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三)

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正文:

第一周还算风平浪静,泉奈也老老实实去上课,但第二周小祖宗又开始原型毕露,死活赖在床上不肯起床了,没办法,他上课的地方和扉间住的地方隔的太远,每天要赶公车的话要5点出门,如果是扉间送他还得起得更高,因为扉间还要赶回来上课,一来一去花的时间更多,得四点出门才勉强赶得上,扉间送了几次,受不了了,倒不是嫌辛苦,而是这工作实在是太危险了。泉奈起床气超重,每次叫他起床差点都要把命搭上。更过分的是扉间做了事还讨不到好,泉奈一直认为是扉间在故意整他,为了不想送他才起这么早的!

“我有病啊!为了整你还要把自己搭上去?!我有那闲功夫还不如去补觉!”扉间顶着深厚的黑眼圈怒吼道。

 

泉奈提出要扉间把车给他开,扉间回想了他的车技和匪劲,这货放出去不是祸害人吗?于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泉奈又提出要搬出去和同学一起住,还要扉间帮忙打掩护。扉间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人毕竟是人家哥哥信任自己送过来的,虽然是被迫的,但真要在自己这里出了纰漏估计他这辈子都别想好过了,而且,自己也算是看着泉奈长大的,他要真被人祸害了,自己也舍不得。可泉奈还在不依不饶,各种威胁,扉间被烦的没法,冷冷回到:“你去不去上课和我没关系,你就算毕不了业,一辈子没工作,宇智波也养得起你这个闲人。” 

 

回击他的,是一个用全力投掷过来的,几乎要嵌进墙里的枕头……然后他们就冷战了,单方面的。事后扉间也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但泉奈倒反而安分了,每天老老实实的去上学,偶尔碰面,也都当扉间是空气,扉间有度量不会和小屁孩置气,他试着缓和关系,但每每总碰一鼻子灰,几次下来后,扉间也随他去了,况且他后来越来越忙,几乎住在实验室里了,更没空管泉奈了。好在泉奈也没闯祸,他的紧急联系人和临时监护人都是扉间,扉间也没接到过什么糟糕事态的电话。起先他还准备好了迎接飞奔来护犊的斑的铁拳,以前但凡泉奈在自己这儿受了一点点气,他都会跑到他哥那里大肆渲染一番,但几天过去后依然风平浪静,扉间反倒更惶恐了。后来扉间挨了泉奈一平底锅后,对方总算是消气了,他们和解后扉间偶尔问起,泉奈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说:“还真把我当奶娃啊!我哥哥那么忙,我怎么可能会为这些小事去打扰他,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扉间一时感慨万千,顿时有种吾家顽童终长成,这些年辛苦操劳终于有了回报的感觉,几乎热泪盈眶。泉奈冷漠的看着一脸傻样的扉间,道:“再说了,对付你这厮何须麻烦哥哥?!我一手就能干翻你!还有,我哥哥是很忙的,叫你哥别有事没事的总找他!”

 

泉奈说完后,再度摔门而去,于是扉间心中的那点小感动也随风而逝了……

 

扉间忙完交流会后稍微清闲了点,想着最近泉奈表现挺好的,决定接他下课顺便请他吃中饭。扉间到时他们正好在上最后一节文化课,扉间一时心血来潮也进去听了,进教室后他左看右看都找不到泉奈,教授点名时,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孩代答的。扉间沉了脸,等到下课时他逮到那个男孩问泉奈在那里,那个男孩被满脸杀气,人高马大的扉间吓到了,哆哆嗦嗦的说道:“泉奈这周都没来上文化课呀,他只上美术史和雕塑课。”

扉间恶向胆边生,问道:“那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啊!?”

“那他还和谁走的比较近?”

 

扉间找到泉奈时,那货正和一帮狐朋狗友在电脑前鏖战正酣,泉奈正带着耳机指点江山,时不时还暴几句粗口:“废物!往那打呢?!快退!退退退!左边!是左边!妈的!听不懂人话是不!?算了算了,你就苟我身后,别出来了。干!好家伙敢来抢我人头!看你爹怎么削你!”

扉间冷冷走过去一把摘掉泉奈的耳机,泉奈立刻炸毛:“那个王八蛋没看见我正……扉间?”

扉间也不说什么,把人拽起就走,泉奈见扉间阴沉着脸,心里有些发虚,扉间真正生气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吓人的。此时耳机里还不断传来他队友的声音:“队长,你什么不动了?你掉线了?喂?喂?你还在吗?啊,不好,对方反杀了!队长?队长!?”

“嘿,你谁啊?干嘛抓人?”泉奈的狐朋狗友之一问道。

扉间阴冷的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回道:“我是他爹!”

一屋子的人被扉间的气势镇住了,泉奈见他的猪队友没一个上来帮他,又气又尴尬,加上本身他也理亏,便乖乖跟着扉间走了。

 

扉间还是太高估泉奈的自制力了,每天见他出门还真以为他乖乖上课去了,而他不在家的那半个月,还不知道他怎么浪呢!扉间觉得自己这个监护人当的太失职了,越想越自责,于是下手更重了,泉奈被打的哇哇大叫,他们回家时,扉间一路都没说一句话,脸沉的厉害,泉奈也安静如鸡,瑟缩不语。到家后扉间就开始请家法,他一个擒拿把泉奈撂倒,然后把他按在膝盖上打屁股。

 

泉奈失了先机,气力又比不过扉间,只能任人鱼肉。泉奈又羞又痛,大叫:“啊!死白头,你还来真的下死手啊!我爸都舍不得这样打我!你混蛋!我要告诉哥哥!”

扉间一听,打得更重了,他不慌不忙的说:“好啊,你去说啊,说你逃了一周的课,偷拿我的钱买游戏装备,去啊,就算斑再这么溺爱你,这点大是大非总会有吧。”

 

泉奈听后哼哼唧唧,老实了。扉间见了便放了他,泉奈捂着屁股回房时,扉间提醒道:“早点睡,明天四点出门,送你去上课。”

泉奈狠狠比了个中指,摔门而去。

“呲,小屁孩。”

 

晚上扉间和柱间视频,互相寒暄后,柱间代替斑问了泉奈的情况,扉间一五一十的说了。柱间的声音有一到两秒的延迟,但表情难掩兴奋,柱间道:“了不起啊,弟弟。泉奈实在太皮了,估计就你能治得住。能让他挨了打还不向斑告状,也只有你了。”

扉间笑了,说道:“怎么听上去像是你也想打他很久了的样子。”

“不不不,”柱间连忙撇清:“我怎么敢,我是要打了,斑不找我拼命?”

扉间笑了下,意有所指的问道:“那斑也皮了你不收拾?”

柱间的笑容瞬间僵了一下,他看了看扉间,又露出爽朗傻气的笑脸,自豪道:“我才是皮的总挨揍的那个!”

 

扉间瞬间掐断视频。

 

唉,心累。

 

 

 

待续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