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二)

章二

 

亚瑟很久都没在海里游泳了,不过这点距离对他而言还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海滩上除了他们就没别人了。亚瑟也不可能再变出个游艇来,他一边游一边在想找个什么理由能名正言顺的登船,然后分开他们,最好还能将伊万遣返回国。穿着衣服游泳是件很消耗体力的事,亚瑟顺着船沿的扶梯爬到夹板上时几乎站不起来了。但他不想在伊万面前显得太弱逼,强撑着颜面去敲门。

 

没人应。

 

亚瑟又敲,还是没人应。亚瑟觉得不对劲,直接踹开了门。结果和他猜想的一样,亚瑟找遍了船上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他们。除了亚瑟,船上一个人都没有,这不可能啊!他明明看着他们把船开到这里的!这是搞什么鬼?现实版的幽灵船吗?还是王耀和伊万在故意整他?!正在他胡乱猜想时,船身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一个漆黑的人影从水里冒出来,亚瑟头皮都有点发麻了,那个人影看到亚瑟时也吃了一惊,他摘下面罩,原来是王耀。他顺着梯子爬上来,看着一身湿衣的亚瑟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王耀穿着潜水服,原来他们都在潜水,怪不得刚才船上没人的。

“你家的工作人员在饭店找不到你的人来联系我,我恰巧在这附近,看到你在游艇上,见你迟迟不上岸又打不通电话,我怕你出意外但现在又租不到别的游艇,只好游过来看看。”

王耀冷笑了一声,一副“你就继续编吧”的表情看他:“啊,真是多谢了,但我不是一个人。你不用担心。”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亚瑟在心中咆哮道。

“而且”,王耀继续说道:“我的家人知道我和谁在一起,我觉得他们现在应该不会找我的,更不会麻烦你来‘找我’。”

见谎言被拆穿,亚瑟一阵尴尬。但他还是不解:“你们在干嘛?伊万呢?”

“你不是看到了吗?在潜水啊。”

“我当然知道你们在潜水,你们是疯了吗?在这个时间,这个气候去潜水!?是想找死吗?!这么晚,别说海面上都漆黑一片,你即使有探照灯在海底根本照不到多远!且不说海面下水流有多急,单说现在的温度,很容易会冻的脚抽筋,要是潜水装置出了故障,你根本浮都浮不起来。”

“别激动,这只是个试胆游戏,我们知道分寸的。”

“是伊万提出来的吧,他说的你就听,他要发疯你也跟着一起疯,从以前就这样。如果他今天想淹死在海里,你也会和他一起吗?!”

“然后呢?你会来救我吗?我可没有求你来帮忙。”

亚瑟被呛后,冷哼一声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后,他又开口:“不是说明早就要走吗?这么晚了现在可赶不回市区,搭不上飞机啰。”

王耀看了他一眼又将头转到一边,谈谈的说:“我撒谎了,跟家里那些人我撒了另外一个谎。放心,不是为了什么阴谋。只是想能有些私人时间和朋友聚聚,我们一般很少能见面,就算见面了不是开会就是开会。我和他只是想能仅仅作为个人来见面。”

亚瑟听了很不是滋味,其实这次的会议能开在自己家他是做了很多努力的,虽然在别人看来他得了不少实惠,签下很多大单,但那是他的政/府关心的。他作为亚瑟个“人”所希望得到的……现在看来真算是个笑话了。

 

王耀走进船舱去换潜水服,亚瑟的目光随着他进了房间,王耀随手带了下舱门,门没有关上,亚瑟从缝隙中看见王耀伸手拉下背后的拉链,露出了光裸的背,随着他剥下潜水衣的动作,他暴露的身体也越来越多,后腰,臀部,小腿,他整个身子终于从黑色的皮革中解放,然后他很快套了件白色T恤和休闲短裤,在他出来的瞬间亚瑟立刻调过头,王耀看到亚瑟低着头,脸红得很厉害,随口问了句:“你怎么了?该不会着凉了吧?”然后他看了看腕表,伊万潜水的时间有点长了,王耀的表情开始有些担忧。亚瑟看在眼里,没好气的说:“放心吧,那个不能用理智来看待的家伙没那么容易死,说不定我们都死了他都不会死。”

王耀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亚瑟心中更加气闷,现在是鲨鱼繁殖的季节,虽然近海碰到它们的几率不太大,但亚瑟无比期望伊万能就此回归自然。

又过了一会,水下好像有动静,大概是伊万,看来他没有碰到鲨鱼。王耀松了口气,他转身看了看亚瑟,说道:“伊万马上要上来了,我想他可能不太高兴看到你在这儿。虽然很抱歉,但是还是请你游回去吧。”

 

亚瑟压抑了整整一天的怒火因为这句话彻底爆发,他一个箭步跑到甲板,将伊万系在栏杆上的用来保护他潜水安全的绳索解下丢进海里,下一步他又跑进驾驶室,发动了游艇。亚瑟没有朝码头开,而是将马力开到最大,继续朝近海的方向前进。王耀被亚瑟的举动弄懵了,还没反应过来船就开动了,伊万带着氧气罩从海里浮上来时看到船开走了,也大吃一惊。他朝站在船尾的王耀大喊,王耀这才清醒过来赶到驾驶舱阻止亚瑟,可驾驶舱被亚瑟反锁了,打不开。王耀只能在外面拼命的敲门和撞门。

“你发什么神经,把船停下!伊万还在水里面!”

“喂!你听到没有!把船停下!”

“王八蛋!你到底要把船开到那里去!?你那些合同到底还要不要了?!”

 

王耀在门外撞了半天,可是舱门纹丝不动。靠,这质量还真他妈不错。门里面的家伙也一样,不管是他威协利诱还是破口大骂,里面的人都一点反应都没有。船越开越远,码头早就看不见踪影,茫茫大海上,四下漆黑一片,王耀心里开始有些发毛了。他的手机丢在船舱里,不然他早就联系他家的官员们救他回去并控告亚瑟绑架了。但现在他毫无办法,亚瑟那个疯子还是没有停船的意思,这游艇虽然很小但速度很快,王耀估计他们已经开到了公海上了。

 

亚瑟一直听着王耀的骂声,而且中途还一度切换到中文模式,反正他也听得懂,但他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动静,就像中邪了一般死命的加速开船。不知过了多久,亚瑟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不觉的被他的体温烘干了,他注意到外面的王耀好久没了动静,他才终于冷静下来,停下发动机打开了船舱。王耀见他出来了,第一个举动就是一拳头招呼在他脸上:“发疯发够没?!”

亚瑟从甲板上爬起来,看到王耀浑身都湿透了,嘴唇都冻的发青。一时很愧疚,他忘了游艇很小,全速航行的时候根本没有地方躲避海浪,而且夜晚海面上的温度会降的很低。王耀越过他进了船舱,首先去找他的手机,但是,没信号……他冷着脸出来,又走进驾驶室,但不知道是他操作失误还是什么原因,无线电失灵了,而王耀又不太会开游艇,没法,他只好阴着脸去找亚瑟:“把船开回去!”

亚瑟虽不情愿但也不敢再违抗金主,可当他使用无线电时,他发现不是王耀操作失误而是无线电真的失灵了,坏掉的不止无线电,连马达也故障了,游艇根本发动不起来,亚瑟试了好几次都不行,老天好像嫌他们还不够惨似的,船上所有的灯全灭了……这下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亚瑟觉得他们目前的处境越来越像在拍幽灵船了,但远比幽灵更恐怖的存在是身边的王耀,幽灵会不会要他的命还未可知,但是王耀此时却是千真万确的想灭了他……

 

亚瑟在船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盏应急灯,王耀也找到条毯子将自己裹住,暖和后他的脸色才稍微好点。四下一阵沉默,亚瑟没话找话,想活跃下气氛:“那个,不会有事的,刚刚伊万不是看到我们了吗?他肯定会叫人来找我们的。我家的人肯定也在找我,最迟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王耀冷笑了一下:“恩,没错。我也很期待看到你家首相知道我方取消所有合作时的表情。”

亚瑟打了个冷战,他低声下气的说:“那个,这件事纯粹是我个人的意志,和我的政/府无关。上岸后要打要杀悉听尊便,但合同的事……”

王耀又冷笑一声,翻了个身躺下,留给亚瑟一个冷傲的背影,表示这事没商量。

 

亚瑟叹了口气,在地板上找了个地方睡下了。

 

他们再次醒来时,准确的说亚瑟是被王耀给撞醒的。海上突然起了大风浪,船身一个倾斜,将睡在船上的王耀给掀翻在地,亚瑟则不幸做了肉垫。亚瑟打开舱门,迎头盖脑被浇了一身雨水。天还是黑的,不知道是还没天亮还是乌云压顶。亚瑟凭借着多年航海经验,他知道这次他们遇到大麻烦了。他挣扎的来到甲板上去取绑在栏杆上的救生衣然后艰难的返回船舱,就这一会功夫,船舱里就灌进了不少海水。王耀看着亚瑟严肃的脸,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亚瑟全身都湿透了,他关上舱门,将救生衣给王耀套上。

“那你呢?”王耀见亚瑟只拿了一件救生衣,问道。

亚瑟的手顿了一下,但马上继续帮王耀把救生衣穿好:“先管好你自己吧,我不需要,我就是在海里出生的,就算我会死但淹死绝不在我的死亡选项中。”

其实亚瑟刚才是拿了两件救生衣,但回来的途中他滑到了,几乎被海浪卷到海里去,救生衣也摔脱手了,一件很快被冲走,亚瑟只抢到了另一件。

 

能做的亚瑟都做的,现在他只能祈祷了。亚瑟没时间去后悔自己莽撞的冲动,他一刻不停的祈祷风浪能尽快过去。可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响,仿佛要撕破天空一样。船体颠簸的更厉害了,四周的墙壁开始渗水,在大浪的拍击下,这艘小艇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王耀的脸已经变得惨白,而亚瑟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终于,一个非常大的海浪拍击过来,整个船体被掀翻了,船内乾坤颠倒,一片混乱。海水立刻涌进来,不一会就将整个舱室灌满。

“快抓住你能碰到的最大的木板!抓紧!”

这是亚瑟最后对王耀说的话,因为下一刻海水就将他们全部淹没了。船被海浪分成两半,船尾完全撞碎了。他们被海浪形成的小漩涡卷到船外。王耀紧紧的抱着木头,虽然他穿着救生衣但在大自然力量的面前,几乎毫无用处。而亚瑟在离他好几丈远的地方,一会沉下去一会浮出来,他什么都没有,亚瑟的处境更加糟糕。又一个大浪朝王耀打来,几乎把他从木板上冲下去。雨下的很大,几乎睁不开眼睛,王耀努力朝亚瑟的方向看去,可什么也看不到了,王耀的心猛地一沉,然后下一刻他又看见亚瑟又从水里冒出来,但王耀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阵大浪打来将他冲下木板,王耀沉到水里前最后看到的是亚瑟拼命向他游来的身影,然后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待续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