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花之都 (花吐症梗) Chapter.01

(第一次尝试科幻未来向,估计有很多BUG,请多多包含XD)

 

 

这是一个被鲜花包围的城市,漫天的花瓣像人工雨一样飘洒在空中,铅灰色的天空一片艳红,美不胜收。但明明是如诗般美丽的景象却给人们带来了极度的惶恐,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深深的不安之中,没人知道这些数量庞大的花瓣们从何而来,它们凭空出现,仅仅只在一夜之间,城市几乎要被它们湮没。

 

要知道,这颗星球已经有近两个世纪没有出现“花”这种稀有的植物了……

 

 

人类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发起于地球上一个称作(或者说曾经称作)“英国”的小岛国上,原始的蒸汽动力机代替了更加原始落后的手工作坊。这是人类向科技文明迈出的历史性的一步,而代价就是穷人们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当然对另一个阶层的人来说,这点代价根本就微乎其微,可对失去土地的佃户们来说,他们的处境近乎于绝望,只得像奴隶一样为夺走他们土地的庄园主工作,换取微薄的报酬然后坎坷的活下去。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基础上的第二次革命,科技要比它的前身更为进步了,当然代价也更大了。如果说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代价仅仅只是一个小国的底层人民的不幸,那么这一次,不幸已经波及半个地球,第二次革命掀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战争,死伤的平民不计其数,变作奴隶的平民更是不计其数。古老的文明几乎遭遇灭顶的打击。

 

而第三次工业革命,它所涉及的范围就更大了,一些曾经只能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奇迹由科技的力量得以实现。各种神奇的发明横空出世:包括生命及遗传改造技术、时间与空间转换技术、新型能源与新型武器的革命……人类因智慧而得到的力量让他们变得自负,他们将自己视为新世纪的造物之神,因此他们变得毫无畏惧、毫无节制、毫无怜悯……

 

如果说人类的三次科技文明是建立在牺牲人文文明的基础上,那么第四次革命,人类连孕育自己的居所也一并失去了。那一颗美丽璀璨的蓝星,被人类誉为母星的地球,已经成为过去。如今的她只是一片任何生物都无法存活的残酷之地,她不再有厚厚的臭氧保护,所以水无法以液态的形式存在,她的地表环境极为恶劣极端,一半是极寒的冰原冻土,另一半被炙热的高辐射的沙漠所覆盖。她已经是颗死星。

 

 

亚瑟出生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之后,居住在Mβ—u501号人造卫星上,从宇宙空间站上观看它的外观,会发现它甚至比成为废星的地球还要荒芜,它是一个被超合金金属板覆盖的星球,球体表面还时不时闪烁着红红蓝蓝的光脉,那时电流经过时所形成的脉冲,大概是超高速磁悬浮列车刚刚经过。天上,电网像蛛丝蛛丝一样将整个天空包围。地下,在厚厚的金属板之下,各种线路像毛细血管般覆盖着整个星球。它是人类创造的三千多颗卫星中的其中一颗,和所有卫星的外观几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

 

而人类也早已不按地域,人种和血型划分。事实上,人类的繁殖都不再依靠母体的分娩,第四次工业革命以后,由于环境的破坏,人类的身体机能也大幅下降,能够自然受孕分娩的几率很小,而且这样诞生的人类多多少少会带有各种遗传疾病,寿命也不会太长。所以为了能更好的适应新环境,为了更大限度的存活,人类的繁衍开始由机器来完成,胚胎从诞生,发育到成熟,都是在人造子宫中完成。这种做法可以很有效的剔除一些遗传疾病,也免除了女性的生育痛苦和死亡率,算是双赢。

 

“这很怪!当然,我知道这是目前最好最理智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但人类不通过娘胎出生,那跟种出来的庄稼有什么区别。”

 

以前有空的时候,亚瑟都会和他的挚友王耀在一起偷偷的探讨旧世界的伦理观,他和王耀是少有的“怀旧派”。但如今,亚瑟却没有此等闲情雅致了,他惊恐的望着天空,看着天空中央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巨大魔法阵,阵心正发着幽蓝的光芒,而花瓣正是从那里飘来的。

 

“怎么会这样!快点消失!快消失啊!”

 

 

 

两年前,亚瑟被总部从别的卫星调回了自己的出生地。但故乡对亚瑟来讲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即便由于他的出身,他已经算是属于多愁善感那一型了。他到过的卫星所看过的“风景”几乎都一个样,甚至连他住的公寓都是,从这个卫星到另一个卫星,他的公寓内部设施结构都差不多,甚至让他有了种从未离开的错觉。

 

工作交接已经完毕,但明天他可以不去上班,公司允许他有一天的时间调整星际时差。但这让亚瑟犯难了,和所有人一样,他每天的行程像时钟一样被安排的严谨精准,而突然空出来的一天,让他不知道该干些甚么。他一次又一次询问机器管家,问有没有遗留的工作或是公司突然下发的新的工作,直到连机器都被问烦了:“您目前没有任何需要处理的文件,为什么您不去下酒吧消磨一下时光?”

 

亚瑟看到他的管家那张显示屏脸上露出一个生气的卡通形象,有些讪讪的,他的机器人管家已经生气了。亚瑟的机器人型号已经算是古董级的了,脾气可不大好。但是亚瑟觉得它很有趣,正方形的小脑袋,钳子一样的手臂。它的脸是蓝色的显示屏,上面总是显示一幅卡通的简笔画笑脸,表示它很开心。早期的“AI”可以扫描主人的面部表情来模拟情绪,所以它还有生气的脸和留着想逗号一样的“眼泪”的悲伤的脸。虽然现在的类人型机器管家越来越先进,外表也和真人几乎毫无区别,但亚瑟从没想过要买那种类型的“管家”,它们让他想起了他的上司路德维希,他是一个完美的人,无论长相和能力,即便是在基因改造后的新人类之中,他也是佼佼者,是完美的领袖。亚瑟很多次都怀疑路德维希就是机器人。

 

 

最后亚瑟听从了他的管家的建议出了门,但他没有去酒吧。在一群优秀的新人类之中,亚瑟只是个普通人,但他也很努力的混到了中层,但更高的地方他就不敢设想了,就他而言,他的顶点估计就到这儿了。啊,扯远了。像亚瑟这样的中层人员的身体都会经过一些改造,亚瑟虽然很排斥这些,但在路德维希的集权下,他的身体也做了最低限度的改造,他的胃里安装了新陈代谢增速仪,即便亚瑟喝的烂醉如泥,体内的酒精也会在十秒种内迅速代谢掉。这样才不会影响工作,路德维希一向深谋远虑。

 

所以去酒吧对亚瑟来讲纯粹是白花钱。

 

 

所以亚瑟最终选择站在他的家门口发呆……

 

 

这时他对面的电梯开了,走出一个人来……

 

 

 

待续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