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扉间的无限月读

纯恶搞!慎入~~

梗来自冷笑话精选,当初看时惊为天人,剧情跌宕起伏防不胜防,立刻送上了膝盖。本着花式虐男一的宗旨立刻将聚聚套路了。说实话,还很适合聚聚的XD

 

正文: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吵架了,这是他们的日常,这两位即是领导阶层又是大族的二当家,自然王对王互不相让,就算在和平年代他们也秉承战时作风,每每都要怼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两位二当家的战斗虽没有他们的兄长那么凶残开挂。但火与水的交锋也着实精彩纷呈,视觉效果特棒,甚至都成了木叶一景,每年吸引了不少观光客。

 

然而这次他们吵得比较凶,什么旧账都翻出来了到了后来他们都忘了最初争吵的理由。他们从木叶大楼一直打到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能说的狠话也都说了,看来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无法挽回,回到了相杀的从前。

 

这次谁来劝都不行,非分手不可了!扉间愤怒的想。

 

这么一气,扉间就醒了。啊,原来是梦,扉间不免心有余悸:这梦太他妈的真实了。不对!扉间立刻警觉,他什么时候和泉奈要好到同居了?!还一副结婚多年正处中年危机的样子?!而自己居然坦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当泉奈提着行李要回娘家时,他心里还隐隐作痛。他们不是还在敌对吗?!

 

扉间正思索着,突然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你醒了吗?我给你送早餐来了。”接着门被推开,水户提着食盒向他款款走来。扉间吓得脸都黑了,大,大,大嫂?!等会,怎么,怎么,大哥呢?这究竟是???我们什么时候……泉奈人呢?真离了?!水户从他身边走过,掀开帘子,到隔壁病床去了。扉间大舒口气,刚刚差点被吓死。轮番受惊的扉间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家医馆里。他又看向水户,只见她照顾的男人并不是他大哥,呼,原来自己没离,大哥离了。等会!他什么时候和泉奈……

 

“爸?你醒了?”

 

扉间:“……..”

 

扉间这才发现床边有一个卷发萌小哥趴着,卷发小哥似没睡饱,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扉间见这小哥生的俊秀,十六,七岁的年纪。乌发雪肤大眼睛,标准的某一族的外貌特征,更让扉间震惊的是,那小哥竟有七分像泉奈!难道自己真和泉奈结婚了?还有了孩子?真好啊~~~不是,先等会,自己怎么突然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那他现在不是四十五岁了?可自己一点印象都没啊!难道是中了忍术,睡了十几年?额,不对,不对!他们都是男的啊,怎么能搞出小孩?难道是领养的?可那小子一看就是泉奈的种!还是他们真连孩子都搞出来了?这么逆天!?还是说……他最后找了个和泉奈长得很像的女人结了婚,这么人渣?

 

电光火石间,扉间思绪万千,一时有些缓不过来。小哥担忧的看着他,问:“爸,你没事吧?你流了好多汗。”

扉间极力克制住自己的颤抖,他想了想,问个比较保守的问题:“你妈呢?”

小哥眼神黯淡:“爸,你又犯病了,我妈都没了好些年了。”

扉间努力维持镇定:“你妈是谁?”

小哥怒了:“爸,你怎么能把妈忘了!太过分了!当初我妈生我时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差点没把命搭上!你竟然,你怎么可以…..呜呜呜……”

扉间在一旁干着急,也不敢催促。小哥哭够了,吸吸鼻子说:“我妈是宇智波泉奈,虽然叫他妈,但他其实是位男子,当年你们犯下禁忌,动用了秘术造出了我,宇智波泉奈以男子之身行逆天之事,最后伤了根本,我出生后,他没熬过几年就去了……”

扉间脑子里乱成浆糊,胸口钝痛的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着哀鸣。他缓了半天才缓过来,扉间问:“我为什么会在这?”

“爸你又忘了,你得了绝症,医生说你只有一个月可活了。”

“…….”

“不过现在医学发达了,医生说你的病有救了!”

“哦,是吗。”

“是真的!太好了,我好担心连爸爸都会离开我,那我就是孤儿了。”

“是啊,太好了。”

 

至少要把泉奈留下的孩子守护到底。

 

“但是医药费好贵啊,为了治疗爸爸的病,我们把所有东西都卖了,现在连家都没有了。”

扉间皱眉,刚想问你大伯人呢?难道大哥没帮衬点吗?只见儿子又说:“好在我找了份不错的工作,收入还不错,债也慢慢还完了,养活我们父子没问题。”

 

扉间欣慰的笑了,不愧是他和泉奈的儿子!

 

“昨天晚上我一晚接了十五个客人,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才趴着睡了会。”

“!!!”

“爸!你在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接待客户!真是的!”

 

哦,原来如此,差点被吓死。

 

“不过现在查的很严,把木叶的重要情报卖给他国是越来越难了。”

“你!!!”

 

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严厉的训斥道:“镜!回自己房间里去!”

小卷毛扮了个鬼脸,哧溜一下的就跑了。医生赔笑道:“抱歉抱歉,那是我侄子宇智波镜,他就住在你隔壁,他发病时总是见人就喊爸。”

扉间:“…….”

扉间深吸一口气,问道:“这里是什么医院,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工作证上印着“宇智波火核”的医生笑道:“这里是精神康复中心,你得了妄想症,总是幻想自己脱单了……”

扉间黯然:“原来我还是一个人……”

“不,你脱单了,对象还是我同族,长得特俊。”

“!!!”难道是?

“不过你们分手了,你疯了后,他不堪忍受就把你甩了。”

“一派胡言!老夫才没疯!”

好你个泉奈,看我出去后怎么收拾你!

“你的确没疯,是我们误诊了。”火核说。

这也可以误诊的吗?!要是泉奈追不回来,我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请你在这上面签字。”

“这是什么?”

“是确认你精神正常的诊断书,你签了字以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扉间飞快接过诊断书,刷刷刷的签上他的大名:“我可以走了吧。”

火核点头:“是的,你跟他们走吧。”

只见宇智波斑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暗部,宇智波斑态度倨傲的瞥了那两个暗部,那两个人说道:“千手扉间,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语气还算客气,但扉间可看清了他们手上拿着镣铐。扉间瞬间警觉道:“这是要干嘛?你们要带我去哪?”

 

火核冷冷的说道:“你对象要跟你分手,你一气之下杀了他,然后伪装成精神病患想脱罪,被我们识破了,你刚刚也承认自己精神正常,所以跟他们走吧,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火核一说完,宇智波斑就一个近身擒拿把他撂倒,两个暗部趁机上前要绑住他。扉间拼命挣扎:“住手!我没有杀我对象!不对,我根本就没对象!”

宇智波斑停了手,恶劣的笑起来,那两个暗部也脱下铠甲穿上白大褂。火核走上前,欣慰道:“太好了,你终于完全康复了,你其实得了失忆症,我们刚刚用了震撼疗法,你现在总算恢复了记忆。”

扉间:“……”

 

扉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感叹世事无常,结果到最后他和泉奈都没有过半毛钱的关系:“搞了半天我还是没对象啊。”

 

宇智波斑一听,怒曰:“怎么,你都结婚的人了还想着处对象?!皮痒了我帮你剥剥?”

火核也在一边笑:“扉间大人,泉奈大人要听见了这话肯定又会闹了。”

 

扉间一听,内心狂喜,说:“是啊,我想起来了,我和泉奈已经结婚了。”

 

火核收起了笑,宇智波斑一拳把扉间打到在地,阴冷的说:“既然想起来了,那就告诉我,你把泉奈的尸体藏哪儿了?!”

 

…………

…………

 

扉间再次醒来时,只觉脸上生痛,他的大哥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说:“扉间,你没事吧,你今早中了泉奈的新瞳术,已经昏睡一天了,我怎么扇你耳光你都醒不来,你有没有觉得那里痛?”

“脸痛。”

“耶,对不住,但你在昏迷期间一直在嚎,我也是实在没法了。”

“大哥,现在还在打战吗?”

“扉间,你睡糊涂了吗?明天就是和斑他们的最后决战了。”

“……大哥,我们和宇智波结盟吧。”

“欸,欸?!”

 

 

完(你们怕了吗?)

 

 

 

评论(3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