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四)

章 四

 

几名水手看见了呆傻了的王耀,他们看着王耀的样子了然的彼此挤眉弄眼,然后低声交谈。然后更多的人发现了他,他们都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取笑,但没人上来搭理王耀或是跟他说话。

所有人都还是做着自己的事,只是偶尔会抬头打量王耀几眼,然后和傍边的人议论几句。王耀从二楼甲板上走下来,来到离他最近的水手跟前问这是哪里,那个水手没想到船长的女人会搭理自己,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人了,还是异国姑娘,一时只知道傻笑,王耀有些不耐烦了,又问了一句,发现那个水手只是一个劲的蠢笑,正要发火时,一个粗鲁的声音插进来,来者是一个身材魁梧红色头发的家伙,穿的还算整齐。那个家伙粗声粗气的呵斥了那个水手一顿,那个水手立刻低下头不再看王耀,马上跑开了。然后那个看似地位还比较高的水手特傲慢的看了一眼王耀,然后用威胁的语气对他说了句话,就走开了。王耀听不懂,不只是亚瑟,其他所有人说话王耀都听不懂。王耀有点慌了,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突然,他身后的房门被重重打开,其他水手听见动静后纷纷停下手里的活,站成一排。王耀的头发被人猛的一拽,他痛的眼角都有些湿润了。他艰难的转头,只见亚瑟阴森的看着他,眼里隐隐都有了杀意。看来自己真惹麻烦了。而亚瑟从来没被人怎么摆布过,他唾弃自己的心软,看来顽劣的野马就该拿鞭子狠狠得抽一顿才会听话。他将王耀连拖带拽的拉到主桅杆跟前,命令两个水手去取绳子绑着他,两个水手看到了自家船长脸上的伤,吃惊的同时当然什么都不会说。王耀一手护着头发一手抓着床单被亚瑟拖行着,看来他是要动真格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王耀和亚瑟同时感到一股“气息”,接着就听见有人喊救命了,对他们而言非常熟悉的声音。亚瑟和王耀的动作都停滞了一会,然后亚瑟拽着王耀来到船沿,当他们看到海里挣扎的人时,都愣了。特别是亚瑟,他的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那个在海里抓着木板划水的金发家伙,不就是自己吗?!

 

亚瑟被救上来后,被人喂了水,他一口气喝干了两小壶还犹不知足,无意识的抓着给他水喝人的手不放。亚瑟的意识还不够清醒,获救之后一直支撑他的求生本能一旦松懈,疲惫就铺天盖地而来。不过在没有弄清自己身在何处,是否真的安全之前,亚瑟还不敢完全放松,更不敢就这样睡过去,他只能趴着休息一下,尽快恢复体力。船员们看着那个新救上来的,正靠着主桅杆躲在帆布阴影下休息的家伙暗暗称奇。这个家伙长得和他们的魔鬼船长一模一样。世上相似的人并不少见,可像成从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倒真的很罕见。诧异的不仅仅是海员,另外那两位内心更是惊涛骇浪。王耀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甚至有点要自残的倾向。海盗亚瑟也有点类似的反应,应该说他的反应要比王耀还大,如果是普通人,碰到了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也没什么。但他不是“普通人”,那个人也不是,他也是“化身”。更诡异的是那个人不论外貌,身材,甚至“气息”都和自己如出一辙,就像自己的双胞胎兄弟一样,不,是比那还要接近,他就是“自己”。

 

那“自己”又是谁?“自己”究竟从何而来,终归何处……

 

还没等海盗亚瑟更深入的探讨哲学和神学时,他的囚犯就挣脱他的禁锢向那个疑似自己的人跑去。海盗亚瑟也没阻止,他想了一下然后躲在暗处静观其变。半昏迷中的亚瑟感到有人靠近,戒备的张开眼,看到来的人是王耀后,亚瑟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耀?!太好了,你也得救了,太好了,本来我都要……啊,真是谢天谢地。”

王耀有些复杂的看着他,最后凉凉的说了句:“你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

亚瑟愣了下,不解的看着王耀,只见王耀表情晦暗,而且衣冠不整(根本就没有衣冠,就一块布裹着),肩膀和脖子上有被人勒过的青痕,头发散乱,眼角还有些红,像是刚刚哭过……亚瑟感觉整个人被丢进了冰窖,下一刻又被怒火炙烤的不行。亚瑟目光阴戾,他张了张嘴,又顿住了,好像在斟酌该怎么开口。最后他一脸痛惜,嗓音沙哑:“上帝,都是我的错,让你遭遇到了这样的事,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杀了他,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我的还有你的家人一定会尽快救出我们,我们绝对会平安回去,这些混蛋绝对会付出代价,当然,这弥补不了什么,但……”

“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下自己的屁股吧!”王耀忍无可忍的吼道。亚瑟此刻也是裸着的,王耀的衣服是被海浪冲走的,但他是自己脱掉的,为了能支撑的更久些,必须尽可能的减少阻力,再不知道何时才能获救的情况下穿衣服游泳是自找死路。

“怎么说你没有被……?!太好了!啊,真的太好了!”亚瑟感到由衷的欣慰,太好了!还好还好,自己辛苦守望的几百年的梦想怎么能被别人抢先!

王耀只觉得脑门上青筋直冒,他咬牙切齿的说:“你敢再发现点别的吗?!”

 

亚瑟略微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也开始打探他们现在在哪里。亚瑟看了一圈后,第一个反应也是:“这是在拍电影吗?我们是被某个取外景的摄制组救了吗?负责人在哪?能借到无线电吗?”

这么熟悉而正常的疑问让王耀倍感亲切,但他也没忘记让他陷入这个困境的人是谁。所以王耀也懒得向亚瑟解释,何况他自己都一头雾水。亚瑟向在一旁正打量他们的水手友好的打招呼并请求帮助,但水手们面面相觑,然后继续古怪的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们好像听不懂我说的话?他们不是演员吗?”

王耀觉得还是友情提示下比较好:“不是,我觉得他们好像是海盗。”

海盗?!亚瑟笑了一下,他想跟王耀开个玩笑:世上最厉害的海盗正坐在你旁边呢!但又觉得这个玩笑太危险,很可能新仇旧恨都引出来。于是老实的说:“海盗?我再怎么开也不可能把船开到索马里吧,而且他们又不是黑人,还有,现在的海盗开始流行复古风了吗?”

王耀凉凉的看着他,坐等他的进一步发现。果然,亚瑟的手肘碰了碰王耀:“你看那边那个大胡子,那个红头发的(就是刚刚呵斥小水手和王耀的那个),他很像我的一个手下,当然是好几个世纪以前的手下了,他是个忠诚的管家婆,平时负责照看食物和水。但他更喜欢替我看住我当时的床伴,防止他们招蜂引蝶。”

王耀一听,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亚瑟毫无察觉,继续兀自说道:“那个胖子真像我的大副,不过那个大副是个猪猡,而且刚愎自用,后来被我干掉了,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好像……”渐渐的,亚瑟也不说话了,一两个长得像故人也就算了,但现在亚瑟已经将他过去的老伙计们全都找出来了,亚瑟开始有点打颤了,他僵硬的转头看着王耀,只见王耀冷冰冰的说:“别着急,后面还有大惊喜呢!”

 

这时,那个亚瑟形容的猪猡特傲慢的走过来在他们面前站定,俯视道:“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海域?你们还有没有同伙?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亚瑟一听,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凉了。那个人所说的语言不是现代英语,也不是利物浦,威尔士或是其他地方的方言,而是几乎快变成文化断层的古英语,这种语言,除了自己和牛津大学语言学系那几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们记得外,就没人知道了。

 

那个胖猪猡将亚瑟的惊诧理解成对自己的心虚,他心理十分得意,最近船长已经对他十分不满,常常让他在别的海盗面前下不了台。但他打不过船长只能忍气吞声,而眼前这个跟船长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子简直就是完美的出气筒。然后他又目光淫邪的看着王耀,当王耀还在甲板上昏迷的时候,他就看中了他。他可不在乎他是男是女,还是海妖。上帝作证,他已经见鬼的在这海上飘荡快半年了,半年来他们一次都没有在港口停靠,他想女人想得都快疯了,就算不是女人也行。但是船上纪律严明,禁止欺侮下等的水手,所以他也无处发泄。可看到船长将那个昏迷的人抱进船舱时,他都快被妒火和欲火烧干了。哼,不过那个小子好像很不识相,将船长得罪了,船长估计是不会再罩着他,那么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过眼下先要解决那个金发的家伙。

 

王耀对那个猪猡打量自己的眼神反应倒很平静,他推了推亚瑟,眼下他更关心的是:“怎么样?听得懂吗?”

亚瑟点了下头,语气有些虚浮:“我倒情愿我听不懂。”当然他也注意到了那个大副看着王耀的眼神。于是他对猪猡回了一句,王耀听不懂亚瑟刚刚说的话,他说的语言和那些水手说的是一样的。只见那个胖子听后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的向亚瑟扑过来,亚瑟一躲,一下子闪到了他身后,他顺手拿起一个空水桶就照那个猪猡的后脑砸去,那个猪猡倒还有些能耐,水桶都砸烂了,他人倒没事,只是被砸的有点晕,他晃了晃脑袋又朝亚瑟扑过来,这一回他还拔出了腰上的匕首。亚瑟不屑的哼了声,侧身避开刀刃,反手抓住对方的胳膊将它扭到背后,王耀听到一声很清脆的“喀拉”一声响,是骨折的声音,那个胖子痛得满头大汗,脸涨成猪肝色,断掉的手无力再拿匕首,亚瑟很轻松的就将匕首抢去,然后一脚将他踹走。大副抱着手肘踉踉跄跄的向前跑了几步,勉强停下后他将那只没受伤的手伸进上衣内口袋,掏出了一把手枪!接着他飞快转身对准亚瑟,他的眼里满是疯狂的恨意和复仇的兴奋。王耀看见了,大喊:“当心身后!”而亚瑟还没来得急转身,

 

“砰!”的一声,枪响了。

 

大副还保持着举枪的姿势,他满脸不可置信,接着他像慢动作一样的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他被人从身后开了一枪,胸前穿了一个窟窿,血慢慢浸透白色的衬衫,然后又浸透已经看不出原色的外衣,一滴一滴的滴在甲板上。接着,他扑到在甲板上,没一会就死透了。而被他肥胖的身体遮住的人,此刻也缓步向他走来。旁边的海盗们纷纷站开给他让道。

 

“真是不中用,”“他”轻蔑的呲了声,踢了踢死尸的头:“丢到海里去。”

 

其他的人听到后立刻小跑到跟前,半弯着身子将尸体拖走。另几个人拿着水桶和抹布,跪在地上将船长脚前的那滩污血迅速的擦干净。

 

亚瑟大脑一片空茫,连吃惊的感觉都没有了。他觉得就算看见阿尔和伊万两人都穿着婚纱,手挽着手,恩恩爱爱的去民政局领证,他也就只有这样的反应了。

只见过去的自己身着旧式的船长服,带着船长帽,手举着剑指着自己的鼻子,张狂的不可一世:“我的船上不留没用的人,你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本事,让我来会会你吧!”

 

待续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