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看着你跳舞 (八)

舞会    (下)

 

 

 

王瑶打开礼盒,开心的连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看来她还是很想去舞会的啊。还装作一点兴趣也没有,马修在心里偷笑道。   
“马修,真不知道该怎样谢谢你。你的眼光真好。”  
“不应该谢谢我,应该谢谢伊万,礼服是他送的。”   
“是伊万...?”  
“对,不过这个颜色真艳丽呀。”马修说道。礼服的颜色是非常鲜艳的正红色,这种颜色很招摇,很夺人眼球。马修觉得她的性格应该会选些素雅的颜色。“恩,怎么啦?”见王瑶半天都没反应,马修问道:“你还好吧?”  
王瑶还是呆呆的,她喃喃的说:“他会选这个颜色,原来他还记得啊。”   
“这颜色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小的时候我曾经和他说过,在我们那儿,新娘的嫁衣就是这种颜色....”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么说,他是在求婚啰?”  
  
她收起衣服迅速的逃走了。  
  
有了南瓜教母的帮忙(姑且不论这位南瓜教母令人发指的恐怖程度),灰姑娘终于可以去参加舞会了。马修几乎和她一样期待明晚的舞会,他相信她和伊万的矛盾会化解的。而阿尔也没有染上毒瘾,他过的很不错。所以他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很好,到此为止一切都很好。

所以这一次,他可以离开了。马修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王瑶,他已经向她的叔父交了辞呈,结算了薪水。他已经买了去墨西哥的飞机票,明晚就要起飞.....
  
冬季舞会终于在所有人的期盼中到来了。当天晚上,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人气明星还是普通平民,漂亮的还是不起眼的,大家都十分认真的打扮自己,把自己最美最自信的一面展现出来。王瑶在镜子前最后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小湾和小香乖乖坐在一边,被姐姐的样子迷住了,认真的看着她打扮自己。而马修也在另一个房间里最后检查了自己的行李。他再一次确定留声机包的好好的,不会受到一点损坏后,舒了一口气。恩,全部都搞定了,没什么遗漏的了,不管是行李还是心情,他全部都整理好了,这一次他真的可以离开了。   

离起飞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马修决定最后一次去餐厅帮忙。王瑶的叔父十分舍不得他走的,健壮的老板擦着眼睛:“真是太可惜了,本来想以后让你入赘我家的。”马修嘴角抽搐,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瑶一身盛装的来厨房找人,果然找到了已经能很熟练的用锅铲抄菜的马修。  
“你来厨房干什么?你的裙子可是会毁了的。” 
“我还要问你呢!你现在还不去换身衣服,舞会都快开始了!”  
“我不去舞会呀。”  
“什么?!”  
厨房的杂音太大了,他们只好来到用餐区。马修笑着解释说:“昨晚我忘了和你说了,其实我昨天就已经辞职了,我买了机票,今晚的飞机。可惜欣赏不到你的舞姿了。”  
“这也太突然了,”王瑶皱着眉头,她确定对方没有开玩笑后问:“为什么突然要走?” 
“其实一点也不突然,我早就决定要离开了,只是上一次没有走成。”  
“是去找他吗?找那位弗朗西斯先生?”  
马修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弗朗西斯先生是我不可多得的朋友,遇到他是我一辈子的幸运,所以,只有他我是绝不会去找的。当初没和他一起走现在更不可能再去找他,那样对他太不公平,而且很自私。”  
“真的决定了,不后悔吗?”   
“恩,不后悔。也请你替我保守秘密到最后吧。”   
“在舞会上见不到你,阿尔弗雷德肯定会恨死我,我给了他一个假希望。我敢肯定他是真的喜欢你的。这点我敢保证。”  
马修笑得很缥缈:“我也喜欢他啊,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堂弟,但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 ­  
“.......” 
“什么时候的飞机?”  
“11点,还有4个小时。”  
“跟我来!”王瑶突然把他拉进餐厅中心的舞池,虽然餐厅舞池的面积比不上学校礼堂,但两个人跳舞也是绰绰有余。王瑶让服务生放了首曲子,马修听出了那是弗朗西斯的曲子,不知道还王瑶是在哪里找到的,然后她提起裙子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本来我早就打算在舞会上和你一起跳第一支舞,让你成为舞会的国王,让大家大吃一惊,让笨蛋阿尔妒火中烧。看来是不行了,不过这里我们一样可以跳。威廉姆斯先生,能有幸和您跳一支舞吗?”   
马修反应了过来,他大笑起来,马上鞠躬回礼:“当然,我荣幸之至。” 

暖橙色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在舞池里旋转,王瑶就像是弗朗西斯种的红玫瑰。客人和员工们微笑的看着他们,还有人在鼓掌。然后客人们也纷纷开始加入进来,每一个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的脸都是那么开心。马修看着一次次他们身边转过的身影,有些感慨:“原来舞会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它真的很让人快乐。”   
“是啊,可惜你不能和我去真正的舞会。”  
“不,这样已经很足够了,”马修笑着说:“在我离开前能参加一次这样的舞会,我的舞伴还是舞会皇后,我已经赚到了。谢谢你让我当了一次国王,现在我也有了吹牛的资本,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羡慕任何一个男孩了。”  
  

今年的冬季舞会看点十足,没有那一届的美人会像今年这么多。在舞会的一角,身穿深蓝色礼服的伊万和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的,穿着同色礼服的娜塔莉亚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样的颜色将他们东欧人特有的深邃五官,白皙皮肤和浅色发色越发的凸显出来,更是和他们冷傲的气质相得益彰。他们两个就像用冰雪做成的贵族一样精致漂亮,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压迫性的冷艳,让人不敢靠近。特别是娜塔莉亚小姐,她的服饰完全是为了配合伊万而量身定做的,所以他们看上去非常搭配,就像冰雪皇帝和冰雪皇后站在一起一样。伊万有些心不在焉,他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淡漠的态度和舞会的气氛格格不入。不管伊万走到哪娜塔莎小姐都像胶水一样紧紧黏着他,她狂热而执着的跟着她的偶像,用她冷艳而可怕的眼睛震慑住一切因为钦慕她(他)而想靠近搭讪的男男女女。而在舞会的另一角,气温就显得暖和多了。艳丽的红色礼服和友好的微笑让王瑶显得很有亲和力,她像火焰一样吸引着寻找光和温暖的飞蛾。   
“阿尔!你到底想在干嘛!”基尔和安东尼逮住了像苍蝇一样的乱窜的阿尔,他们简直快要气炸了:“舞会就快开始了,我们却到处都找不到你人!她在那里,你快点过去和她说话啊!你难道没有看见她身边围满了人吗?她要是选了别人跳第一支舞,我们就输了!”阿尔被抓住时脑袋还在四处张望,“喂!你在到处找什么?!”   
“我在找马修,你们看到他了吗?”阿尔的眼睛还在到处乱瞟。  
“马修?你不是说他回加拿大了吗?他又回来啦?”   
“......”阿尔说不出话来,他挣脱掉他们再次钻进人群里。当然,他今天也英俊极了。因为有心事而显得严肃的脸倒比平时他嬉皮笑脸乐天派的样子要更加帅气。一路上不少的姑娘和他搭讪,几乎每走几步他都会被一个或是几个姑娘拦下来,开始他还能赖着性子礼貌的和她们说上几句,到后来,他就直接从她们身边走开。阿尔没有功夫理她们,他在找马修。王瑶的话让他有了一丝希望,他太渴望见到那个熟悉的,模糊的快融进空气里的身影。他有种直觉,他觉得自己会在今天在舞会见到马修,这种感觉让他激动不已,他忍不住的用手按住自己的心脏。 

看着阿尔又跑的没影,安东尼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问:“怎么办?看来我们要输定了。”  
“哼哼,还好本大爷早有准备!”基尔得意得笑起来,他拿起一个光亮的可以当镜子照的不锈钢托盘,对着它整理了自己的刘海和领带:“我们不一定非要依靠阿尔,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去找她跳舞,其实我也为自己买了注,这回我可要大爆冷门了!放心吧,要是我赢了你输的钱本大爷会还给你。”   
安东尼奥诧异的盯着他:“你疯了吗?!伊万可在旁边盯着!你不要命了?!”  
基尔不屑的看着他:“别把我和你这没骨头的相提并论,我的祖先可是条顿骑士,我是骑士的后裔,绝不会向魔王屈服~~恩,你上哪去?”   
安东尼早就跑走了,他回头望着基尔坏笑:“真巧!那天我看你后也去给自己下了注!记着!白痴小鸟骑士,我的祖先可是海盗!放心吧,我要是赢了我也会把你输的钱还你的~~~~”   
“啊,你这个混蛋番茄!从小到大什么都爱和我争!她才不会理你这白痴!你就去碰艳后的钉子去吧!我的马克·安东尼!”基尔在他身后愤怒的叫着!他看见了安东尼通红的像番茄脸,他手抓着头发,笑的一脸白痴的和王瑶打招呼。

“哼!他要成功了我就帮他做一年的作业!”   
音乐开始响起了,基尔看见她点了头,然后他们一起步入舞池,他的下巴砸在了地上:“不会吧!他真成功了!这不可能!还好最后一句话那个番茄没听见!”     
马修看着时钟,舞会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王瑶今天的追求者肯定会不少,说真的,伊万和阿尔,谁会拔得头筹马修还真的没有底。不管怎样,他们肯定都会玩的很开心吧。   
  
安东尼的破冰行动成功之后,大家也有了勇气,不再畏惧伊万纷纷抢着邀请她跳舞。每一场舞下来她身边都立刻围满了人。阿尔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人们在舞池里快乐。他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观看舞会,这样的体现很少有,他从来是站下灯光下的,灯光找不到的地方会有什么他从不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享受舞会,那些没别邀请的女孩们和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同别人跳舞的男孩们,他们憔悴的站在黑暗里,痛苦而心碎。他们大多都是被自己归为“书呆子”,“怪胎”的人,阿尔第一次和他们这么近距离的站在一起。他们期望又失落的眼神让他知道了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无知和残忍。马修也是他们种的一员吧?答案是肯定的,每一次的舞会上,他在跳舞时,他在旋转时,他都会不经意的看到马修站在他们中间。每一次瞥到他,他都会对他微笑。天知道他是怎么能笑出来的!换做是他他肯定会受不了。想到这里,阿尔越来越害怕,马修真的还会回来吗?!他又再一次按住了自己上衣右侧的那个口袋。   

马修看了看时间,自己要出发了。王大叔拿出一瓶酒,说是按照他们那儿的风俗,送走亲人或是朋友都要喝酒的,这叫践行,可以交到好运保证旅途上事事顺利。马修不会喝酒,但更不会打击他的好意,他尝试的喝了一口,结果呛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

“哈哈哈,第一次喝都会这个样子,以后就会习惯了。”爽朗的叔父拍着他的后背,还是不死心道:“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做我的侄女婿?”   
“呵呵,我是真的很想,不过她的男朋友有枪啊。”马修干笑着。 
这时小香抱着一个比她人还大的白熊玩具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你的熊忘了。”  
“谢谢你,小小姐。我的记性真差啊,居然又把它给忘了。小香喜欢熊二郎先生吗?”   
小香的嘴嘟的鼓鼓的,最终还是点了下头。马修看着她把玩具抓的紧紧的,不由的笑起来,就算舍不得但还是把它还给自己的小香真是好孩子啊。他蹲下去和她平视:“但我是个很失职的主人,我总是会忘记熊先生,从今天起小香替我照顾它好吗?”  
小香点了下头,嘴角微微向上翘。   
“噢噢噢,真难得啊!这孩子很少在陌生人面前笑的,坦白说她在我面前都很少笑(泪),看来她很喜欢你啊!”叔父做最后的努力:“虽然侄女婿做不成,要不你留下来做小香的夫婿好了。” 
马修再一次被呛到了。   
  
 
舞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了,阿尔的期望被一点一点的剥落。这种软弱可怜的希望每脱落一份他的坚定就牢固一份。他对自己前段时间的颓废简直感到羞耻,现在他不再奢求马修回到自己身边,因为自己没这个资格。所以他决定自己去找,就算没有一点线索,就算要找到中东去,也要把他找回来。做出决定后阿尔不再多呆,因为这里对他来讲已经毫无意义了。离开前他打算和他的老对手伊万打声招呼。和他一样,伊万今晚也是被女人注视最多的人。和他一样,伊万整晚上也没跳一支舞。他同样也站在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舞池里的那团火焰。  
“拜托,你那种眼神是会把女人吓走的!”阿尔忍不住好心的提醒他。  
伊万看见他向自己走来,脸变的更阴沉了。   
阿尔撇撇嘴,决定大度点:“我说,我是来道歉的。很抱歉那天我在游泳池揍了你,很抱歉我说要抢你的女人。我已经说了,接不接受就是你的事了。”   
“那天是我揍了你。”  
“好吧,随你怎么说。”阿尔的嘴角有点抽搐,他决定更大度点:“反正现在我们谁也没赢,谁也没输。这样的结局也挺不错的。干脆交个朋友好了。我说,你就要这样站一晚上吗?不去请她跳舞可以吗?”  
“那么你呢?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不做舞会国王了?”   
“那头衔由别人来当也没什么不好。好了,我要去找我的舞伴了,只是他现在不在这儿,但这没什么,我会把他找回来的!哦,还有,你也可以出来了,不用躲了,我刚刚看见娜塔莎被她父亲接走了。” 
“........”  
  
马修回到他和阿尔的公寓。那张唱片还没有找到,这是他唯一在意的事。在离开前,他想在做最后一次努力。除此以外,他还想最后看一眼他和阿尔曾经生活的地方。

“自己还真是不干脆啊。”马修把钥匙插进门锁时自嘲的想。这一次,他直接进了阿尔的卧室,这个房子里里外外被他找了不下十次,只有阿尔的房间没有找了。他写字台有一个抽屉式带锁的,马修本能的感觉猜到那张唱片就在屉子里面,他不知道阿尔为什么要把它锁起来,也不愿思考这个问题。他犹豫了下,找了把铁钳砸开了柜子锁。柜子打开了,它果然在那里,终于找到了。他看到它被阿尔如此小心的藏起来,一时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他拿起它,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但马修不在给自己去探究的时间,它已经找到了,没有什么遗留的了,不是吗?他得离开了,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说道做到,他拿起唱片,拖着行李箱走到客厅。这时,门被人打开了——是阿尔,他回来了。 

为什么?现在舞会还没有结束?他为什么会回来? 马修惊呆了,大脑一片空白,连视野都变成花白一片,他看不淸客厅,也看不清对面的阿尔。  

阿尔也呆住了,马修回来了,现在就站在客厅里!自己是在做梦吗?!不!不!不!他不是在做梦!他拖着行李箱!马修回来啦!他比马修先一步反应过来,连声音都激动的走调了:“马修!你终于,终于回来了!”他立刻跑过去想拥抱他,但他的动作就被冻住了,冻伤他的不单仅仅是马修的眼神,更是他手上拿着的东西。  
马修手上拿着那张唱片,他找到它了。他曾经回来过好几次,但每一次阿尔都没有碰上他,阿尔知道他是在故意躲避他。阿尔也知道他在找它,所以才把它藏起来。只要他没找到它,他肯定会再回来,自己总会见到他。可他现在找到它了……   
  
他拖着行李不是回来了,而是要离开。   
  
马修现在也可以看清他了。今天他可真帅,他为什么会这么早回来?马修有些冷淡的想。他突然没有了现实感,眼前的阿尔就像一个幻影,他难道是在做梦?而马修的蓝眼睛一点温度也没有,他就像完全看不到他一样。让人窒息的沉默紧紧拽住了阿尔的心脏。   
  
他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我希望此刻自己已经死去。  
  
“.....你撬开了我的抽屉?”阿尔的声音很平静,眼里是不加掩饰的痛苦。   

还是要走吗?就真的这么想离开?   
  
舞会已经经行到尾声,王瑶趁着舞歇的功夫偷偷溜了出去。她快累坏了,整晚上她都在跳舞,没有一场停过。她的小腿现在都还发抖,脚后跟也肯定被那双漂亮的新鞋子磨破了。走出舞厅后,她再也没有力气去维持脸上的微笑,疲惫和难过击垮了她。整晚上她都在受罪,伊万虽然送她件礼服,可并没有邀请她跳舞,事实上他整晚都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娜塔莉亚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们看上去那么登对。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她后悔来这里。伊万分明是在看她的笑话,就连她身上穿的鲜红礼服也像羞辱的火焰灼烧着她。于是她每支舞都跳,无论谁的邀请她都答应。她用所有的力气支撑着自己的微笑,让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很开心。她像陷入绝境的战士,用最后的力气维护自己的自尊。看到伊万的脸越来越阴沉,她复仇的快感就越高涨。直到她发现了柱子后面的高大身影消失时,她才发现复仇的火焰已经烧尽,心里的失落如同潮汐将她湮没。她要示威的对象已经不在了,她也没有必要继续撑下去了。她突然没了气力,说了声抱歉就离开了还在跳舞的舞伴。她看到了托里斯正带着苦笑听着菲的使唤,菲一身粉红,显得非常可爱。恩,来看托里斯终于约到她了。她还看见莱维斯,他正紧张的等待严肃兄长的审核,瓦修目光锐利的打量他,看他是否真的配得上做自己的宝贝妹妹的舞伴。莱维斯平时很胆小,可他面对瓦修吓人的目光竟然没发抖也没逃走。好样的,莱维斯。加油!你只差一点就成功了。到此为止都不错,王瑶叹了口气,她到处都找不到伊万,也许他们真的就这样结束了。王瑶走出热闹的舞厅,她刚刚给叔父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学校接她,她不想在这里多呆下去。下楼梯时她差点被裙子绊倒,那双鞋子让她每走一步都痛的要死……她干脆蹬掉鞋子,光着一只脚踩在草坪上,冰凉的草坪立刻缓解了脚上的疼痛。她忍着痛发泄一样的把鞋子踢到一边,弯腰解开另一只做成藤蔓样子的鞋带。她稍微检查了下鞋跟,撇撇嘴,果然报废了。她提着鞋带走了几步,心里不断的在骂伊万是个混蛋。她抡起鞋子就要把它甩出去……   
  
“玩得不开心吗?瑶?”  
  

阿尔眼里的痛苦让马修有些慌乱。他稍微偏离了视线,终于开了口,让气氛不至于太过难熬:“你不应该把它藏起来,我会把维修费打你账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   
马修沉默了会儿重新拖起行李箱:“让开,我的飞机要晚点了”。   
阿尔立刻关上门,像小孩子一样赌在门前不让他走。  
  
如果必须忍受这分离,   
请记住,   
你要离开的人已被爱拴住。   
 
“你要去那里?”   
“....让开,这不关你的事。”   
“你是要去找弗朗西斯吗?!”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马修凶狠的向他吼着,他在这里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他根本不应该再回来。阿尔弗雷德是他人生最可怕的变数,他担心自己会动摇。他好不容易下决心,他害怕自己又走不了。 `|I
 
马修决绝的态度让阿尔很受伤,他将这份难受压了下去,慢慢从前胸口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他把它举在他面前:“那这个关不关我的事?” 
马修看到那张纸,他的脸都白了。他立刻去检查手里的信封,弗朗西斯珍藏的唱片多了条可怕的裂痕。但信不在那里!弗朗西斯留给他的祝福,不在里面。它在阿尔手里,他发现它了,他发现自己的秘密了.......  
送走弗朗西斯的那天晚上,马修在那封信的最后加上了自己的愿望——“阿尔,我一直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跳舞。”他写上去后就后悔了,虽然只写了一句话,但秘密还是有暴露的危险。最后马修还是没有扔掉它或者撕掉它,反正也没有其他人会看到这封信,自己的心情由弗朗西斯的祝福保护着,应该很安全。   
  
但阿尔已经知道一切了,他连卑微的最后的自尊也没有守住。  
马修紧紧捏着那张唱片,那个力度几乎快把它捏碎,他的脸色非常难看。阿尔很紧张,他知道那张唱片对他很重要,马修肯定气坏了,他蹩脚的解释道:“我很抱歉,我弄坏了它。我找了很多地方才请人把它修补好,我想买张新的还给你,但这张唱片太老了,到处都没有....”   
马修对他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一声不吭,沉默的把唱片重新装好。阿尔看着他的举动心惊肉跳:“马修,请不要生气,给我点时间。我肯定会找到一模一样的唱片给你。”  
马修还是不理他,他把行李从客厅拖到门口,生硬的说:“把它给我...”  
 
王瑶简直像条件反射一样的立刻摆出一副端庄的姿态,只是她现在正光着脚,一只鞋子还被她拿在手上,形象多多少少有些打折。而另一只被她在半分钟前一脚踹开的鞋,现在正握在伊万的手中。

“混蛋!姑奶奶我从小到大就这么一次乱扔垃圾,不带这么巧的就被人抓到现行吧!还是被那只笨熊抓到!到底还有没有天理?!”王瑶的脸红的要滴血了。她严阵以待,遵循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伊万看着她浑身炸毛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刚刚在舞会不是笑得很开心吗,怎么见了我就像只母豹,你就这么的讨厌我了吗?”   
王瑶被他说的一愣,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你今晚很风光,身边围满了人,整个晚上你都没理睬我一下....”伊万停了一下,他暧昧的笑着:“现在追求你的人不计其数,你现在不再需要我了吧?”  
“?!”   
 
  
阿尔从来没有看过马修这么愤怒的样子,他的眼睛都在充血,马修从来没有如此憎恨的看过一个人。阿尔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他要怎样做才能平息他的怒火?阿尔知道如果现在留不住他,那就没有第二个机会再留住他:“我绝对不会把它给你,也不会让你走,除非你承认它不是你写的。”   
马修的表情更愤怒了,以至于让阿尔产生了已经被他的怒火烧死的错觉。他一下子将它抢过来,捏成团:“你就是想嘲笑我吧!是,我承认它是我写的。但你放心,我现在已经非常非常后悔自己曾经有那念头了,抱歉让你感到难受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如果你还觉得不够解气,你也可以骂我一顿,或者揍我一顿都行,但你只有5分钟。骂完了就赶紧给我让开!”   
阿尔完全被马修的说辞惊呆了。为什么他会说这些话?为什么他会这样认为自己?自己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的不堪了吗?马修真的再也不相信他了吗?   
“什么叫我没有理你?是你一直没理我好不好!每次视线和你对上,你就一脸凶的要死的样子,怕你吓不走人是吧?!”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和别人跳舞!”  
“你不也一直和娜塔莉娅在一起吗?你们站在一起那么速配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   
这句酸溜溜的话让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整晚上的掩饰都毫无意义了。她已经将她的妒忌暴露无遗。伊万的眼睛瞬间点亮了,笑的无比的欠扁。他一下子把她抱起来原地转了圈:“你在吃醋吗?好高兴!”   
“...放手啊,快勒死了...”  
“我整晚上都没有跳一支舞呢,难得我还被选上国王的,这都是小瑶你的错,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真无耻啊,这么熊高马大的一个人还像小孩一样装可怜!   
“自找的,你身边不一直站着个大美女吗?为什么不和她跳?”  
“恩,想想看也是,娜塔莎的确很美,真遗憾啊,我当时怎么想的,啊!不要抓我头发啊!”   
伊万蹲下身子帮她把舞鞋穿好,礼堂也传来了最后一支舞曲。伊万听到后笑起来:“最后一支舞了呢!”他牵起她的手:“看着你和别人跳舞时,看着你离开我也能过得很快乐时,我真的很恐惧,我真的怕会失去你。你说的话我后来仔细想了一遍,我的确有些不对,我会试着改变,因为我爱你,而且希望能继续爱你,所以,能赏脸和我跳一支舞吗?”   
王瑶看着他手掌上结痂的伤口,闭上了眼睛:“笨蛋...”   
伊万有些受伤的看着她。王瑶不耐烦的抓住了他的手:“说你是笨蛋是因为你现在才邀请我!你不要每次都误解我的话啊!要是你再不请我跳舞我们就真的玩完啦!”   
“你真过分,太残忍了,你差点把我给吓死!” 
 
他抱住了她。  
  
  
“嘲笑你?上帝作证!我要是有一点点那样的想法,就让牠现在把我抓到地狱里去!”阿尔突然想起来什么:“你等等,千万不要离开。”他冲到屋外,从后车厢抱出一盒子又跑回客厅。马修疑惑的看着他的举动,他看到阿尔从纸盒子里抱出一台留声机,马修握紧了袖子,他不知道阿尔要干什么。  
“我在拍卖行里无意间发现了它,它虽然比不上弗朗西斯的那个漂亮,但它也挺棒的,我猜你会喜欢。马修,你知道我从小就不够聪明,我太蠢了,太自以为是,”阿尔说到一半,转身去看他,马修还是没有表情,阿尔没有因他的冷漠而退却。他拿走他的唱片,将把它放进机器里面,音乐从留声机里面流泻出面,指针刻过裂痕会有写杂音,但本身的旋律依然优美。   

阿尔整理好自己的礼服,他走到马修面前,做了一个十分正式的邀请姿势:“你的愿望恰巧也是我的愿望。马修,我喜欢你,能请你跳支舞吗?”   
马修看着他的脸,阿尔的表情很紧张,他是在害怕自己拒绝吗?阿尔的眼睛像湛蓝的海水,它们无比认真的看着他。马修觉得自己快被那片海洋淹没了,他闭上眼睛,喃喃的说:“舞会已经结束了....”  
阿尔紧张的看着他的反应,然后他自信的笑了,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马修,他们从小就在一起,所以阿尔能感到马修的冰冷防卫正在融化,阿尔说:“不,马修。我们的舞会才刚刚开始。”   

祈祷成真了,马修想着。

他握住了阿尔的手。  
 
如祈祷般闭上双眼的时候   
世界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即使如此也不要放弃希望  
竭尽全力去追求永远   
请回到我的身边   
因为舞会还在继续  
请回到我的身边   
因为我们还彼此深爱  

女士们,先生们,请找好自己的舞伴,舞会现在开始了。 

 

 

 

 

全文完(终于贴完了,累趴)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