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生活在别处 (二)

(即亚瑟作死害王耀回到1588年后,亚瑟已经在作死这条金光大道上昂首阔步,渐行渐远..............)

 

 

 

当天下午,亚瑟忙完了他大副的工作后,来到厨房找王耀,结果看见一众海盗们正乖乖的坐成一排削土豆皮和胡萝卜皮,还有几个海盗殷勤的立在王耀身后垂首等听吩咐,大木桶鲍比(前厨师)小心翼翼的拿着勺子搅动一锅子汤,然后又小心翼翼盛了一小碟递到王耀面前,而王耀,正矜贵倨傲的坐在椅子上,一副米其林总店首席厨师长带队一群见习小厨子小弟的强大气场。只见他略抬抬眼,伸手接了碟子,拿到唇边时,亚瑟就明显感到他的前厨师浑身紧张的颤抖,表情严肃得如临大敌。接着,王耀的眉毛略微皱了一下,亚瑟几乎可以看到前厨师的小心肝飞窜到他的嗓子眼了。而后,王耀点了下头,还附赠微笑鼓励一枚。亚瑟冷眼旁观他的前厨师一副幸福升天的摸样及另两个倒霉海盗辛苦支撑他同伴半吨位级的体重的惨样。

 

王耀看见了亚瑟,难得表情友善的说:“你来的正好,替我翻译下,汤的味道有点淡,要加点盐,不要加多了,只加半勺就行,我就懒得起身动了。哎,手把手教同一道菜教了20天终于勉强像可以入口了。”

 

亚瑟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个鬼啊!

 

短短几分钟,亚瑟已经偷偷咽下好几升血了,刚刚他在甲板上身兼数职忙的要死要活半天都看不见他的手下,结果他们竟然一个个都跑到王耀这里来伺候他了!以前怎么没见他们这么殷勤的服侍他!悲愤之余他也暗暗对王耀调教人的手段叹为观止。

 

“你傻站着干嘛?快点翻译啊!”

 

罪魁还在不明所以颐指气使,亚瑟心里一噎,几乎又快吐血,他深吸一口气,露出了毛骨悚然的微笑:“亲爱的,可以跟我上去一下吗?”

 

“不去!”王耀本能的否决。

 

亚瑟继续循循善诱:“亲爱的,不会耽误你太久。跟我上去,不然我当着他们的面干死你!”

 

王耀迫于淫|威,只得从了,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亚瑟扔进了海里……

 

亚瑟.柯克兰从来不是大度的人,看着他的水手们更喜欢王耀而不是自己,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怨恨的。

 

看着王耀在海里惊恐的划水惊叫,他一扫这一个月来被王耀压制殴打使唤的阴霾,心情变得好极了。见王耀在水里扑腾的没劲了,他才施施然爬下绳梯划着小船把王耀从水里捞上来。王耀爬在船上咳嗽,暂时没力气报复亚瑟。

 

亚瑟笑了:“呛水是学会游泳的第一步。”一边说一边划船,等小船里海盗船有了一段距离后,相信王耀也不会有太过激的举动。

 

果然,王耀缓过气后第一步就挥拳头了,亚瑟抢在他前面猛的晃了下船身,王耀一个没站稳差点又跌进水里,于是只得作罢,王耀气呼呼坐下:“你要干嘛?!”

 

“教你游泳,顺便约会。”亚瑟指了指脚边的水壶和小布袋:“晚餐我都带来了。”

 

王耀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在亚瑟极具威胁的微笑中又咽回嗓子里,王耀沉默了回,换了个说辞:“我们是不是离海盗船远了点。”

 

“不会,看得见就行,”亚瑟欣赏着夕阳,感慨道:“好久都没有这么平静放松了。”

 

那是你!王耀内心暗骂道,困在小船中的王耀心里十分紧张,他在海盗船上好几次看到了鲨鱼在船尾尾随,然后电影《大白鲨》又在他脑内上映了。

 

“回去吧!”天空开始暗淡,夕阳渐坠大海,王耀有些慌了。

 

看着王耀归心似箭的眼神亚瑟有些受伤,他还想多跟他单独呆一会,在海盗船上他们都很忙,更何况王耀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但是亚瑟还是遵从他的意愿开始把船划向海盗船(毕竟王耀貌似有很严重的深海恐惧症),突然,一个不大不小的海浪将小船向后推了一个船身的距离,紧接着又一个浪打过来,将他们推得更远,然后是越来越多的海浪,原本平静的海面变得起伏不断,暴雨就像爱情说来就来,立马遮天蔽日。

 

亚瑟放弃了划船,他和王耀抓紧船沿,身体平躺在船上尽可能的稳住中心,小船在风暴里几次险些翻了,大雨打在身上生痛,但他们无心理会,每一次船身倾斜时,亚瑟和王耀就改变位置偏移重心,他们异常配合,简直就像孪生子般默契。好在最后有惊无险,雨下了好几个小时后渐渐停了。亚瑟在雨势变小后拿出船上的两个木桶接雨水,未来会怎么样还是未知,他得以防万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