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十五)

日子慢悠悠的过着,咸鱼也不慌不忙的煎着(茶)

 

正文:

 

柱间离开了那两个兄弟,他走到水池边坐下,将找到的石块一块块的往池子里扔,池子小,打不了水漂,石块在水面上弹不到两下就沉了,跟他的心一样。扉间在池底睡觉,被水花声吵醒以为又是泉奈在捣乱,他愤怒的游上来一看只见柱间失魂落魄的坐在池边,他神眼都没焦距,拿着石头就向自己砸来,扉间险险避过,气的甩他一脸水,凶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疯!?”

柱间木然的擦干脸上的水渍,他突然灵机一动,问扉间:“有没有让妖怪变回人的方法,或是让人变成妖怪的方法。”

扉间愣了一下,回答道:“没有,人就是人,妖就是妖,我还从没听说过两者能互相转换的事。你问这个干嘛?”

柱间听后顿了一下,然后打着哈哈:“没什么,突然想到了就问问,没什么,我这就去睡觉,睡觉。哈哈。”

扉间望着柱间的背影皱眉,他下意识的看向庭院那边,在大树上栖坐的宇智波兄弟们还是一派和睦,透过树梢的间隙,扉间看见雪白的狐狸蹲坐在斑的腿上,而斑不知从哪里找到把梳子,正在帮泉奈打理他毛茸茸的大尾巴,一切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不同。扉间看了会,又想了想,最终还是回到了水底。

 

爱宕山的瘴气已经清除干净,但要恢复往日灵山的称号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斑还是要每日引良风将远处的灵力带到这里来。第二天,柱间依旧在黎明时分来到庭院,斑已经站在院子中央,竟像是在等他。柱间见后受宠若惊,抑郁了整晚的心无可救药的平复了。半月之后,惠比寿再见柱间时大为吃惊,柱间的灵力精进了不少,而且他本人看起来也沉稳多了,不像先前那般傻气。惠比寿不免欣慰道:“柱间,你真是大变样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柱间也不好意思的饶头:“这都是托斑的福,不是他帮忙,不光是我,连爱宕山现在是什么样我都不敢想。”

一直寄养在惠比寿那里的瓦间板间也被带回来了,两个小家伙一看见柱间扉间就扑过去抱住他们,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神社这么久。两个小妖拽着扉间的裤腿不断地问:“扉间大哥,你的伤好了没?我们在惠比寿爷爷那里一直很但心你,那两个很坏的妖怪走了没有?!”

“是啊!那两个妖怪坏死了!他们把扉间哥打的好惨。”

 

那两个很坏的妖怪正在树上呆着呢,家里的动静尽收眼底。泉奈饶有兴致的看着千手一家团聚的画面,笑道:“哥哥,今天晚上吃河鲜汤吧。”

 

扉间不动声色的把两个孩子护到身后,柱间擦着冷汗打圆场:“哈哈,瓦间板间不要胡说哦,他们不是坏人,只是刚开始时有些误会才会打起来,现在都好了,爱宕山还是他们帮忙恢复的,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要相互友爱啊,你说是不是啊~~扉间!”

 

见瓦间板间迟疑的望着自己,扉间叹了口气,屈辱的点了点头。小妖们单纯心善,也就信了,他们对家里新来的两个妖充满好奇。其实在一开始,瓦间板间就吓得根本没看清斑的样子,反倒是对实力碾压殴打扉间的泉奈印象深刻。他们从没见过那么漂亮又那么凶的妖怪,如今斑因泉奈原身太过幼小脆弱的缘故,将自己的妖力收敛至最低,而泉奈成了幼狐他们根本认不出来了,所以两只小妖不怕他们了。非但不怕,他们双眼瞪得滚圆,目光灼灼的看着毛茸茸的泉奈,终于,瓦间忍不住了,对坐在树上的斑喊道:“你下来,下来,我也要抱抱小狗狗!”连一直乖巧的板间也轻轻拽着扉间的裤脚,小声说道:“我也想抱抱。”

 

两个大人吓得踉跄了一下,柱间飞快的看向斑和泉奈。泉奈早就气炸了,他正要发作,只见瓦间,板间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自己,渴望之情溢于言表。泉奈顿了一下,看着那两小妖年幼天真的摸样,他只得作罢,算了算了,和小鬼认什么真,泉奈狠狠的呲了一声,起身钻到小妖们看不见的树杈旮旯里卧下。扉间很是吃惊,那个睚眦必报,怼得他上天入地的泉奈今天居然怎么大度?!瓦间板间看不见小狐狸后,在树下哭闹个不停,柱间一胳膊夹一个带着两个孩子飞奔进屋,临走时对大树上的两妖喊:“斑啊,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不要生气,让泉奈也别气着,我马上带他们走,不吵你们休息了。”

 

入夜后,扉间将瓦间,板间哄睡后,浮出水面休息下,唉,法力不济啊,近来被斑轮番修理,修为都快被打散,才维持了一个白天的人型,就累的够呛。这么一想,扉间又下意识的看向庭院的大树,那个树是棵百年的樱树,本来早就死了,在斑妖力的滋养下居然枯木逢春,郁郁葱葱,甚至还长出了不合时节的花苞,真是花叶两相逢,樱桃齐芬芳。树叶树枝虽将宇智波兄弟的身影遮住了大部分,但以扉间的视力看清他们还是没问题的。此时宇智波兄弟正在聊天,扉间看到泉奈居然化成了人形,但那个的形态更像是个幻影,泉奈的人形像幽灵一样是般透明的。看来他的妖力还是很薄弱,扉间不懂他为什么白白耗费妖力维持这个样子,用原身不就好了吗?然后扉间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泉奈问斑:“哥哥,你说,我们其他两个哥哥现在会在那?他们会不会也在这个世界?”

斑似乎在思索,扉间过了一会才听到他的回答:“我不知道,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当我恢复记忆时,我想找的也就只有你而已,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不在这个世界,不光是哥哥们,就连父亲,母亲和幺弟,我也觉得他们不在这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有这种感觉,不过,也这不是什么坏事,我觉得,他们都在他们想在的地方,而且应该还很快乐。”

泉奈听后,不免有些难过,斑见了,改口说:“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也不是说事实就一定是这样,你要想见他们的话,等你再长大点我们就去找。”

泉奈听了,忙说:“不,不用了,嗯,我不是说不想见到他们,只是看到千手他们一家团聚有些感慨罢了,其实,我都不太记得他们的样子了,况且哥哥也说了,他们现在在他们想呆着的地方,而且还很开心,哥哥这么觉得那么就一定是这样的,这样就够了。我能找到哥哥,能一直和哥哥在一起就很满足了。”

斑听后,下意识的想摸摸泉奈的脑袋,手却穿透了幻影,斑皱眉,这个感觉真不好,就像和泉奈的幽灵在说话一样,太晦气。斑说:“变回来吧,这样很耗体力的。”

“我不想变成‘小狗’的样子!”

 

啊,果然还在气……

 

泉奈试着用这个身体去拉斑的头发,居然做到了,他又和斑玩闹了一会,大概法力有些不济了,他的形貌变得更透明了,泉奈像是想到了什么,坏笑道:“说来也奇怪啊,哥哥,你看,千手一家都成水产了这么就只千手柱间一个是人类?”

斑似乎笑了下,回问道:“那你说,他应该变成什么?”

“我看了他就想打我觉得啊~~他应该是石距,还有啊,他那股黏人的劲跟章鱼有什么区别!”泉奈说完后哈哈大笑。虽然被奚落的是他大哥,但不得不说泉奈形容的真贴切,就连扉间都忍不住想笑。

 

但斑却没有笑。

 

由于角度关系,扉间只看到斑的背影,而泉奈却是正对着他,只见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懊恼无措,这个样子的泉奈扉间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从没见过,即便泉奈变成了毛团,他都没有这般弱势过。只见泉奈喊了斑很多次,斑才回神,斑淡淡的说:“太晚了,睡吧。”泉奈没吱声,样子委屈的不行。过了会后,他开口:“哥哥刚才的样子好可怕,不是表情很凶的可怕。而是像哥哥会丢下我,去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斑楞了一下,立刻说道:“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丢下我唯一的弟弟,一定去哪都带上你。”

 

泉奈沉默了一下,随即笑道:“哥哥你说了,那我就当真了。”

 

泉奈说完后,法力似乎用尽了,他的人形幻像化作荧光消散,他又变成只小狐狸沉沉睡去。扉间也回到水底,刚刚泉奈消失的样子让他心里没有来由的慌张起来,那样子就像他会彻底消失于天地间,再也遍寻不见一样。而且让扉间感到奇怪的是泉奈最后的表情,斑的回答挺好的啊,就连和他超不对盘的自己都觉得挺感动的。为什么泉奈的样子像是挨了一刀子般的那么伤心,还硬要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让是外人的自己看了都觉得有些心堵。扉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就不想了。让他在意的另一件事是斑谈论他其他兄弟的话,斑对他另两位兄长所在的猜想让他想起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疑惑,重生到这个世界的扉间也曾多方的去了解它:这个世界的农商经贸比自己那个时代的世界要落后不少,但国与国的战乱相对来说少了很多,不过取而代之的问题是妖魔横行,也许是为了遵行天地间的平衡,人类也有不少灵能力者。

经历过多次战争,又反复被秽土转生的扉间也算见多识广,他相信世上存在许多未知的时空,而他们就身处其中之一。但斑的话让他又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猜想,作为千手一族的战略负责人,扉间自然掌握敌方家族的秘密资料(当然,对家也一样)斑的两个兄长是一对双生子,他们比斑大上许多岁,而且能力出众,斑的父亲为了得到当时雷之国贵族的支持将他们送去做了大名的家忍,从此斑的两个兄弟脱离的家族,族中人甚少再提及他们,那两人后来做了大名世子的影守,据传闻说,他们主仆三人私下关系极好,后来在一次贵族内部战争中,他们为了保护世子死去。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相信他们应该是没有遗憾的了,而斑的话也多多少少证实了这一点。也就是说,如果把黄泉当做一个中转站,那么逝去的人所到的地方也不尽相同。没有遗憾的人去了另一个世界,有遗憾的人转世到了这里?

 

这么想的扉间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又细细思索,越想越觉得发现了了不得的事,似乎聚集在这个庭院的人除了上辈子的因缘外,都有着难以释怀的遗憾。宇智波斑就不提了,他的遗憾多了去了,泉奈嘛,大概就是没能干掉自己反而还死了,嗯,应该是这样吧……就连上辈子忍界之神,人生赢家的大哥,弥留时也带着无法排解的悲痛和愧疚。那么问题来了,那自己跑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难道自己也有‘难以释怀的遗憾’,虽然自己上辈子死的比较惨烈,但也是为了徒弟们而死,为了木叶而死,为了信念而死。也算得上是短暂而精彩的人生了,应该没有遗憾才对啊。

 

扉间在池底辗转反侧,就像被人在油锅里来回翻面。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遗憾’的是什么,不免有些失落,呵,居然会因为没有遗憾而失落,看来自己真的是病了,扉间顶着黑眼圈,看着初升的太阳时心想。

 

 

 

 

待续

评论(2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