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一)

严肃告诫自己:

不许写成长篇!你还有堆坑没填!

不许写成长篇!你还有堆坑没填!

不许写成长篇!你还有堆坑没填!

(重要的事说三遍......)

正文:

凌晨2点钟,扉间离开了实验大楼,他刚刚帮他的博导清理完实验室,将部分标本归类,把不可回收的标本送进焚化炉。为了下礼拜的重要学术交流会,他已经快在图书馆和实验室泡了一个月了。即便是坚毅如顽石的扉间,也有些吃不消了。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活动了下四肢,感慨终于要回到阔别半月的宿舍了。

扉间怕困得太厉害开车撞上树着于是选择了步行回宿舍楼,他一边慢慢走放松身体一边纠结到底在哪过夜,虽然刚开始时扉间是打算回寝室的,但脑子清醒后他想起自己已经半个多月没回去了,家里肯定有灰尘,洁癖患者忍不了。那,去附近的酒店?扉间想象了下那可怜的被无数人睡过的床和床单,清洁剂,消毒液能洗涮掉它们的屈辱和细菌吗?这么一想,洁癖患者更加忍不了了,即便回家睡地板也好过住酒店!

 

结果他真的睡地板了…...

 

扉间困得眼睛快粘在一起了,摸索半天才打开门,刚一进门就被人从身后袭击了,扉间头痛欲裂,两眼发黑,在昏迷的前一秒,隐约听到了袭击者诧异的叫声:“扉间?!”

 

扉间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了,他发现自己趴在地板上睡了整晚,怪不得昨晚感到呼吸有些不畅。扉间挣扎的爬起来,后脑还在隐隐作痛。他看了看四周,只见家里像是被扫荡似的乱,到没丢失什么财物,只是家里快被零食包装袋,快餐盒给埋了。扉间一时还有些懵,走到沙发边发现咖啡桌上放着张字条,写着:

“半个月都没见着你人,要回来也不事先吱声,还以为家里来了贼。本想把你送医院但听道你在打呼噜估计你也没大碍,我有想过把你抬床上但你太重了,试了两次都没成功,但我帮你翻了个身哦,没让你后脑碰地,你醒来的话应该会感觉好些,我还给你盖了条毯子!不用太感谢我~~~对了,最近买器材开销太大了,都没钱吃饭了(哭丧脸卡通画)。你钱包里的钱我先征用了(奸笑脸卡通画),晚上哥哥请我吃饭~~今晚不回来了!”

 

看着龙飞凤舞得快舞出纸面的字迹,即便没有署名都猜得到是谁,桌子旁边还放着一口平底锅,大概是昨晚的作案工具吧。一时间扉间的血压急剧上升几乎又要晕倒,他深吸几口气,然后开始认命的打扫屋子。    

 

他现在完全清醒了,自然也想起了这间宿舍已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安乐窝了(so sad)。上个月新生报到,宇智波家的小公子带着他十七件巨大的行李箱,浩浩荡荡的进驻了。小公子带着墨镜,颐指气使的指挥着搬家公司的员工,而公子的哥哥向自己投来严肃一瞥,扉间当时就知道事情要糟,还没来得急细问,一个十分健气耳熟的声音响起:“好咧!东西都搬完了吧?大家都辛苦了!”那个人虽然穿着搬家公司的工作服,但那背影和长发却的的确确是…..

 

“…..大哥?”扉间不确定的叫道。

 

“啊,扉间啊!”那个工人摘了帽子擦了擦脑门的油汗,爽朗笑道:“你在,那正好!泉奈的行礼实在是太多了,搬家公司人手不够,我找他们借了套衣服来帮忙一起搬。哦,对了,泉奈也考上木叶大学了!我们兄弟四人就都是校友了!从今天起他就是你学弟了,你要好好照顾人家啊!”

扉间一时还有些懵,呐呐道:“要是我今天不在,你们怎么办?”

泉奈的墨镜反光了一下,似眼刀向他投来,他轻飘飘说道:“那还不简单,砸门呗,再换个新的。”

扉间的青筋突突直跳,刚要开口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明显针对于他的敌意,宇智波斑已经护犊的挡在泉奈身前,似乎正等着他说个“不”字然后再把自己大卸八块。而泉奈恃宠而骄在他哥哥身后对着扉间笑得贱兮兮。

 

柱间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我们也忙活半天了,大家肚子都饿了,我们去吃大餐!庆祝泉奈成为大学生!”

宇智波兄弟的火力被成功吸引过去,泉奈拿鼻孔看柱间,哼了一声:“看我不吃垮你!”

 

扉间对泉奈能进木叶挺诧异的,由于从木叶毕业的人未来的发展前景都不错,所以它的录取要求极为严苛且公正,就算你是校董的亲儿子,抱歉,分数不够也别想进来!在如今裙带关系横着走的社会里,木叶真真是一股清流了。

席间柱间狗腿的拍着泉奈的马屁来讨好斑,很奏效,斑开心的像个傻爸爸一样,也跟着夸起来:“老实说我也没把握他能考上,泉奈真了不起啊~~~玩了2年,高中最后一学期说想跟我上一样的大学,然后就真的老老实实的上课补习了,他一次都没迟到翘课过!一次都没在外面野过!”

扉间冷漠的听着,斑对泉奈的滤镜厚度依然令人发指,泉奈从小到大闯祸不断,花样作死层出不穷,野?不,那叫做上天好吧!最后扉间知道了泉奈的专业是雕塑,意外之后又觉得合情合理,果然取巧了,凭泉奈仅仅一年的突击,要正常录取还是有些勉强吧,但木叶对艺术系的文化分要求也是极为变态的,毕竟它的各个专业在全国都是翘楚。而泉奈在美术的造诣上还有些天赋,宇智波家已经有个优秀的长子来扛起家族大旗,所以对次子的要求也没那么高了,泉奈有足够宽松的空间放飞天性,加上斑的宠爱,泉奈更是从不消停的花样作死。

 

但这不是扉间现在关心的,他不解的是泉奈上课的地方正好离他的实验室最远,好比一个在村东头一个在村西头,为什么不住专门的学生公寓,上课怎么办?

 

“啊,你每天开车送我去不就好了吗?”

 

扉间又快气的吐血,而宇智波斑也已蓄势待发,兴致勃勃的等着自己说“不”字。自己的假大哥柱间哈哈大笑:“泉奈真的很依赖扉间呢,感情真好啊!”

 

玛德,你眼瞎是吧?这明显是把我当仆人好吧!

 

“泉奈从小就很粘扉间呢!有什么不开心的就会去找扉间。”

 

那是找我撒气!

 

“遇到什么事也会第一个想到扉间呢~~”

 

那是找我顶缸!

 

剩下的时间里扉间一个劲的喝酒,企图灌醉自己从此长醉不醒,泉奈也一个劲的吃甜点,似要把柱间真吃垮。

 

曲终人散兄弟各自分别时,斑拉着泉奈絮絮念叨,各种嘱咐,时不时还朝扉间投来凌厉一瞥,表情在温存与狰狞之间无缝切换。柱间看了看手表,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斑,差不多得了,我们还要赶回市区呢,泉奈也不是小孩了,再说还有扉间呢!”

 

斑闻言又狠狠瞪了眼扉间,饱含怀疑与警告:“有事立刻给我打电话!”他对泉奈叮嘱道。

 

扉间几欲暴走,内心疯狂呐喊:这么不放心你倒是牵回去啊啊啊啊啊啊!别来祸害我!

 

泉奈笑眯眯送走兄长后,对上扉间秒变脸。一幅和斑如出一辙甚至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傲慢嘴脸鄙视道:“你那一张要被恶霸抢占的怨妇脸是要恶心谁?先说好,我才是受害者!我本来是要和朋友在外面租房的,我房子都找好了,天知道你那阴险的大哥跟我哥哥说了什么,他今天一大早就逼着我退了房。千手没一个好东西!”

 

泉奈说完后摔门离去,扉间事后打电话问了柱间情况,才知道泉奈的室友是他的学姐,这本来没什么,青春期的小鬼嘛,无外乎就那些小心思。但柱间知道斑家里家规甚严,毕竟是氏族大家很多东西都要顾及,而那个女生的传闻似乎不太好,泉奈是刚刚十七岁的愣头青,看到胸大腿长的漂亮大姐姐估计就晕头转向了,于是跟斑稍微提点了下。扉间听后倒觉得柱间这次坑他情有可原。但自己未来的大学生活,终究是一片灰暗了……

 

扉间叹了口气:泉奈是小屁孩时就很难缠了,现在是青春期的小屁孩,更难搞了……

待续(看到发表时间咩?没错,劳资又他喵失眠了!)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