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十二)

 今天身体感觉还行!应该不会失眠\(≧▽≦)/~啦啦啦


正文:

 

扉间在木叶是家喻户晓的天才教授,每年冲着他的名头来修医科的学生多如过江之鲤,据说如能拿到扉间的亲笔介绍信,那么以后工作就不用愁,什么科研所啊,知名医院随你挑!但现实往往给人当头一棒,一个学期下来后鲤鱼们大半都成了横尸沙滩的咸鱼。扉间教授的审核制度简直变态,想过他的科目简直比去取真经还难。因此扉间有多了另一个称号:“白发魔王”,而且这个称号在私下叫得更响亮,即便型男外表的扉间也抵不住学生们的怨恨。

 

午后,医科的学生们围在一起吐槽自己的老师们,泉奈已经和他的新同学们混熟了,听完学姐学长的科普后,泉奈表示自己毫无波动。医科的学姐们和花枝招展的艺校女孩们不同,她们的年纪普遍都比泉奈大,统一穿着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褂,像白梅一样清傲冷艳。和艺院的粉色系少女风相比,医科院的女性走的是成熟知性的御姐路线。不管是那种风格的小姐姐,泉奈都很喜欢,他正吃着小姐姐们亲手做的便当,还有几个小姐姐们正拿着便当等着下一波投喂,人生简直不能更圆满!如果没有下周的考试的话,就更美满了…….

 

一位学长怨念的看着泉奈,羡慕道:“真不错啊,也分我点吧。”泉奈嘴里塞得满满的,得意晃了晃他的战利品,表示不给不给就不给。那个学长郁闷的继续啃面包,突然,他像是得到神启似的,两眼放光的盯着泉奈说道:“泉奈,你能从扉间老师那里套到题目吗?”

这句话一提,众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到泉奈身上,满怀希翼。泉奈楞了下,放下食盒,有些抱歉的说道:“算了吧,别想了,他巴不得把我赶出医科院,怎么会透题给我!”

“咦,为什么?”

“因为他瞧不起搞艺术的!混蛋!明明达芬奇也是医学家好不好!?”泉奈十分愤怒,然后一身正气的说:“再说我才不会求那个死白头!我要凭自己的真才实学考过!”

泉奈双手叉腰,45°仰面望天,想象自己是一位不畏邪恶势力的伟岸英雄。他的学姐学长们怜悯的看着他,嗤嗤,唉,年轻真好啊,对未来还充满着美好的幻想。那位学长一脸冷漠的说道:“泉奈,我是真不想打击你,可能的话你还是去套套题目吧,就当为了你学姐学长,你努力试试,凭你和老师的关系,你多撒撒娇,贿赂贿赂,兴许能行的。”

“贿赂,怎么贿赂?”泉奈一脸茫然,在他印象中,扉间没什么物欲,也没交过女友,以前也有人巴结过他,但那家伙油盐不进。除了学术外,泉奈还真想不出来扉间会喜欢什么。

那位学长眼见有戏,便神色猥琐的教育道:“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当然是性贿赂啦,你多玩点花样…..”

“混蛋!你瞎说什么!我才不是跟他这种关系呢!”

那个学长被泉奈追着打,他一边躲一边劝:“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我们都很开明的!还会很感激你呢!说真的,早知道他是这样的教授,我要是有条件我自己就上了,还等着求你?!你知道我被挂了多少次吗?哎呦!”

 

“这个方法倒不错!”

 

正当围观群众看热闹时,扉间的声音插了进来,众人都吓了一跳,那个学长更是面无血色。扉间看着他的学生,说道:“不过很可惜,他今年才17岁,你们的老师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对未成年的小屁孩出手。至于你,投机取巧不说还想带坏学弟,回去把校训抄一百遍明天给我。”

学长一脸菜色,陪笑道:“教授,我刚刚是和学弟闹着玩的,您这么刚正不阿那里会中计,那校训有两百多条,马上要考试了您看能不能……”

“嫌少啊,那就再加一百遍。”

“不不不,我这就回去抄,这就回去抄。”

其他学生也跟着鸟兽散去,泉奈瞪着扉间,凶道:“你来干嘛?”

扉间不跟他一般见识,冷冷回到:“你哥来看你了,我过来找你……”

“怎么不早说!死白头!哥哥呢?”

泉奈立刻把不高兴的事忘光光,大眼睛四处扫望,发现目标后像小狼崽样撒欢跑过去,扉间远远的看见斑稳稳的抗住了狼崽子的冲击力,泉奈像无尾熊一样吊在斑的身上,一边的柱间照常站在斑的身侧笑嘻嘻的跟泉奈打招呼,然后果不其然的换来了对方的白眼。

 

“呲,幼稚。”扉间总结。

 

泉奈的时间有限,除了上扉间的课以外,他把所有课都翘掉了,借着学姐们的笔记拼命赶工,考试前,图书室永远是人气最高的地方,考试期间,图书馆全天开放,24小时供应热水,咖啡和充电设备,一楼的休息区增设了好几个临时餐位卖盒饭,面包和能量棒。便当的菜品很丰富,售价比食堂,超市便宜两成,针对体味比较重的学生,图书室还专门设了站点免费发放除臭剂,可谓是给考生们的小小福利,由于在图书室复习反而比学生公寓方便多了,泉奈看见好多学长学姐们带着寝具和行李包直接在图书馆内画地盘了,颇有他当年的风范。泉奈也收拾了装备,利用逃课的时间优势帮着好几位学姐占位子。随着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学长们的情绪都有点不太稳定,泉奈不止一次看到他们半夜三更聚在厕所里,头上绑着三只蜡烛,一边拿着钉锤钉草人,一边念念有词:“让我过…..让我过……”起先他吓得都不敢上厕所了,但看多了后,泉奈被学长们感染了,也加入了诅咒大军还友情提供了扉间的生辰八字和头发,泉奈一边钉草人,一边嘀咕道:“敢不让我过就咒你一辈子阳痿早泄!”

 

但是很不幸,那天泉奈的运势大概比较低吧,他就参加了那一次邪教活动就被扉间抓包了。泉奈近一周没回家,扉间期间帮他送了几次换洗的衣物,那天晚上十一点,扉间突然想着去给泉奈送夜宵,结果就在厕所里看到了这一幕……

 

当晚泉奈的屁股就被扉间在图书室的厕所里打肿了……..

 

泉奈捂着屁股趴在床垫上痛得哼哼唧唧,学姐们心痛的围了一圈,絮絮安慰道:“泉奈,下次别这么淘气了,这么可以这样咒老师呢?老师真成那样了你该怎么办?跟老师回去吧,老师还在下面等着你呢。”

“是啊,老师对你的处罚算轻的了,其他人都被请到教导处喝茶了,还要被记大过呢。”

“放心,扉间老师打也打了,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

 

颜面尽失的泉奈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学姐学长们不会再把他们的关系往绮丽方面去想,但还是很丢人好不好。泉奈涨红了脸,心里面把扉间的祖宗三代都问候了一遍。

 

终于到了考试当天,泉奈比参加高考还紧张,他已经尽他所能的把三分之一的课时在五天内赶了一遍,考完后他大脑一片空白,总觉得每道题自己都做对了,但又似乎都做错了。考完试后扉间留在办公室改试卷,当晚泉奈心里抓心挠肺,忐忑不安。第二天他在上课前早早堵住扉间问成绩,扉间点了下头说比他预想的好很多,泉奈很开心,但试卷发下来后,他像挨了当头一棒样,扉间的字迹他一看就能认出来,刺眼的红色墨水在卷首大刺刺的写着“49”的数字,好像一个嘲笑。泉奈脑子一下子懵了,他清醒后撕了试卷,下一秒跑出了教室。

 

学姐们表情唏嘘,其中一个站出来说:“老师,他,没关系吗?”

 

扉间眼睛看着教案,头都没抬一下,冷冷说道:“继续上课。”

 

 

 

待续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