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十七)

又要搬家,好烦躁。。。。。。

 

正文: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就入秋了。柱间每天除了被斑刮到天上做清秽净化的修行,还要到山下村民那里去行医驱邪做些杂事来补贴家用。这天和往常一样,柱间下山了,妖怪们在庭院里各自呆着,还算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泉奈趴在树杈上,把自己的尾巴当鱼线,吊着树下那两只小妖,瓦间板间使劲浑身解数,又是叠罗汉又是拼命蹦跶,但总是堪堪快够到软软的尾巴尖时,泉奈又将尾巴翘起。但小妖们毫不气馁,玩得乐此不疲。扉间看着被前世死敌当猴耍而不自知的弟弟们,忧心忡忡。想着要不和泉奈商量下就让他们玩玩算了,但又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正想着该怎么组织语言时,柱间兴冲冲回家嚷道:“大家听我说!今晚村里有夏日祭,还有烟火会,晚上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往年爱宕山的夏日祭,都十分的隆重热闹,但自从妖魔横行之后,人们生存艰难,就没了心思去办庆典。算起来爱宕山已经有快十年都没办过欢庆的祭典了。如今爱宕山的妖魔瘴气已经驱走干净,现在又恰好是辞夏迎秋的时节所以村民们又燃起了重新举办的心思。而且不但要办,还要大张旗鼓的办,估计这规模会超过以往任何一届夏日祭吧。

 

柱间爱热闹,生性开朗。知道后高兴的不得了,立刻兴冲冲的跑回神社通知他们。瓦间板间听不懂柱间说的话,但看他高兴的样子也跟着兴奋起来,他们回到水池里问扉间什么是夏日祭。扉间耐心跟他们解释:“夏日祭是人类的一个节日,也有点像人类的集市,不过那个集市是在晚上开始。到时会有很多卖点心和糖果的小摊贩,还有人会表演杂耍,大家都会穿的漂漂亮亮的。到了亥时,就开始放烟花了,然后大家就会聚在河边看烟花。”

瓦间板间听得入迷,特别是听到扉间形容各种各样的点心时,小妖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巴不得立刻就到晚上。但柱间瓦间板间乃至扉间都忘了一件事,瓦间板间太年幼,还无法完全的化成人型,他们半妖半人的样子会吓到人根本没法出去。爱宕山刚刚才摆脱妖怪困扰,村民要是又看到妖怪,即便像是瓦间板间这样年幼无害的妖怪,相信那场面也不会太愉快。要是扉间还有以前的妖力的话,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弟弟们变成人类孩童的摸样,不过如今他连维持自己的人型都很勉强。而弟弟们的原身又不像泉奈,泉奈那家伙倒是得天独厚,小狐狸的样子被斑抱在怀里也只会被人当做宠物。而弟弟们的原形…….且不说行动不便吧,会不会被人吃掉还难说。

 

眼看祭典就要开始了,柱间为难又歉意的看着小妖们,板间瓦间得知自己不能去祭典后,失望的样子简直让人心碎,小妖们瘪着嘴默默回到池边。终于,瓦间忍不住了,开始放声大哭,他一哭,板间也跟着细细抽咽。柱间扉间心痛的不得了,这时斑冷冷的说道:“吵死了,要走就快走。”说完袖子一挥将千手一家刮到山下。柱间和扉间连忙护着弟弟们落地站稳,扉间气的刚要开骂,只见瓦间和板间兴奋的抱住自己的裤子叫道:“扉间哥哥,扉间哥哥!快看,我的嘴巴,还有我的手和脚,它们变样啦!”

“我背后的大贝壳也不见了!”

瓦间板间变成了人型,和上一世的摸样分毫不差。刚刚的风带有斑的妖力,弟弟们的化型得益于谁不言而喻,扉间心情复杂,良久没言语。柱间望着山腰神社的方向,喃喃道:“他们,不来吗……?”

扉间看不惯柱间消沉的样子,要是在上辈子,他早就大声呵斥了。但转生后扉间的心境不同了,且他的年龄足以当柱间的曾祖,这让他对他大哥的忍耐力呈几何倍增,也许是柱间失落的样子太过可怜,让扉间没法同他讲真话:“…...应该会来吧,我们先出发吧。等到时碰到了再一起逛吧。”

 

宇智波和千手,上辈子不死不休的仇雠。即便今生能在同一个院子里相安无事的呆着,也并不意味着上辈子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他们就能把酒言欢,称兄道弟。更何况,他们彼此手上都沾有对方最重要亲人的血。也许宇智波斑会好心的帮瓦间板间化型,但他绝对不会与自己和大哥有非必要的接触,扉间已经有所察觉,除了庭院的那棵樱树,别的地方斑几乎不曾踏足过。泉奈也是,虽然他将院子闹腾的天翻地覆,草木凋零,但也绝对不会进房子里去。宇智波们依旧和千手保持着看不见的泾渭分明的界限。柱间为他们打扫准备的房间怕是只能静静的落灰,永远等不到它期待的主人。

 

柱间望着那山腰良久,叹了口气,牵着弟弟们走了。

 

“终于都走了,”泉奈伸了个懒腰爬到斑腿上:“千手一家都是大嗓门,闹的我头都痛了。我果然还是最讨厌千手了!不过瓦间和板间除外。”妖魔的五感要强于人类不知多少倍,更何况泉奈是狐狸,听觉更是敏锐。每晚柱间在静室里大事背诵咒文时,泉奈都痛苦不堪的用爪子捂着耳朵。斑揉着泉奈的脑袋没吱声,而泉奈也看似乖巧的趴窝,但一甩一甩的尾巴将他内心的纠结暴露无遗。当柱间提议去逛庙会时,泉奈的心思动了一下,他再遇到斑之前,也曾乔装化形逛过凡人的新年庙会,也许是做妖做太久了太过寂寞,所以就算讨厌人类,泉奈也会偶尔贪恋人间的繁华。但市集庙会再热闹,那也是凡人的热闹,自己也许可以装作凡人混入其中,但终究不能溶于其中,几次下来,反而觉得更加寂寥。泉奈就着那几条街道独自一人来来回回的走着,街头一家娇女出阁,花鼓鞭炮,欢声笑语好不热闹。街尾一家高堂出殡,锣鼓喧天众人恸哭,也很热闹。凡人之间的悲喜尚不能相通,更何况已非凡人的自己,不管是笑声也好,哭声也罢,泉奈都只觉得吵。于是他离了人群,离了花花世界,向更远更深的山林走去。泉奈遇到斑后,属于人类的那一份柔软似乎又重新被找回,祭典又再次引起他的兴趣,他想和斑一起去逛庙会,看烟火,吃小食,捞金鱼。可一想到那扉间柱间也在庙会里,泉奈的兴致就退了一半,他反复思量,最终还是决定呆在山里独霸哥哥。反正和哥哥在一起不管在哪都很开心,减少那个‘神木柱间’与哥哥的接触才是最重要的!

祭典已经进行了大半,人群开始往河边走去。这晚上,瓦间板间玩得不亦可乎,他们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五光十色的花灯,小贩手中的糖人,用芦苇编织的蟋蟀,可以吹出彩色水泡泡的玩具还有衣着亮丽的行人,这一切让他们恨不得多长出几对眼睛来观看。而千手家的大人们都各怀心思,只有小孩子们在享受祭典。扉间给弟弟们买了一堆零食,不管是套圈,投把,捞金鱼,只要是小孩子们能玩的娱乐他都带他们玩了个遍,仿佛要在一夜之间弥补他们未曾有过的,充满恐惧的童年。柱间整晚心神不宁,总是下意识的在人群中寻找着谁。扉间也不点破他,他还留有上一世的感知力,如果斑他们来的话,他会感应到的。但直到烟花燃尽,他们都没有来。柱间和扉间一人背一个孩子往神社方向走,柱间全程缄默,扉间知道他整晚都很煎熬,他惊叹于这一世的斑对他大哥的影响居然要大过上一世,斑只是没来庙会而已,而他大哥的脸沉的就跟上一世听到斑逃叛离村时一样。与此同时,扉间心里也有些诧异,他觉得泉奈和斑就算不会和他们一起逛庙会但也应该会来,虽然是各自逛各自的,感应到彼此就相互避开。但泉奈没有来,本在他脑海里预演的互怼场面没有上演。扉间说不上自己的感受,在他久远的记忆里,泉奈应该是很喜欢烟花,庆典这类活动的啊?

 

 

待续

评论(2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