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八)

章 八

 

当海盗眉毛又一次来到地牢时,明显发现了这里的气氛不对了。笼子里的两人离得远远的,黑头发的裹着床单,一脸傲气的坐在左边。金发的低着头,满脸羞愧的蜷缩在另一角。特别是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真是惨不忍睹,他记得昨晚还是好好的啊,怎么一会功夫就面目全非了呢?!

 

吃惊归吃惊,但海盗眉毛也没多问,他将手里的衣物丢到王耀身上。王耀接住后抖开一看,火了,这根本就是一条裙子!妈的,他什么意思!海盗眉毛虽听不懂王耀在说什么,但看得出对方在生气,他也觉得很生气,难得他仁慈的送给他衣物,还是新的,而且还是上好的棉麻!对方却还不领情的样子。真是不识抬举!

亚瑟立刻过来圆场,他看了看王耀所说的“裙子”解释道:“这不是裙子,是睡衣。当时的样式按现在的目光来看是很像裙子,但我保证这绝对是男款!而且这种布料和样式的,只有当时的贵族才穿得起。”

王耀的表情缓和了些,但还是很不满:“他就不能给我普通的衣服和裤子吗?让我穿着睡衣到处跑像什么样,连条内裤都没有!”

“你就知足吧,你现在去向谁要衣裤?其他的海盗吗?他们每人就那么一两套,地位低的连鞋都没有,怎么会给你,而且即便给你了你也未见的会穿。”

王耀想起那些脏兮兮的海盗,一阵恶寒,他十分赞同亚瑟的话,但还是想争取一下:“那么他呢?” 王耀朝海盗眉毛看了一眼,就目前的形式而言,海盗眉毛算是他见过的最干净整齐的人了。“他是船长,总能借我一套好衣服吧?”

“别想了,我当时脾气古怪,不喜欢别人穿我的衣服,这件睡衣是我从来没穿过的,所以才会给你。”

海盗眉毛见王耀迟迟不愿穿上衣服,表情已经有些不善。他阴沉的说:“他要是不愿意穿可以还给我,反正我的船员们都一致认为他光着身子更好看。”

王耀虽听不懂古英语,但也听出了里面威胁的意思,有衣服总比没衣服强。他马上把裙子套上了。

海盗眉毛见王耀穿上了睡衣,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他打开铁笼,示意他们出来。这时亚瑟发现了一件事,就是海盗眉毛并没有再带别的衣物来,那就意味着自己还是得裸着,他有些不理解,别的不说,光看自己的脸和他一样怎么着待遇也应该比王耀高点吧。亚瑟用古英语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结果事实和刚刚自己跟王耀讲解的一模一样:

一、 没有别的海盗会借自己衣服穿。

二、 自己穿过的衣服从不借给别人穿。

三、 因为当时喜欢裸睡,所以只有一件睡衣。

 

亚瑟感到自己的血压都有些升高了,但他还是想再给自己争取下,于是说看在自己跟他长一模一样的份上,他也得给自己找套衣服,不然别的海盗嘲笑自己也等于嘲笑他。海盗眉毛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但他实在不想把自己的衣服给别人,它们都是用最好的布料,请最好的裁缝做的。海盗眉毛四处看了看,发现角落里有一个空的麻布口袋,他用刀子在口袋的底部和两侧,模仿头和两个胳膊的位置划开了三道口子,然后丢给亚瑟,示意他穿上。

 

王耀都快笑岔气了,他突然对海盗眉毛好感大增。亚瑟狠狠瞪了王耀一眼,他发誓要不是地方不够大王耀肯定会笑得满地界打滚。早知道刚刚那件睡衣真应该自己抢来穿的!算了,算了,自己是绅士,不跟刁民一般见识。亚瑟一边暗骂一边把口袋穿上。所幸这个口袋还很大,快遮住了他的膝盖。

 

他们穿好“衣服”后,来到了小眉毛的船长室。王耀先前也来过,但当时倒没觉得这个房间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它很复古和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前卫风相比倒也别致考究。经过了和地下室的对比后,他觉得这个房间简直是富丽堂皇!船长室一般是船上最大最舒适的房间,小眉毛的船长室差不多有近20个平方,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很奢华的了。房间被一面挂着巨大航海图的木墙分割成卧室和办公间两个部分。地图的材料是羊皮做的,底色偏黄边缘有些发黑,王耀看了看地图,上面描绘的内容和现代的世界地图有很大的差别,当然了,那时候世界还没有被人们探索殆尽,所以地图上好多大陆,海岛处于缺失状况。地图的傍边就是大书柜,上面塞满了线装书和羊皮卷,王耀猜想那些应该是各种海航日记和探险小说。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祭坛,上面摆放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镀金的烛台和其他贵重的装饰物。祭坛前方还放着一个供人跪下祈祷的小蒲团。与耶稣两两相望,遥相呼应的另一边墙上挂的则是当时的女王肖像画。除此外房间的各个角落里还放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极具异国特色的雕像,有大有小,材质也各不相同,从木头到象牙的都有,这些大概是小亚瑟周游世界的纪念品。而小亚瑟的卧室相对工作室要稍微小些,卧室没有门,不过能进船长室的人基本上没有,所以也没有什么隐私问题需要担心的。小亚瑟的卧室里最大的家具就是他的床,挤一挤躺两个人没问题,这可真奢侈!没有床头柜,取代它的是剑架,上面各式各样的西洋剑差不多有十来把,像插花一样插在剑架上。除了衣柜和洗脸架外,房间里还放了两三个做工很考究的大木箱子,老眉毛小声解释道那就是传说中的藏宝箱,一般贵重东西比如金币,宝石原矿石,重要文书什么的都由船长保管。

亚瑟看到王耀听到“藏宝箱”几个字时眼睛本能的亮了一下,打趣道:“你该不是会在想待会怎么打劫‘我’吧?”

“哈,”王耀冷笑了一下:“放心吧,你那点家当我还真没眼去看。”

亚瑟正要还嘴时海盗眉毛咳嗽了一下,他走到桌子跟前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招手向还站在大门跟前的两人示意,要他们过来和他一起坐着。他们三人都坐好后,面面相觑,不知为什么他们都有一种很微妙的尴尬感,重点体现在老眉毛身上,老眉毛看着对面意气风发的小眉毛,心中徒然生出深切的愧疚:对不起啊,我现在混的怎么搓,我真不敢面对你!对不起啊!!!小眉毛的尴尬主要来自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刚刚偷看别人欢爱,虽然没被发现但面对当事人总是有点心虚的。而王耀则相对好些,他默默打量着眼前的大小眉毛,觉得画面很有趣。亚瑟没说错,这的确是场神奇的体验。

 

而且王耀也发现了当初以为小眉毛是老眉毛的那股违和感是什么了:是眼神。

 

坐在对面的小亚瑟目光清亮执着,似出鞘的利剑,张狂而锋芒毕露。整个人因这眼神而更加的生气蓬勃,浑身散发着无穷无尽般的青春活力,那光芒都有些刺痛王耀的眼了。而坐在他身边的老眉毛虽然从外表上看上去还很年轻,但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道出了岁月的无尽沧桑,亚瑟的眼神是隐忍的,内敛的,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疲惫感,这使得他看人看事都是一副苦大仇深世人都欠他钱的样子。

 

这一对比让王耀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他暗自心惊:那他自己在世人面前又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是一副暮霭沉沉,半死不活的老态?也许他比亚瑟还要更严重,平常人看亚瑟也许只会认为他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暮气沉沉,未老先衰。而他可是比亚瑟还要老的老怪物啊!天啊!他现在到底已经成什么样啦!?

 

王耀越想越害怕,于是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房间里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最后打断这沉默的是小亚瑟,他咳嗽了一声,表情严肃庄重的问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

 

坐在对面的两个老人家对看了一眼,心里五味杂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亚瑟看着小眉毛,心里更加惆怅,他要怎么解释他们的身份呢?

 

“哎,好吧,”亚瑟深吸一口气,然后摆出一张和善的笑脸,说道:“嗨,小混蛋,你问我是谁?我就是四百多年后的你!而你他妈的连借件像样的衣服给我都不肯!你是不是觉得很神奇?很不可思议?我他妈的也觉得很神奇!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我他妈的也不知道!?我只是开船发个酒疯而已就他妈的开到这里来了!见到你很高兴!特别是看到你这么精神这么拽的我很欣慰,但我想回去了,因为我还有一大推的会议要开,还有每周六的电视剧要追。啊?你问我电视剧是什么?恩,这个很难解释,不过没关系,反正你四百年后会知道的。什么?你问我四百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好吧,我知道你肯定会问的,虽然我真不想让你知道,剥夺一个人对未来世界的憧憬和希望毕竟是残忍的,但是,还是算了,既然你问道了,那么你看看我吧,你觉得我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过得很好嘛?不过也别太难过,至少你曾经也辉煌过一段时间,对,像凯撒大帝一样几乎称霸世界。很厉害是不是,但后来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你就从世界霸主的位置上给拽下来了,成了个三流国家。现在在曾经被你揍的要死的家伙手下讨生活,啊,顺便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个以前被我也就是你揍的无法还手而现在却是我的也是你的金主。什么?你不相信,呵呵,我自己都不愿相信。啊?你问该怎么改变这命运?唔,好问题,我也常常在思考,也许将阿尔弗雷德杀了世界就美满了。对,我说的就是你刚刚领养的小弟弟,他现在也许还是个小天使但他长大了就是个大混球!我给你的最大建议就是在你有能力而他也还没让你彻底失望前将他淹死!这样说不定你还能继续当霸主,恩,应该有那么一点概率吧,反正我是怎么认为的。什么?你问他(指王耀)?呵呵,他就简单了,他就是你一直想找的地方,没错。但你真正找到他是在三百年后,至于过程嘛,你自己去体会吧。对于他,我的建议就是在你有机会干他的时候多干几次,因为我一直都很后悔当时的心慈手软,我只是狠狠的揍了他,但没有干他,原因嘛,我忘了……反正我很后悔,因为后来就没机会了。额,不过考虑到175年后你还是会栽在他手里,还是算了吧,毕竟全世界还得靠他周转,你也得靠他吃饭。恩,太危险了,这个提议不作数,不作数。我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看到对面的小眉毛两眼发直,被巨大的信息量唬的一愣一愣的,整个人都傻了,老眉毛感到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啦~~~~

 

“你们到底是谁?!”

 

小眉毛又问了一遍,只见对面的人迟迟不理睬他,不由有些动怒。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不知怎么的从刚才起就一脸智障的看着自己傻笑,感觉好恶心!王耀见小眉毛的手有意无意的摸着系在腰上的鞭子,担心这熊孩子一发起火来又要拿鞭子抽人,便在暗地里死命拽亚瑟:“你在发什么呆!”亚瑟被拽醒后,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原来刚刚只是自己的脑洞,而小眉毛的脸已经十分阴沉了。

 

咦,我以前脾气有这么差吗?亚瑟疑惑的回忆。

 

“你们到底是谁?!”这已经是小眉毛第三次发问了,但他保证没有第四次了。

“他是不是在问我们的身份?我们该怎么回答他?”王耀有些担忧的问亚瑟,如果他懂古英语的话,他早就将小亚瑟忽悠的一愣一愣了,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很被动,王耀对于亚瑟的不信任是根深蒂固的,从看到那张缺失的地图开始,他就很担心。他害怕事情会朝着他预想的最糟糕的状态发展。

 

亚瑟看着王耀的样子,有些诧异。王耀虽看似平静,但眼神严肃深邃的像要打战一样,还是背水一战的那种。上世级是个动荡的年代,这个表情亚瑟也不陌生。只是他有些不理解,现在的处境再怎么也不到背水一战的地步吧?

 

“你没问题吧?”

王耀没理他,又问了一遍:“你要怎么回答他?”

 

“怎么回答?随机应变吧,真真假假一样一半,总不能跟他说我们来自四百年后吧,稍微正常的人都会以为我们是疯子,他的话估计会把我们再扔到海里去。”

王耀没说什么,但亚瑟可以感觉到他四周的低气压稍微散去了点。

 

亚瑟没时间琢磨王耀的异常,他还要对付小亚瑟,于是他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对于我们是谁,我想我们的身份您已经早就猜到了,不然您也不会杀掉您的大副来帮助我们了。”

 

小亚瑟抿了抿嘴唇,不情不愿的承认他说的没错,但他接着问道:“那么你们具体是那个国家,离这片海域有多远?”他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你们的位置在那里?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件事说来话长,但请恕我不能告知阁下您,”亚瑟开始发挥他优秀的外交手腕,他摆出一副很为难又很悲伤的样子:“我们的身份虽然与您是一样的,但无论我们曾经是谁,现在我们也什么都不是了,我们只是被时间和故乡放逐的可怜人,我们只奢求能做一个‘普通人’,您要是愿意收留我们,我们愿为您效力。”

 

小亚瑟挑了挑眉毛没吱声,他对老眉毛的话将信将疑。他见过死亡的“化身”,他们虽体质特异,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身体和身份给他们带来的是无尽的痛苦,但并不是说他们就是不死之身了。“放逐”这个词用在‘化身’身上就是指他们的故国被占领了。如果无法夺回故国,那么‘化身’寿命就不会太长,顶多一,两代人的时间。当最后一个拥有故土记忆的人类去世后,‘化身’的生命也就终结了。然后新的‘化身’会诞生,但那个‘化身’不会存有对故土骄傲的记忆,他宛如婴儿般的脆弱与无知,世界于他是一张白纸,新的‘化身’与新的‘国民’会按照他的宗主国的意愿成长。

 

这么说来他们倒挺可怜的,前提是如果他们的话是真的的话。长期的海盗生涯让小亚瑟不会轻易的轻信于人。

 

“那么他呢?”海盗眉毛指着王耀问道。

“他的遭遇和我一样,”亚瑟马上说:“我们结伴而行,本想找个无人岛渡过此生的,但遇到了海难,然后被您救了。”

 

小亚瑟沉默了,他讳莫如深的盯着王耀,不再发问。王耀被他看得发毛,但又不知道亚瑟是怎么跟他说的,一时间只能干着急。其实小亚瑟心里是颇为失望的,如果这个金发的化身没有骗他的话,那么即便那个黑发的家伙是他一直寻找的国家的‘化身’,那也毫无意义了,因为他就快消亡了,那个“遍地黄金,香料盈野”的富饶国度大概也不复存在了吧。也是,毕竟马可.波罗是公元前的人,过了那么多的岁月,王朝兴衰更替也是很平常的事。自己不也在一直见证吗?无论多么伟大的国家,多么英明的君主最终终将化为尘土。只不过小亚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了,一直在心中支撑着他的动力就一下子没了,好比你一直跑,跑了很久,终于终点近在眼前了,然而有人突然告诉你终点已经没有了,放弃吗?不甘心。继续吗?终点在哪?最后你进退两难,无所适从。

 

许久后,海盗亚瑟抬起头来,他表情晦暗阴霾,说道:“你们的话让我很难相信,为了你们的安全我甚至牺牲了我自己的手下,而且是两个手下,在同一天!很遗憾这牺牲并没有换来你们对我的信任,这真使我难过。既然你们不愿向我坦白你们的来历身份,那么我对你们的信任也无从说起,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甚至不相信你们是否是真的“孤身”来到这里。我是船长,我得为我船员的安危负责。同时我也是‘化身’,我得为我的祖国负责。身份不明的人我是不会让他留在船上的,最后问一次,你们是谁?!”

 

即使王耀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感觉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亚瑟也是感慨万千,他不知该表扬小眉毛的谨慎还是哀叹自己的倒霉。看着年轻的自己霸气凛然的气势再配合他威胁意味十足的话,亚瑟感叹着:啊我当时真是帅的一逼!啊为什么我会混成这样我死了算了,哎,老了老了。

 

而表面上,亚瑟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说道:“船长大人,您的话十分合情合理我无言以对。我只能再次的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们是谁,但我们发誓我们绝对没有任何阴谋与祸心。我们现在只是普通人,平凡,无足轻重,没有背景,没有过去。至于我们值不值得相信,那就得依靠您自己的判断了。”

 

海盗亚瑟表情严肃,他暗暗惊异于对面的人的勇气。不管是与他对战,还是被绑在桅杆上受刑,还是现在与他对质。他一直都那么的镇定,小亚瑟不由得开始佩服他,他对勇敢的人都是很有好感的。其实他并非不相信他们,或者说他无所谓他们话的真假,不知怎的,他直觉的认为他们是可以信任的,他们不会伤害自己。但他还是想最后试试他们。

 

只见海盗冷笑了一声,残酷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对我来说就没有用处了。”他拔出手枪,对准亚瑟的脑袋:“我的船上不留没用的人,就算你们死不了,但脑门上开一个洞在被丢进海里永远的漂着也是不好受的吧?”

说完海盗亚瑟立刻对他开枪!

 

“呯!”

 

王耀还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的发生。然而亚瑟的脑门没有被开一个洞,在最后关头,海盗眉毛稍微偏了下角度,子弹只是从亚瑟的耳朵旁擦过,耳朵甚至没有破皮流血,只是很红。海盗亚瑟再次惊叹对面人的勇气,不过对面人的气场不一样了,先前那家伙给他的感觉像是个落难的贵族,有血性但很温吞。现在那个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彬彬有礼的外表下是让人透不过气的压迫感。他的眼睛像结冰的湖面,被他看着就好像被冰刃扎过一样难受。老亚瑟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他已经非常非常的生气了。

 

小亚瑟暗自吞了吞唾液,几乎有种害怕的错觉。他强撑着镇定自若的姿态朝他们挥挥手,笑着说道:“你们通过考验了,我允许你们留下。现在你们回地下室吧,你们依然在受罚中。想做我的船员就必须守我的规矩,你们走吧。”

 

“感谢您仁慈的收留。”

 

亚瑟说的言不由衷,他收起他那极具攻击性的眼神转身拉着王耀离开了。他们走后,屋里留下小亚瑟一人,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同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

 

“好像玩笑开大了……”

 

小亚瑟自语道。

 

 

待续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