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十二)

章 十二

 

王耀看着亚瑟一脸淫邪的朝自己走来,嘴角有些抽搐,他都懒得问他是不是嗑药了,直接摸出手机打电话。亚瑟有些不满,他本来还等着他惊恐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然后他就可以邪魅一笑,回答他:“干你!”来着,可是王耀总是不按理出牌!

 

哼,随便吧,我倒要看看你会搬出什么救兵来!亚瑟心想。

 

电话通了,王耀用相当流利的英语和对方打招呼:“晚上好,首相大人。您家里有一位“特殊人员”大概喝多了,他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

 

WHAT THE FUCK !

 

亚瑟吓得清醒了一半,他立刻夺过手机摔在地上,还心有余悸的跺上两脚。靠!王耀可真够狠的,直接向他上司告状了。亚瑟怒火中烧,立马把王耀给推了,嗯,只是普通的推倒。王耀被掀翻在地,亚瑟立刻扑在他身上压住他。虽然亚瑟的理想是在床上,但偶尔在地毯上貌似也不错。亚瑟疯狂地吻着、吮咬着身下人的嘴唇,期间王耀的手不停的推他的肩膀,拽着他的头发,但亚瑟完全不去理会,他继续和王耀接吻,只是那个吻一点也不美妙,它是凶悍的,甚至是血腥的。王耀在亚瑟的嘴里尝到了酒精和自己的血的味道,他难过的扭动着身子,死死咬住牙关不让亚瑟的舌头进来,亚瑟又坚持了一会,然后短暂的停下,他抬起头,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瞪着王耀,“吻我。”亚瑟命令道。

 

回应他的只有身下人浅浅的冷笑,王耀的脸红的厉害,也许是因为缺氧,也许是因为酒精,但他的眼神依旧清明,亚瑟看见他的目光里充满愤怒和鄙夷。他被这眼神刺激的气血翻涌,下身又猛的胀大了一圈。他只想狠狠冲进王耀的身体里,占有他,折磨他,虐待他,羞辱他,他想听到他的哭泣与哀求,他要将王耀的人和魂都干得彻彻底底服服帖帖,叫他只想匍匐在自己脚下。

 

亚瑟的手抚上王耀的胸口,他左右拉住领口猛地一拽,衬衫的扣子全都蹦脱开来,衣服算是报废了,亚瑟火热的手沿着王耀赤裸的脊背一路向下,有力按着他窄窄的腰身,他另一只手伸到前方准备解他的裤子,这时门被敲响了,亚瑟没有理会,但来的人很执着,敲门声越来越大:“耀耀,你在里面吗?”

是伊万,亚瑟的脸又沉了一分,他冷笑着对王耀说:“需要向他求救吗?”

王耀也同样冷笑着对他说:“不需要。”

正当亚瑟诧异王耀的反应时,王耀突然发力,他猛地一起身给亚瑟来了一个狠狠的头槌,亚瑟被撞的头晕眼花,一直禁锢王耀的力道有了片刻松懈,王耀趁机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伸腿将亚瑟从身上横扫了下去,然后骑压在他身上。一瞬间,掌控与被掌控,施虐与被施虐的角色互换了位置。亚瑟目瞪口呆的被压在地上,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结局会变成这样,而王耀还是一副谦和有礼,客气淡漠的模样。亚瑟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太妙了,额头几乎快冒冷汗了。而门外的伊万还在万分委屈的叫着:“耀耀,你在里面吧!我听到你说话了,你和谁在一起?为什么不开门!?为什么不理万尼亚了?你再不把门打开,那万尼亚就自己开门啦~~~~!!!”

 

王耀淡漠的表情终于变了,他大惊失色,扭头大声制止道:“别!……”

 

“哐当!”一声巨响,门被北极熊一脚踹烂,固定在墙体的金属搭扣都被扯了下来,连带扯下大块大块的石膏。五斗柜因冲力被撞飞了好几米,最后撞碎了玻璃茶几才停下。

 

伊万在一堆废墟和粉尘中闪亮登场。

 

好可怕的力量……

 

亚瑟这下是彻彻底底的清醒了,他无比的渴望他亲爱的弟弟,他亲爱的阿尔现在能在场。

 

王耀很无奈的叹气:“你又破坏我家的公共设施了。”

 

“耀耀!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尔,救命!亚瑟在心中呐喊。

 

“啊,他刚刚想强奸我,结果被我制服了。”

 

亚瑟面色惨白,欲哭无泪。

 

“哦,这样啊。耀耀不要害怕,我来了~~把他交给我吧!”

 

不要!!!!!!!!!我才更害怕啊啊啊啊啊啊!

 

“不用,”王耀朝伊万摆摆手,然后对着亚瑟嫣然一笑:“我自己可以搞定。”

 

亚瑟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但要他选择的话,和伊万相比他还是情愿死在王耀手上。当然如果还有选项的话,他更希望能自我了断。

 

“哦~~~!”伊万起了兴致,他拖着五斗柜的残躯拖到他们跟前然后把它当凳子坐下,还从他的大衣里摸出一瓶伏特加喝起来:“那么耀耀你继续吧。”

 

王耀听了,也对着亚瑟笑道:“我们继续吧。”

 

亚瑟都快哭出来了,全身都在打颤,而王耀就像伊万不在这儿一样,他慢慢移动,将他的身体移到亚瑟的“关键区域”然后坐下,他故意将他全身的重量压在那玩意儿上。不止如此,他还很有技巧的扭动他的身体,让他们相接触的部位,时快时缓,时轻时重的摩擦着。

 

“唔~~!”亚瑟满脸潮红,喘着粗气,他奋力忍着要喷洒而出的欲望,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王耀饶有兴致的看着亚瑟扭曲的脸,讽刺道:“快不行了吗,亚瑟?你刚刚不是挺有气势的吗?”

 

一旁的伊万也附和的笑起来。

 

这笑声让亚瑟的心像被利刃捅了一样。身上的王耀在他眼里成了东方的撒旦,黑发黑眼,美丽恶毒,漆黑的眼里蕴藏着邪恶的睿智。他的发带刚刚被自己扯断了,头发披散着,衬衣也半遮半掩的挂在身上,露出大片的皮肤。他的嘴角还带有自己咬出的血痕,虽然亚瑟的处境太糟糕了,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景色还真是美不胜收。

 

即便被两个恶魔挟制着,亚瑟仍要在嘴上讨到便宜,而且一想到他们正在等着自己出丑,亚瑟更是有了种视死如归的决然。亚瑟对着王耀轻浮的笑着,就像对着一个可以随意轻薄的站街女或是MB:“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亲爱的。您高超的技巧绝对胜过我国内任何一个男妓。”

亚瑟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揉捏王耀的屁股,另一只手还不怕死的伸到他腿间来摸他的前面。亚瑟笑的很无赖:“你也有感觉了呢,看来有需要的不仅仅是我,我倒是很乐意去配合你,只是,”亚瑟朝伊万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世人对我有着诸多误解,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我的性习惯很正常,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癖好。我不习惯当众表演,能恳请您的朋友离开吗?”

 

伊万不再笑了,冷冷的看着他俩,表情凝重。

 

王耀回头给了伊万一个安抚性的微笑,伊万狠狠骂了一句,又灌了一口酒,好在,他并没有起身。王耀又将视线对上亚瑟,给了他一个魅惑至极的微笑,他捏住亚瑟不停在他身上作怪的手:“伊万不会妨碍到我们的。”王耀边说边握着亚瑟的手,引导它抚摸自己的身体,亚瑟的手掌被动的在王耀身上游走,从腰侧到胸前,亚瑟的手在王耀的乳头上停留了较长的时间,当他想继续感受那里细腻的触感时,王耀又带领它移动到他的颈部,最后在他的脸颊旁停下。亚瑟的拇指正好碰到王耀的唇角,他想也没想的用拇指用力去揉按他的下唇,王耀挑了挑眉毛,冷笑了一下,然后微微张开嘴唇,顺从的含住亚瑟的拇指,轻轻用牙齿咬它。

 

亚瑟被他激的欲火焚身,整个人都快爆炸了。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都湿透了,他几乎都忘了伊万还在这里,他的眼里只有王耀,呼吸变得急促。亚瑟没想到王耀原来这么大胆,开放,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他一时都傻了。王耀见他那呆滞的样子,笑意更深,他低声说:“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

亚瑟也傻傻的跟着说:“我也一样,我也期待这个时刻很久了。”

王耀听后古怪的一笑:“哦,真的吗?”

亚瑟正疑惑中徒然手臂传来一阵剧痛,王耀掐着他的手臂,生生将它掰脱臼了。亚瑟痛得满头大汗,全身力道尽失,就连那里也软了……

 

伊万在一旁开怀大笑:“干得不错啊!真不愧是我的小布尔什维克!不过刚刚真快吓到我了,如果你和他再多黏在一起超过一分钟,我就要捣烂你们俩的脑袋。”

王耀没理会伊万可怕的言论,他拽着亚瑟的衣领,狠狠得给了他一拳:“每次看到你,我都巴不得能把你往死里揍上一顿。这世上为什么会有像你这种糟糕的国家,大概因为你们所谓的上帝也是烂到骨子里的混蛋才允许你们的存在。你还有你的弟弟,你们把世界搅和的一团糟,世上80%的战争都是因你们兄弟而起。你以前也把我弄的一团糟,可是我的上司对我说:‘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要放下恩怨,继往开来。’哈哈哈,好个‘放下恩怨,继往开来!’真他妈的狗屎!所以我一直忍耐着,一直对着你们微笑着。我们应该‘和平共处’不是吗?但你一而再而三的挑战我忍耐的底线,今天居然还敢穿成这样跑到我面前晃荡,可我呢?我依然像个怂包一样忍耐着,我打电话给你们的上司希望他把你带走,但你踩坏了我的手机,还是我新买的手机!所以我开始想了,我为什么要一直忍耐呢?”

 

亚瑟震惊的都忘了说话,替自己辩护。王耀突然转向伊万问了句毫不相干的话:“我今天喝了多少酒?”伊万也愣了下,他认真的回想了下,说道:“不算那些杂七杂八的鸡尾酒,你大概给了四瓶伏特加和一瓶茅台。”

 

王耀自言自语道:“哦,是吗?就平常人而言应该是喝醉了对吧?我想上面的人应该不会太计较一个醉汉发酒疯,我也该给自己放放假了!”

 

借口!绝对是借口!你明摆着是要借酒装疯哦不对是借酒行凶啊!亚瑟在心中呐喊!但他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他偷偷将还完好的手伸进口袋,拨通自己安保人员的号码,在电话通了后立刻按断它,这是他遇到危险时的信号,而王耀他们没有发现他的小举动。

 

王耀又将脸对着他,桀桀笑道:“我们继续,刚才我说到那儿啦?”

 

“你说你不想再忍耐了。”伊万好心提示道。

 

“谢谢你了,伊万。”王耀说道。

“谢谢你了,混蛋!”亚瑟心道。

 

王耀的注意力又再次回到亚瑟身上,他的眼神简直可以说是温柔的了:“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是来提醒我我过去有多窝囊吗?不劳您费心,这175年来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亚瑟拼命摇头,王耀又问:“哦,那你就是来逼我再次开放港口,倾销鸦片了?”

亚瑟脸都青了,他吓得哆哆嗦嗦,词不达意:“我……不是,我没那意思,误会……这衣服是……啊!”亚瑟又一声惨叫,他另一只胳膊也被王耀掰脱臼了。王耀犹不解恨,他拽着他的衣领,一拳又一拳的揍他的脸,边揍边说:“这一拳是揍你带走了小港,害他现在都跟我不亲!这一拳揍你在我家卖鸦片,让我中毒!这一拳揍你,你居然烧了我的花园!你这个强盗!败类!你偷了我多少东西!这一拳揍你,你这个恬不知耻的混蛋!你刚刚不是还想上我吗?你试试看啊!”

王耀的眼里全是恨意,这恨意把他的眼睛都染红了,他的身上都染红了,也许只是亚瑟被打得视网膜充了血,所以他看到的一切都是赤红的。在一片赤红中,亚瑟看到了门口的自家上司和保安正朝他跑来,然后就是一片慌乱,一片嘈杂。亚瑟艰难的笑了笑,看来自己有救了。还好自己不是人类啊,他自嘲道,王耀那力度是个人的话早就活活被他打死了。

 

后来事情被双方的上司压下来了,亚瑟闭门谢客了好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都快被自己的上司骂疯了,他真希望自己已经死了。本来自己的上司想借此讹诈王耀一笔,可王耀那边直接甩给他们一个监控视频,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亚瑟破门而入,然后压在王耀身上的经过。于是亚瑟的上司闭嘴了,他转移战场,天天骂亚瑟是猪头,而亚瑟也果真被王耀打成了猪头。特别是看到弗朗西斯接下来接二连三的抢走了王耀的订单,亚瑟的上司都快把自己的头发给抓没了:“这是陷害!这是嫁祸!这些该死的高卢人!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抢订单!而你!亚瑟.柯克兰先生!你怎么就!你怎么能就上了他们的当!”

 

当时亚瑟的双手还打着石膏,脸上缠满了绷带,像木乃伊。弗朗西斯和阿尔好心来探望,阴险的法兰西感叹着:“哎,看来不太顺利?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你不在乎那些订单,其实它们对我们“本身”来说意义不大,可我的政府在乎,非常在乎,而我又知道你一直真正在乎的是什么,虽然激怒王耀会失去订单,但你能得偿所愿而我的政府也会得到他们想要的,这简直就是双赢。可惜,”弗朗西斯砸砸嘴:“我们的小耀果然变厉害了,还好哥哥我没去尝试,不过虽然你那边失败了,可我这边收获不少,结果也不算太糟。早点好起来吧,我的朋友~~~~。”

 

亚瑟气的差点就去见上帝了,发誓要报复肮脏的法国蜗牛的执念让他活了下来。哼哼,你就等着吧!绷带盖住了亚瑟扭曲的脸。

 

 

而阿尔在上面的涂鸦让亚瑟看上去更有趣了。

 

 

待续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