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五)

再次告诫自己:

不许写成长篇!

不许写成长篇!

不许写成长篇!


正文:


 

连续一个礼拜,扉间都陪着泉奈一块上课,这里面除了责任心的使然,也有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

 

那天,扉间好不容易熬完整堂课时,他本想立刻就走,但看了看四周蠢蠢欲动想上来搭讪套话再散布八卦的学弟妹后,扉间最终决定留下来,他很确定自己前脚走后脚那群人就会把泉奈围起来然后刨根问底儿,要是问出些不太好的问题(肯定会问的…..)那小祖宗怒火中烧估计会把教学楼给拆了,而自己肯定也会无辜受牵连。扉间看了看在一边补眠的泉奈,颇为无奈。但往好的方面想:至少自己在,他那张被泉奈戏称的晚娘脸还能呵退不少来作死的人。

虽这总不是长久之计,但在达摩克利斯之剑掉下来之前,还是能多挂一天是一天。

 

但今天,扉间的有新的实验项目,他不能陪泉奈去上课了,泉奈有些闷闷不乐,扉间也很忐忑,把人送到后,扉间像老妈子一样念叨,各种嘱咐,相比较斑,扉间还加了威胁:“我在教室里可是有眼线的!认真听讲,不许逃课,要是让我知道了……”

“行了,行了!”泉奈打着呵欠,不耐烦道:“都知道了,至于吗?还眼线?谁啊?别被我揪出来!敢阴小爷我,看我不恁死你!”

见泉奈快走远了,扉间想了想,在他身后叫道:“还有,你要是听到了什么的话,别乱想!反正,反正你不要打架闹事!”

泉奈狐疑的回望扉间:“说什么呢!什么什么话?你指什么事?”

扉间顿了下,再次强调:“反正你别闹事就行。”

 

泉奈见扉间没回答他,逃似的开车走了,耸了耸肩进了教学楼。艺术学院的教学环境较为轻松,教室里没来几个人,泉奈找到老位子坐下补眠。不一会儿,其他同学也三三两两的来了,这一周,他们都对那个英俊的,不拘言笑的,跟着泉奈寸步不离的扉间比较熟悉了,虽然他看上去比较难接近,近一周的时间也没能让他们和他搭上话。但扉间的外形依然让不少人对他心生好感。今天他们见只有泉奈一个人,不免上去问道:“你老公呢?”

“他有事,今天来不了了。”泉奈还没有清醒,打着呵欠回道。

那人哦了一声,坐一旁看书了。过了一会,泉奈清醒了,把刚刚那倒霉鬼一拽,阴森森的笑道:“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当泉奈了解所有的始末后,他的狐朋狗友一个不拉的被他揍趴下了,其实被误认为和扉间是一对对泉奈来说只是觉得尴尬和不可思议,真正让他炸毛的是凭什么这群瞎了狗眼的家伙都认为自己是下面的那个?!自己明明很爷们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泉奈对自己的阳刚之气产生了一丢丢的怀疑时,那个还被他踩脚底下的倒霉蛋哭诉道:“我错了!你是宇宙直男行了吧!快放我起来啊!”    

 

正在做实验的扉间接到了泉奈的班主任的电话,扉间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扉间晚上到家时,意外的发现泉奈那小子竟然不在家,他下午明明没课的。本来他都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扉间四处望了圈,看见桌子上放着字条,看来泉奈回来过。扉间正惊叹屋内设施竟然还完好时,看到了字条的内容,差点当场吓跪,上面就写了六个字:“我去找哥哥了。”

 

扉间看新闻时一向秉着着“报道越少,事情越大”的宗旨,现在看到这张轻薄的字条,只觉得它重逾千金,字字诛心。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扉间几乎是打着冷颤去接的:

“喂…..”

“扉间呐~~~~~”

“大哥?”

呼~~~扉间松了口气。

“扉间,你把泉奈怎么了?你又怎么惹着泉奈啦!?”

“他说什么了?”

“啊,说什么,你听好了!今天他突然跑到我和斑合租的公寓去,进门就没给我好脸色,拿他那双黑黢黢的眼睛一直瞪着我,瞪的我心发慌,斑问他怎么了他也一直闷闷的不说话,最后蹩出了句说清白被你毁了,乖乖,当时我差点得心脏病!斑当时就要冲你那里去拼命!我就为着你说了一句话,我就说了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得亏我身体壮啊!不然就要被他活活打死了!呜呜呜~~~~”

扉间沉默的听着,问道:“那,后来呢?”

“哼,后来啊,后来那个小混蛋就看着我挨打偷着乐呗,等到我只剩一口气了才施施然的说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现在他们兄弟俩还在房里嘀咕呢,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也没胆子去偷听,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提个醒,让你注意点,这事估计没完!”

扉间满怀感激的挂了电话,虽然他大哥经常坑他,但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只是眼下他该怎么办,不知道宇智波兄弟的动向扉间也没办法想对策。最后扉间在惶惶中睡去了,临睡前,他严肃的思考是不是上辈子伤天害理的事干太多,这辈子才遇到泉奈这个小恶魔!

 

 

 

 

待续


评论(1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