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二十六)

下部(傻呼的排版,让人一言难尽。。。。)

正文:

这厢似乎平静下来了,而泉奈那里还在闹腾。板间,瓦间见斑修理柱间的样子后,吓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呜呜,我们也摸了小狐狸,那个大妖怪该不会也要打我们吧?!”

这时他们的脑袋被人按住,瓦间板间转过头,只见一个雪白皮肤,雪白毛发,长得极其漂亮的半妖小哥哥冷冷的瞪着他们,阴森森的说道:“刚刚是那个扯我的尾巴?”

板间瓦间吓得立刻互指着对方:“是他!”

 

扉间听到弟弟们的哭闹声,也顾不了柱间了,他嘱咐道:“乖乖趴着,不许说话!一动也别动!”就在斑的冷笑中朝池塘边跑去。板间,瓦间捂着脑门,哇哇大哭,泉奈皱眉道:“呲,我根本就没用劲好吧!千手家的哭包。”

板间不依了,哭道:“胡说!你明明就打的很用力嘛!我头上都肿了个包包!不公平!根本就不是我扯你的尾巴的!!!”

泉奈正要开口,一股鱼腥味就扑面而来,瓦间板间见扉间到了,像看到救星一样,飞快跑到扉间身后告状:“他打我们,扉间哥哥你看,我头上都有个大包包了。”

泉奈呲了一声,嘲讽道:“你们哥哥现在自身都难保,指望他可是找错了人。”

“你刚刚不也找你哥哥帮忙打架了!有什么好神气的?!”瓦间大声反驳道。

泉奈的脸陡然变色,扉间连忙拍了拍瓦间的脑门,训到:“快住口,明明是你先抓别人的尾巴,还不快道歉?!”扉间又看向泉奈:“你打也打了,气也该消了吧,他们还都是孩子,你也太……”

扉间话还没说完,就被泉奈瞪的闭了嘴。扉间看着身形纤细稚幼,外观略比弟弟们大2,3岁摸样的泉奈,语塞了,从某些方面讲,泉奈也是“孩子”。他移开目光,就算泉奈如今不再拥有写轮眼,扉间还是会下意识的躲避对方的视线,这习惯似乎已成了一种本能。只听到泉奈愤愤的说:“只是孩子?我睡得好好的招谁惹招了?他们上来又捏又掐的我也就算了,我的尾巴都差点被扯掉了!!!是你你受的了吗?我现在就扯烂你的蛋,看你他妈的还能不能站这里不痛不痒的说这些废话!”

扉间身子一抖,又拍了下瓦间,督促道:“快道歉!”瓦间见扉间不仅不给他们出头还要他们道歉,气的踹了扉间两脚,跳进池子里躲着了,临跳前还附赠他们一个大鬼脸。泉奈冷笑道:“你这哥哥当得可真失败。”

扉间有点尴尬,口气略生硬道:“自然比不得你们兄友弟恭。”

 

板间见扉间被嘲笑了,虽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想替哥哥挽回点面子,他拉着扉间的袖子,闷闷的说了句对不起。扉间一时很感动,觉得弟弟没白疼。泉奈瞟了他们一眼,头顶的耳朵抖动了两下,哼了一声,像是消气了。扉间突然觉得这样的泉奈有那么一点点可爱,除了发色和瞳色,泉奈的样貌和上辈子一模一样,但上辈子的泉奈,即便是在这个年岁,也已经是个出色的杀手和侦察高手了。这一世的泉奈,除了幼年时期艰苦些外,一直都在斑的羽翼下庇护着,大概是环境宽松的缘故。泉奈性格也变了许多,虽任性了许多,但至少没上辈子那般冰冷带刺了。

 

风波似乎平定了,扉间才放下心来细细打量泉奈半妖的样子:顶着一对毛茸茸兽耳的泉奈现在的发色还是皮毛的银白色,少年的皮肤也是近乎于发色般的白皙,对比上辈子的黑发黑眼黑衣,现在的泉奈像从雪里堆出来的一般,衬得眼角的妖纹像晕开的胭脂般艳丽。少年的上半身与人类差异还不算大,但从下腹胯部起,皮肤上就覆盖着雪白细软的兽毛,从膝盖的位置以下便不再是人类的腿,而是野兽的后肢,脚掌也是动物的足爪。扉间越看就越觉得世间的不公,同样是半妖,怎么自己和弟弟们就差的那样远!半人半妖的泉奈,反倒更添一种诡诞奇特的美感,也许是妖狐的缘故,所以即便年幼也已不自觉的开始散发着青涩稚嫩的诱惑力。

泉奈才刚化形,还没有能力变出衣服来,眼下他还是光裸的,不过下身有毛皮遮着,泉奈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现在他的尾椎还痛着,他烦躁的扭身去揉自己的尾根。原本藏在细软绒毛下的小巧器官,由于他的扭动,轮廓开始若隐若现,扉间连忙移开目光,不敢再去看泉奈。

 

斑这时也回到弟弟身边,他手里聚集妖力,想要帮泉奈引导一下内力,他碰到泉奈时顿了一下,问道:“泉奈,你身上怎么湿湿的。”不只是湿湿的,还有股难闻的味道!泉奈皱着眉,冷静下来后,嗅觉敏锐的他早就闻到身上的臭味啦!

 

板间天真的回答他们道:“哦,那估计是扉间哥哥的口水哦!”

 

“等,等等,听我解释……”

 

斑手里的妖力直接向他砸来,伴随而来的还有泉奈的……

 

“狂风刃卷!”

 

***************************************

 

扉间和柱间已经在阿巴家住了三天了,他们今早将采集好的药材平铺在宽扁的竹篓里晾晒,狸猫的老婆阿花端着茶水和自制的茶饼招呼他们休息:“辛苦你们了,阴阳师大人,塘主大人。”

(注:扉间并不是柱间的式神,他类似守护神又住水里,所以是塘主~~这片塘被他承包啦XD)

 

柱间擦了擦脑门的油汗,爽朗的笑道:“谢谢夫人啦!”

 

阿花被逗得咯咯直笑:“阴阳师大人说笑了,我只是个微末小妖,哪里当得起‘夫人’二字。”阿花身后跟着四五只小狸猫,他们躲在妈妈身后怯怯的打量着柱间扉间,对家里新来的两个陌生大人充满好奇。看着那几只圆咕隆咚的小家伙探头探脑的样子,柱间忍不住蹲下拿出糖来逗它们,终于,一只个子稍微大点的小狸猫试探的走过去,它飞快的拿了糖后又跑开,其余小家伙们见了也照着哥哥的样子去拿糖,反反复复后,小狸猫们见柱间没有恶意,便和他亲近起来,不一会儿,柱间身上就挂满了毛茸茸的团子。阿花笑嘻嘻的看着孩子们和柱间玩耍,不免感慨道:“柱间大人可真是招孩子们喜欢,唉…..要是这世间的阴阳师都像您这么好就好了,我们这些弱小的妖怪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柱间听了,忍不住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总有一天,人和妖怪会放下彼此的成见,大家都会和平共处的。”

 

阿花楞了一会,有些伤感的笑道:“但愿会有那么一天。”说完就招呼着毛团们走了。扉间听后不言语,果然神木柱间的灵魂深处还是那个千手柱间,他对于某些完全不可能的事抱有着近乎于愚蠢的信心。前世,即便柱间号称忍界之神也未能平息人类内部之间的斗争。而这一次,他的“野心”居然变得更大,甚至想改变天然对立的人族与妖族。而老天仿佛故意整他们似的,让他们今生弱鸡无比,扉间突然感到很疲惫也很无助,前世,他们尚且还有一丝与命运抗争的本事与底气,而现在,又有谁会来帮助这个天真弱小的少年实现他的愿望呢?

 

“扉间!扉间!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发呆?吃饭了!”

 

沉思的扉间被柱间叫醒,叹了口气,看着柱间朝气蓬勃跑在前面的样子,扉间突然感到自己“老了”。

 

 

待续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