球,而这毛球就是泉奈。泉奈听到死对头的声音,蹭的一下站起来,怒目而视的瞪着扉间。

 

这…….扉间回头看向他哥哥,用眼神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理智与本能告诉他现在任何一个贸然的开口,他都会被连累的很惨。

 

扉间的神眼:‘你到底做了什么?泉奈怎么变成这样了?’

柱间也是心有灵犀,眼神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就是按惠比寿大人教的方式弄了个养成结界……’

扉间的眼神:‘养成结界是让妖怪增大妖力迅速成长的,你怎么还把他搞的返老还童了?!’

柱间含着泪花,眼神:‘我真不知道啊!而且,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碰到泉奈啊!离他还差一点点,他就突然‘嘭’的一下就变成只小奶狐了。’

 

还没碰到?扉间思索起来。其实柱间真的很无辜,他再傻也从那两只妖的对话中,听出一些过往,虽只是只言片语,但也猜出了个大概,无非是上辈子两族敌对,生死仇雠之类。本着这辈子化解恩怨携手共进的信念,柱间只想着尽快弥补怎么可能再对泉奈做什么,但泉奈对他的防备颇深,一看到他靠近就弓起背脊,毛发炸起。柱间被他咬怕了,忍着哆嗦手里撑着小型结界的光圈向泉奈靠近,但还没碰到狐狸的头顶,就‘嘭’的一声,大狐狸不见了,变成只奶狐狸,斑眼疾手快得接住狐狸,一脚把柱间踩踏进土里,暴怒责问他对他弟弟做了什么。柱间也是一脸懵,他还什么都没做呢!

 

其实泉奈的灵根刚刚经过重创,没有妖力的他根本无法维持成年的形体了,能撑到现在也是凭一口硬气撑着,被斑劝说后,气消了,形体自然也维持不下去了。眼前的泉奈比一只奶猫大不了多少,他虽然皱着鼻子,看似很凶的瞪着千手兄弟,但他的样子,实在是没有什么震慑力。然,虽然变成软萌毛团的泉奈没什么震慑力,但他哥哥的震慑力却是十成十。斑的脸色黑的跟他的羽毛一样,双翼不自觉的收拢又舒展,感觉下一秒就要开卷。

 

泉奈稚嫩的嗓音凶巴巴的吼道:“卑鄙的千手!居然害我至此,你以为毁了我的妖力,把我变成孩童摸样我就对付不了你们了吗?!”

 

“不不不,对付的了,绝对对付的了。阁下的英武之态即便是孩童样貌都让人心生畏惧,我惶恐极了,真的,我怕你(的哥哥)怕的要命!”柱间边说边死命瞅着扉间,眼神:‘你快点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啊!’

 

扉间,眼神死……看着毛团泉奈,又看着他身后的斑,扉间脑里突然闪出个四字成语,由于理智和本能,他没敢说。

 

不愧是互怼了半辈子的死对头,泉奈自然猜出了扉间的想法,他在斑怀里不停的扭动要下来,斑只好把他放下,泉奈一落地就拽着斑的裤脚,把他往门的方向拖。

“泉奈?”

“我们走!哥哥,我们走!我不要在这里呆下去了!才一个晚上,我就成这个样子了。再呆在这个鬼地方,还不知道自己会怎么个死法呢。”

斑一听,脸色更是不善,似乎有些被说动。柱间见状,想也没想的就开口:“但泉奈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要去哪…..啊!”话还没说完就被暴怒的斑一脚又踩进土里:“混蛋!敢对泉奈这么说话!要不是你们性命相连,信不信我活剐了你!”

 

这一次,难得惠比寿和扉间都没有上去劝解,良久,惠比寿问:“他行事说话总是这样吗?”

扉间:“是啊……”

 

柱间嘴里吃着土,很委屈,他说的没错啊!泉奈是他的式神不就是他的人(手下)吗?那里有问题了?你们到底想到那里去啦?!柱间被斑踩踏在地上良久,期间他感到一个毛团跳到自己身上对自己不停撕咬,所幸狐狸年幼,杀伤性不大。后来,惠比寿试探着开口了:“大天狗大人,妖狐大人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在这里住下为好。要走也要等他大一点才比较方便。”

斑皱眉,冰冷道:“怎么,你认为我保护不了这个样子的弟弟吗?”

“就是!”泉奈立刻帮腔:“哥哥绝对可以保护的了我,我还没遇到能打败哥哥的人呢!”

“哼,那刚才你哥不一直在你旁边吗?你不照样也成了这样?你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就一拖油瓶,万一有什么事斑他顾忌不到怎么办?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又不收你们房租…..”

扉间的嘴被柱间用力合上,他难得声色俱厉的说道:“扉间,算我求你了,从现在开始,你一个字都别说了!”惠比寿也赶到他们身前,准备随时放防御结界,他痛心疾首的看着扉间,小声说道:“扉间,怎么连你的行事说话也变成这样!?你一向不是最冷静理智的吗?现在说这种话不是找那个大妖不痛快吗?!好不容易事情刚刚平息,你又挑起来!你真是,你真是!唉….”

 

扉间讪讪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他们都快走了,他们一走,凭彼此的恶交,他们此生估计不会再相见。这明明是好事来的,但那一瞬间的失落和不舍又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挑衅他们?为什么会出口挽留他们?

 

 

 

待续

 

评论(2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