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二十)

哥哥虐完虐弟弟2333333333

正文:

柱间他们走的那天晚上,扉间一个人守在家里其实还是有些虚的,毕竟院子里那两家伙是上辈子到这辈子和他结怨最深的最危险的宇智波。扉间老实的呆在自己的池子里,紧张的如临大敌一般,好在那两位也很安分。到了后半夜扉间突然被惊醒,他感到一阵熟悉的敌意,似乎有股冰冷的视线在暗处窥视着他,让他锋芒在背。扉间轻轻的浮出水面,果不其然,只见泉奈站在岸边冷冷的看着他,像是已经等了半天了。说是泉奈也不完全正确,确切的说是泉奈灵体样的化形,不过泉奈的人形没上次那么透明了,看上去有了么点分量,看来他的内力长进了不少。

 

泉奈见扉间出来了,厌恶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头朝着院门的方向偏了下,示意“出去算账”。扉间向斑的方向看去,只见斑还在睡觉,泉奈的原身也趴在洞口睡着。看来泉奈是为了不惊动他哥哥才用这个形态吧,真是煞费苦心啊。虽然扉间对泉奈的邀约有些狐疑,但还是留下原身化形跟着泉奈一道出门了。他们一前一后在山中走着,扉间的内力最近损耗的厉害,泉奈慢慢在恢复,此消彼长,结果两个妖都呈半透明状在山间漫步,扉间不禁自嘲的想还好没人会来山里,不然看到他们准会被吓死。不过和泉奈这么平和的散步(姑且算吧)倒是第一次,这样的经历从来没有过。扉间还在感慨,而泉奈突然停下,扉间差点从他的灵体穿过去。也是挺巧,他们在的地方和那晚遇到斑的位置很近。

 

泉奈猛地回头,气势汹汹的瞪着他,基于上辈子的本能扉间立刻做出忍者防备的姿态。泉奈见了,冷笑了一下,说:“还是脱不了人的习惯啊,咸鱼扉间。”

扉间听了不悦道:“叫我出来有什么事?”

 

泉奈听后脸沉了下来,阴冷的问:“昨天你们为什么会和哥哥在一起,你们有什么阴谋?是不是想陷害我哥哥?!”

听到泉奈无端的指责扉间愤愤说道:“我们是回来的时候碰到你哥的,要说陷害我还怕是你哥在那里埋伏我们呢!如今我们这际遇说道暗算也是我们怕好吧!”

泉奈听了,脸色稍微好转了点,但似想到什么了马上又垮了下来:“那么千手柱间呢?!他为什么整晚没回来!?他跟哥哥在一起干了什么?你为什么没跟他在一起?!他想对哥哥做什么?!”

扉间只觉得泉奈莫名其妙,翻了个白眼道:“你有病吧,我哥能对你哥做什么,那宇智波斑又不是大姑娘你这么紧张干嘛?你至于吗?况且凭你哥的法力一手就可以碾死我哥要怕也是我怕吧!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哥转成了个女儿身,你担心他们孤男寡女在外一宿坏了清誉,我们千手也不是不负责的人,倒时候娶来便是,这回你总该放心了吧..….”

 

扉间还没说完他的幻影就差点被一阵大风吹散,泉奈周身杀气暴涨,要不是扉间现在没有实体,泉奈力量也没有恢复,扉间很肯定刚才已经被泉奈一分为二了。扉间也冷了脸,上辈子的宿敌们如今也依旧相互对持着,就算双方法力垫底,也要靠气势怼回去。半饷后,泉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扉间的眼神变得探究,扉间自然是注意到了泉奈神眼的变化,那眼神深邃冰冷,临到末了竟还夹着一丝复杂半点同情。扉间被盯得头皮发麻,皱眉道:“你干嘛?”

泉奈却提了个不相干的问题:“你,上辈子,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没有娶亲,最后孤独终老了吧。”

“什么叫孤独终老!”扉间愤怒的反驳:“我明明是战死沙场!”

“你死的时候也有四十多岁了吧,以忍者来说算活得久了,为什么没结婚?你就没个相好吗?”

“这和我们现在谈的有关系吗?!你叫我来就是问这个?当时木叶刚建立我那个大哥也没给我省过心我哪有那些闲心搞儿女私情,后来你哥叛变更是把木叶搞的一团糟,之后没几年我就死了。”

“你有时间搞那些遗害后世的禁术就没时间谈婚论嫁?真的就没一个可心的红颜?连暖床的女人也没有?宁可花时间泡在密室里也不愿找个伴侣?”

扉间被问得火大,吼道:“这关你什么事?!”

泉奈不但没生气反而还大笑起来,笑得甚恣意,几乎快流出眼泪,他揶揄道:“怪不得你这辈子会变成咸鱼,原来你上辈子就是了,你对木叶可真是鞠躬尽瘁。”

 

虽然扉间被取笑了,但他没有生气,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注意到,泉奈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笑得这么开心,这么毫无防备,就算是戏谑,也是坦诚的,让扉间觉得被他取笑了也没什么,甚至有些被感染,令他也想跟着笑。泉奈笑够了,叹了口气,带着一丝细微的让扉间琢磨不透的笑意说道:“算是我错了,看来有些事问你还真是问不出来,也罢,这样也挺好。”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当条鱼挺好的,就这么一直下去吧。”

“宇智波泉奈!”

 

泉奈见扉间像是动气了,也收起笑,冷冷说道:“既然你叫我宇智波泉奈,那么也请你做好你千手的本职工作,分开他们俩,就像上辈子一样,别让宇智波和千手牵扯搅合在一起,上辈子,你不是最擅长给他们使绊子吗?”

 

扉间被呛的一梗,好半天后,他才挤出一句话:“你也说了,那是上辈子的事了。”

 

泉奈冷笑的看着他,刚刚还算轻松愉快的气氛褪去的干干净净。

 

“所以?”泉奈说道:“你想说这辈子重新开始?就当上辈子的事没发生过?告诉你,不可能!你有过那种心情吗?看着你重于生命,倾尽所有想要守护的人被一步步孤立,被一步步逼入绝望的那种心情,你能体会吗?为什么哥哥会背叛木叶?为什么哥哥要实现月之眼?你有想过吗?现在跟我说什么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就这么轻飘飘的一笔带过,你说可能吗?!”

 

扉间无言以对,半饷,说道:“那么你想怎么样?”

 

泉奈说道:“我们没兴趣和你们弥补旧怨,更不要谈什么重修旧好。不翻旧账,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只当不认识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让步,哥哥也一直都在这样努力,所以麻烦你提醒下你大哥,不要那么没眼色,不要整天去烦我哥哥!”

 

啊,原来如此,原来斑对大哥的态度是因为这样。

 

“那么如你所愿,我会去提醒他。”

 

泉奈听后哼了一声,不知道是法力用尽还是他不愿再与自己多待片刻,他的幻影消散了,灵识又回到白狐身上。扉间没有像泉奈那样立刻回到原身里,反倒是以灵体的样子一步一步往回走,他回想他们在这个世界刚遇见时的情景,是了,宇智波兄弟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对大哥怎么样,他们根本就不想与他们多呆片刻,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要不是大哥胡搅蛮缠的闹出乌龙将他们阴差阳错的绑在这里,兴许他们早就走了。扉间曾对留在神社的宇智波兄弟头痛不已,何尝想过对于他们而言不照样也是痛苦不堪的。

 

泉奈的灵力一天天的增长,兴许有一天他就能挣脱符咒的束缚,和他的哥哥一道离开,

此生此世也许再也不见,再也不见……

 

一想到这里,扉间突然觉得十分难受,就想被人用凿子在心口的位置开了个对通口子,水冲走血液,风吹干皮肉,最后只剩下一个洞,不会痒不再痛,风吹过,只剩回声。

 

 

 

待续(我好勤奋!快来夸我)

评论(2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