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十一)

章 十一

 

亚瑟电光火石的想起了08年在王耀家的那次悲剧,那是他近五十年来最不愿回想起的十大尴尬事件之一。那一年王耀家里正主办奥运会,其实说实在的,当时他家里真不适合搞这个,在奥运开始的前半年,几乎每一个月他家都发生天灾人祸,搞得鸡犬不宁。要是换成别人早就申请弃权专心整理后院了,可碰到的是面子比天大的王耀,他就偏要死磕到底,硬抗下来。亚瑟曾经私下好意的劝说了他几句,他建议要不这一届他先筹办,等下一届王耀再来,正好他也可以歇歇,休整一下。亚瑟发誓他当时真的是出于好意没有别的意思在里面可换来的却是他的冷笑,他居高临下,满脸不屑道:“你们不就等着看我出洋相吗?你们不都认为我搞不定吗?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下自己吧,下届就是你了。”

亚瑟冷冷看着他面色灰败,眼圈乌青的脸不再说话,他掉头就走。他愿意硬撑就硬撑吧,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的关心和善意总是会被他歪曲的话,那原本就不该表露出来。他不仅仅是亚瑟,他代表的是英格兰,他是虚伪傲慢的西方阵营,他们意识形态相互敌对,所以他说的每一句话对王耀来讲都带有深意和敌意。

 

所以他干嘛要做多余的事呢?

 

最后奥运会还是顺利举办了,能不顺利吗?王耀像是要倾尽国库般的将它办的极近奢靡铺张。“简直是无与伦比,堪称世纪盛宴!”这是别人对他的评价,亚瑟看着能足以照亮整个英伦岛的盛大烟火感到了王耀对他的满满恶意,每一个在夜空中炸开的礼花都是王耀对他挑衅的微笑。王耀给他的下马威可真够大的,这要他下一届怎么搞!!!搞个屁啊!干脆下一届王耀也一起承包得了!所以说他干嘛要做多余的事啊啊啊!

“哼!十足的暴发户!低俗!铜臭味!”亚瑟听到了他的财政大臣酸溜溜的讽刺,显然他们也在为下一届的举办发愁。亚瑟朝他们走去,身为他们祖国的化身,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他们,鼓励他们,开导他们,于是亚瑟笑容可掬的说:“是啊,的确铜臭味十足。晚上好啊,先生们。你们抱怨完了吗?想到该怎么筹钱了吗?没有吗?那么为什么你们还要呆在这里?还不快点去查查看,看国库里还有多少钱可以支出!去看看海外投资、贷款能收回多少?!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我滚!”                                                                                                        

 

欺软怕硬的亚瑟前一脚踹走了自家的财政大臣们,后一脚他就被自己的上司踹到了奥运村,每一届的奥运,所有参赛国的化身们都会到场,不管他们的上司来不来,这是不成文的规定。由于他们的身份特殊,能离开国土的机会其实是很少的,想和特定的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化身们很喜欢想奥运这之类的活动,一方面自己可以放放假来个公费旅游,另一方面还可以和交好的伙伴见见面聊聊天。上司们对他们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是公然的默许甚至是鼓励。很多时候,上司们不好出面解决的事化身们可以相互间先通下气,这很方面,也不尴尬。更何况,化身们带回来的情报是极其珍贵的,大的也许会影响他们接下来制定的政治经济策略,小的也是一笔巨大的商业订单的可能,就算都没有,国家之间多见见面,增进感情也是有益无害的。也许很多时候,化身们都会觉得自己的上司是个邪恶的皮条客,化身之间的见面本身就很珍贵,他们大多都不愿将自己宝贵的私人空间带入太多的政治因素。

 

亚瑟来到了巨大的迎宾馆,那里正在举行欢迎会,据说晚些时候还会有化妆舞会。活动大厅很热闹,到处挂满了气球彩带横幅,当然还有丰盛的食物和饮料。亚瑟看见了自己的运动员们几乎都在自助餐厅里安营扎寨,各个一副饥渴难耐的禽兽表情,他掉过头只当没看见。从刚才开始,亚瑟就已经看见了不少化身,他们混迹在人群里,有的和自家运动员呆一起,有的和别的化身聊天,还有的在单独吃东西。他们都很低调。他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王耀,他很诧异,这不符合他热情东道主的身份啊。而且亚瑟还看见了他跷家的妹妹,这就更不合情理了,那个妹控不是应该立马跳出来的吗?

 

亚瑟又来到二楼休息室,这里的人也很多,但他还是没有看见王耀,他又来到了三楼天台,这回他找到人了,原本意气风发的东道主却像个备受冷落的客人一样一个人躲在天台,哦,不是一个,还有另一个人,是伊万。

亚瑟皱了皱眉头,正想转身离开时,他听到了王耀极力压抑的咳嗽声,于是他又站住了。他看见王耀的脸色犯青,气色比上一次见面要更差了。刚刚在典礼上他看上去倒没什么异样,看来他的化妆师手艺相当精湛。伊万有些担忧,但他的气色也很不好,当然了,他正在打仗嘛。

王耀缓过气后问道:“干嘛一个人呆在楼上?为什么不下去和大家一起玩,吃点东西?”

伊万阴郁的将脸埋在围巾里,闷闷的说:“我不饿,但口渴,你能帮我带两瓶伏特加上来吗?”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下去喝。”

伊万更加阴郁,冷着脸说:“我不想下去,我可不受他们待见,他们都讨厌我,恨我,说我是暴徒。说我公然挑战国际法规,说我侵略他国,发动战争,可笑!我只是在保护自己,难道要我将莫斯科拱手相让才是正确的吗?!当然,他们巴不得我消失!”

王耀表情很平静,他开口道:“你既然知道他们想要什么那为什么还躲在这里?他们正等着看你沮丧害怕的样子呢!想喝酒就跟我一起下去,我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你一个人,我还得照顾其他人,而且我相信他们中希望我挂掉的人不会比你的少。”

伊万被逗乐了,他抓住王耀的大衣摆,表情憨态可掬:“我才不在乎他们,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你,不然有美国佬的地方我才不会去,我知道你会上来找我的,我是故意上来等你的,不过说真的你真该带瓶酒来。”

 

说真的,卖萌也是要靠天赋的,伊万的卖萌技能就像开了外挂一样。明明是个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熊一样男子,面对自己和阿尔时也真的凶恶的跟北极熊一样,但在王耀面前就变成了小天使,当然是巨大号的小天使。这种双面性也算是伊万的种族天赋吧,毕竟连他的国徽都是两个头的。

接着巨大号小天使起身抱住王耀,从亚瑟的角度来看就像一只熊在推搡一颗纤细的玉米杆,巨大号小天使用他那娇娇糯糯的声线说道:“我今晚去你的房间吧。”

 

亚瑟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想也没想的冲了过去,一时间把那两人吓了一跳,王耀的脸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又平静无波,而伊万则是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亚瑟只慌了一秒就镇定自若的开启影帝模式:“哦,真抱歉,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亚瑟边说边将手伸进西装的内口袋掏出烟夹,抽出一根点燃:“不介意吧?”他举了下烟,向王耀点头致意:“很不错的派对,真的相当不错。但我觉得他们有些太闹腾了,于是我就想上来找个地方透透气,”亚瑟意有所指的看向他们,故意问道:“希望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如果我说‘很遗憾你的确打扰到我们了呢,英国佬,’你会识相的离开吗?”伊万嘲讽道。

亚瑟冷了脸,但还是保持微笑的和伊万对持:“哦,那我只能再次道歉了,”亚瑟吸了口烟,无所谓的说道:“这里空气很好,我暂时还不打算离开,而且这里空间这么大我想足够容下我们三个人了,你说不是吗?”

 

伊万身上的低气压笼罩着整个天台,原本还算是气候宜人还稍许有点热的初秋如同凛冬压境一般,迎着伊万噬人的目光,亚瑟心里有些想阿尔了……还好王耀开口解了围:“奥运村还住得惯吗?”

“啊!当然!一切都很完美!食物也特别美味,当然了,这是你的专长。”亚瑟有些欣喜,他没有想到王耀会主动帮他解围。

伊万见状愤愤离去,路过亚瑟时还狠狠的撞了他一下。

“嘶…幼稚。”撞的还很重,亚瑟揉了揉肩膀,刚刚伊万撞他时,他很清楚的在对方身上闻到了炮火的硫磺味和血腥味。看来伊万的状态真的很糟,不过也正因此亚瑟的四肢才得以保全。

天台终于只剩他们两人了,亚瑟正思寻怎么搭讪,只见王耀装模作样的看看手表说他要下去看看会场布置的怎么样了,化妆晚会快开始了,如果有兴趣的话记得来参加之类的就走了。

 

亚瑟孤零零站在天台上,心里连空落落的感觉都懒得有了。

 

但晚上的宴会他还是来了,一方面是为了填饱肚子,王耀家的料理是很好吃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他一直想吃正宗的中式料理很久了,他是成年人,犯不着像小孩一样置气不吃东西糟蹋身子,更何况就是糟蹋坏了也没人心疼。另一方面,他还要提防伊万,他怕他还是贼心不死。入会场时稍微遇到点麻烦,规定是必须化好妆才能入会场。亚瑟可没带什么变装服饰,还好路过的提渃帮了他忙,他的伴侣贝尔瓦德家的运动员受伤了,他去照看去了,所以多了一件服装可以借给亚瑟。亚瑟很感激,但接到衣服后却犯了难,提渃他们的装扮是海盗王……天啊,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亚瑟忧郁的猜想着。但最后亚瑟还是穿上了……

 

“哦,你看上去真不错!还很有气势的样子,哦,我忘了,这也算你的老本行了。”

提渃打趣道,亚瑟只有干笑着,跟(躲)在他身后进了会场。提渃借给他的衣服很考究,他轻描淡写的说是他们以前的旧衣服。旧衣服……那可就真真是古董级别的了,亚瑟倍感压力的把古董穿在身上。为了增强效果,提渃还给亚瑟带了耳夹式的黄金耳环,脸上抹上红颜料化装成血污。当亚瑟最后带上皮革质地的独眼罩后,他看上去很是那回事了。亚瑟穿梭在打扮的奇形怪状的人群中间寻找王耀,最后他看见王耀和伊万蜷缩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作为主办方,王耀享有不用打扮的特权,他穿的很随意,白衬衫,西装裤。而伊万那个不要脸的混蛋居然装扮成苏联红军!他背着老式的步枪胸前还挂着不知从那弄来的手风琴,看那架势就要唱“喀秋莎”了!北极熊的野心昭然若揭,王耀和他似乎还喝了不少酒,他的脸酡红酡红的,娇艳如桃花。亚瑟急的抓心饶肺,他没想到外表憨厚笨拙的大块头伊万竟然心机如此之深,真是不可小觑。可他该怎么办?他这幅摸样过去不是找打吗?

这时,亚瑟永恒的“挚友”弗朗西斯来了,他打扮成印度的王公贵族,风流倜傥的领着他那群娇美的姬妾(她们大概是他家的体操队员)声势浩大的来了:“我看看这是谁?哦,这不是我的朋友亚瑟吗?你今天这身打扮真不错,真是帅气啊!是不是,姑娘们?看啊!多么英俊的海盗船长啊!你们想被他掳走吗?啊?哈哈哈!”

姑娘们媚眼如丝的看着亚瑟,早有热情奔放的姑娘对弗朗西斯娇嗔道:“你有这么英俊的朋友,为什么不早点介绍给我们认识?” 

“哦,这就是让我担心的,”弗朗西斯故作伤感道:“你们见了他就要忘了我了,可为了让你们高兴,我还是把他带到你们面前了。他叫亚瑟.柯克兰,是我一辈子的噩梦,每次见到他我总是在想为什么上帝还不把他招去。他脾气不好,年纪有些大,不过我想你们不会介意的。”

在场的姑娘们都被弗朗西斯逗的咯咯直笑,弗朗西斯也跟着笑,之后他对姑娘们说:“请原谅我,爱人们。我们是老朋友了,很久没见了,请让我占据他一点点时间,稍后我再把他还给你们,好吗?”弗朗西斯对他的姬妾们抛媚眼,姬妾们彼此看了看,都笑着走开了。弗朗西斯见她们走后,恢复了正经的样子:“你这张臭脸是要吓唬谁呢?姑娘们都快被你吓跑了。”

“你们好啊!”一身血衣化妆成丧尸的阿尔跑进来凑热闹,亚瑟慌忙避开他的魔爪,叫道:“离我远点!别把颜料蹭我身上!衣服是找别人借的!”

阿尔咧了咧嘴,他对亚瑟的不友好态度习以为常,或者说根本不屑一顾,他转身对弗兰说:“猜猜我刚刚碰到什么有意思的事了?我看到那头笨熊伊万蹲在自动贩卖机旁,不知道是他家太穷没有那玩意他不会用还是他太急了,总之我看到他把那个可怜的机器给砸了,并且拿光了里面所有的安全套。”

“噗~~~”亚瑟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

“哇哦~~”弗朗西斯和阿尔躲避着他的“喷泉”,古怪的看着他:“你还好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这事很好笑,但阿蒂你的反应也太大了。”

“哈哈,是啊。看来我们的老朋友今晚要大干一场了,”弗朗西斯表情有些担忧:“只是不知道他的对象是谁?不过不管是谁我都很同情他,真希望他能挺过今晚。”

亚瑟面色阴郁的朝王耀的方位看去,结果人不在了,他急的到处转头,终于,他看见他在自助餐厅,和他家的运动员们聊天。亚瑟松了口气。

“你在找谁?”

亚瑟见弗朗西斯正深邃的看着自己,他突然有种被抓脏的错觉。阿尔这时来插话:“还能有谁呢?肯定是王耀。”

亚瑟内心狂跳,突然又听见阿尔继续说:“只有王耀才会理那个北极熊,除了他,谁会搭理他呢?我看哪~~~今晚上王耀估计不太好过了。”阿尔不怀好意的淫/笑着。

哦,原来阿尔是指这。亚瑟还没来得急卸下防御,转头就看见弗朗西斯那洞悉一切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亚瑟心里又一紧,善解人意的法兰西问道:“你是不是很在意伊万和王耀?你刚刚是在找王耀吗?我刚才还看见他在……”

在阿尔也看好戏的凑过来前亚瑟立刻否决了:“我只是在找服务生,我的酒刚刚洒了。”

“哦……”阿尔有点失望的继续喝他的酒。

“这里人太多,服务生忙不过来,不介意的话就喝我这杯吧,我刚拿的,没动过。”

要是在平时,亚瑟是绝对不会用弗朗西斯的东西,但眼下他只得拿着。亚瑟又耐着性子和他们聊了一会天,装的很享受聚会似的,直到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才借故离开。

“谢谢你,阿尔。”法兰西说道。 

“谢我什么?”

“没什么?”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的背影,笑得让阿尔头皮发麻。如果不是有小阿尔在旁边打岔,亚瑟估计就不会这么容易上钩了,啊,爱情啊!你总是如此可怕,让人毫无防备。邪恶的法兰西满心期待: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亚瑟穿梭在人群之中,偶尔被几个“化身”挡下来喝酒,由于关系较好所以他不得不停下来寒暄几句喝了几口,来来回回下来亚瑟已经喝了不少,但对于他而言这根本算不了什么。他看见王耀已经出了会厅,他急忙说了句:“请原谅。”就跟在王耀身后离开了。王耀出了会场往相邻的公寓走去,亚瑟跟在他身后,也离开了热闹的舞会,被晚风一吹,亚瑟才发现自己身上燥热的不行,头都有点晕晕乎乎了,他暗自奇怪,难道自己喝了很多酒吗?没呀?但马上,他的注意力又被王耀吸引去,他跟着他进入大楼,王耀已经坐电梯上去了,亚瑟色诱前台问清楚他住哪个房间后也马上搭乘另一部电梯上去了。

 

王耀刚在床上躺下还没一分钟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起身去开门结果看见身穿海盗服的亚瑟阴郁的望着他,他身上没多少酒气但脸却不正常的潮红着,王耀很诧异。

亚瑟误解了王耀的表情,他冷笑道:“你很失望?因为不是伊万?哼。”

王耀的眉头皱的更深,但没等他说什么亚瑟就把他向后用力推开然后挤了进来,亚瑟反手将门锁好,又想了一会,转身又将墙角的五斗柜推过来紧紧抵着门。这样就差不多了吧?他可不愿意北极熊中途跑过来打扰他们。其实亚瑟已经发现了自己被下套了,弗朗西斯给他的酒里有问题,但他也不在乎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其实应该感谢那只青蛙,因为他给了他一个借口,一个犯错误的借口,一个可以忠于自己本性的借口,不管是药性也好,是本意也好,他都不愿看到王耀今晚和别人在一起,他希望今晚陪他的人是自己。

 

现在条件都创造好了,亚瑟的贪欲也大了起来,比如说他希望能看见王耀更加生动的表情,那些他在平时绝对看不到的表情: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他愤怒紧张的样子,他羞耻不甘的样子,然后就是他迷乱,沉沦,渴求于情欲的样子。亚瑟越想越兴奋,下身已经硬的像块石头,涨的他难受。

 

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实现愿望了~~~~啦啦啦~~~

 

 

待续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