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花之都(花吐症梗) Chapter.02

(花之都剧情大翻盘,修改后会再次贴上来XD)

 

 

 

从电梯里出来的是一个高壮的白种人,身高目测快两米了,要高出亚瑟一个头来,而且块头十分健硕,让亚瑟不由得心生畏惧。而且,他长得相当出色,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么出众而让亚瑟印象深刻的人除了路德维希外,他是第二个了。精英深紫色的眼睛很随意的向亚瑟扫了过来,亚瑟就觉得自己像被冰峰做的矩阵碾压了一番。当然,精英并不是针对亚瑟或是他们有什么过节(开玩笑,不在一个层次的人会有交集吗),但他们与生俱来的气场与威压让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啊,果然是出身不同啊,有些东西真的是后天无论怎样努力都改变不了的。

 

亚瑟很识趣的转过头,打算回自己的公寓。同时也在心里哀叹,没想到会“有幸”和这样的人做邻居,光想想就感到心理负荷超重。在旧地球年历,类似的状况,比如说:站在云端的上层精英会和中层或者说是平民同住一栋大楼的情况是很罕见的。但在新宇宙年历里,这种情况变得很普遍,也因为人类价值观的改变,人们所追求的不再仅仅是彰显自己财富地位的土地,豪宅和珠宝。而精英们更是如此,他们追求的是秩序,是完美的规则,是更加形而上的抽象事物,而对自身的感官享乐倒不像旧世纪的人那么热衷了。

 

一想到这栋大楼里也许每一扇门后面住的全是完美的像机器人一般的人,亚瑟突然觉得瘆的慌,他突然觉得自己已被机械吞噬,自己不再是活人,他浑身血肉尽失,然后慢慢干枯缩拢,最后缩成一颗螺丝钉,然后被像路德维希或者眼前这样的人捏住,嵌在某个机械里,在他毁损前,他会永远的运作着。正当亚瑟还在胡思乱想时,一阵通讯的杂音响起,亚瑟看到一个一尺长的立体投影浮在精英的面前,那个投影人毕恭毕敬的对精英说道:“布拉金斯基先生,您指定的最新型类人型管家机器人已经送到您府上。”

 

“让它上来吧,会有人签收。”精英语气有些不耐烦,他刚才正要校队指纹时被部下打断,于是心情有些不好,唔,看来是个脾气很差的家伙。亚瑟小心的朝精英那边望去,他看了精英的家离他隔了三个住户,心里略有些安慰,还好不紧挨着。除此之外,亚瑟也对精英的人型管家很感兴趣,他很看看,像他这一类的人会用什么型号的“管家”。

 

电梯很快又开了,亚瑟看到了来的“人”后,忍不住在心底惊叹:现在的类人型科技已经这么发达了呀!它制作的多么自然啊,简直和真人没什么区别了!然后亚瑟又悄悄取笑了下精英人士的品味:哼,原来他是个恋|||童|||癖!

 

由基因改造后的人类大多都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容貌出色。所以渐渐,美丑的界限日益模糊,因为大家全都是高大漂亮的。而私人制定的管家机器人则会根据顾客的喜好而千差万别,他们会根据顾客的要求来制定机器人的性别,身高,胖瘦,人||种,肤色,发色,瞳色甚至是体味等等。到最后反倒是人类像统一量产的机器人而机器人更像是形形色色的人类。

 

啊,又扯远了。

 

亚瑟瞬也不瞬的盯着别人的机器管家看,这样的机会很难得。眼前的机器人一看就是自己无法消费的起的高级货。这样的高性能人型机器人别说碰到,就是看到的机会都很少。因为市面上根本就不会发行,只有最上层的精英才有权限制定。

 

它的外观是按照旧地球年历的亚细亚人种为参数制作的,它的脸精致秀美,轮廓柔和,具有很明显的东方血统特征。身材也不高大,不,应该说是很纤细瘦小,和它的主人站在一起,对比简直太强烈了,就像一只云雀和一头熊站在一起。它的头发乌黑笔直,束成一缕搭在肩上。穿着黑色的制服,手里捧着一个纸盒,慢慢走到它主人身边。亚瑟一时分别不出它设定的性别,但这无所谓,对机器人来说性别本来就是多余的,况且它已经是那么的美好了。它看起来“年纪”不大,结合它的身高,它更像是“孩子”。

 

所以亚瑟才会嘲笑他的邻居是恋|||童|||癖!

 

硬要说的话,它唯一的不自然就是它的瞳色了,它是金色的,这种瞳色很少有,一般只存在在动物身上,而且在地球年历里,亚细亚人种的瞳色也没有金色的,不过如果是它主人的喜好设定的,那亚瑟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刚刚看时有些违和,不过看习惯后倒也过得去,特别是和它全身黑衣相对比,它的金瞳倒有了一丝超自然的美。

 

精英让了点位置给他的管家,接着管家站在门前让光脉扫描它的眼睛,接着是它的手掌,看来主人正在给它设置进出他居室的权限。它将所有数据输入后,它的主人满意的点点头,那让人害怕的眼神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甚至是有些宠溺的说道:“好了,以后这儿就是你的新家了,小猫。”

 

它抱着纸盒,一脸漠然,对此毫无反应。精英疑惑的弯下腰,皱着眉头看了它几秒,然后恍然大悟:“哦,对了,我还没帮你设定好。算了,先进去吧。”

 

正当他们要进屋时,精英的立体投影又出现了,但这次的投影受到干扰影像很扭曲,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布拉金斯基先生……实验室,实验室……出状况了,请快……”

 

那位布拉金斯基先生立刻丢下他的管家朝电梯大步走去,感应门见人迟迟没进来又立刻关闭了。它留在走道里,还保持着目送主人的姿势。亚瑟见状后立刻走过来,这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啊!他终于可以好好看看它了!

 

而它看见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亚瑟,也是吃了一惊,本能的后退了一步。亚瑟将它的反应看在眼里,再次感叹:它的情景反应太出色了,面部表情也是如此的生动自然。虽然亚瑟对类人型机器人并不太热衷,但也多多少少有所了解。现在的类人型机器人已经发展到了第四代,有些科学家表示要开发出拥有“灵魂”的第五代智能机器人。亚瑟看着它,它的反应明显是拥有自我意识的,难道那种机器人已经制造出来啦?亚瑟回忆那位布拉金斯基先生,那位先生的服饰一看就是高层人员,而且亚瑟也注意到了他的袖章和领口的扣章,它是生命工程的标示。那么眼前的这个“管家”,很可能就是他们公司最新研发出的机器人,甚至很可能它就是布拉金斯基本人制作的。

 

想到这里,亚瑟仔细的看向它的眼睛,一般机器人公司都会把自己的商标刻在机器人的眼膜上,亚瑟想知道它到底是那个公司研发的,他大致算了下自己的存款,这种级别的咬咬牙应该也勉强买得起。但它的眼睛不停得晃动,亚瑟一时找不到它的编号和商标。

 

“别动。”亚瑟直接捧住它的脸,他将脸挨的更近,好看得更清楚点。

 

一碰到它的皮肤,亚瑟又被震了下,因为手感太真实了,它们细腻温暖,比真的还要真。它的表情也变得愤怒和不安,眼眶隐隐有了水光,而且从鼻子里呼出的气体变得湿重,亚瑟甚至隐隐听到它的心跳。

 

它真是太完美了,简直不可思议!

 

亚瑟看过第五代的人型机器人的设计理念,它就是作为伴侣设计的,而且它可以说是半个生命体,因为皮肤和部分脏器是由克隆得来的,为了让它更好的陪伴主人,相比单纯的打扫机器人,它们多了很多无用的器官。它们安装了体温恒感器,呼吸气囊,人工心脏,电子胃。一切的一切,只为了让它们更像人,它们能通过情景反应来模拟面部表情和情绪,甚至情绪激动时,眼睛会分泌泪水(当然流出的只是普通的生理盐水但模仿眼泪已经足够了。)它们可以陪你聊天,和你说话,陪你哭,陪你笑。仿真皮肤、体温恒感器、呼吸气囊和人工心脏,则会让你在触摸它们时,可以感受它们的体温,它们的呼吸甚至是心跳。它们还可以陪你一起享用晚餐,当然食物并不会被它们吸收,而是在电子胃袋里打碎并真空压缩最后排出。当然了,为了让它们的主人有最完美的终极感官体验,它们还会安装一个最不需要的器官——性|器|官。

 

想到最后一点,亚瑟不仅有些脸红,也有些沮丧,因为自己不是它的主人,而它身上并没有任何商标,这就表明了它是特殊的,也是绝无仅有的,它是科研家自己为自己制作的。回想那位布拉金斯基先生对它的态度,想到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的最终用途,亚瑟心里一时接受不了,他内心一阵烦躁,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是怎么了,

 

但他知道自己此刻最想做什么,那就是——带它回家。

 

 

 

 

待续(千万别吞千万别吞千万别吞)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