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看着你跳舞 (六)

第六支舞

  
他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我希望此刻自己已经死去。  
如果必须忍受这分离,
请记住,  
你要离开的人已被爱拴住。 
请记住,
  
我们送给阿芙洛狄特的礼物。­   
请记住,  
我们曾经分享的爱情。  
  
没了我们歌声的春天,  
没有树林会开出花朵…… 
 
马修几乎是跌跌撞撞的从他和阿尔合租的屋子里跑出来,他把最后一句话吼出口时眼睛都不敢去看阿尔的反应。但他感觉到了,他感觉到阿尔好像往后退了一步,于是他逃了出来,他再也呆不下去。阿尔会是什么表情?惊讶?厌恶?愤怒?无所谓,全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恨上他了。   
  
马修一直跑,跑到全身血管快要爆炸,跑到快要无法呼吸,然后继续跑。还好他什么也不知道。感谢上帝,还好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跑得气喘吁吁,靠着路边的大树庆幸的想。他将秘密隐藏的真好啊,阿尔一点也没发现!所以现在,至少现在,他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尊严。以后阿尔会怎么看他,马修都不会在乎了,因为他已经恨他了。阿尔怎么想都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玫瑰花的香气,  
马修抬起来了头,自嘲的笑起来。果然又跑到这里来了吗?好像每次受到伤害,自己都会下意识的来到这里。意识到这点后,马修有点难为情,本要推开花栏的手也停住了,他突然有点不敢去见弗朗西斯。马修看着在月下摇曳的玫瑰,它们真美啊,像被施了魔法般的美丽。  

这时弗朗西斯推开了房门,就像知道他站在门外一样。不过这一次他的手里多出了一件行李箱,他看见马修站在院子门口,起先有些吃惊但很快笑起来:“真是幸运,马修。我还正遗憾看不到你最后一面就要走了呢!看到你真好。” 

他要离开了,他真的要离开了。

 

马修觉得世界都疯掉了一样的天旋地转,耳朵嗡嗡作响,响声吵的他听不到弗朗西斯说的任何话。马修一直都知道他是要走的,却一直忽略了这个事实。即使他变卖了家具,卖掉了房子,卖掉了玫瑰园,马修都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真正离开的一天。而现在,他却站在那些艳丽的玫瑰丛中说自己要走了……马修的脑子乱成一团,天马行空的想着各种不着边际的事,他甚至看到玫瑰花全都活了,它们从土里拔出它们的脚,提着翠绿色的裙子在弗朗西斯身边旋转。马修明白了它们为什么今晚会格外的漂亮了,它们知道了自己的主人将要离开,所以尽情的开放,拼命的开放,让他记住它们最美的样子。

马修终于失去了他最后的庇护所。弗朗西斯像魔法一样的凭空出现,他使他觉得一切都会变的好起来。但魔法消失了,弗朗西斯也要走了。而一切没有变好,一切变得更糟,马修觉得他的世界彻底的塌陷了,眼泪就那样的流了出来。于是弗朗西斯的样子变的模糊了,不清晰了。可马修的声音却一点也不模糊,它们非常清晰,没有一点颤音,马修听见自己在说:  
“我喜欢弗朗西斯先生,我想和你一起走。”   

阿尔还是保持着马修离开时的站姿站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一脸梦游的样子。实际上他简直怀疑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他做的一场糟糕的,诡异透顶的白日梦。

“我是站着睡着了吗?”阿尔甚至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晚上6:45。他又不死心的走到马修的房间查看——里面没有人。他注意到了客厅里敞开的大门——因为冷风吹了进来。然后他想起来了,哦,对,马修是刚刚从哪里出去的。他和马修发吵架了,从来没有吵的这么厉害过。马修说他自己是同性恋者?!然后自己的反应呢?自己好像本能朝后面退了一步,然后马修又说了些话,他说他一直讨厌他,一直在恨他,然后他走了,他走的那么匆忙,那么着急,就像后面有怪物在追赶他一样。   

这不是在做梦,它是真的发生了。

“天啊!这个世界都他妈的怎么啦!”阿尔一下子倒在沙发上。马修是同性恋者,他的堂兄居然是同性恋者!这怎么可能!?而且他还喜欢上那个法国佬!那个奇怪的老男人!还有马修原来一直在恨他,而且从小到大都在恨他!为什么?!阿尔烦躁的抓着他的金发,他今晚过得实在是太刺激了点,他甚至分不清到底那个消息给他的冲击性更大点。  
  
昨晚上马修一直都没回来,这让阿尔有种复杂的放松感。他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堂兄。马修是同性恋者,马修喜欢弗朗西斯,马修从小就一直讨厌自己。噢,上帝啊!阿尔又开始抓他的头发了。   

阿尔一直神经质的盯着教室门,他知道马修肯定会来学校。整个早上,阿尔都过得战战兢兢,因为他还是没准备好。于是阿尔在焦虑和担心中渡过了一上午,然而马修没有来,马修没有来。阿尔庆幸之余的同时也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而且这种感觉开始慢慢占了上风,它们把阿尔的心脏填的满满的。马修不在他身边,阿尔一个人在树底下吃午餐,他嚼着汉堡包时第一次感到了难以排遣的寂寞。  

“阿尔,我可找到你拉!” 

阿尔瞬间回过头。是基尔和安东尼。但没有马修......  

他烦躁的又把头转了回去。   

“你这算什么态度啊!该死!枉我和安东尼还帮你四处打听来着....”  
“找到了吗?找到马修了吗?!马修来学校了吗!”阿尔又立刻激动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马修!关他什么事?!他今天没来吗?我说的是‘黑美人’!......”阿尔没等他说完,厌烦的背过身子躺到一边。基尔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喂!你听我说话啊!我们刚刚看见她在餐厅里吃午餐,真奇怪!以前她都是和伊万他们一起,要么就是一个人,但今天她竟然和其他人在一起吃饭。里面居然还有那个胆小的书呆子比利,他一直盯着她看!她和伊万分手后,那些高年级的都开始对她献殷勤了,他们以前可没有这个胆!喂~!你就不担心吗?!她好像和他们聊的很开心啊!”
担心?  
不,   
一点也不, 
阿尔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王瑶可能会和别的人重新交往,但他居然一点都不着急。他不是一直都想把她追到手的吗?为什么现在会对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觉得很厌烦。  
“喂!你说句话啊!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基尔和安东尼还在喋喋不休,但阿尔对这个话题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把外套搭在头上逃避八卦新闻。他们就没有发觉吗?马修不在呀!他们一直都是四个人在一起的,明明同班,可是他们俩都没有发现马修今天没有来学校!  
“喂~!阿尔弗雷德!我们可是把零花钱全都赌在你身上了,你可别让我和基尔失望啊!”   
“就是就是!不然可饶不了你哦!”基尔开玩笑的捶着阿尔的肩膀。  
  
赌!   
  
这个词像触电一样唤醒了阿尔的某些记忆:“对了,马修今年赌的谁?!”   
“耶?!”基尔和安东尼愣住了,他们马上各自尴尬的把视线移开,他们从没想到阿尔会突然问这个。   
“怎么啦?他难道没有赌我赢吗?!他在我身上压了多少?” 
基尔和安东尼更加尴尬,他们当然知道马修压的是谁,更知道他为什么压他,虽然是只是冤大头,不过连自己的兄弟都压自己的死对头会赢,实在是太悲惨了点。安东尼有些心虚的盯着基尔伯特,基尔伯特瞪了回去:“看什么!你照样有份!”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他拍了拍阿尔的肩膀做安慰状:“恩,那个,马修压的是伊万,还压了很多钱。诶诶,先冷静点,别激动!我们肯定他先是想压你的,不过我和尼奥.....”  
“那去年呢?”    
“诶?恩,哈哈哈~~~去年他压的是帅呆了的本大爷我!啊,我是说他真够意思....”基尔干笑着,有些被阿尔的目光吓到。 
“前年呢!?”  
“……” 
“……”   
“……” 
“……”   
结果盘问一直追溯到一年级!阿尔的脸越来越阴沉,一向乐天大条的安东尼奥也快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同时他们也很吃惊:一次都没有,马修居然一次都没有压自己的表弟会赢。
“喂,他真是你表兄吗?”大条的安东尼脱口而出。 
“闭嘴!你这个笨蛋!”基尔狠狠的给了安东尼一个暴栗:“阿尔,别往心里去,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呵呵,就好比这次一样,呵呵,这次其实是我和尼奥坑了他。耶,但我们也没每次都坑他啊,他为什么一次都……唔!”  
“你才要闭嘴!笨蛋!”安东尼狠狠捂住基尔的嘴:“喂!阿尔!你去哪?!”   

居然一次都没有!马修居然一次都没有压自己会赢!阿尔弗雷德这时已经完全忘了和马修的吵架。他的怒火就像夏威夷群岛的火山——爆发了!!!一次都没有!一次都没有!!!他飞快的往教室跑,他一定要好好的向马修问个清楚!   
“看见马修了吗!?”阿尔随手抓住一个男生的领子问道。  
“咳...你说谁啊!”  
“马修·威廉姆斯!” 
“从没听说过啊!?”  
“怎么可能!你这个白痴!他和我们一起上课快三年了!”阿尔愤怒的摇晃着那个倒霉蛋的衣领,都快把别人给提起来。   
“阿尔!快住手!” 
“琼斯!你疯了吗?!”  
基尔和安东尼慌慌张张的赶来把他俩分开,那个学生捂着自己的脖子立刻跑开了。阿尔非常激动,似乎还想冲上去揍他。基尔和安东尼一人拉着他的一条胳膊才把他稳住。   
“你今天怎么啦!嗑药了吗!?” 
“马修今天没有来啊,这还是你说的啊!!”  
阿尔立刻清醒了过来,对啊,他想起来啦,马修和他吵架了,而且从昨天下午起就一直没有回来。阿尔挣脱掉基尔他们的手,沉着脸离开。  
“喂!你又要去哪?!”安东尼冲着他大喊。  
“回家!” 
阿尔连一秒钟都没有耽搁的走掉了,留下基尔和安东尼不知所以的看着彼此。   
 
阿尔把车开到最大速度,还险些撞到另一辆车,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他被骗了,被出卖了!他一直认为马修说恨他只是气急了脱口而出,马修怎么会讨厌自己呢?阿尔甚至想过去道歉。如果见到了马修他一定会和他说清楚,就算马修真的是同志,他也绝不会用有色眼镜去看他,他们还是好朋友,好兄弟。他想跟他解释,昨晚他只是太吃惊了才会那样。但现在,阿尔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中,而这个谎言的名字就叫马修·威廉姆斯。他从小就和马修在一起,虽然马修存在感很微弱,还有点懦弱,但阿尔很喜欢他的表兄。安静的马修总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每当阿尔用他稀奇古怪的鬼点子整惨亚瑟时,马修会陪他一起受罚。每当阿尔被学校留下来补习时,功课全优的马修会帮他写作业。每当阿尔和一些和他一样的小恶霸打架时,马修会担心的站在一边。等小混混阿尔一身淤青的放倒最后一个对手时,他都会毫无例外的看到马修担忧和崇拜的脸,然后他会咧开带着破口的嘴自豪的笑道:“看到了吧?!马修!HERO可是战无不胜的!” 
 
他们升到初中后,阿尔就是历届舞会皇帝的神话保持者了。他跟本不会问马修赌的是谁,马修当然会赌自己赢!这是理所当然的!阿尔喜欢被人注视,被人崇拜,特别是被马修崇拜。每次击败竞争对手当上第一的滋味实在太好了。他搂着最漂亮的姑娘在舞池里跳舞,接受着其他男生嫉妒又崇拜的注目礼,那种感觉简直没法形容!每次阿尔都会看见坐在不起眼角落里的马修,他对他笑的有些模糊,也许是舞步节奏太快阿尔看不清楚。但阿尔知道马修肯定是在为自己高兴!阿尔一直怎么认为!阿尔从小到大一直在出风头,但比起其他所有人,阿尔更在意的是马修对自己的崇拜。他希望马修能一直一直跟着自己,为他着迷,为他自豪。 `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   
  
马修根本就不希望自己赢!他一直希望自己输掉!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杀了他!马修一直在欺骗自己!马修下注的人要么是他的死对头要么就是他最大的竞争者,他是真的一直想看自己的笑话,而自己却一直把他当做最信赖的人!  

真该死!   

阿尔回到家里,家里还是保持着昨天的样子,没有马修回来的迹象。阿尔沉默的等了一个钟头后又重新开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在来弗朗西斯家的路上,阿尔平静了很多。来的路上他是凭着一股冲动,但快到目的地时,阿尔反而有些忐忑了,要是马修不愿意见他怎么办…… 
然而阿尔谁都没碰到,弗朗西斯的院子闹哄哄的,一群工人正在把一些家具往家里搬。而花园里站着位像女主人一样的妇人,她正在那里颐指气使的指挥着工人干这干那。阿尔心理隐约有些不安,他下车向那个妇人打招呼:“您好,夫人,请问这屋子的前主人去了哪里?”  

那位夫人看着年轻英俊的阿尔,态度变得很亲切:“啊,你是指那位风趣的弗朗西斯先生吧,他已经搬走了,他把这个可爱的房子卖给了我,唉,真是可惜,我还很希望能和他坐邻居的....”  
“是的,我知道他把房子卖给您了,我是说您知道他去了那儿吗?他什么时候走的?” 
那位夫人没有为阿尔不礼貌的打断而生气,而是盯着他的脸笑着:“啊,是的。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和我丈夫最后一次去拜访他,他交付了钥匙。当时快下午7点了,弗朗西斯先生说他要搭乘9点的飞机,具体去那里我不知道。当时他很匆忙,给了我们钥匙后就拖着行李箱走了,哦,对了,看到你的脸我想起来了,当时还有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孩子站在院子外面等他,他们是一起离开的.....”  
  
那个女人后来说了些什么,阿尔完全听不到了。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好像全都涌到脑子里,头就快要爆炸一样。四周的空气被陡然抽干,阿尔第一次感到了窒息。   

马修已经走了,昨晚的飞机。   
他昨天就已经走了,和弗朗西斯一起……  
他已经走了。   
 
阿尔弗雷德后来是怎么把车开回家的,他一点印象也没有。和马修的吵架,对马修的愤怒他也完全忘得干干净净,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马修走了,他甚至什么也没带走,就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留下。为什么!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他就这么离开了!招呼也不打一声,完全不给自己反驳的机会,他去了那里也不知道,到那去找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在他心中一点分量都没有吗?他就这么讨厌自己吗?他怎么可以这么冷酷!  
  
阿尔一直呆在车里,他没有下车的力气,也没有勇气走进和马修一块生活的房子。那里到处是马修的痕迹,他似乎从没离开过。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自己!   
阿尔把头趴在方向盘上,肩膀不停的颤抖。  
  

**************************************************  
  
“那个王八蛋!居然到现在都没和我主动说话!是想和我死磕到底吗?!”王瑶狠狠的将抹布扔进堆满盘子的水槽里,全然不顾脏水溅满她全身。  
马修在一边擦着盘子,看着她的举动觉得好笑。  
  
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谁会想的到马修·透明姆斯会和人气最高的异国皇后一起在厨房的水槽边洗盘子。不过要不是那天正巧碰上了和叔父采购食材的王瑶,马修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是怎样。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叹生活的戏剧性。   
哎,那一天……  
  
“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马修说出这句话时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他都不敢睁眼睛,弗朗西斯先生会怎么想他?!但他是认真的,并不是在开玩笑。   
对面的人好像也呆住了,一时没反应,马修更加不敢抬头。弗朗西斯慢慢的走进,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抱歉,马修。看来我把一切都给搞砸了。”

 “……” 马修什么也没说,只是哭得更加厉害。   
  
之后汽车上了高速公路,往机场的方向开去。可当他离住过的小区越来越远,离阿尔越来越远时,马修又动摇了,他强迫自己盯着前面的玻璃,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也不敢回头,甚至不敢去看道路两旁的风景。仿佛只要稍微动一下,他就会后悔。他离阿尔越来越远了。 

马修唾弃自己的软弱,不是已经下决心了吗?不是已经恨阿尔了吗?不是已经做出选择了吗?现在什么都不要再想了!已经结束了! 
马修整理好心情,视野也重新看得清景象。他看到了弗朗西斯的眼睛,他一直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己。马修没有来由的一阵心虚,他露出一个不怎么成功的微笑给他,表示自己一切都很好。弗朗西斯看着马修,突然叹息的说道:“真像啊,你和她。就连你现在的犹豫也和当年的她如出一辙,她当时也是在为是不是要彻底离开我而痛苦。”  

马修震惊的看着他,弗朗西斯看着前面的路没有再看马修,他超过了一辆轿车,随后一手稳住方向盘一手取下脖子上的项链,将它递给马修:“打开看看。”   
马修打开了项链的袖珍相框扣,里面的女主人除了五官比马修要更为柔美外,简直和他一模一样。马修诧异的盯着照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弗朗西斯自顾自的说起来:“知道吗,马修。你像极了第一个和我表白的姑娘,无论外表和内在。而阿尔弗雷德简直就是我年轻时的翻版,我当时和他一样的自大愚蠢,看不到真正美丽的东西。我认为她的外表不够出众,就当机立断的拒绝了她。她很伤心但她没有放弃,而我当时真的是太蠢了,我做了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我深深的伤害了她。我后悔的要死,但我善良的天使没有放弃我!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只到那次车祸,她走了,而我却活了下来。我曾以为自己是被上帝所眷顾的人,因为我的天使没有离开我。但上帝是不会原谅伤害过天使的人,祂会给他们最残忍的惩罚,夺走他们以为到手的幸福,将他们永远推向地狱。我昏迷了两周后才听到她的死讯,接下来的6个月里,我躺在病床上什么也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诅咒上帝,诅咒祂的残忍。就像一个极端的异教徒,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在诅咒。既然让我品尝过美酒,又为什么要割掉我的舌头!既然让我看到风景,又为什么要弄瞎我的眼睛!”
  
弗朗西斯说道最后有点激动,车速也不知不觉被提快。马修还是接不上话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于是只好什么也不说。他们又超过一辆轿车后弗朗西斯也冷静了下来,车速也恢复到了正常范围。
  

“那一天,我在超市碰到你的时候,我简直以为她又活了过来。我在想,这是不是又是上帝给我开的一个残忍的玩笑?”  

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多钟头,马修和弗朗西斯只好坐在侯机大厅等着。弗朗西斯买了两杯咖啡,但他们谁都没有去喝一口。 
 

弗朗西斯继续说:“那天我没有立刻离开超市,我在后面悄悄的跟着你,呵呵,请原谅。因为你实在太像她了,我多想再见她一次,哪怕只是个和她长得很像的人。”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左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说:“我隔着玻璃门,只看到你的侧面。你的堂弟正和一个收银员聊天,他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脸,我只看到你抱着纸袋像傻瓜一样看着你表弟。你当时的表情真让人受不了,我觉得很难以置信,你的表情那么痛苦,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看到你难过就好像看到她难过一样,我不愿见她难过,所以我很快离开了哪里。第二天,我本来是打算离开的,我已经将一切委托给了经理人。我想着昨天的事就当做一场梦好了。但命运总是在作弄我,那天晚上你竟然会出现在我的玫瑰园里。我不得不再次诅咒上帝,祂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知道吗,马修,每次看到你,我都会特别痛苦,特别矛盾。只要看到你的脸,我就会想起我所失去的一切。”   

听到这里,马修的脸已经完全苍白,他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会怎么痛苦,我还一直都麻烦你......” 
弗朗西斯抚摸着他的头发,一点也不介意的笑着:“不要这样,实际上我还要感谢你。你来找我,你向我述说你的烦恼。我听着你们的故事,就像在看我年轻时的纪录片一样。在某种程度上,是你在拯救了我。我特别喜欢你,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喜欢。我非常想帮助你,你以前说过你认为自己很伪善,帮助王瑶只是为了自我满足,其实我也一样,也许我也是通过帮助你来让我暂时忘记我所失去的。能原谅我吗?”  
  
“请不要这么说,弗朗西斯先生一直以来帮了我这么多。”马修立刻说道,然后两人都没再说话,离登机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   
“你下决心了吗?和我一起走?”弗朗西斯问道。  
“恩,当然,当然....”   
“真的吗?”  
“真的......”  

 

离登机时间还有15分钟,弗朗西斯笑了起来:“马修,不要再勉强自己了,你走不了的。”   
“?!”马修惊讶的抬起头,他立刻对上了弗朗西斯的眼睛,那双蓝紫色的眼睛早就在注视他了,它们好像洞悉了一切。  
“离开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仅仅只是多买张机票。但你的心真的走的了吗?”   

马修在那双眼睛下无所遁形,他想直视它们,但他失败了,马修闭上眼睛。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是想着阿尔弗雷德?!随着登机时间越来越接近,阿尔的样子也越来越多的在脑海里放映。阿尔高兴的样子,阿尔嚣张的样子,阿尔发火的样子,阿尔吃瘪的样子,阿尔温柔的样子......弗朗西斯先生肯定早就发现了,他连自己都骗不了怎么可能骗得过他?!马修几乎快要绝望的哭了。  
 
离登机还有5分钟,候机厅的人已经快走光了,弗朗西斯也站起身来准备拖行李箱。马修也立刻跟着他起身。但弗朗西斯却一把把他按在椅子上,他的表情很严肃甚至是冷酷:“不要跟过来,你要是现在跟我走,总有一天你会恨我,更会恨自己。”仅仅只是一瞬间,那可怕的表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从不存在过:“当时,在我要绝望的时候,我的天使没有抛弃我。所以,我希望你也能给阿尔这个机会。”  
“我是真的喜欢弗朗西斯先生,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马修大声的说。

弗朗西斯笑了:“我知道,我也是。”他将马修的机票和一副钥匙递给他:“这个你留作纪念吧,我还有份礼物要送给你,本来以为碰不到你,于是拜托威尔斯夫妇替我保管。不过还好遇见了你,你亲自去取我会更高兴。”  

马修接过钥匙,他感到弗朗西斯俯下了身子,他闻到了他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接着他的脸颊感觉到了他嘴唇的触感。那个吻是那么轻柔又小心翼翼,而且它消失的是那样的快。 
“祝你好远,马修。”那是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弗朗西斯向工作人员出示了机票,然后过了安检门,走过过道,消失在拐角处。   
然后飞机起飞了,他走了......  
  
马修捏着机票和钥匙,内心的种种负面情绪快淹没了他,他恨阿尔,因为他的缘故让他无法和他一起走。但他更恨自己,他明白,自己已经伤害了另一个最重要的人。  
  
他在机场里一直呆到天明,也不知道再该到哪里去,他看着钥匙,想起了弗朗西斯临走时所说的礼物。于是他又回到了弗朗西斯家里。他一打开门,就明白了他所指的礼物是什么。它放在客厅的地板上,在他一进门第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上面还有一封信。 
 
马修打开那封信,漂亮流畅的花体字母跳进视线:  
 
马修:  
     
   (................   
    ................)  
    它见证了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在每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我和我深爱的人都会用它放音乐,随着美丽的旋律一起共舞到天明。我无法出售我重要的留声机,因为我估算不出回忆应付的价钱,所以我只能把它送给你。我相信你会有使用它的一天,肯定有一天,我会看见你们在跳舞。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  

王瑶又没去学校,她在帮她叔父一起采购过年的食材。  
“小瑶,都说了你可以不用跟过来的,家里已经请了帮手了。”  
“没事,家里人手不是还是不够吗?没关系的。”   
“可是总这样你的学业。”   
“没关系,从小到大我考过第二了吗?”  
“当然没有,当然没有。”   
车内的气氛太压抑了,她的叔父偷偷的擦了擦冷汗,最后决定孤注一掷:“小瑶啊,你和伊万的问题还没解决吗?” 

这话一说出口,车内的温度直逼绝对零度。她健硕的叔父再也不敢轻易开口了。王瑶一直看着车窗外面:回学校干什么,是看伊万那张蠢脸蛋还是看娜塔莉娅的漂亮脸蛋?哼,眼不见为净!

最近伊万正被上届的校花疯狂的追求着...... 

“乖乖,大白天见鬼了!小瑶你快看,有一台老式留声机在悬空漂浮!!!”

“什么?!”   

马修整晚没有睡,他第二天早早的就抱着留声机离开了弗朗西斯家。他知道今天会有新主人入住进来,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更不想跟他们撞见。于是问题来了,他现在该去哪儿呢?弗朗西斯走了,阿尔那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身上也没多少钱。马修小心翼翼的抱着留声机。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四处晃荡。难道从此要变成流浪汉露宿街头?他叹了口气,似乎所有倒霉事都被他撞上了。  
  
“那不是幽灵!是我同学!叔父快停车!嘿~~~~!马修!”   
于是马修·透明姆斯就这么被王瑶给‘捡’了回去。   

 

 

 

 

 

待续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