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斑泉/泉斑】除妖

惯例唠嗑:本章是【扉泉篇】《咸鱼翻身(简称)》的番外,讲的是泉奈奈独自修行时的一些经历,本来只想写几句一笔带过的,没想到越写越长,就干脆独立分出来算了。

注意:本篇会有一些描述恐引起大家的不适,请慎入,慎入

 

 

正文:

 

万物皆有灵,然而灵识却非万物所皆有。

 

但开启灵识的条件其实很简单,是伤痛。不是割了手,崴了脚的那种伤痛。必须是痛彻心扉,至达灵魂的悲恸。灵识未开前,脑海犹如天地伊始,虽无知无觉但也安乐祥和。突然,巨雷劈裂混沌之地,烈风撕开懵昧之烟,霎时间,灵台清明,神识苏醒,但放眼望去,天地已成焦土,独留自己茕茕孑立,无所归依。

 

“和写轮眼、万花镜的开眼条件真像啊,明明是为了要保护而存在的力量,可为什么要得到它的代价竟是先失去?”

 

泉奈看着水池中的倒影,喃喃自语,像是在和水影聊天。深山孤寂,罕有人烟。山中精魅,修为高深的,泉奈得躲着,唯恐避之不及,无辜枉死。修为浅薄的,则躲着泉奈,偶尔有几个心大的,碰到泉奈也不逃,但灵智未开,不能言语。久而久之,泉奈养成了和自己影子聊天的习惯,大概也是怕那天连自己也忘了怎么说话了吧。

 

深山人迹罕至,但也并非没有,肯来这妖怪栖息的山谷,无非就那三种:被逼至绝境来此自杀的赴死之人,作恶多端神鬼不惧的强盗流寇,以及最让妖怪头痛厌恶的阴阳师。

 

“妖狐!你作恶多端,杀人无数,现在被吾等所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呲,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泉奈慢悠悠站起来,环视那群叫嚣要取他性命的人。十五….二十…..呵,这次足足有四十多人哪,阴阳师就有七名,还有两个法僧,其余的都是背负弓箭手持利刃的武士。呵,阵势倒不小。那群人为首的应该就是刚才说要取自己性命的阴阳师了,那人的声音粗粝衰老,但面相却仅有四十多岁,看来倒是有些本事。而他身后几个阴阳师则稍显稚嫩,应是他的徒弟,其余人等一时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那几个年轻的阴阳师看到泉奈漫不经心的态度,不禁诧异。他们跟随的师傅是个颇有名号的阴阳师,他们专门捕捉妖魔鬼怪,落在他们手下的妖怪没一千也有八百,小妖们个哪不是远远听到他们的行径就望风而逃,被围剿的妖怪们不是吓得苦苦哀求丑态毕露,就是化为原形咆哮赌咒,凶恶无比,哪还有半丝人形之风情。而眼前这只妖,至始至终都无怒无惧,似乎被重重包围即将被擒的妖不是他一样。

 

“师傅,这只妖狐,好像不是我们一直追捕的那只。我们也要抓他吗?”

提问的是人群中面相最为年轻的阴阳师,他眼中似有不舍,看来天良尚未完全泯灭。然后他的师兄立刻呵斥他:“自然是要抓的!就算不是我们要找的那只又如何?!妖就是妖!岂有放过之理?!”

被责骂的青年呐呐的退回到众人身后,不敢再言语,一名武士见了后笑道:“你兄长说的没错!更何况,这等容貌的妖,自然更不能放过了。”

说完其余武士哄笑一团,他们本就是亡命之徒,机缘巧合的跟着阴阳师们杀了几个妖怪,受到赏识,得了个末等武士的身份,本是人人厌恶的鼠辈如今倒是混得有几分人样,且他们跟着的阴阳师颇有些能耐,一路斩妖除魔顺风顺水惯了,此时更加有恃无恐,望向泉奈的眼神也愈发淫邪。

 

原本还漫不经心的泉奈闻言抬起了头,对着刚刚那武士微微一笑。那武士竟如同被蛇盯住的青蛙般吓得动惮不得,那种威压绝不是一般妖狐所能有的,狐精他也见过不少,或是柔媚造作,或是清冷绝伦,却也找不到他这样妖娆狠毒的那种媚,藏在端丽容貌中冷戾肃杀的那种邪。

 

为首的阴阳师也算身经百战,到底有几分本事,看到泉奈动了,立刻戒备,大喊:“缚住他!”

 

其余阴阳师立刻念咒文,几名武士也跟着搭上弓箭瞄准泉奈,泉奈看到他们的箭头染有诡异的荧光,每根箭矢都附有符咒,不禁冷笑:“准备的还真充分。”

阴阳师一等人看到泉奈说完这句话后竟凭空消失,然后山间立刻大雾弥漫,这雾似羊奶般又浓又白,还带有一丝淡淡的异香,顷刻间,不说远处的山林了,那群人连身后的同伴都看不见了。

 

************************

 

泉奈,你听好,哥哥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一定要记牢!

好的,哥哥。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出任务了。任务中,不可避免的你会遇到其他敌人,要是你落单了,而敌人人数众多能力又强过你的话,你一定一定要把自己藏好,若是不得不作战也不要怕,上天既然给了我们这样的眼睛那么要消灭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但也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我们一族以幻术瞳术闻名,你要结合当时的地形,天气,时间,将所有条件转换为你的优势,结合你的瞳术,把敌人拖入幻境……

 

************************

 

突然的状况让几个年轻的武士开始慌了。为首的长者依旧镇定:“不要慌!不过是妖狐在以幻术迷惑人心,这种雕虫小技不过白费功夫,对付不了我们的!”

众人听后,心中略微平复了下,那个先前呵斥师弟的阴阳师立刻拍着他师傅的马屁:“就是,不过区区一狐妖而已,何足畏惧!既然他还有这样的道行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哦?此话怎讲?”刚刚那名武士听后,大感兴趣。本来那个阴阳师并不怎么待见这些穷寇之流的下等武士,但想着告诉他们一来可在师弟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学识,二来也存有让那些武士在利益面前忘却恐惧为己所用的私心。便不厌其烦向他细细解释:“但凡开了灵智的妖兽,食其内丹可增大功力。特别是能化成人形的妖,这种妖一身都是宝。食其灵魄可提升法力,啖其血肉可延年益寿,取其脏器可入药,敛其骸骨可泡酒。”说完那个阴阳师淫笑道:“最不济,还可以把他们卖给大名,这等容貌,想必那些贵族老爷们都喜欢的紧。”

“原来如此,我竟不知自己有这么多好处。”那个武士叹道:“好处固然多,但再多也只有一只,我们这么多人,你说该怎么分呢?”说完那武士目露凶光,飞快抽刀将那阴阳师砍死。众人一时惊魂未定,山中浓雾又起,那武者便隐于雾中消失不见。众人这时才回魂,顿时义愤填膺,誓要报仇。这时,其他武者也聚过来,其中两个武者还拖着一名同伴的尸体,那尸体恰恰竟是那行凶武者,只见那尸体胸前有一大血窟窿,明显是用法力施咒造成的。那群武者见到阴阳师,纷纷拔刀相向。咒骂阴阳师们无故残杀他们兄弟,两方对质,立刻混战起来。不消一会儿,已有七八人负伤,大雾中血腥味愈发浓重。

 

************************

 

等你把他们拖入幻境后,就要赶快把他们分散开来,然后逐一击破。最好能扰乱他们心智,让他们自相残杀。

嗯,我记住了,哥哥。

 

************************

 

“都快住手!”那名带头的阴阳师到底老道些,立刻猜出其中缘由,他没想到那妖狐竟如此胆大敢混淆在他们其中,而且还能令自己都无从查觉。但这些已来不及细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好众人。他大声说:“我们都中了那妖狐的计了!方才定是那妖狐化作我们的样子杀掉了那些人,就是为了挑拨离间让我们自相残杀!现在起,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不要分散,这幻境他撑不了多久的!到时看他还往那里逃……唔!”

那阴阳师话未说完便被一道风刃差点削去半个身子,他的右臂掉到地上,顿时血流如注。众人大惊,他的几个徒弟纷纷护在他身前,那两名法僧立刻大声诵读摩坷经,清邪退暗。迷雾似乎散去了些,众人的心刚刚放下去,突然迎面又刮来两道风刃,将那两名僧侣拦腰劈裂,那两个人当场毙命。众人吓得魂飞魄散,此刻迷雾又浓起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山中魑魅魍魉嬉笑鬼哭的可怕声音。将众人的神经更是压迫的有如惊弓之鸟。

 

仅仅不到半刻钟,一起来的四十多号人,就死了四个重伤九个。虽看似还有些战力,但实则已溃不成军。当僧侣毙命,阴阳师重伤后,他们损失的不仅是法力最高的助力,更是心灵上的支柱。突然,一名武士大叫,接着就被什么东西拖进雾里顷刻消失不见。众人只听到几声惨叫便再无动静。眼下众人更是惶惶,看来是山中精魅见他们如今失势后,纷纷出动,那些精魅恶鬼虽对阴阳师有几分忌惮,但对于人类武士到并不惧怕,更何况如今他们中最厉害的阴阳师都折了,剩下那几个虽有些法力但心智大乱,根本不足为惧。如同人类会捕捉妖怪入药,妖怪也最喜食人心肝,猎人与猎物的位置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渐渐的,其他妖怪也被人血的味道和人心中的恐惧吸引而来,慢慢的,山中鬼怪越聚越多,鬼气森森,瘴气越来越重。更多的武士被陆续拖入雾中惨死,人们的恐惧随着他们人数的递减而递增,那群妖鬼还将被开肠破肚,吃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抛进那堆活人中,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惊恐大叫的样子。有几个武士当场崩溃,他们不是拿着刀在人群中见人就砍,说对方是妖怪要杀掉,就是直接大叫着冲进雾里。

 

而阴阳师们勉强还能用灵力保持自己的神智不受瘴气侵扰,妖怪虽一时还不敢对他们下手,但阴阳师们知道那只是时间问题,妖怪们正在等着他们心力耗尽,然后一网打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那个为首的阴阳师忍不住想着,他本是古稀之年,因吞噬了众多妖灵和他们的心脏,所以延年益寿,显得比常人年轻许多。如今他断了一臂,失血过多,瘴气侵蚀入体,整个人迅速衰败下来,呈现出他该有的老态。他用残存的灵力支撑着结界,还在奢望能逃出困境。但随着武士们的逐渐发狂,自相残杀并失手砍死自己的一名弟子后,他也开始绝望起来。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那妖狐的修为不过百余年,曾经,他也曾收服过修行数百年的狐妖,这只妖狐理应很好对付才对,可如今自己一行人估计要葬于此处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在最开始,大雾弥漫时,他就应该有所警觉,可他当时太过托大,认为这不过是妖狐的障眼法,他曾经也遇到过。那些小妖为了逃命也曾使出过。但那狐狸非但没跑,反倒拼死一搏,迅速果决的杀掉高僧,重伤自己,让他们方寸大乱,然后迫使他们一步步陷入绝境。虽说狐精最通人性,善迷惑人心,但如此善于谋略,胆大心细的,于是说是妖,倒更像是人。

 

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数道风刃打碎了结界,漆黑的瘴气伴随着妖怪刺耳的尖叫涌进来,剩下的阴阳师们心防彻底崩溃,慌不择路的四处逃窜,涌入黑雾中消失不见。那垂老的阴阳师听着不绝于耳的尖叫声,心里又惧又怒。这时黑雾突然散去,那阴阳师茫然而迟钝的打量四周,只见地上到处是断肢残躯,而在他不远前方的大树上,他看见那妖狐正趴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支着下巴,朝着他笑。

 

那阴阳师突然升起无边的恨意,对着泉奈破口大骂:“你这妖孽!恶鬼!定当不得好死!吾诅咒你将永堕阿鼻地狱永不超生!”

 

************************

 

7岁的泉奈完成任务后,跟着伯父回到族里,远远的就看见斑在族外的哨岗旁朝他们挥手。一见到斑,泉奈一直紧绷的情绪才放松下来,他才能稍微舒缓的喘口气。只有当回到村口看到哥哥时,他才有自己还活着的真实感。这次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家宴上,他的伯父大为赞赏泉奈的首次杀敌,迅速漂亮,不负宇智波之名。他严厉的父亲也十分高兴,泉奈则一直将头埋得低低的,众人只当他害羞。唯有斑兴趣缺缺,他早已满手血污,当年和好友在河边畅谈的理想成了遥不可及的梦令他不敢再奢望,而如今自己最重要的弟弟也双手染血,今后会有更多的人死在弟弟的手上,持刀之人总有一天会被刀所杀,在他和他弟弟握住刀的那一刻,命运就注定了他们以后的万劫不复。斑突然觉得今天泉奈杀掉的人不是羽衣的探子,而是泉奈他自己,泉奈斩杀了他作为孩童的最后一丝天真。从今以后,泉奈即是孩子也是杀手,过去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斑突然感到一种难以排解的哀伤,这哀伤并不剧烈,却缠绵入骨,似乎只要触碰胸口,全身就会细细的,麻麻的疼。

 

当晚,泉奈如斑所料的偷偷跑进他房间,钻进他的被窝里抱着他发抖。他们的父亲是一族之长,对于斑和泉奈的教育自然十分严厉,从不许他们露出软弱的一面。甚至不让尚且年幼的泉奈亲近他的母亲,田岛认为,母亲的温情会消磨忍者的意志,而他自己也是如此被教导的,自然也会这么教育他的孩子。所以泉奈最亲的人只有斑,除了斑,他没有别人,除了斑,他也不要别人。泉奈遇到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找斑,现在也一样。

 

“很害怕吗?泉奈?”

泉奈摇摇头,但把斑抱得更紧。斑也不急,等着弟弟慢慢开口,第一次杀人,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斑一边拍着弟弟的背一边回想自己当时是怎样缓过来的,好去开导弟弟。

“哥哥,”泉奈含糊不清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带有明显的哭腔:“哥哥,羽衣那些人骂我是恶鬼,说宇智波一族都是邪恶的,诅咒我不得好死。可是,可是他们也杀了我们不少族人啊,大哥,二哥也是被他们一族所杀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斑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把泉奈从被子里拎出来,掰正他的脸,努力让语气显得轻快些:“他们这么说你,是因为就要死在你手里了。命都要没了,骂你几句很正常,不用在意。”

泉奈到底只是个小孩,还算好哄,而他的善恶全以斑为戒尺。斑继续说:“你是愿意成为斩杀他们的恶鬼,还是愿意死在他们刀下,成为他们口中的佛?”

“当然是愿意活着!”泉奈大声说,带着近似于残酷的稚嫩微笑:“死了就见不到哥哥了!”

 

************************

 

泉奈听了,反倒笑得更开心了,他既不争也不辩,只是慢悠悠抬起手落下一道风刃,将那阴阳师另一只手臂也卸了,那阴阳师忍不住惨叫,但马上面如死灰。刚刚蛰伏在四周的邪鬼们纷纷靠近,再也不惧怕他了。在平时,这种邪魔小鬼只需一张灵符即可消灭掉,而现在,那垂死之人连叫都不敢叫了。终于,一只恶鬼露出獠牙扑向他脖子,其余的妖怪也紧随其后,顷刻间,那人便被吃的干干净净。

 

************************

 

“那么就约定了,我宁可你是人人咒骂、惧怕的恶鬼,也不在乎你究竟杀了多少人,只要你还活着,就足够了,你一定要活着,然后回到我身边。”

“嗯!约定了!”

 

************************

 

泉奈从树上跳下来,皮毛所幻化的白色织羽上还沾有所杀之人的血渍,远远看去竟如白雪红梅,芳艳不可欺。众鬼还在啃食着那行人的残躯,明明是阿鼻地狱般的可怕景象,泉奈却笑了,仿佛想起了一些极开心的事,他看着指尖残留的血痕,喃喃自语:“哥哥,我如今真的成了恶鬼了呢。”

 

“唔,这个山头也呆腻了呢,那么接下来,再去那里呢?”

 

 

 

(PS:是我的错觉吗,总是感觉每次发文就会掉粉OTL)

 

评论(9)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