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十三)

最近比较忙.........更新会比较慢.............

 

正文:悲惨的扉间

 

 

 

结果扉间还是挨打了…….

这是肯定的。当初扉间苟在水底都被斑循着打,这回他居然敢擅闯结界还吃泉奈的达摩,这不是送上门来给斑揍吗?

 

众人忧心忡忡的看着被斑卷到半空中的扉间,然后吓得四处逃散:“啊啊啊,掉下来啦!大家小心,他要掉下来啦!不要被砸到!”

“呯”的一声,大鱼从天而降,砸得地面都震了一下。泉奈被震醒,睁眼朝扉间那边懒散的看了一眼后,又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重新团好姿势继续睡,刚刚在哥哥膝盖上吃饱喝足后,不免有点犯困。

 

“再敢骚扰泉奈,我就把你浑身的鳞片一片一片的剥下来。”

 

抛下这句狠话,斑气势十足的离开了。他走到泉奈身边,靠着大树席地而坐,将泉奈移到自己腿上,泉奈感应到熟悉的气息,心安的睡得四仰八叉,四只小爪子蜷着,露出圆滚滚的肚皮。斑看到这个样子的泉奈,忍不住捏了捏小狐狸的爪子,又揉揉耳朵,最后摸了摸肚子才满足的收手。斑舒展翅膀,将自己和泉奈围起来,双翼好像黑色的蚌壳将兄弟俩护住。羽翼挡住了光线,里面的世间黑暗,宁静,安全。斑感到泉奈翻了个身,脑袋肚子紧贴着自己,呼吸均匀平缓,索性也闭上眼睛,一同睡去了。

 

经过几天的相处,柱间知道了斑一出现那个状况,那么接下来几小时内就不会再有动静。遂安心的跑到扉间身边跟着惠比寿一边把他推进水里一边絮叨:“扉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看看你,你都这么大一条鱼了,还欺负一只奶狐狸,还抢他东西吃,你说你好意思吗?我都替你害臊,人家哥哥打你是应该的,斑已经留情了,只卷了一次,我在一旁看的真。”

扉间本身就被斑摔的七荤八素,再一听这话,气的气血翻涌差点咳出一口老血。留情?只卷了一次?他要卷两次我还有命吗?!惠比寿看着心疼,拍了拍扉间的脊背,低声说:“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真怕我琥珀川的水族会被那位大人给卷上天,只是委屈你了,唉,你不是说上辈子欠了那狐狸吗?你就多担待点只当还债吧。”

扉间听了心里稍微好受点,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也不算欠了泉奈,毕竟在当时,他们的生死概率是同等的,只不过他的运气好点,他活了下来,死的是泉奈。战争年代,敌对双方,拼劲全力以命搏命不是很正常的吗?难道要把自己的头颅拱手送到对方手上?他对杀死泉奈的事也许会后悔,毕竟日后木叶的裂变,泉奈的死也是诱因之一。但要说对泉奈有所愧疚,那是绝对没有的!想当初,泉奈死后,他甚至还茫然过一段时间,但要是换做他死了……哈!要是泉奈不在他族地中放三天鞭炮庆祝,那真是算他矜持了。

 

柱间见扉间半天不言语,不似平常的怒怼,只当他深刻的认识了自己的错误,正羞愧难当,于是又慈爱的安慰道:“扉间,下次不可以再这样了,你想吃达摩可以跟我说嘛,我会想办法帮你弄到的,乖,听话~以后不许再欺负泉奈弟弟了~~”

扉间实在忍不住了,回头支起上身,对着柱间的脑袋就是一个鱼鳍压顶,柱间应声倒下,成功被拍昏。见惠比寿担忧的眼神扉间抢先说:“请放心,我知道他是人类,悠着力道呢。而且,我真的一直想这样做很久了。”

“唉…..”惠比寿说:“你也说过,你上辈子一直当他的老妈子替他操碎了心,这次,只当他是来还你债,你就多担待点吧。”

“不!这个真不需要!”

 

差不多过了十多天后,泉奈的灵魂完全养好了,他自己也被斑养的白白胖胖,身形从奶猫大小变成成猫大小,皮毛溜光水滑。现在的泉奈能吃能睡,活蹦乱跳可爱的紧,完全没有先前病怏怏的摸样了。柱间感慨万千,在他看来,爱宕上的危机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原来在泉奈闹绝食的那几天,斑的威压早已把山中的妖怪吓得都跑的差不多了,不愧是大妖,都不用出面就可退敌千万,不战而屈人之兵,实力爆棚啊!但是,妖怪虽然走了,可山里情况并没好转,某种方面来说甚至是加剧了。

山中虽然没了毒泉瘴气,可大妖的威压对普通人类也是有着不小影响的。山下的村民终日人心惶惶,为了不明所以的恐惧担惊受怕,甚至夜不能寐。柱间在山下访问村民时,不少村民向他抱怨,说自己时常噩梦,家中老人总是心悸,幼儿在夜里啼哭不止。有几户人家都已经收拾东西准备搬走了。柱间脑门上狂飚冷汗,心虚不已。这事真得怨他,以前山中小妖是自己招来的,虽然扉间对此矢口否认,但他并非没有脑子,早已有所觉察。而现在小妖走了请来了大妖不说,自己还把大妖给得罪了。万一闹不好,只怕从爱宕山到琥珀川都将生灵涂炭。一想像大妖悲愤的抱着饿死的狐狸飞到上空,遮天蔽日的黑羽卷起狂风巨浪将两地吹得寸草不生的画面,就吓得柱间失眠了好几个晚上。

其间扉间也曾严肃的和柱间讨论:“实在不行你就下命令让泉奈吃东西吧。”

柱间也同样严肃的问:“用心回答我,换做是你,你敢吗?”

扉间沉默了,的确,斑给出的条件太笼统,万一那个阴险的泉奈钻空子玩文字游戏,连这也算做“逼他做不愿意的事”,那不还是一个死?

此题无解,柱间只好继续下山取经。扉间复杂而愤怒的望着树下恹恹趴着的泉奈,也下定了决心。

 

好在,事情圆满解决了!看着满院子撒欢的泉奈,柱间大呼口气,只要他不再绝食,斑不再动怒。哪怕泉奈闹得上房揭瓦,将他种在苗圃里的花卉药草弄得一团糟,还是往扉间的水池里拉屎撒尿,柱间都觉得泉奈可爱无比。

 

“泉奈!”

 

伴随着扉间愤怒的吼声,柱间心平气和的喝了一口茶,叹道:

 

“真是好天气啊~~~”

 

 

 

 

待续

 

 

 

评论(1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