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十三)

刚刚操作失误,将重要的图片资料给删掉了,心痛到无法呼吸!!!!沦落成失去梦想的咸鱼.........

正文........

 

 

 

柱间接到警察局的电话时,他和斑刚刚从国外回来还在酒店里倒时差,斑正在浴室冲凉,柱间随手帮他接了电话,当对方说:“你是宇智波泉奈的亲属吗?你的弟弟因打架斗殴被拘留,请……”

柱间立刻往浴室看了一眼,然后瞬移到阳台才敢说话,后来柱间冒充斑的身份问清了前因后果后不禁叹气,他们一周前才去学校看了他们,当时还好好的,这么一回来其中一个就进了局子?泉奈也太能闹了……

 

柱间对着浴室喊道:“斑,公司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听到斑回应后柱间就开车去了警察局,期间他和弟弟通了下电话,柱间说道:“对,我和斑回来了,倒是你和泉奈怎么了?”

“没什么。”电话另一头的扉间语气淡淡的,也听不出什么。

柱间突然想起泉奈的考试便问道:“对了,泉奈考得怎么样?”

扉间如实相告,柱间只想扶额奈何手握方向盘,柱间苦笑道:“怪不得,扉间你也太狠了。”

“怪不得什么?”

“不说了,我开车呢。”

 

扉间挂了电话后,有些心神不宁,他打不通泉奈的电话,想来泉奈现在也不想接他电话,但大哥好像话里有话,像是知道他在那似的。而此时的柱间无比庆幸自己的英明抉择,他就猜到泉奈闹事肯定和扉间有关,斑对扉间的成见颇深,要是斑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弟弟因为扉间蹲监了,不把扉间给拆了才怪,希望这次能瞒的住。

 

当柱间来接泉奈时,泉奈以为哥哥来了兴奋的从床铺上跳起来:“哥哥!”结果看见来接他的人是柱间,脸色立刻垮下来:“怎么会是你!”

透过铁栏杆看着被关在看守所隔间的泉奈,柱间感觉他在看一头年轻的炸毛小狮子。

大概是柱间口才了得,把警察安抚的不错,警察的语气变得好些了,说道:“严格来说他也不算打架闹事,甚至可以说是见义勇为了,但他下手也太重了,把那几个小偷都打的轻度伤残了,这小子倒是个练家子,以一敌五,对方手里还带着家伙都没让他们讨到便宜,功夫真不错!跟谁学的?”

柱间流着冷汗,干笑道:“跟他哥……”

泉奈被放出来后,柱间见他除了衣服有些脏乱,额角青了一块外,似乎并没大碍,总算是放心了。那个警察又说道:“本来不会抓他的,但这小子脾气冲的狠,赶来帮忙的警察就问了几句话他就不耐烦了,不但和警察呛起来,还把他们也打了,这才把他关起来。小子,袭警是重罪你知道吗!要不是看你未成年而且初衷是好意拘留你一两个月都是轻的!”

柱间抢在泉奈炸毛前连忙押着他,一个劲的对着警察们赔礼道歉:“真是抱歉,我们以后一定会严加管教的。”

警察满意了:“恩,走吧。”

 

柱间在警局大厅办手续,泉奈四处张望发现只有柱间一人时,表情很是失落,柱间见了,打趣道:“找谁呢?”

“……,当然是找哥哥了!为什么是你来接我!哥哥呢!?”

“我没告诉他,也没告诉扉间,还是你想被他们两个打屁股?那我马上打电话~~”

“切!你试试看!看我不揍趴你!”

柱间笑了笑,计划通!开车送泉奈回学校时,泉奈做坐在后座对着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各种摆谱。柱间好脾气的笑道:“就这么讨厌我啊,泉奈。”

泉奈冷笑着,一双眼睛深邃的瞪着他:“如果你不和我抢哥哥,我自然对你好。”

柱间楞了下,然后赔笑道:“我不是把弟弟都赔给你了吗?怎么,还不满意啊?”

“呲!谁稀罕!”

柱间笑了笑:“扉间虽然是个笨蛋,又迟钝又爱唠叨,但还是拜托你了,泉奈。”

泉奈看了看柱间,然后把脑袋狠狠瞥向一边,没吱声。以前每次和扉间吵架后,柱间总这么说,从小到大泉奈都听习惯了,如果是几个星期前泉奈听了这话也会觉得没什么,但就在今天,他觉得这句话已经不太好接了。

 

柱间把人送到扉间的公寓后,扉间一眼就看出泉奈又在外面打架生事了,他的表情又严厉起来,柱间在他们中间打圆场:“泉奈很厉害呢!在街上勇斗歹匪,见义勇为,除暴安良。还受到表彰了哦。”

扉间对柱间的话将信将疑,泉奈没再理他们,自己先回房了。扉间进屋后来泉奈的房间找他,他刚推开门就被一个枕头砸中,泉奈愤怒的叫道:“懂不懂礼貌!不会先敲门吗?!”泉奈一边说一边飞快的把衣服穿好,要是平时扉间肯定怼回去了,以前暑假泉奈来他公寓找他玩(找他麻烦)时,泉奈经常只穿着裤衩抱着冰淇淋跑来跑去,如今大了反倒变矫情了。但现在扉间没心思想这些,他眼睛尖,虽然泉奈的速度很快,但他依然看到了泉奈的后背有很大一块淤青,腰部还有些擦伤。扉间退出了房间,然后拿了药箱进来,泉奈瞥瞥嘴,满脸不屑:“用不着,麻烦。”

扉间没理他,冷着脸三下五除二把泉奈给扒了然后仔细的消毒上药。泉奈有些别别扭扭但还是默许了扉间帮自己处理伤口,期间扉间说道:“这次你考得真的不错,老实说我很意外,我原先以为你最多只能得20几分……”

眼看泉奈又要炸,扉间立刻说道:“而且这次考试本来也对你不公平,所以我打算把规则该下,你还是可以继续在医学院学习,但你不可以放弃你原有的专业。”

泉奈猛的转身,结果痛的一哆嗦,他吸气道:“嘶~~~~,你是要我修双学位吗?怎么可能,我很多课程时间都相冲,而且我根本没那么多精力。”

扉间将力道控制的更轻,说道:“我是指你把法医作为你的选修课,你就上几门你喜欢的课,那么多课你根本上不完,你以后也不会真的要当法医吧?”

泉奈沉默了一会,说道:“那扉间呢?你以后真的要当医生吗?”

扉间笑了笑,说:“什么以后,我现在就已经是了,我已经在医院实习了两年多,早就有资格证书了,不过我更喜欢医学研发这一板块才回校当教授的。我也喜欢当老师,在木叶,我可以一边带学生,一边做研究,一举两得。”

“扉间真的那么喜欢学医吗?”

“当然,不然也不会那么拼命,‘天才教授’的名号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那扉间一辈子就从事这一行了?”

“恩,如果没意外的话,一辈子就干这行了。倒是你,你打算以后做什么?虽然你的家族也不会对你有太多要求,但你也总得想想以后吧,让聪明的脑袋就这样荒废掉岂不可惜?”

泉奈又沉默了,最后憋出了句:“想学法医不是一时兴起,我还是要学这门,雕塑就当成选修课好了,就这么定了!”

扉间看泉奈目光坚定,最后点了点头:“你想好了,那就这样吧。”

 

待续.............

评论(2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