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六)

失眠使我快乐!

失眠使我文思泉涌!

失眠使我奋笔疾书!

失眠........MD编不下去了.......

正文:

 

泉奈虽顽劣,但其实他是很聪明的,只是他的聪明从不用在正路上(扉间点评),泉奈的强项是博闻强记,属于突击型的速成学霸,这也是他能在一年之内考上木叶的原因。但这种应付考试而生的技能都有个缺点,那就是时效性。往往在考生们考完之后,曾经拼命往脑子里灌溉的知识就像是被上帝回收了一样,不留一片云彩。比喂了狗还不如,喂了狗总还可以看见一星半点的肉泥骨渣呢!当然泉奈也没逃脱这类命运,泉奈在高考突击时,扉间曾抽空辅导过一段时间,16岁的泉奈蓬头垢面,猫坐在一堆比他人都高的书堆里背单词背公式。木叶的录取要求严苛变态(很趁扉间的心!),即便是艺术生,需要掌握的知识面也比普通高校多出近一倍。小少爷已经把他家的图书室当做生活区了,整整一个礼拜除了上厕所他就没离开过书桌,困了就在一旁打个地铺,卧具傍边是已经堆成小山般高的脏盘子。大概是学业压力太大,小少爷有些神经过敏了,除了请来的家教,他不许任何人进他的‘房间’,连路过都不行,原因是脚步声太大吵着他学习了。家教进书房都是光着脚,除了传道授业外,家教们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帮泉奈送饭。但有一次,有位家教推着餐车离开时,顺便将地上几个废纸团也清走了,那位可怜的家教不知道那是泉奈写了一半的公式,他之前还没想出来怎么解题,后来有灵感了却找不到他的纸团了,当时小祖宗就差点把家给拆了。斑闻讯赶来才勉强救下已吓傻的家教及家佣们,从此,泉奈就不许人带着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了,就连斑都不能轻易的进书房。

 

“可恶!泉奈还只是高中生,为什么要考微积分啊!”

 

斑愤怒的一掌拍碎了面前的花梨木茶几,吼道。柱间忍着颤抖安慰着自己的挚友,这已经是这周斑砸坏的第三个茶几了。斑的情绪略平复了些:“我真的很担心泉奈啊,再这样下去我真怕他大学没考上精神就先出问题了。”

正好在家的扉间对斑的拆家行为已经见怪不怪,都懒得制止了。他倒是有些担心泉奈的,听斑的形容,他觉得泉奈已经不是神经过敏的范畴了,这明明就已经是半疯了好吧。他坐在一旁刚想说什么,就感觉两位兄长正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扉间顿时就觉得不好,要出事!刚想跑路,他的假大哥就笑嘻嘻朝自己走来,位置还很巧妙,刚好挡住了他的退路,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柱间赔笑道:“扉间啊~~~其实斑这次来就是找你来帮忙的……”

 

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吗?!他找我帮忙还拆我家???

 

“那个,斑他想请你去看看泉奈,顺便劝劝他,你和泉奈不是从小就关系很好嘛?”

你眼瞎啊!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和那个小恶魔关系好了!!!

 

“泉奈估计会听你的话……”

 

你失忆啊!那货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了!!!

 

“啰嗦些什么!”斑不耐烦了,站起来向扉间走去,一面走一面活动手腕,把指关节捏得“咯哒”,“咯哒”响:“就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柱间还在一旁傻笑:“啊,斑实在是太害羞了,不好意思求人,扉间,你就和我们去一趟吧。”   

 

扉间:“……”

 

斑家的仆人们见大少爷和千手家的公子们来了后,面上都轻松不少,像是盼到救星一样。斑小声问:“泉奈呢?”

管家用更小的声音回答道:“还能在那?书房呢,从寒假开始到现在他都没出过门,我一个小时前把午餐送进去了,看见小少爷背着我看书,没敢打扰他,也不知道他吃了没,估计还在看书。”

斑沉默了,柱间开导道:“我们先看看泉奈吧…….啊!唔…..”

柱间话还没说完就被斑一拳挥来,嘴还被斑用另一只手捂着,斑面目狰狞,低吼道:“给我小点声!不要吵着泉奈!”

柱间:“……”

等他们走到通往书房的过道时,跟在他们身后的管家和女仆们皆面露惧色,不敢再过去了。

过道有点深又没点灯,在大白天下都显得有些阴森,再加上群众们压抑恐惧的气氛烘托,更是让人觉得鬼气森森,阴风阵阵。

站在柱扉身前的斑突然蹲下把鞋脱了,然后看了看兄弟两人,示意他们也照做。家仆们不敢说话,但也跟在少家主身后用眼神、肢体动作比划着,让柱扉兄弟们照做。

 

柱扉兄弟面面相觑,沉默不语……扉间忍不住了,和柱间小声嘀咕道:“大哥,太渗人了,我们回去吧。”顶着斑不耐烦的眼刀的柱间无奈道:“脱鞋吧……”

 

他们跟着斑走到了书房门前,柱间见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想敲门,手举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举起来,表情很是纠结。柱间很是自责,喃喃道:“我们应该更早来的,我一直以为是斑太过紧张泉奈了,没想到问题比我想的还严重,唉…..”

“是啊,”扉间难得赞同道:“我看这家里疯的不止泉奈,估计他哥也差不多了。喂,帮我稳住斑。”扉间说完就走到门前一把推开门,进去了。

柱间和斑双双一愣,好在柱间反应更快,抢在斑发飙前从他身后将他的双手反剪禁锢住,不一会儿房间里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吵闹声,有物体碰到的声音,有摔东西的声音,有瓷器碎裂的声音,有咒骂声,还有呼痛声,总之十分热闹。

 
扉间刚进房间的时候,房里的味道让他瞬间想退出去,一股很重的食物腐臭的味道和空气长时间不流动的窒闷味道扑面而来。书房很大,很暗,窗帘拉得死死地,扉间一时还找不到泉奈,他眉头紧锁,大步走向窗台,“呼啦”一声把所有窗户统统打开,清新的风吹进来时,扉间才敢呼吸,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响起,那个声音愤怒的叫道:“把窗户关上!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扉间回过来头来,只见一个裹着床单的,移动十分迅速的物体像是惧怕阳光一样飞快的躲到了书堆后面:“把窗户关上!”那个声音不依不饶的叫道。

 

扉间满脸黑线,人找到了……..

 

扉间绕道那堆书后,发现那里简直就是个垃圾站,各种撕破的本子,揉烂的草稿纸,脏盘子堆成山,傍边还有个脏兮兮的床垫。而泉奈正蹲坐在中央,虎视眈眈的盯着闯入者。扉间见泉奈像个小流浪汉一样,全身上下没一处干净,眼睛亮的不正常,表情不是太清醒,像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扉间心里一惊,暗想:怕不是真疯了吧。

“泉奈……?”扉间小声叫道,探试着慢慢靠近。

泉奈像受惊的动物一样飞快躲避,想逃走,扉间心里一急,立刻伸手抓住了他,然后扉间就悲剧了……泉奈像头野生的豹子一样拼命挣扎,又抓又饶,又喊又叫,还下口咬人!扉间胳臂上,脸上被泉奈长长的,满是污垢的指甲饶出好几道血口子。待会一定要去医院打破伤风!

扉间心塞的想。神智不太清醒的泉奈力气更大了,扉间险些有点镇不住,他们四周的家具纷纷遭殃,战况惊心动魄,战场一片狼藉。最后扉间实在没法了,“啪”的一声,打了泉奈一耳光,泉奈懵了一下,然后眼神慢慢恢复清明,扉间盯着泉奈的反应,试探的问:“还认识我吗?”

泉奈迟钝的看着他,过了一会才叫出人名,扉间松了口气,人算是没疯透,还有救。过了一会后,泉奈完全清醒了,朝扉间扑过来:“王八蛋!敢打我耳光!去死吧!”

 

然后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局……

 

而屋外同样也惊心动魄,斑听到泉奈的叫声后,直接爆发差点掀翻柱间,柱间拼了老命才勉强稳住斑,结果屋内弟弟打弟弟,屋外哥哥打哥哥。柱间被揍的鼻青脸肿,但还是死死的拽着斑,百忙之中还劝解道:“听听,都是扉间在喊痛,泉奈那里是会吃亏的主,就交给扉间吧,不会有事的。”

 

最后扉间把裹成蚕茧的泉奈给抗了出来,他像下了竞技场的角斗士一样,全身破破烂烂的没一处好皮,衬衣也被泉奈撕成了渔网。扉间看都没看扭打在一块的兄长们一眼,直接走到管家跟前问浴室在哪?然后吩咐他们把书房打扫干净,女仆们面有难色:“可是泉奈少爷不许我们碰他的东西。”

“没事,都扔了吧,反正都是些垃圾。”

泉奈在扉间肩上扭动:“谁说是垃圾了!你才是垃圾!不许扔!”

“又疯了是不是!你那些算数公式都是错的!留着过年啊!”

泉奈哼哼唧唧,不说话了,算是默许了扉间的行为。

 

泉奈在浴室里被扉间仔仔细细洗了一个多小时才被放出来,期间他遭受了无数清洁器,沐浴露,消毒液的洗礼。最后泉奈焕然一新,又变成了干净漂亮的小少爷。斑见弟弟恢复了,几乎喜极而泣,对扉间也有了好脸色,甚至发扬人道主义,将自己没穿过的衣服借给了他。几乎快一个月没见着太阳的泉奈,脸色有些苍白,现在正在被扉间“栓”在树荫下放风。

“行了吧,都一个小时了,我要回房了,眼睛疼。”泉奈不满道。

“你还是多见见日头,吸吸阳气驱驱邪,万一又鬼上身,疯了怎么办?”

“说谁鬼上身呢!说谁疯了呢!我不过是学习压力有些大,有点焦虑罢了。”

扉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都没发现你把你家里的人吓成什么样了吗?而且民间的确有这种说法:人心不稳,且常在阴暗环境生活容易引来邪崇,这不正对你的症状吗?”

“你不是信仰科学的吗?怎么在这儿散布封建迷信了?!自打自脸呢!”

扉间淡淡的说:“玄学也是科学的一种,要了解世界的真相,凡事都要涉及一点。”

 

两位兄长这时也来了,泉奈问哥哥:“老师呢?今天老师怎么还没来?”

斑顿了一下,一时接不了话。柱间尴尬的打圆场:“哈哈,学习又不是一下能吃成胖子的事,泉奈最近学习得太用功了,还是休息两天吧,是吧,斑。”

斑点头如捣蒜,扉间嗤笑了一下:“只怕是被你吓得不敢来了吧。”

泉奈郁闷的垂下脑袋,斑见了心疼不已,撸起袖子就要揍人,柱间连忙插进他们中间,笑道:“要不让扉间来当泉奈的老师吧!扉间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木叶的高材生哦!由他辅导泉奈绝对没问题的!”

泉奈看向扉间,斑也看向扉间,又把手指关节掰的“咯哒”,“咯哒”响:“就一句话!当还是不当?!”

 

扉间:“……..”

泉奈:“死白头,你行不行啊?”

扉间:“…….叫老师!”

 

 

 

啊,又是梦,扉间醒来时,闹钟刚响,扉间按熄了它,早上6点半,准备准备就该上课了。做为木叶有史以来最优异的天才高材生,扉间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别人五年的学业,像坐火箭似的一路跳级,并破格成为木叶最年轻的医学界教授。扉间进教室时,发现今天的教室有些骚动,他的学生们围成一团,人群中间有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笑:“啊,上课了,”那个声音说:“老师来了吗?啊,来了,早啊,扉间老师~~~”

 

学生们三三两两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人,扉间看清那个人时,“啪嗒”一声捏碎了粉笔,他又在做梦吗?为什么泉奈会出现在他的课堂上!!!

 

 

 

待续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