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二十)

凌晨更文使我快乐!



正文: 



泉奈看到柱间送的“资料”时,心里郁闷的不得了,那资料是一叠厚厚的旅行照片,拍摄人的手法可以和专业人士媲美,照片的地点不知道是美国的那个旮旯角落,有平原有峡谷,景色很壮丽,星河灿烂,繁星像砂糖般洒满夜空。镜头下的斑有时是独自一人,有时和当地居民在一起,但更多的时候是和柱间一块合影。很多照片是偷拍的,有斑在露营地围着手工毯烤火的样子,在睡袋里睡觉的样子,和当地姑娘跳舞的样子,一个人靠着这越野车抽烟看日出的样子,还有发现了被偷拍朝镜头投掷东西的羞恼样子。泉奈一张张的看着,越看脸黑的越厉害,镜头下的斑有着不同于对待自己的温柔模样,表情生动亲切,像是换了一个人,头一次看到这么多哥哥不为己知的样子,对他的打击相当大,泉奈满腹心酸,他曾以为自己是最了解哥哥的人,哥哥只会对他一个人这样笑,他越想越委屈,身边的气压越来越低,看柱间的眼神像看小三一样。

 

柱间:“……”

 

柱间不是不知道泉奈从小就有严重的恋兄情节,他求助的看向斑,结果发现斑比他还怂,只见他满头大汗,面对弟弟泪光闪闪的质问目光他一脸被抓包的心虚样,靠着沙发才勉强站稳。柱间叹口气,算了,算了,只要是碰到了跟泉奈有关的事,斑都是指望不上的,他的恋弟情节估计不下于泉奈。柱间又将目光投向扉间,结果一对眼,自己差点吓跪,扉间的眼神冰冷探究,饱含深意。他随意看了几张照片,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取景很不错啊,什么时候去的?”

“就一个月前……”柱间颤悠悠的回答道,感觉后背都有些湿意。

“那时候我在放假啊!哥哥为什么不把我也带去玩!”泉奈十分不满,抗议道。

 

这孩子气的埋怨让两个哥哥松了口气,斑连忙安慰道:“我们又不是专门去玩的,我在那儿是去办公,凑巧碰到柱间也在那里出差,就租了辆车逛了两天,那里没你想的那么好玩啊,开车要开好几百里才能遇到一个加油站,没吃没喝的又不能洗澡,晚上冷的要死,睡袋跟纸做的一样。你要玩等暑假了我们在挑个好地方!”

泉奈的炸毛被撸顺了些,但扉间没那么好糊弄,他虽然在木叶当教师没怎么管家里生意,但对家族内重要的商业计划还是有所了解的,近期他们千手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企划需要派柱间去海外。说他们是碰巧遇上的,他打死也不信,扉间自认为算是一个比较冷感迟钝的人了,但那些照片却给他传达了一个非常糟糕的讯息,照片上的人虽没有什么越轨的行为,但那种感觉,拍摄者和被拍摄者之间的默契和温情,很难被扉间忽视。

 

斑还在絮絮的安慰泉奈,泉奈也趁机向哥哥撒娇打秋风,兄弟俩一派和谐。泉奈还是对照片上的风景心心念念不已,和斑约好暑假去那里度假,他望向扉间,眼睛闪闪发亮:“白毛!你也跟我们一块去吧!你来开车!”柱间狗腿蹭上去,讨好道:“顺便捎上我吧,我们兄弟四人一起去吧。”

泉奈立刻凶道:“你不准跟过来!”

扉间神情冷然的收好照片,说道:“都走了,谁去工作?我一大堆的科研要做,没那个美国时间。”

泉奈气的咬住下唇,目光很愤慨,斑的脸也沉了下来。柱间上来打圆场:“扉间,一天到晚泡实验室人会傻的,偶尔放松一下更能激发思维……”

扉间看着柱间冷笑着,意有所指的说道:“好啊,我们三个都走了,那宇智波,千手两个公司就交给你了,这里总得留一个管事的人在,相信你来打理斑的公司,他肯定是极为放心的。”

柱间愣了一下,干笑着没接话,斑的表情也很阴郁,但这次却极为容忍扉间的放肆而没发作。只有泉奈没发觉气氛已变得尴尬,还傻傻的反驳道:“开玩笑,哥哥的公司怎么可以交给别人来打理!”

扉间叹口气,起身把泉奈也拽起来:“走了,该回学校了。”

泉奈诧异道:“我才刚来,午饭都没吃啊!”

“回学校吃,或者待会再路上随便买点东西吃。”

“我不!我还没和哥哥待够呢!”

“那你待会自己想办法回去吧。”扉间嘴上说道,但还是站在门口等泉奈,算准了他会跟上来一样。

泉奈看了看扉间,又看了看斑,有些犹豫。斑也很舍不得弟弟但他下午要开会,让泉奈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干等着又于心不忍,正想该怎么两全其美结果就看见弟弟已经朝扉间那儿走去,泉奈回头朝哥哥招手道:“哥哥,我下次再找你玩!”

 

斑深受打击!

 

弟弟们走后,哥哥们心中各种复杂。柱间见斑的脸色不太好,深知他的恋弟情节又犯了,其实刚刚泉奈那么听话的就跟扉间走了连他都深感意外,就算是对待斑泉奈都没这么乖过。呵呵,看来弟弟真有办法啊~~但这事他可不敢跟斑说。正想着怎么去开导斑,结果斑先开口了,他说:“柱间,你说他们,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柱间愣了会,心里也有点沉重,但还是宽慰道:“应该没,泉奈怎么看都像是个没开窍的孩子,扉间嘛,我说不准,他从小就不好琢磨。”

提起扉间,斑又是一肚子的气:“你那个弟弟,我从小就特看不顺眼!又阴沉又奸诈,一脸看谁都是傻瓜的样子!哪有这么不可爱的小鬼!那有我弟弟万分之一的可爱!”

斑越说越激动,照例将泉奈夸赞一番把扉间口诛笔伐。柱间全程赔笑,斑的过激反应也许是想掩饰心中的不安吧,柱间最后说道:“斑,你也不要太紧张,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斑愣了下,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他靠在沙发上,良久后叹道:“我没什么好紧张的,全世界的人反对我都不在乎,我只担心父亲和泉奈。”

 

柱间笑了笑在他一旁坐下,斑所说何尝不是他所想呢。

 

待续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