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忍者信条 (六)

 

 

第六章

 

 

火核被那几个族兄族弟闹腾的几乎整晚没睡,眼看屋外天光渐亮,纸门也隐隐发青,反倒是没了睡意。他索性静坐运气了片刻,便起身洗漱。顺手帮团在一起熟睡的秋津治平盖好被子后就出门了。

 

这个时候,泉奈大人大概已经开始晨间修行了,去看看他吧。

 

宇智波做为忍界第一大族,族长的宅院规模、建筑风格装修品味乃至选址风水等等都不输于贵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火核步行到族长的宅府,与门口负责护卫的族人言语了几句,便进了门,行至院中,早已有两个仆妇恭候,她们一边引着火核穿过层层院落,一边与他说笑:

“今年可真冷啊。”

“可不是,都快三月了,河面的冰都还没融化啊。”

 

今年的确很冷,往年也一样,但再怎么冷,这里也绝对不会灌进一丝冷风。从进了中院起,整个院落都被罩进了结界里,这个结界不单单只是防御用,它的72个支点都附有宇智波斑亲手制作的火焰符。火核开了写轮眼,果然看见天空中,结界支点的方位有红色的火属性内力隐隐在流动,族长大人强大而温暖的力量便通过符咒源源不断的给这个小天地供暖。

 

到了内院,那两名仆妇便笑着止步了,从这里开始,便是她们不能涉足之地了。然,又有两位艳丽的族姐在那里等着火核,火核随她们走上蜿蜒游廊,游廊两侧的锦葵与琼花误以为春到,正开得娇艳繁茂,四处都是馥郁的花香。越往里走,就越暖和,越靠近泉奈的住处,结界防御的等级就越高。

 

这要是踏错一步,触碰了机关,就会被族长当做贼人烧死吧……

 

族姐带火核来到一间雅厅,知道他还未吃早饭,便端来了寿司卷,刺身和味增汤,火核来了很多次,与这位族姐也混熟了便不和她客气,来拿便吃。火核吃饱后,族姐笑嘻嘻的端走食盘,退下了。接着,又来了两位更俏丽的族妹,穿着更加体面的和服,引着火核继续往里走。

 

火核兜兜转转走了一路,虽然来过很多次,但每次他都不禁感慨起族长的实力宠弟。

 

终于来到了阵心!哦,不,是泉奈的房间,一进屋,熏熏暖意扑面来,满眼翠屏锦幔,奢华无比。屋内铺着厚厚的野兽毛毡,屋子中央摆着精致黄铜大暖炉,正烧着混有香料的精炭。这屋子与街上的温差实在是太大,火核饶是身强力壮的忍者,都忍不住快感冒流鼻水了。屋内还有两个漂亮族妹正在收拾屋子,一个往桌子上摆放精致点心和鲜果,另一个在整理泉奈看过的传记和卷轴。

 

“泉奈大人呢?”

“一早起来就在花园的樱树下练剑了。”

“啊,那我们快去看看吧!”

“走,去看看!”

 

四位族妹像四只春燕飞出了屋子,将火核完全无视,火核无奈的笑笑,也跟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千重樱下,一个身穿雪白狩衣的少年习剑的身影。其实泉奈的兵器是刀,但刀身极为纤细锋利,说是剑也不为过,他正在练习宇智波斑教他的刀法。

 

每次看到泉奈,火核就觉得即使族长再如何宠爱也不过分。

 

粉樱树下,白衣少年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习剑的身姿似舞蹈般优美。剑气如虹,引得落英缤纷,此情此景似画卷般美好。族妹们早就看痴了,拿着水盆布巾立在一旁吃吃的笑着。火核看着那几个族妹,她们芳龄15,与泉奈一般大,真是豆蔻年华,且皆是族内品貌天赋数一数二的妙人儿。族长将这群妹子赶到泉奈身边,其野心昭然若揭,就是想让他们从小培养感情,在泉奈17岁成人礼时从她们中选一位做妻子吧。忍者不同与贵族平民,讲究那些男女之大防,与其和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结婚,还是和青梅竹马,感情牢固的妹子结婚比较靠谱,幸福的婚姻生活也比较有保障。

 

为了泉奈,斑大人真是操碎了心,真是好哥哥呀!

 

火核正放飞脑洞,那厢的泉奈已经晨练结束。一位族妹羞涩的准备给他送毛巾,火核起了坏心,想戏弄下族妹,便抢在她前面夺了毛巾向泉奈走去。火核无视身后族妹丢来的眼刀,将毛巾抖开吧嗒一下盖在了泉奈的脑袋上,泉奈正背对着他,被吓了一跳:“哥哥?!”

泉奈拿下毛巾一回头,看到了笑得像狐狸一样的火核。

“啊,火核大哥!”

 

啊啊,被晨光般的笑容治愈了。火核满满的幸福感,一夜未睡的疲惫和最近的闹心都消散了不少。

 

泉奈看到火核很开心,因为他与外界的联系只有靠火核。宇智波斑从来不跟他讲族里的事,也不许其他人向泉奈提起。一方面不想让弟弟担心,另一方面也存有在弟弟面前树立高大威严无所不能的厉害哥哥形象的小心思。在斑眼里,泉奈永远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而火核与斑、泉奈从小熟识,也一同经历了宇智波内部权利倾轧,动荡黑暗的岁月。斑的家人在那个时候死的只剩下泉奈一人,所以对于斑对待泉奈近乎病态的护犊之情,火核表示多少能理解。

 

在火核眼里,泉奈也是孩子,但也是铁定的下任族长,不能一直以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他。总不能让他长大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的就继承族位吧,那让他以后怎么服众?要是斑不在了,他也不在了,那他以后该怎么办?

 

所以火核对斑的命令阳奉阴违,总是将族里的情况和外面的趣事告诉泉奈,遇到了问题也会偷偷找泉奈商议,泉奈也很高兴火核如此看重他,通过火核,族中的大小事物他都了如指掌,一些消息他甚至比自己的哥哥还灵通。在火核的帮助下,他也能暗暗的为族里出份力,替哥哥帮下忙,泉奈很开心。于是火核在泉奈心里,地位仅次于宇智波斑。

 

“原来如此,族里最近竟出了这么多事。”泉奈一手支着下巴,皱眉道:“这次的行动也是你说的那个千手扉间策划的吗?”

“千手扉间是否是这次事件的策划人还未核实清楚,但这种事最近发生的太过频繁且多在闹市,众口悠悠,对我们一族的声誉很是影响,而且那些受害的族兄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总是感觉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现在大多处于家里蹲的状况。”

“呲,该死的千手!”泉奈峨眉蹙得更深,道:“族兄弟也是,这样的心理素质以后怎么帮助哥哥!火核,你去叫族医看看他们,赶紧让他们振作起来!一直窝在家里不更显得我们宇智波理亏吗?!要家里蹲也要把千手给我揍趴了再蹲!”

泉奈发顿火后,理智也迅速归位,和火核商量到:“据你的形容,族兄弟大多是在落单的时候被千手袭击。以后族人不可以再单独行动,以三人为一小组出行,其中至少要有一位族人是开眼的,最好能有一位感知型忍者,感知型忍者发现千手,再由开眼的族人将他控制住,这样就能在千手诽谤前先发制人。最好能套点千手的情报,反将他们一军。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火核点头称赞,泉奈的头脑远超其他族人,他的刀法忍术也日益精进。也只有斑才会看不到他的成长吧。

 

泉奈将火核送到花园门口,歉意的笑了笑,他不能再往前一步了,再往前一步,就会触碰机关,而斑也会迅速赶来。其实凭泉奈现在的力量,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破结界,但他不会。在泉奈十三岁的时候,结界远没有今天这么复杂,有一次泉奈跑出了内院,还没跑出宅府大门,宇智波斑就赶回来了,并且深受重伤。当时斑正在出任务,感应到结界被破坏了,以为泉奈出事了,吓得分了心,被敌人砍了一刀,砍得极重,差点把命给交代了。从此泉奈再也不敢走出内院了,这一关就是三年。

爱永远是最强大的枷锁。

 

在火核还能直呼斑的名字的那段岁月,斑时常跟火核提起以后要在能俯览一切的地方盖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将弟弟保护起来。那时斑刚刚失去家人没多久,现在斑做到了,也做过了……火核曾经提了下,差点被暴怒的神经质的斑给烤熟了。从此火核只能等待时机,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精美的庭院,发现泉奈竟还站在那里,身形落寞,眼里无限期羡。

 

火核鼻子一酸,暗自发誓:泉奈大人,请再忍耐一下吧,马上,马上您就可以出来啦!

 

 

 

待续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