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二十二)

端午节快乐~~~~~~~~ 

 

正文:

大二的课程比大一要重多了,如果说大一的课程是理论为主那么大二就着重实践了,泉奈看着解刨台上放置的苍白尸体,努力保持镇定。扉间带着消毒口罩,身着白大褂,眼神冷然专注的站在尸体傍边向学生们讲话:“这位逝者的去世时间不到48小时,死因是酒驾,由于死者生前签署过遗体捐赠的协议,所以经法医过手后便直接送到这里来,尸体的尸僵刚刚缓解,内脏没有太严重的损毁,可以说是十分珍贵的研究资料。以前我们的实验体不是缺肝少肺,就是缺胳膊少腿,不是被福尔马林泡到浮肿,就是黑臭难当,好不容易是个全的,就肯定被解刨过几百遍了,你们的运气真的十分的好,”扉间向遗体鞠了三个躬,然后面向学生:“现在开始考察你们的实践能力了,看看平时所学的都记牢了没?今天内容并不多,只要剥皮,分离脂肪层,找出淋巴,挑出血管神经就好,遗体也是一种耗损性材料,先用的人绝对比后来使用的人掌握的实践性要强,谁第一个上来?”

 

众人吓得齐齐退后了一步,一点都没有被扉间的话鼓舞。几个胆小的学妹已经快撑不住了,眼泪汪汪的瞪着扉间和尸体,仿佛等会要被解刨的是自己一样。一个女孩颤抖的说:“老,老师,死了还不到两天,回魂夜都没过,万一,万一,他又活过来怎么办?”

“放心,他已经死得透透的了,就算会诈尸,也有前一批解刨他的法医帮你挡着。”

女生吓得哭都不敢哭出来。

扉间叹口气,说道:“以前你们不是都见过无数遍标本了吗?怎么现在还这么胆小?”

“但是,它们只是单独的内脏,而且都泡得发白了,没那么可怕了嘛,可这个尸体,这个尸体还怎么新鲜,还有血啊……内脏也肯定是红色的!要不,要不…..”

“要不怎的?你还想放个几天等它变臭不成!”扉间冷下脸,心里有些窝火:这群被宠坏的学生,完全不知道老师给你们抢来这具教具的辛苦!这样的特殊教具无论什么时候都十分少有,知不知道有多少医科的院系抢着这尸体,竞争有多激烈!还在这里挑三拣四!扉间看看表,已经耽误半天了。他开始威胁道:“你们是想这门学科重修吗?这点恐惧都克服不了以后怎么去当医生?!再不上来今天晚上给我去扫停尸楼的厕所!”

伴随着扉间的话,一道阴风从门口吹来,恰巧将盖在尸体脸上的白布给吹掉了,露出血肉模糊脑袋,看来确切的死因是颅腔遭到剧烈撞击致死。

众人又吓得齐声尖叫并退到了墙角根,泉奈就是这个时候不知被谁给推出来的……

 

泉奈踩着虚浮的步子,几乎是飘到手术台跟前的。看着泉奈两眼发直的样子,手术刀几乎快握不住了,扉间将白布捡起来盖在尸体脸上道:“这具尸体算好的了,你真当上法医之后,多得是被变态杀人狂虐杀的支离破碎的尸体,可想清楚了?现在还来得及……”

 

泉奈一听,登时急眼,满血复活似的镇定下来,眼光犀利,下手快准恨,像跟解刨台上的“那位”有深仇大恨似的。

“不要割的太深!担心割到脏器!”扉间赶忙叫道!

 

后来在扉间的指导下,泉奈算是勉强完成了作业,刨开肚皮,割断脂肪层时,他中途几次想吐,特别是第一次看见血淋淋的内脏时,他脸上的冷汗跟下雨似的。听到扉间说:“做的不错,下一个!”他才松了口气,又颤悠悠的飘了回去。

 

接下来的课扉间几乎全程咆哮:“笨蛋!我是要你挑出血管不是要你剪短它!”“不准吐!不准污染样品!”“你的手再抖下去就要戳破脾脏了!”“你们几人把晕的那几个送到医务室去。”

 

下课时,众人像是从鬼门关中走了一遭似的,除了几个被留下清洗教具的快哭出来的学生外,其他人纷纷夺门而出。刚刚扉间可看的真,就是那几个家伙将泉奈推出来的。

 

午休时,扉间和泉奈去校食堂,泉奈故意点了比平时更多的食物来显示自己胃口很好,完全没有被吓到。扉间看着他一脸苍白的全凭毅力的往嘴里塞肉食,颇有些无奈道:“不行就别勉强了……”

 

泉奈一听,把嘴里的肉块强咽下,生气道:“想都别想!你就是想赶我走!我才不会输给你!”

 

扉间一听,更是头痛,他只是想说吃不了饭很正常,没什么丢人的,他也想告诉他,他第一次完成的手术比他预期的还要好,但泉奈总是曲解他的意思,将人民内部矛盾上升为阶级矛盾。扉间理智的选择闭嘴,这时一个略沙哑但充满磁性的女人声音插进来:“泉奈,找你好久了。”

 

扉泉两人望去,临近的位置上,一个头发染成蓝色的很妩媚的女人正朝着他们笑。“呀!学姐!”泉奈立刻端起盘子朝她那跑去。

 

见泉奈看见漂亮女人就撒欢跑过去的样子,扉间烦闷无比,被一种他不明了的焦灼感所笼罩。

待续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