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柱斑】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十四)

忙下地了,恢复更新~~~~

 

正文:

 

万物阴阳相生,有妖怪四出的逢魔之刻自然也有清邪退暗的黎明之时。斑在第一缕晨光穿透云层时醒了,他将泉奈小心的挪到草地上,缓缓舒展被夜露浸润的翅膀。他见泉奈的灵魄养的差不多了,想着也该履行山神的义务了。刚好醒来的时辰不错,正好可以将爱宕山的其余邪气全部驱走。

这时准备做早课的柱间也出来了,柱间在被惠比寿收编后,开始了正统的阴阳师训练,惠比寿传道授业,要求柱间每日黎明之际做晨间修行,吸纳一日之中最纯净的天地之精气来提升灵力。但爱宕山当时乌烟瘴气的,别说灵气了,妖气都可以把身体较弱的人类毒死,于是惠比寿让柱间到自己的河府来修炼,于是师徒两人每天一大早的通过水镜两地来回穿梭。柱间悟性较差,修炼了有十来日除了觉得眼圈发青浑身乏困外,并无旁的感觉。惠比寿气的心梗,他年岁大每日用法力驱使水镜耗费了心神,如今妖狐灵魄已修补大半,大妖也准其回家,于是告了假,高深的命柱间独立领悟其中玄妙后骑着金鱼走了。柱间心眼实,虽然觉得这修行真没啥卵用,但师傅说了,就要执行。

 

好在此时爱宕山上的邪魔已被斑吓走了大半,瘴气消散了不少,虽然山中灵力稀薄但务实的柱间也觉得能多睡一刻也比去灵力较强的河府好。几顿饱觉补回来后,柱间神清气爽开始了在家修行的日子。阴阳师修行悟道要么是在静室内禅坐,要么在瀑布下苦修,但柱间两者都不是,而是躲在庭院的一隅偷偷看着远处树下的大妖……

大妖熟睡时,羽翼会不自觉缩拢,就像河蚌微微张开它的壳,露出一直珍藏的蚌珠。此刻的斑也像极了珍珠,躲在黑羽之下的斑全身似乎发着淡淡的莹白的柔光。柱间偶然看见竟再也无法忘怀,每日醒的比惠比寿要求的还要早,就是为了能远远的看到这个景色。

 

这天柱间被醒来的斑撞个正着,吓得心跳如鼓,莫不是每日的偷窥行径被发现了?!斑看着慌乱的柱间,只说了句:“你在,那正好,走了。”就“嗖~”的一下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拎上了天,柱间只听耳边风声呼呼的吹,再一睁眼就看见自己又被带到了爱宕山的上空,当即吓的抱住大妖的腿,嚎道:“大妖饶命,大妖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也再……”

“瞎嚷嚷什么?!”斑把他一脚踹开,柱间吓得脸都白了几个色号,在空中死命的嚎,嚎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掉下去,自己虽是凭空站着,但脚下像踩在实地上一样,风还耳边吹得响猎,但并没有刮到身上,像是围在四周将自己裹在其中。柱间勉强稳住心神,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阁下将我带到这里是为何?”

“助你修行。”斑淡淡的说道。

柱间心中狂喜,修行玄法之人,若非天赋异禀,便需从小修习,一般三五岁开始,七八岁都嫌大了。而他资质不算高,又是这般年纪,惠比寿收他为徒不过是看在扉间的面子上,对于柱间究竟能学到什么程度,惠比寿并不苛求,老实说就连柱间自己都怀疑他能否成大器。而大妖居然不嫌弃自己,还肯帮自己修行。柱间几乎要热泪盈眶,立刻打坐好,静候大妖一展神威。

 

斑凝神静气,他的双眼开始变成湛蓝,斑缓缓张开双翼,柱间能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他们脚下盘旋。柱间下意识的开了灵目,他看见原本无形无影的风在一道蓝色的气流引导下聚拢,那道蓝色的风就是斑的妖力,而脚下的爱宕山在柱间眼中是一团深紫色的迷雾,连山的形状都看不出来了。柱间见后不禁触目惊心,爱宕山的情况比他认为得要严重的多。只见斑用力煽动羽翼,一道带有强大净化之力的劲风向爱宕山顶刮去,以柱间的灵目所见,那景象就像一只巨大的手撕裂了紫色的云团,魑魅魍魉望风而逃,乌烟瘴气退却消散。一直盘踞在山顶的不祥乌云开始变清变淡。山下的村民虽无灵力灵目,但对异变也有所察觉,清晨时刮得大风,吹动了一直沉闷凝滞的空气,人们的呼吸变得畅快,身体也似乎清爽起来。这时斑又开始鼓动双翼,这一次风不再吹向山顶,而是在他们头顶流动,大风将四处的云聚拢在山顶,斑在聚云唤雨,顷刻间,骤雨倾盆。天之水自身的净化之力和斑的妖力合在一起,将爱宕山最后的污秽冲刷干净。空气变得清新洁净,山泉清澈见底。被瘴气污染毒腐的植物也渐渐恢复生机。

柱间见爱宕山复苏喜不自禁,他离斑离得近,自然是最直观的感受到大妖强大充沛的妖力,虽说是妖怪,但斑的妖力没有恶念,它纯净而臻至完美。柱间的灵力受斑的妖力引导,不再滞涩迂堵,灵力运行变得畅快无比,柱间感到自身的灵力前所未有的充盈,但体内仿佛有一个阀门,灵力在体内四处流窜却无处宣泄,他不禁回忆起惠比寿所说的境界突破,柱间立刻闭目端坐,蓄积灵力突破界限,但却总差那临门一脚。此刻柱间已急的满头大汗,他卡在关键时刻不上不下,若是中途放弃不但身体会被灵力反噬成重伤,他自己也不愿半途而废。柱间双眼紧闭正不知该怎么办,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一股浑厚绵延的妖力被注入体内。刹那间,柱间只觉灵力如涨潮般盈满全身,先前一直禁锢自己的限制不攻自破。灵台清明,力量如同泉涌,柱间喜悦不已,正要转头向斑道谢。而斑却自顾自的展翼向爱宕山俯冲,柱间也连带着被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斑啊,可不可以飞慢点!”

                                         

泉奈醒来时发现结界里只有他一人。他起身跑了一圈都找不到斑,就连他最讨厌的柱间也不见踪影。泉奈想了一会,跑到扉间的水池边叫道:“咸鱼!出来!”泉奈叫了半天,水面纹丝不动,连个泡都没冒。泉奈又去叼了块石头往水里扔,扔了有十来个扉间还是不出来。泉奈生气了,那条死鱼竟敢视他为无物!那就怪不得他了。泉奈走到池边,翘起后腿准备撒尿。这时一个水花弹向他弹来,泉奈灵巧的躲开,他跳到一边对着水中的鱼头坏笑道:“哦,原来你在家啊。”

 

“你又想干嘛?”扉间阴冷的说道。

 

其实扉间早就听到泉奈在水面上喊他,但他真不想理也不敢理,要是泉奈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不管事大事小,起因如何最后都会归咎到他头上。他都烦透了,另一方面,他也被打怕了……自己辛辛苦苦修行两百年,被斑一卷回到解放前。他现在的妖力,只怕还不如板间。所以对泉奈他能躲就躲,但见那狐狸真要骑在他头上拉屎时,扉间忍不了了。

 

“我在便池小解,碍着你什么了?”狐狸笑得无比欠扁。

 

扉间气的又想扔他一个水花弹,这时一枚漆黑的羽毛“嗖”的一下钉在了池岸边,羽毛上附着的妖力恶意满满的散开来,威胁的意味真不要太明显。扉间极力克制住想躲到水底的本能,冷冷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大妖。但比斑先到的是柱间,准确的说他是摔下来的。柱间虽然知道斑不会让自己摔死但从高空快速坠落的感觉也把他吓得够呛。他趴在地上刚抬起头就感到一个毛茸茸的物体蹦跳的踩在他头上,然后柱间的脸又被按进土里。

 

“哥哥~~”泉奈兴奋的不停摇尾巴。

 

斑抱起泉奈直径向庭院中的大树走去,泉奈见斑的气色苍白,神情疲倦,今早的疾风骤雨带有斑的妖力,他自然猜到了哥哥去做了什么。但他没想到斑会带着柱间一起去,净化一整座山需要耗费大量的妖力,凡人的肉身苛重带着他御风而行只会加重负担,更不消说柱间灵力薄弱根本帮不上忙。泉奈正要细问,只见柱间欢喜的朝他们跑来。泉奈皱眉,柱间身上的灵力明显比刚见面时强了不少,看来哥哥会这么疲惫不仅仅是清除爱宕山的污秽,更是耗费了妖力助了他修行。这么一想,泉奈看向柱间的眼光更加憎恶。但柱间浑然不觉,他一心都在大妖身上,见柱间靠近,泉奈全身紧绷,发出低吼,只要柱间再上前踏进一步他就要扑上去咬了。

柱间见了,为难的停下,泉奈现在有些大了,咬人比较疼了,更重要的是还会被反噬,他要有什么,那又是一顿折腾。但他现在真的很想和斑说说话,灵力的晋升让他喜悦不已,他很想好好感谢他。而斑依旧淡漠,没有理会柱间,他一手捞起泉奈飞到树上,庭院的树有百年树龄十分高大,泉奈目前没办法靠自己独自下来,他知道哥哥是在有意分开他们不让他们起冲突,不免有些气闷。

“都不许吵。”大妖冷冷丢下这句话后,拢起翅膀休息了。泉奈狠狠瞪了柱间一眼,也钻到翅膀里窝在斑的怀里躺下。柱间无奈,但斑现在确实需要休息,他也只好强压住内心的激动离开了。

 

好容易熬到晚上,柱间思寻着大妖应该休息好了,遂轻手轻脚的走向庭院。只见斑和泉奈还在树上呆着,不过他们已经醒了,泉奈正四只爪子抱着斑的手臂,嘴里咬着斑的手指。柱间不免心惊肉跳,最近泉奈正在磨牙期,家里的家具没一件是齐全的,柱间肉痛不已。木质家具尚且如此,那斑的手……柱间正要出声制止,却听到他们兄弟俩的对话。斑的声音有些无奈,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你又在闹什么别扭,我助他修行也是为了你,不然的话,已他如今的资质,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你恢复成原来那样”

泉奈没有被他说服,依然咬着不松口。斑也随他去,如今泉奈连扉间百年的鱼鳞都咬不破更何况他千年的鸟爪。柱间听后,心中的喜悦已褪去一半,他下意识的躲起来,只见斑继续说道:“你真那么不服气,也该检讨下自己。说到底,要不是你轻敌,又怎么会被抓住。这要是换了其他阴阳师,你的性命还……”

“我倒情愿被别的阴阳师抓了,就算被剥皮抽筋也好过……”

“够了!怎么又开始说这种话!

见哥哥真动怒了,泉奈不敢再乱说下去,他呜呜的叫唤,趴到一边扮起可怜。斑见了,也不忍再说他,他叹了口气,淡漠的说道:“世无百年人,一个凡人,从婴孩到白头,在我们眼中,不过转眼一瞬。你就算再不乐意也不过忍耐那么区区几十年,这也算是个教训,让你长点心,不要以为有我在就万事大吉。”

泉奈的眼神一下子亮了,他又趴到斑的腿上撒娇起来。而柱间则悄悄退后往自己屋里走,他早已忘了自己是出来干嘛的了。只觉得身上被人开了个洞,在胸口那个位置,风从里面穿过,呼啦呼啦。他脑子里不断的回想“凡人”,“一瞬”这几个字。

 

是了,他只是一介凡人,凡人的命很短,在他们看来如朝露如烟尘,这是实情,柱间自己也明白,可怎么就忘了呢?

 

 

 

 

 

 

待续

 

评论(1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