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看着你跳舞 (三)

 

 

 

第三支舞   
 
  

 

 

晚星带回了   
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今夜我独守着月亮,   
七星姐妹已经西沉,  
梦中的塞浦路斯,   
紫色头巾的褶皱,  
遮住你的双颊,   
已是子夜时分,
   
时光逝又逝,  
我仍独眠。   

 

 

 

 
第二天早上弗朗西斯开车送马修去学校,马修迟迟不愿下车,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他的暴风雨。他们在车上吃完早餐,期间有只鸽子飞落在他们的车上,他们看着它优哉游哉的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再不走就要上课了,马修抱起书向弗朗西斯道过谢后向学校走去。弗朗西斯看着他那副要上刑场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他将马修叫住,自己下车在车头上捡起根羽毛向他走去。他将羽毛系在马修帽子的松紧带上,看着马修不解的眼神笑着解释道:“这是一个印第安的小仪式,印第安人相信祖先的灵魂会变成鸟类,所以相信鸟类的羽毛能给他们带来勇气和好远,祝你好远,马修!” 

马修感激的看着他,转身向教室走去。来到教室后,他果然看到了阿尔一脸阴沉的样子。阿尔黑着脸,眼圈似乎也有些青,看到马修进来后就劈头盖脑的责问:“你昨天跑到哪里去啦!我转回来时你就不见人影!我打电话给基尔和安东尼他们都说你没去找他们!”  
“我,我在弗朗西斯先生家打扰了一晚。”
 阿尔挑起眉毛,对此感到很意外但也没再说什么,依旧黑着脸走了。这一天下来阿尔都没有理马修,但马修却很高兴,原来他有转回来过,原来他还是很担心自己。这小小的幸福让马修快乐了一整天,即便阿尔一整天没和他说过一句话,路过他时都当他不存在。   
  
第二天,马修照例叫阿尔起床。阿尔破天荒的早就起来了,还打扮的斯斯文文整整齐齐,没有穿他标志性的拉风的牛皮夹克,而且蓬松凌乱的金发全都整齐的梳到耳后,用发胶固定好,没有一根头发翘起来。马修傻眼了,目瞪口呆了站了5,6秒。 

“发什么呆啊!走啦,去学校啦!” 

恩,看来和以往一样,阿尔开始对‘黑美人’展开攻势了。

 马修看着他抄着 ‘黑美人’的课表,选修课表和教室安排表时淡然的想着。阿尔对‘黑美人’倒真的很上心。不但早早的替别人占好座位甚至还请教马修选修课上遇到的难题。阿尔其实很聪明,但和其他尽力旺盛的男孩们一样,把聪明劲都用在追女孩上了。为了怕被成绩全优的‘黑美人’认为自己笨,阿尔居然开始认真做起老师布置的数学题,这倒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恩,不管原因是什么至少他肯把心思用在学习上了,这回应该不会再不及格了。看着阿尔苦着脸做数学题时马修颇为欣慰的想着。   
  
三天过后,马修正惊阿尔今早怎么还没起来。他去敲门,阿尔苦着脸开门,换回了来原来的行头,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  
“怎么啦?进展不顺利吗?”  
“哼,‘不顺利’?是根本没有进展好吧!?”阿尔懊恼的吼道。 

原来自从上次阿尔向伊万宣战后,伊万对‘黑美人’的守卫就升级。他像防贼一样防着阿尔把‘黑美人’护的周身滴水不漏。  
“那个混蛋只差没跟着她进女厕所啦!!!”阿尔愤慨的说。 " 
即便是伊万遇到橄榄球比赛而没法和她在一起时,他也会吩咐他的手下东欧三人党护送她回家……   
“我一点靠近的机会都没有!!!!”阿尔更加愤慨!  

 而且‘黑美人’本身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世间万事都不入她法眼。  

“我觉得她比娜娜莎都难接近……”阿尔沮丧的趴在桌上,一直翘起的那根金毛也跟着主人泄气的趴下去。  
“是娜塔莎。”马修纠正他,想着安慰的话。  
“哼!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困难越大乐趣就越大!我得改变作战方式,马修,你帮我把这封信送给‘黑美人’!”   
“咦!!!!为什么是我!”   
“废话,当然是你啦!你是我堂兄你不帮我你帮谁?!再说了,伊万那小子曾经扬言谁敢打她的主意就叫谁好看,估计除了你也没有人敢帮我把信送给她了。哈哈,不过马修你放心,你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你有那神奇的体质,伊万绝对不会注意到你。帮帮忙好兄弟,只要帮我送封信就行啦~求你啦,马修!”   
“你为什么不直接和她说?”   
“我这不是没机会吗?!我可不是怕伊万不敢当面和她说,只是要是伊万在一旁,我们绝对会打起来,她好像很讨厌男孩子为她打架出风头,这点她倒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而且上会在游泳池的时候我就已经和伊万干了一架,我不能冒这个险。”   

马修听了半天没反应,阿尔急了:“说话啊,到底是帮还是不帮!你上次一晚上没回家我可是担心了你整晚,这也算是补偿我,要是不帮忙我就绝不原谅你!” 
马修还是不说话,只是默默接过了那封信。他没有再理会阿尔,一个人朝着门外走去。   

“这么说你同意啦!我太爱你啦,兄弟!”阿尔在他身后惊喜的叫道:“喂,马修!别走这么快啊!等等我,我还没拿车钥匙呢!”   
  
马修听到身后的叫喊反而越走越快,那快乐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他觉得自己拿得不是一封信而是拿着一团火,烫的他想甩了它,但最终只是将它越捏越紧。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马修都在想方设法的接近‘黑美人’,但一直没有机会,伊万几乎每一分钟都和她在一起。他可不愿冒着被伊万揍扁的风险。那封信他揣在身上好几天了,阿尔每天都会问他进展的怎么样,但他一无所获,然后阿尔就生气的走开,更本不听马修的解释。马修很伤心,但今天好运女神终于眷顾了他,今天伊万没和她在一起!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加油啊!马修•威廉姆斯!马修在心里给自己鼓气!  

‘黑美人’正在图书馆靠窗户的座位上坐着看书,她一个人霸着一整张光线最好的书桌,而其他的男生们挤在离她最近的位置坐着。最近图书馆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或者说因为某个人的缘故而多起来。他们从书缝中偷偷的看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搭讪,想必他们都受到伊万的警告了吧!  
马修手里捏着那封信犹豫了半个小时。他可没有和女孩搭讪的经验,更准确的说是根本没有和女孩说话的经历,更何况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马修回想着他这几天的暗中观察,她除了和伊万在一起外似乎没有和其他人来往过,也没有看见她和别的女孩在一起玩闹,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这对马修来讲有些不理解,马修觉得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应该过着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生活才对。
马修摇摇头,把不相干的事暂时赶出脑外。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阿尔的信送出去!马修握紧系在帽带上的羽毛,闭上眼睛深呼吸,心里默数着三,二,一,最后向阳光下的美人走去。  

“您您您……您好,好,王小姐。我是马修,修,马修•威廉姆斯。”

 

马修挣扎的说完开场白,觉得自己快送掉半条命。‘黑美人’显得很吃惊,疑惑的看着他。其他人也很吃惊,马修觉得自己的后背快要被那些男生们惊讶和嫉妒的目光刺穿了。真见鬼!为什么他们现在都一个个的能看到他了,马修懊恼的想着。 

能够这么的靠近传说中的美人让马修有些心猿意马不知所措,被那么一双灵动而有些清冷的黑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马修觉得心都快蹦出来了。他极力克制自己想转身而逃的冲动,颤颤巍巍的将信递出去:“很,很抱歉打扰您了。我,我是替阿尔,阿尔弗雷德•琼斯来的,他担心您会因为那次泳池派对的事讨厌他所以派我来,来送信。他非常非常希望能邀请您做他冬季舞会的舞伴,请您一定答应。即使只跳一只舞……” 
美人半天没有接那封信,马修觉得尴尬无比,他都不敢抬头看她的表情。终于,她开口了,但第一句话却让马修差点跌碎眼镜。   

“您知道吗,威廉姆斯先生,您是我转学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   

马修诧异的抬起头来,美人移开目光有些自嘲的说:“因为伊万,没有一个男生敢主动和我讲话或是靠近我,至于女孩子嘛,”她寂寞的笑起来:“您应该知道伊万对姑娘们来讲是多么具有魅力,也因为他,姑娘们都讨厌我,排挤我,认为我装腔作势。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怎么会这样?!”

 王瑶看见马修还傻傻的站着笑了起来:“您不坐下来吗?我是一个吃人的女巫让您害怕吗?”   
“怎么会,怎么会。”马修连忙红着脸坐下。

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很短暂,他曾以为她和其他漂亮女生像娜塔莉亚一样很冷傲刁蛮,原来她其实是位很温和的人。 美人似乎很高兴,她有些感慨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和人聊天,伊万从不许我和别人在一起。我和他从小就是邻居,他七岁时搬到我家隔壁。从小就是个孩子王,附近没有小孩敢忤逆他。从十二岁起我就没有了朋友,这种状况整整持续了九年。期间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我搬了三次家,换了两所学校,但总是不到一个月,伊万就跟了过来,于是这种状态就一直持续到现在。这是我换的第三所学校了,我特地挑了所最难录取,分数要求最高的学校。可伊万猜到了我的想法,提前一个月请了五个家教恶补他的自然科学和物理,结果他还是和我一起被录取了。”  

美人不再说话,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马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挤出了句:“我,我想伊万先生他也许只是太在乎你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啊,我也是喜欢他的,不然我早就报警了。”

马修默然。  

“啊,抱歉,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也许是我在学校太久没和同龄人说过话,所以好容易逮着一个就一股脑的发泄了。”

 

“不,不,不,”马修马上说:“我很能理解这种心情。”过了一会,马修忍不住的问道:“那个,您说您搬了三次家,最后一次转学您在有意避开伊万,为什么?您不喜欢他了吗?”

 

王瑶叹了口气,然后久久的看着窗外:“当然不是,不,应该说是我也不知道,”她抬起头,眼神流露出不安与困惑:“我喜欢他,喜欢到足以说是爱了。但心中却总有一丝不安,它始终挥之不去,它时不时对说我:‘我已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伊万最开始搬来我家隔壁的时候我才九岁,比伊万年长两岁,当时伊万的父母工作不太顺利,总是在吵架,也没多少时间管他,所以从小他的脾气就有些暴躁孤僻,我家的境况虽然要好些但我也没能有幸去做父母的娇娇女,我家的亲戚很多,我是长女,当大人们很忙的时候,我就是表弟表妹们的小保姆了,但我不在乎,我很喜欢照顾他们,他们也很乖很听话。而伊万是独子,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他的父母,每当我在后院和表弟妹们玩耍时,伊万就会很阴沉的盯着我们看,有几次还把表弟给吓哭了,再后来我邀请他和我们一块玩时,他就特拽的撇开脸或是直接进屋。再后来他就慢慢的,一次次的靠近了,先是从他家的台阶走下来,然后是站在马路旁的信号灯下,然后是趴在我家院子的篱笆上,最后才进院子。虽然他时常爱欺负我的表弟们,抢他们的玩具和点心,但对我的话倒是很听的,我也只当是多了一个弟弟。因为他的父母常常出差,那几年他几乎算是住在我们家里,说我们是家人也不为过。”

 

马修听的很认真,而王瑶突然笑起来,眼里带着忆起往昔美好的幸福:“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分别时的情景,当时我十二岁,父亲终于攒够钱在别的镇买一个小餐馆,搬家时我和伊万都哭的很惨,特别是伊万,他死死拽着我的裙子,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他还挡在爸爸的车前不让他开车,结果我们还是开车走了,伊万还追着车子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我真的很难受,难受的快要死了。两年后,伊万一家也搬来了,你应该可以想到我们再见面时有多高兴,不过那个时候我依然还是把他当做弟弟,再后来,再后来,”王瑶的微笑变得有些勉强,表情有些阴霾,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了;“然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又搬家了,这一次伊万很快又跟过来,而且是一个人,他在我们家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转到我的学校来上学,那时他十四岁,却很独立了,一个人倒也能将自己打理的很好。那时他的个头早就超过我了,力气也大过我了,哈哈,这是当然的了,我还曾一度感叹他没小时候可爱,可以任由我欺压了。那时他听了只是笑了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凝视让我变得不自在,我举手无措,在他的目光下我会变得很慌乱,伊万越来越英俊,从那个总是跟在我身后给我添乱的小鬼头变成了一个如此出众的男孩。他经过时姑娘们都会窃窃私语,看着她们痴迷的望着他的背影时,我会有股很狂躁的愤怒。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妒忌,从那以后,我对伊万的感情发生了变化,只要远远看着他,我的内心就会忍不住悸动,而伊万他自己也早就不把我再当‘姐姐’了。”

 

恋爱最初都是甜蜜的,但甜蜜过后被刻意忽略的问题就渐渐浮出水面了,王瑶脸上幸福的微笑渐渐变得苦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伊万就变了,他越来越专横,霸道,我被他管的死死的,他不许我同别的男孩说一句话,在热恋时,这样的独占欲还让我觉得很甜蜜,很虚荣。但到后来我觉得我慢慢的丧失了自己的判断,自己的主见,甚至是自己的人格。我的身份从他的姐姐变成了恋人,最后成了他的所属物,一个物件。人们说爱是伴随着牺牲的,为了伊万我甘愿,因为我爱他,现在也依然爱他。但是,因为他,我的四周几乎是真空的,除了他我几乎一无所有了。我越来越觉得压抑,我喘不过气来,我很累,也很……害怕。”

 

气氛变得很压抑了,马修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下,而王瑶突然笑起来,眼里闪着狡黠灵动的光采:“我还记得琼斯先生,他是个有趣的人。那天他在泳池挨了揍时我很愧疚。第二天我去找伊万的时候在门外听到了他对伊万的宣战,他是第一个敢反抗他的人,于是我想我的机会来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的报复伊万来弥补我的委屈了。早该有个人来整整伊万嚣张的气焰了。”   
王瑶笑的灿烂夺目,她拿过还被马修捏在手里的信,看也没看的随手把它夹进一本书里:“当然,要教训伊万光靠我一个人还不行,但我终于找到了帮手。请转告阿尔弗雷德先生,我愿意做他的舞会伴侣。”   
“您太过分了!您只是在利用阿尔!我决不答应!”刚刚对王瑶产生的好感消退了大半,马修想也没想冲着她大声嚷嚷起来。  
图书馆的其他人都朝他们这里望过来,马修这才发觉自己语气太过分,特别是对一位女士:“对不起,我刚刚太粗鲁了。”   
王瑶也从震惊中回过神,她看着马修的眼睛问:“您和琼斯先生是什么关系?”  
“耶,我,我是他的…他的堂兄。”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她垂下眼帘:“我承认我很卑鄙,我的确想利用您的堂弟来报复伊万。他对您来说一定很重要。您如实的告诉琼斯先生一切吧,我不介意。”王瑶起身整理好她的书准备离开。马修在她身后大声说:“那伊万先生呢?您不觉得对他太残忍了吗?”   

王瑶的身子突然停下,好半天才回过头,她的表情很落寞:“我爱伊万,伊万也爱我或者说他认为他那样是在爱我。这九年来他对我说过的最多一句话就是‘瑶,为什么你总是生气?我有你一个就满足了,你也应该和我一样才对。你也应该是除了我以外再不需要任何人才对!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行了。’但那不对,那不是爱。以前我们都是小孩子可以无所谓,但现在我们成人了。我很怕,我怕他会越来越极端,我怕有一天我会恨他。”她说完叹了口气,又换上一副轻松的样子:“但撇开一切不谈,我真的很高兴阿尔先生邀请我跳舞,毕竟他很英俊,可以满足任何一个女孩的虚荣心。” 

王瑶丢下一句俏皮话后离开了。   
  
马修的心里乱的要命,他终于替阿尔完成了任务,约到了‘黑美人’。但内心却更加落空了。王瑶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报复,但她却是真心的喜欢伊万,这一点马修一点也不怀疑。他也认为伊万爱着她,即便爱的方式不对。

 

他突然好羡慕他们。

 

其实刚刚对她的责备有些牵强。虽然说她是在‘利用’阿尔,可是反过来讲要说阿尔是真心喜欢她马修实在底气不足。虽然她是目前而言阿尔最花心思追求的一个,但绝大成分是为了让伊万好看,为了满足自己的胜利感,巩固他在学校风云人物的形象。与其说阿尔喜欢和他交往的姑娘不如说阿尔更爱着他自己,他的女伴都很漂亮,这让他感到很有面子。即便马修知道是这样,但每一次看到他和新女朋友亲热时,他都痛苦的想死去。  

最后,马修十分矛盾的拨通了阿尔的电话,他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告诉阿尔实情,他喜欢阿尔,他不能看着让他被人利用,被人愚弄,不管对方是谁。但对于王瑶,马修也想尽他所能的去帮助她,但那样的话他就等于背叛阿尔了。听到阿尔在电话的另一头激动的声音,马修的内心被苦涩吞没,他将要说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心中竟也升起类似报复的快意,这样恶毒的意志让马修很心惊,他慌忙关掉电话,趴在桌子上,午后的阳光很好,暖洋洋的,他闭上眼睛假寐,内心轰隆轰隆下着大暴雨。  

 

离冬季舞会不到一个月了……  

每年的舞会都会选举“舞会皇后”这早已是各个学校的传统,往年金发碧眼的白妞们早已让观众们有些审美疲劳,所以今年有很多深色皮肤,有拉丁美洲血统的美人成为了“皇后候选人”。但最后,异国情调有着黑发杏眼的王瑶成了杀出重围的黑马,她毫无悬念的拿到了绝大多数的选票,虽然她从来没有主动和人亲近过,显得有些冷冰冰,但每次她路过教室时留下的檀香味,像若有似无的手撩拨着年轻小伙子们的心神。而今年的另一个亮点就是这次的舞会国王有了两位旗鼓相当的候选人。他们的人气,选票,甚至赌资都不分高下......   
 
  
“听说了吗!?‘黑美人’答应琼斯做他的舞伴了!”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比利每天都在图书馆守着她,当时她就坐在他傍边,是他亲耳听到的。不过奇怪的是给‘黑美人’送信的人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那些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你真的肯定她答应啦?!该死,我还在伊万身上下了不少注呢!这下惨啦!”   
“哈哈哈,对我来说可是好消息,我赌琼斯能赢呢!”   
“…………”   
“……”   
“……”   
  
大家都讨论的沸沸扬扬,不到一个小时,中午图书馆发生的事传遍了整个学校。阿尔的人气瞬间飙升,以他下注的赌资几乎快像股票一样涨停了。阿尔听到消息后自然是兴奋的快飞上天了,骄傲、满足、自负、得意之类之类的正面情绪充满了胸腔,他像一个被打气打的不能再满的氢气球一样——快爆了。整整一天笑得见牙不见脸。人们仿佛可以在他身后看见飞舞的星条旗,而阿尔则穿着蓝色紧身衣,摆着超人归来的经典POES。  
  
而另一方面…… “

她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谣言当然也公平的传进了另一个竞争者的耳朵里,伊万听到流言后暴跳如雷,起先他仅仅以为这只是阿尔卑鄙的小伎俩,用来离间他们俩赢得比赛。他原本是不屑一顾,只是碰到了几个在谈论的学生心里很烦躁,把他们教训一通后也没有太在意。但‘谣言’却越传越大,到最后连伊万自己也不相信起来。他把谣言的最初散播者——中午所有在图书馆里和王瑶呆在一起的人全部抓来。逐一逼问是不是阿尔指使的。 ­  
 
那些可怜的学生们抖的像只兔子一样,心里哀叹人生是否就要在这里结束。东欧三人党抖动的频率和那群倒霉的‘碎嘴舌’们高度一致,虽然伊万经常发火但这么生气还是头一次。东欧三人党中的一个矮个子的已经吓昏了过去。另一个带眼睛的看起来很聪明的那个想了想,决定铤而走险。他向他的同伴交代了几句就偷偷溜出去了。   
 
“伊万,你又在干什么?”虽然在来的路上已经从爱德华那里了解了大致情况,但看到现场王瑶还是皱紧了眉头。  
那群孩子看着她的目光就像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王瑶的无奈更深,每次都是这样,从小到大从没有改变过,只要她稍微和别人靠近一点,伊万肯定会事后找别人麻烦。但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王瑶并不认识那群人中的任何一个,只是偶尔在图书馆遇见,有些眼熟。她看了看,里面没有马修的影子,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你把他们抓来是要干什么?”  
伊万看到王瑶后表情稍微缓和了点,笑着说:“没什么,瑶。只是想澄清一个可笑的误会,我又没有伤害他们,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还说没有,他们都在发抖!”王瑶忍不住发火。真是越来越出格了,那个笨蛋到底知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他的行为已经够得上非法拘禁了,他非要逼别人报警然后自己去蹲少年监狱吗?!   
伊万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声音也带了怒气:“瑶,为什么你总是为了些不相干的人冲我发火!而且这次我没有错!他们这些笨蛋居然造谣说你答应和那个白痴跳舞!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  
“不是造谣是事实,我确实接受了琼斯先生的邀请。”王瑶冷冷的回答,没有再看他。   
“你说…什么?!”伊万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声音都走调了。   
那群学生对能平安离开教室的可能完全绝望了,有的甚至开始闭上眼睛念祷文。王瑶看着他们被伊万欺负的可怜样,心里更加烦躁:“你们全都出去,这个野蛮人交给我。”   

就像得到上帝的赦令一般,那群孩子立刻向教室门口冲去,有几个路过她身边的人还小声的说着感激:“上帝保佑你,小姐。”他们一下子全都走得干干净净,这回再没有一个敢不怕死的留下来偷听了。伊万对他们的离开没有加以阻拦,这让王瑶稍微放心了点。教室里面只剩下她、伊万和那三个兄弟。   
“野蛮人吗?”伊万挑高眉毛,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似乎觉得一切都很有趣:“没想到你会这么形容我。”   
他的笑很成功的将刚刚清醒过来的莱维斯又吓得昏了过去,爱德华只感到后背发凉,他宁可让伊万揍一顿也不愿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还愣在这里发什么呆?等着我把你们扔出去吗?!”   
伊万虽然是对着他们三人在说话,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王瑶。王瑶还是没有看他,但也示意叫他们离开,爱德华有点迟疑,他不敢确定离开后她不会因为伊万的怒火而受到伤害。伊万看到他们还没有动静忍不住大吼:“都他妈的给我滚!”  
爱德华只好抱着莱维斯离开,托里斯担忧的走到她身边小声的说:“我们就在门外,王瑶,要是有什么事你立刻……”   
“谢谢你,托里斯。”王瑶笑着安慰他:“我不会有事的,你和他们先走吧。”   
托里斯很担心的看了她一眼后就和同伴一起离开了。  
伊万看到他们全都走后慢慢的走到她身前,尽量克制住自己让声音听着来正常:“好吧,你这次又怎么了,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家伙,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我最恨的人吗?!”  

王瑶的眼睛这时才看向伊万:“伊万,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舞会。我也希望我能玩的开心,我从没有阻止你和别人交朋友也没不让你和别的姑娘跳舞,所以希望你能公平点,让我能和你以外的人跳支舞。”  
“可你为什么偏偏选他!你大可以和托里斯他们跳啊!我并没有不许你和他们跳舞,但你要是和琼斯跳舞我就会成为全校的笑柄!这不是你所想像的仅仅是场舞会那么简单!”  
“这就只是一场舞会!但你却把它变成战场!我不是你的犯人,也不是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战利品。从以前开始你就这么霸道,但我开始要求我自己的权利时,你就什么都不听!我已经受够你这个样子了。”  
“受够我了…!?”等伊万消化完这句话后他的表情变的很古怪,扭曲的笑容渐渐扩大,最后大笑起来:“你终于肯说实话了,转校以来这么长时间你一直对我不理不睬原来早就想离开我了。快说啊?!你和他什么时候串通好的?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王瑶瞪大眼睛,一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伊万看到她这个样子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紧紧抓住她的胳膊,眼睛都在充血:“还不承认吗?你这该死的什么时候被那个一无是处的白痴勾去了魂!?你和他一直在看我笑话对吧?而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是谁在给你通风报信,快说啊!”   
王瑶愤怒的挣脱了他:“你简直就像疯子一样不可理喻!我没法和现在的你交谈下去!”   
“是谁让我成了疯子!?你说我关着你?好吧,荡妇,你爱去哪去哪!滚得越远越好!就跟着琼斯那白痴的屁股后面转吧!告诉你,我也一样早就腻味你了!” 
 
“啪!!!”  

王瑶全身都在颤抖,她用力的打了伊万一耳光后跑出了教室。   
  
门外的托里斯递上手绢,很体贴的没有问任何问题。爱德华和莱维斯看到她平安无事后不禁大舒一口气,但听到教室里面一阵巨大的砰砰磅磅的响声后又立刻担心起来。   

“现在别进去,”王瑶擦着眼睛:“进去了只会成他的出气筒,让他一个人待会吧。”  
托里斯他们当然不会冒这个险,小个子的莱维斯吓得又要哭了:“你不会真的要离开他吧,那以后谁来阻止他啊,除了你没人劝得了他的。”  
王瑶的眼神变的很黯淡,这时房间里面又传来一阵刺耳的巨响,听起来像是伊万砸碎了教室的玻璃窗。“看着他,实在不行就报警吧。”王瑶说完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托里斯看着她的背影,耳边还时刻传来砸东西的巨响,他觉得自己的胃病更严重了。    
  
除了伊万,教室里再没有一个东西是完整的。他站在满地碎片里,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搞得很狼狈,脸上被玻璃渣划破了些细小的伤口,手上更是惨不忍睹。被大块的玻璃割出条很深的口子,大滴的血往地上滴着,但伊万对此毫无感觉。被她打过的地方好像还在发烫,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生气的样子,那双眼睛喷出的火焰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    
接着她转身离开,长长的头发和她一起旋转,有几缕几乎要碰到他的手指。    
“我们分手吧,我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    
就在伊万想触碰它们时,她却说着残酷的话。   
于是等伊万再度清醒时,四周已经成了废墟。    
 

 

 

 

 

 

 

 

 

 

 

待续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