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十九)

我要战胜懒癌,战胜拖延症!!!(总而言之先树个旗子吧.....)

 

 

正文:

 

 

柱间在打扫着静室,他拧着抹布想将柱子上方的雕饰擦一擦结果一不留神牵动了伤口,立刻疼的呲牙咧嘴,蹲下吸气。惠比寿听到动静后忙进来,道:“柱间,你伤还没好,不要勉强。”

柱间安慰道:“不碍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我不知还要在这里打扰到多久,不做些什么实在过意不去。”

柱间在惠比寿的河府里呆了5天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总结的话,柱间只能说四个字:无妄之灾。

 

夏祭那晚,斑在树上枯坐了一夜,他也在树下守了一夜,一夜困乏蚊叮虫咬还在其次,天没亮就被斑的一阵风刮到天上做修行,好容易双腿虚浮两眼发黑的撑到回家,刚一落地就被泉奈追着咬。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这尊大神,泉奈眼睛都红了,发疯似得撵着他,那架势简直似要跟他同归于尽。结果他被泉奈咬了好几口,泉奈虽身量还未长成,但下口极重,柱间被咬的痛得要死嗷嗷直叫。当然泉奈也没讨到好处,狐狸下口有多重,他自己就反伤的有多重。柱间的狩衣上斑斑血渍,泉奈的皮毛上也是点点红痕。电光火石间泉奈又扑了过来,斑情急之下一脚踹飞了柱间,双手擒住泉奈将他制止住。柱间很感动,虽然斑那一脚的力道还不如挨泉奈的一口来的好。柱间挣扎着艰难爬起,只见泉奈在斑怀里死命扑腾,斑的白衣上也沾染了不少泉奈的血,斑的脸色变了,吼道:“够了!你究竟要怎样?!”

 

泉奈被吼的一怔,不动了,然后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落下。斑慌了,也不知该怎么劝。斑的手劲一松,泉奈便趁机飞快跑走钻进一个树洞里,不出来了。那个树洞是泉奈无意间找到的,平时没事就去刨着玩,那个树洞被泉奈刨的极深,但入口却很小,斑站在洞口旁唤了半天泉奈也不应声。又过了好久才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埋怨,声音极小,斑都险些没听到。

“哥哥是笨蛋!哥哥什么都不明白!”

泉奈来来回回就说这两句,语气委屈的不行,斑站在外面干着急,柱间自然也跟着着急,他小心翼翼的劝道:“你哥不明白什么,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清楚他怎么能明白?”

“滚开!!!”

 

唔,这回倒是中气十足……

 

最后斑没办法,又担心泉奈身上的伤。他又冷又狠的瞪了柱间一眼后,飞走了。

 

柱间:“……”

 

院子里闹的鸡飞狗跳的时候,扉间还在池子里睡觉。昨晚他守着院子几乎没合眼,快黎明时才睡了个囫囵觉,期间模模糊糊听到似有细细的,哀哀的哭声,像小孩在哭。扉间困得睁不开眼,脑子迟钝的想着是那里的小孩跑到这里来了,又觉得不对,这附近没人敢上这里来,且那声音听起来又像狐鸣,家里的狐狸就只有泉奈一只,是泉奈在哭吗?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怎么会…怎么会……

扉间还在梦中怎么个没完,就被弟弟们吵醒:“扉间哥哥快起来!小狐狸受伤了!正躲在树洞里不肯出来呢!”

扉间愣了一会后立刻游出水面,只见柱间一身狼狈,可怜兮兮的蹲在池子边正等着他:“扉间啊~~~”

扉间只觉得心累,说话都有气无力:“……又怎么了?”

 

惠比寿被斑抓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今天的琥珀川本应和平时一样风平浪静,突然一阵妖风肆虐,卷起狂风巨浪。愤怒急切的大妖从天而降,那阵势气魄差点把河府给吹飞了,小鱼小虾们吓得连逃命都忘了。惠比寿也傻了,还没过回神就被斑一把提起一飞冲天。

“啊咧~~~~~!”

 

琥珀川到爱宕山距离千里有余,斑心系泉奈,马力全开,须臾之间就到了。落地后惠比寿一时还未从惊吓中缓过来,扉间柱间见到他们也吃了一惊,惠比寿了解前因后果后叹了口气:“唉…..才好了几天。”说完拿出鲤鱼旗准备医治泉奈。奈何泉奈一直躲在洞里不出来,惠比寿只好把旗子插在洞口支了个结界。介于众人都不知道泉奈为什么会突然炸毛,扉间决定让柱间到惠比寿那里去避避,暂时分开的话再怎么也闹不起来了吧,为了保险起见,扉间连同瓦间板间也一并打包送走,大无畏的独自留下看家。柱间听了,半天没表态,他下意识的望了望斑,只见他守在泉奈的洞口旁坐着,斑离他们不远,他们的讨论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但他全然一副只身在外的态度,似乎这院子里除了泉奈就没别人了。柱间忍住内心莫名的酸涩,起身去收拾行李。

 

回忆完毕,柱间叹口气,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待续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