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八)

呜哇!我最近好勤奋!难道又是要开新坑的征兆!!!

正文:

看着泉奈不知所措的样子,扉间叹了口气,问道:“你发现有问题了为什么还进来?直接走掉不就行了吗?你进来只会让事情更麻烦。”

泉奈稍微冷静下来后,不禁捶胸顿足,是啊,他走人不就完事了,事后扉间肯定会自圆其说,他进来不更加说不清了吗!?但是,但是,当时他都吓懵了,大脑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找扉间,没办法,从小到大,除了哥哥,扉间陪他的时间最多,但哥哥总是被那个讨厌的蘑菇头拐走,所以遇到事情,泉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扉间,这几乎已经是成为本能的习惯了。

 

泉奈懊恼不已,掏出手机给斑打电话,扉间不解的问:“你打电话给他干嘛?”

“我哥认识几个做军火的,我看能不能让哥哥赶快在这附近投个炸弹什么的,炸栋楼,好转移人群视线。”

扉间立马夺过电话掐断通讯,吼道:“你先把你自己的脑子炸了吧!”            

“那该怎么办???!!!”     

扉间叹口气,问道:“我们从进来到现在在这儿呆了多久了?”

“十五,二十分钟左右吧?问这干嘛?”

扉间又叹口气:“这时间也卡点的太好了,太糟糕了。”

“什么意思?”泉奈的提问换来扉间看弱智般的一瞥,泉奈聪明伶俐立刻会意了,他满脸通红:“不要脸!”        

扉间懒得理他,准备开门离开卫生间,泉奈立刻拉住他,急道:“喂!你就这么走的?你想到对策了吗?”

“没有。”

“那你还…..”

“还什么还?难到要在这里呆一辈子?告诉你,这题没法解,他们已经误会了,你越解释反而还越描越黑,你再继续呆下去只怕他们还以为我们在里面来了第二发。”    

“不要脸!”

扉间耸耸肩,又要走,泉奈又拉住他,叫道:“我不管,如果,如果真的被他们误会,你要承认你是下面的那个!”  

扉间冷冷打量着比自己矮了近十公分的,眉清目秀,细胳膊细腿的泉奈,张了张嘴,又强忍住了,最后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泉奈见扉间似乎有点不耐烦了,讪讪松了手,正打算鼓起勇气面对外面的狮子时,突然扉间转身长臂一伸一揽将泉奈揽进怀里,接着一把推开门出去了。

 

泉奈整个人都懵逼了,吓得大脑一片空白,连视野模糊一片。他只听到嘈杂的人声,又像是叫又像是笑。期间他好像感到扉间又把他往怀里带了带,但他整个人都是僵的,没有丝毫反应。

而扉间看到外面的好事者时,心里松了口气,里面百分之八十是自己的学生,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自己的预备役学生。扉间感到泉奈的僵硬,朝下一看,只见泉奈一脸呆滞,大概吓傻了,嗤嗤,没见过世面。扉间拍了拍泉奈的肩膀,好吧,让你的扉间大哥带你装B带你飞!

扉间的举动又引起了吃瓜群众意义不明的笑声,他们暧昧的打量着他下巴的淤青和一旁的泉奈,扉间叹了口气,问道:“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笑得贼兮兮的学生A刚要开口,扉间冷冷扫了他一眼,说道:“话出口前可先要想清楚了。”

那个学生被扉间的气势吓得直接僵化,面部表情被定格在想笑不敢笑,想说话又被生生掐断的困境里,像一个尴尬的面具,好不可怜。剩下的同学见苗头不对,纷纷收起了玩乐的笑容。扉间乘胜追击,他清了清嗓子,十分威严的环视了一圈,说道:“你们下周的病理科目考试,是不是都不想过了?”

此言一出,众人吓得面无血色,如丧考妣,纷纷鸟兽散。扉间又慢悠悠的说道:“我经常会匿名登陆校内论坛,聊天室,学生群之类的地方,希望不要看到一些不和谐的东西。”

扉间看到他的学生们似乎抖了一下,这才满意。于是强势又霸气的搂着泉奈走了。

 

回家后,泉奈还是愁眉紧锁,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晚饭都只吃了三碗,扉间清理碗盘时,不悦道:“你还想怎样?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努力了,我已经尽量稳住舆论了。”

 

唔,道理泉奈都懂,但扉间为什么非要搂着他,故意搞得这么暧昧不是越描越黑吗?

 

“啊,那个啊,那是个双保险。”扉间一边洗盘子一边说:“既然他们爱往那处想,那就干脆大大方方做出来给他们看好了,满足了他们的猎奇心,他们自然也就消停了,你越怕越藏着腋着,他们反而更来劲。”

 

唔,这道理泉奈也懂,但是……

 

“更重要是,”扉间擦干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窝在沙发里的泉奈,笑得恶意满满:“即便他们还不消停,到处乱传,他们也只会认为你是下面的那个。”

 

泉奈楞了一下,然后立刻炸了,跳起来就朝扉间扑来:“CNM!去死吧!”

待续

评论(1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