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忍者信条(八)

看到大家都很喜欢凛,就让他的戏份多点吧XDD,其实凛的原型是喜欢漂亮小姐姐的突突狐,崽啊,你要争气啊,不要只突两下啊QAQ

 

 

正文:

 

春天,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世间万物莫不对它翘首以盼,尤其是动物界:妹子们终于熬过漫长寒冬,褪去了厚重沉闷的冬衣换上了清爽亮丽的彩裙。她们像复苏的花朵般竞相开放,争奇斗艳。为了吸引和争夺心仪的雄性,雌性们努力打扮自己,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

 

啊!各部门注意!前方目标雄性已经出现!大家各就各位,准备!

 

对凛来说,今天本应该跟往常任何一天一样,没什么不同的才对。早上他同寻常一样拽住要出门的哥哥们,撒娇撒泼满地打滚的敲诈了一笔不小的零花钱,就出门浪了。在街上闲逛时,遇到了几个族姐族妹和熟悉的民女,妹子们一看到凛立刻三三两两的聚拢来了。她们面上笑靥如花,暗地里摩拳擦掌,优雅而不动声色的一边往凛身边挤一边把其他妹子挤走。凛浑然不觉,正很认真的帮她们挑选头花和发绳。凛的审美品味本身就极高,又长期被引领时尚界的花魁姐姐们悉心教导,凛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不管是什么年龄层次的女人,无论她们肤色发色高矮胖瘦,只要看一眼,凛就能立刻搭配出最完美最适合她的服饰和发型。其操作之精准,目光之独到,无人能及。

 

起先只是垂涎于凛的美貌的妹子们,又被他的才华折服了。妹子们纷纷将自己先前看中的首饰再拿给凛去挑选,

 

“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个颜色。”

“真的吗?”

“真的,真的,带上去试试。”

“啊!真的耶!”

 

众人欢笑,将各自的饰物戴在彼此头上比较,又叫凛来评价。渐渐的,其他摊位上的妹子们看着他们眼热,也斯斯艾艾的凑过来,脸红的请凛帮忙挑选。而忍族家的妹子们更是相互飞鸽传书,邀姐妹来血拼,渐渐队伍越来越庞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游行。于是被众星捧月的凛,又浩浩荡荡的向下一个摊位出发了。

 

这时,一直蹲守在暗处的不详阴影动了,墙角冒出两个人来。其中皮肤黝黑的一个望向前方莺莺燕燕的一堆人,向另一个个子更高的含恨道:“妈的!又是这么多女人跟着!怎么每次都这样!这小白脸的女人缘怎就这好呢?!嫉妒死我啦!”

高个的闻言目光亦冷道:“废话少说!好好盯着!看能不能找到空隙,让他落单!”

矮个的愤然道:“大哥!我们都盯了他快一礼拜啦!他哪有落单的时候!每天早上起他两个哥哥把他领到闹市区后,不到一分钟就有女人靠过来了,然后他们就开始逛街,逛完饰品店就逛和服店,逛完和服店就逛绘扇店,还有手帕店,胭脂店,梳子店,木屐店,唐伞店,然后就到中午了,他们一群人就去茶楼吃东西,那老板看到他们那么多的人眼睛都笑没了,整个茶楼都免费包给他们啦!消费还打七折!可怜我们什么都没吃啊!就为了盯着他有没有落单!然后他们吃完继续又把所有的店在另一个街区又重新逛了一遍!他们都不累吗?!我修行都没这么累啊!那些花纹不都一样吗?颜色不都差不多吗?有什么好挑的!然后下午他们逛累了就去甜品店,那群女人一口一个“小凛”,“凛君”的,“啊,你累不累?快喝口茶水。”“饿不饿,快尝尝这糕点,可好吃了!”“热不热?我帮你扇扇风?”啊啊啊啊啊!我也很渴很饿很热很累,怎么从来没妹子这么关怀我啊!而且那群女人还越逛越多!太他妈邪门啦!最后我想熬到晚上总该可以等到他落单了吧,结果他们还要逛庙会啊!好吧,我们等,然后等庙会结束后,你猜怎么着,一群妹子就送他回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只想送一个妹子回家的机会都没有!结果他一人就霸着这么多的女人!不行!我要杀了他!”

“你冷静点!小点声!当心被他们发现!”

“发现就发现吧!我已经受了7天的刺激了,我受够了!我受不了啦!”

 

深受刺激的黝黑汉子大喝一声,就向人堆里的凛冲去。

“啊!回来!你这个笨蛋!”高个的喊道,但他的同伴根本就不听,一溜烟的跑了,高个的没有办法,只得跟了过去。

而凛正在和妹子们吃丸子喝糖水,突然就感到一阵即使自己忍术烂到渣都无法忽略掉的杀气朝自己逼近。而随行的女忍们更是早有防范,纷纷掏出苦无挡在凛的前面。下一秒,敌人就现身了。他面目凶恶,目光狰狞,阴沉的吼道:“把宇智波凛交出来!”

“哎呀!”胆小的妹子被眼前这个凶暴的汉子吓坏了,眼泪汪汪的往凛身边挤,惹得凶恶汉子更是火大,叫道:“宇智波凛你给我出来!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东西。”

本来在安慰妹子的凛闻言后,面色一沉,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那禁得住这一句话,但他刚往前走一步,立马就被族姐一掌糊到身后,族姐厉声道:“不要中了敌人的道!他们就是要挑衅你,让你乱了分寸好中他们的计!”

然后四五个妹子神速的死死拽住凛的袖子,附和道:“没错,没错!凛不要听那个可怕的家伙胡说!”

“是啊,我们知道凛是很勇敢的!才不是那个歹人说的那样!”

“对啊,对啊!那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凛千万别出去!”

众妹子纷纷点头,然后一起同仇敌忾的怒视着凶恶汉子。族姐见凛被拽住没法动后,转目瞪着那个歹人,喝道:“你是什么人!找凛想干什么!?”

 

那个歹人被众妹子伤的快呕血了,强撑着表情凶道:“我是千手家的阿松!我找那个小白脸有要事!不相干的人退下,我不想伤及无辜!”

族姐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千手的人,怪不得如此粗鄙不堪。谁都知道千手,宇智波两家恩怨已久,我又怎会把族弟交给你!趁我还没发火,快滚吧你!”

被美貌女子恶语中伤后,千手松愤然道:“放心!我只是有样东西要交给他!我不会对那个小白脸动粗的!但你们再这样阻扰我,我就直接抢人啦!”

 

族姐疑惑的看着千手松:“有什么东西你就直接给我好了,东西没问题了我自然会给凛。”

千手松听后眉头皱的更紧,刚要开口,身子就被人一拽,那个高个的千手也赶来了,他向众人笑道:“大家不要误会,我是千手多江,这是我的弟弟千手松,我们不是可疑的人,只是有事想请这位宇智波的公子帮忙。”千手多江说完后拽了拽千手松:“好好和别人说话,看!你还把刀拿出来了!让人误会了吧。快,把刀收起来!”

千手松呲了一声,不情不愿的收起武器,将刀具抛给族兄,双手高举头顶,示意自己没威胁,然后挑衅的看着凛,说道:“你还不敢出来吗?真要在女人身后躲一辈子吗?”

 

凛到底也只是个14岁的少年,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再好的涵养也耗尽了,他挣脱开妹子们,走到千手松的面前。

“凛!”看到凛冲出重围挡在自己面前,族姐吓得大叫:“你干什么!快回去!”

“没事的,族姐。”凛很少见的和女性执拗道:“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要耍什么花招!”

族姐无奈,只得更加警惕的提防对方。

 

千手松极力摆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拿鼻孔看着凛。但心底却不禁冒酸,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宇智波长得真他娘的好看,看来自己真的是彻底没戏了。但输人不输势,千手松豪迈的扯开前襟,从怀中掏一个信封递到凛面前,咬牙道:“接着,给你的。”

 

凛看着那个和眼前汉子形象完全不符合的粉红色信封沉默了,那信上还附着一枝有些压坏的迎春花,信封的一角还歪歪斜斜的写了一行“小凛凛亲启”的字样。久在风月场扑腾的凛当然知道这春意盎然的信物代表着什么。凛觉得自己有些不好了,而众人从千手松拿出粉色情书的那一刻起,也都集体沉默了。

 

千手松见凛半天不动,恼怒的上前一步,凶道:“你怎么不接?拿着啊!”

 

凛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千手松见后更是火大,说道:“你给我收下!跟着你的这几天,我都知道你的底细了,凭什么别的女人送你的书信香帕你就收了,我的就不行!”

这一句让凛更是吓得不轻,他颤巍巍的说:“你,你跟踪我?为什么?”

千手多江见场面有些僵,忙出来打圆场:“阿松!都说了,表情不要这么凶!看看,人家都吓坏了。哈哈,凛啊,啊,可以这样叫你吧,哈哈,你不要介意啊,阿松这小子从小就这德行,他没有恶意的,你只要和他相处久了,就会知道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你就把信收下吧。”

千手多江的一席话非但没有安慰到凛,反倒把他吓得更狠了。凛挣扎的说道:“那个,很抱歉。我很感谢你的心意,但我不能收。”

 

“你说什么!”千手松气的涨红了脸,这封信是阿幸一直央求他转交给凛这小白脸的。自己明明喜欢阿幸那么久了,可阿幸只远远看了这小子一眼就迷得死去活来,天知道他在接受委托时内心是怎样的泣血。他多希望这信是给自己的,自己都快羡慕死了好吗?!然而这小子还一脸不情愿的不要!千手松愤怒的说:“这由不得你!你不要也得要!”

这时,那位族姐出声了:“我说,这位千手的小哥,这件事是勉强不得的,凛他不愿意,我看你就算了吧。”

千手多江还想争取下,说道:“凛啊,事发突然,你会吃惊也是难免的,但我这弟弟真的是个好人,”哎,能不好吗?都替情敌牵线了,天生备胎的命。千手多江心疼的想着,松喜欢阿幸的事他早就知道,可惜流水无情,但即便这样,阿松依然耿直的愿意替阿幸付出一切。千手多江继续说道:“凛啊,其实也无需要你答应什么,你只要把信收下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你不看都可以的!凛啊,你再考虑下?”

“哎,”那位族姐叹了口气,也跟着劝说:“凛啊,如果只是信的话就收下吧。”

“是啊,就收下吧,他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连先前只用眼神窃窃私语的妹子们都忍不住出声应援了。

凛很纠结,但想想反正也只是收封信而已,算了,收了就赶紧走人吧。凛都已经伸手准备接信了,但阿松却不乐意了!莫名其妙收获妹子们同情目光的千手松怒火中烧:只是收下就可以了吗?连看都可以不看的吗?阿幸的心意岂是这样就可以敷衍的吗?!

 

千手松一把抓住凛的手用力一拽,将凛拽进他怀中,扣住他的下巴对他大喊:“你不单单要收下这信,还要仔细的读,认真的读,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得接受这个心意!!!”

 

凛彻底吓傻了,都忘了反抗,众妹子也傻了。千手松趁众人都在懵逼中,飞快蹲下身子扛起凛,然后足下发力一跳好几丈远,千手松一边扛着凛飞奔一边对千手多江大叫:“大哥,这里就交给你啦!”

 

终于,一个妹子率先回过神,哭喊道:“哎呀!凛被他们劫走啦!快去救救他啊!”

 

这一喊,凛的族姐和其他忍族的姑娘们纷纷回神,一位族姐指挥普通妹子们去找凛的哥哥们,另几家女忍迅速向千手松追去,剩下的族姐们像被夺了崽的母狮一样向多江攻过来。被弟弟坑了的多江头痛不已,他也算是千手家的一流好手,但面对这些发狂的女忍们,多江差点就招架不住了。他一边挡住女忍们的攻击一边苦劝:“大家不要激动!凛不会有事的,我弟弟不会对凛怎么样的!”

“乱讲!人都被你们掳走了还说不会怎样!卑鄙的千手,看招!”

“说的对!枉我刚刚还同情你们,还想让凛收下那信的来着!可恶的千手!纳命来!”

“依子,不要跟他废话了,把他抓起来当人质换回凛!”

“没错!”

 

这厢多江心塞的无以复加,而另一方的千手松也不好过,追兵穷追不舍,而凛那小子也不让人省心,他抗走凛的时候很匆忙,根本没空把他绑起来,等凛回过神后就开始拼命挣扎,又踹又打。虽然凛是战五渣,但他毕竟也习过武又是男孩子,所以打的还是有点痛的。千手松恨的不行,怒道:“再不住手就摔死你!”他们正在民居的屋顶上飞来窜去……

“那你就摔啊!”宇智波凛毫不畏惧:“摔死也比落你手里强!你到底要把我拐到哪里去?!”

千手松没吱声,他心里也很难受,他要把凛带到阿幸那里去,这是他刚刚下定的决心。当他看见凛身边围着的那群少女时,他就知道了姿色平平的阿幸是绝对没有胜算的,阿幸写的信肯定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就被他扔进垃圾桶里。那么,为了让他接受阿幸,就只有把他关起来,让他除了阿幸就再也接触不到别的女人,时间长了,他自然会爱上阿幸。但这样的话自己也算是彻底失恋了,但只要阿幸能幸福的话,就够了……

 

这么想的千手松,目光更加坚定,他洒脱一笑,回答道:“放心吧,绝对把你送到好地方去!”

凛一听,立刻引起无限遐想,完了,完了,自己要被杀了,要被杀了!不,不,说不定更惨,会被卖掉,绝对会被卖掉!一定会把我卖到小倌舘或是阴间茶楼之类的地方吧。一想到这里,凛吓得放声大哭,喊道:“哥哥,救命啊!族姐,救命,他们要卖掉我啊!”

 

后面跟着的族姐听到凛的惨叫,心中一紧,一面加快脚步,一面放狼烟。正在城镇其他地方的宇智波们看到狼烟后一边往这里赶来一边生疑:奇怪,一般在战时紧急情况才会用的狼烟怎么在市区里用了?有敌袭吗?

 

千手松明显感到情况越来越不利,已经可以看到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黑色身影,呲,现在该怎么办?千手松一晃眼,突然看见有两个千手族人向他迎面扑来往他身后飞去,紧接着就听到了兵器碰撞的声响和女忍的骂喊声。太好了,有支援!千手松喜道,然后看见另两个族人在背街的小巷子朝他招手,千手松立刻往那里飞去。

 

千手松一落地,立刻把凛给捆了,然后捂住他的嘴巴。一个千手问道:“阿松!你怎么搞的!只是去送封信,你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把人都绑来了!”

“刚刚多江被宇智波的人揍的只剩一口气,好容易才跑出来,传信要我们接应你,你到底在干嘛?”

千手松说道:“我也是在完成任务,既然你们都在,那就快帮我把他运回去。”

“乱讲!任务可从没说要抓大活人的!你这是在绑架,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但你总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两族引战吧。”

千手松咬紧腮帮,半饷后仍不服气的说:“那你们为什么来帮我?”

“哎,”另一个千手叹气道:“还不是为了任务,托你的福,城里一半宇智波往这边赶来了,我们能全身而退估计是很难了,而且关于这小子的委托,以后恐怕是接不到了。哎,损失了一大笔啊。”

“恩,正好他人在这里,干脆我们把所以关于他的委托在这里都办了吧!”

“恩,也对,我看看委托单:凛的发绳,凛的头发,凛的指甲,凛的足袋,凛的木屐,凛的手帕,凛的腰带,凛的袖子,凛的香囊,凛的外套,凛的内衣下摆……沃日,咋这么多,阿松,你负责引开那几个女忍,帮我们争取点时间!”

阿松走了,剩下凛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千手堵在角落里差点被扒光,可怜的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两个糙汉浑然不觉的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过分,对凛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伤害。但看到凛抖得不成样子,蜷缩在角落里,眼泪都快掉下来时,突然觉得自己和欺侮民女的地痞没什么两样。

其中一个千手低下身子探试着靠近凛,安慰道:“多有得罪了,但我们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我现在帮你松绑,你可以回家了。”

当塞在嘴里的布巾被取出时,凛立刻下意识的大叫,那个千手也吓了一大跳,立刻又把凛的嘴用嘴给堵上了,额,用嘴给堵上了,估计那个千手也吓傻了。一瞬间,两人都瞪大双眼,凛这回真哭了,流下了悲愤的眼泪。那个千手的内心也是跌宕起伏:“啊,对不……”

“你在对凛做什么?该死的千手!放开我族弟!”

凛的族姐们甩开了那三个千手,终于找到凛时,就看到了这一幕……只见凛衣衫不整的被一个千手压在地上强吻…….

族姐们气的纷纷开了眼,双勾玉滴溜溜的不停转着,那两千手眼见不好,马上将凛扔向她们迅速逃路。凛的族姐慌忙接住他,剩下的女忍们对着那两个千手张嘴就吐大火球,那两个千手险险避过,他们目标明确,毫不恋战,撒开脚丫子迅速逃了,而女忍们找到族弟也没心思继续追敌,眼下,凛才是最重要的。

 

而凛遭受奇耻大辱,羞愤难当,他第一次深切的痛恨自己不学无术,让自己沦落到被千手

如此羞辱!

 

呜呜,被千手亲了,被千手亲了,自己的初吻啊!还被族姐看到了,还被女孩子看到了……呜呜呜,死了算了!

 

 

 

 

待续

 

评论(1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