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一)

为了庆祝不久前(一个小时前)拿到的高非成就,特地通宵敲文以此泄愤哦不是以此为乐。

此文是火影世界与阴阳师的双捏他~~

最近沉迷狗崽无法自拔,于是也产出了人生第一遍(伪)狗崽文!文中大量私设,根据我对火影的人物的特性的理解,与相对应的阴阳师角色对应,你们会感觉到我对扉间满满的爱的~~~~

最后,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正文:

 

从某些方面上来讲,宿敌就好比另一种意义上的前任,你们熟悉彼此的所有,从喜恶三观乃至社会背景家庭成员,都了如指掌。你们一面争峰相对,见不得对方过的比自己好,恨不得对方混的比咸鱼还惨,一面又祈祷此生能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现在,上辈子的宿敌没有如自己希望般穷途末路,狼狈不堪。反倒是自己变成了一条真!咸鱼。扉间冷漠的看着眼前锦衣华服的两人,特别是个子稍矮的那个,他打扮的更为俊俏花哨,白色襦袢红色织羽,脖子上还围了条深色皮草,华贵无比,骚的不行。

 

那骚气的主儿正笑吟吟的望着瘫在地上连身都没法翻的扉间,原以为今生来世都不会再听到的声音此时正带着无边的恶意对他说道:

 

“你现在这个样子倒比上辈子顺眼多了啊!扉间~~~”

 

扉间欲言妈卖批又止。

 

该来的迟早会来,报应啊……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扉间转世到这个世界时,是一条鱼,一条开了灵识的鱼,当他还在懵逼的吐泡泡时,河里其他食肉型的鱼便向他攻来,然后很长一段时光里,扉间都在躲避其他鱼类的追杀和人类的渔网,以至于他开始很严肃的思考是不是上辈子吃鱼吃太多才这辈子化身成鱼来抵债。而扉间是谁?好歹上辈子也是一代火影,风云人物。在接受了自己这辈子是条鱼的设定后并没有消沉太久,就算是条咸鱼,他也要做一条绝非等闲的咸鱼,况且他还保留了上辈子的记忆,他觉得这应该是某种启示,也许这个世界又要有什么大事让他完成之类的。于是带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怎么怎么滴的心态,安心修行。

 

有鱼开了灵窍,河神自然要来过问,这条河是条小河,河神自然也是位小神,河神惠比寿是位满脸笑容的慈蔼老头,骑着条大金鱼游到扉间身边,见扉间勤奋上进,又聪明又有见识(肺话劳资上辈子是学霸!),是条难得的鱼才,便多有关照,命河里其他有灵识的大鱼不许吃它升技能,又在它四周设下防罩,使人类看不见它进而无法扑捉它。扉间对此很是感谢,一直以来逃命花了他大半块时间,现在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修行了。

 

时间匆匆过了两百年,扉间也从一条咸鱼成长为一条大咸鱼,河里几乎快住不下了,每每想游动下身子骨总是会不小心撞翻好几条小渔船,看到那些不幸落水的凡人扉间很是愧疚,但他也很无奈啊,他已经尽量减少运动量了,但自己是条鱼不是乌龟王八,总不可能一动不动吧。于是人们纷纷以为河里有妖怪,每天跑到河神那里去祷告。终于有一天,一向和蔼的惠比寿被烦的不行,骑着金鱼来找扉间了。

 

“扉间啊,你在我这儿修行了快两百年,你已是这片水域里悟性最高,修为最深的鱼了。我如今也没什么可以教你了,你一直困在这方寸天地里也委实太委屈了些,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你以后有些什么打算呢?”

扉间明白,这是在委婉的赶鱼了。一直以来他收了惠比寿不少照顾,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再给老人家添麻烦,老爷子只是个小河神,近年来由于自己的事他的供奉也少了,更没少被黄毛小儿骂过:“臭河神,懒河神,叫你不好好保佑爹爹的渔船!”

 

扉间心里很是愧疚,二来自己也真的很想多去些别的水域走走,好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以前是法力不济不敢乱跑,现如今自己已经有些本事,他看了看如今已长成富贵人家画舫大小的身体,唔,应该不会被轻易吃掉吧?至少他觉得这世上还没有能把他整条都煮进去的锅。于是扉间向惠比寿诚心道谢,并说出自己想云游四州种种。

 

惠比寿是个好河神,他没想到扉间这么爽快就答应搬出去,一时间心里更加愧疚,毕竟扉间是他从条小鱼苗看着长大的,他决心要给扉间寻一块好去处,便骑着金鱼游走了。不到一月后,老爷子又来了问扉间愿不愿意成为阴阳师的式神。

 

在这个世界中,有灵识的妖一般有两个方式提升修为,一种是躲在深山野林自己摸索,也有机缘者如扉间般,能得到神灵或大妖的提点庇佑,为之大幸也。另一种,则是与阴阳师签订契约,阴阳师提供庇护之所栖身之地,提供他们提升妖力的天灵地宝。但条件是灵兽精怪成为其驱使的式神丧失自由,只到神形俱灭之前,都要受阴阳师支配。第二种虽听起来让妖难以接受,但开了灵识的无主小妖其实在野外的生存几率很低,一不小心就会被别的大妖当狗粮吃了或是被妖僧野道抓去炼丹,若能碰到好的阴阳师与之结契,得其庇佑倒也是件幸事。

 

然世上的妖千变万化而人也千差万别,虽有少数阴阳师会对自己的式神平等相待,但绝大多数则是将它们视作工具,驱使它们直至命尽,更有甚者会将低等小妖喂给大妖提升妖力。所以当阴阳师的式神好比女子嫁人若二次投胎般风险大。像扉间这种已有能力自保的妖怪,除非作恶被阴阳师抓住,否则极少有妖会自愿成为阴阳师的式神。

 

但扉间倒没有那些略有修为的妖怪那般清高,二代火影务实的很,与阴阳师签下劳动合同对他来讲倒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事。况且惠比寿问他愿不愿意跟阴阳师混,显然是已替他找到下家,以惠比寿的品德,介绍的阴阳师人品绝对靠谱。

 

“我愿意。”

 

惠比寿忐忑的表情舒展了,他介绍的地方是爱宕山,那里传说有天神庇佑,人杰地灵,于人于妖都是一个修行的好去处。那里有座神木神社,出过几代巫女和阴阳师,且都是倡导人妖平等的博爱人士,对式神都挺好。扉间决定即刻启程,临别时河神大人很郑重的送给他一副鲤鱼旗,让他防身保命。扉间很感动,嘴里含着旗子游走了,离开了他住了两百年的水域。

 

扉间花了快半年的时间才游到了爱宕山,一到这里的水域,便觉这里灵气逼人,对老河神更加的感激了,得知神木神社在半山腰,扉间便化为人形向村民买了口水缸,将自己的原身变小背在身上,一步步朝神社爬去。然而扉间比较不幸,去后发现神社门口挂满白幡,这家的社主刚刚去世。好在这神社后院有个水谭,扉间只好将原身放进去,默默等着下一代阴阳师。

这一等就又是一百年。这一百年来,这个神社都没有有能力的后继者,神社也渐渐荒芜。扉间倒觉得没什么,他性子冷,耐心好,这里灵力充沛,即便没有阴阳师的协作,自己慢慢修炼也能成大器,不外乎时间久点,闲暇之余扉间还带起了徒弟:一个河童,一个河蚌。

 

这两个小家伙是水池的原住民,扉间刚来时恰巧开了灵窍,扉间就像惠比寿带他,上辈子带学生般带起了这两个孩子。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倒也平静惬意。两个小家伙吵吵闹闹,多多少少赶走了些许岁月的孤寂。

 

就在扉间在这个水池子里住了快一百一十三年时,他的两个小徒弟终于会化形了,变成了5,6岁孩童摸样。但妖力不够尚不能完全变成人类的摸样,一个脚掌还是蹼,嘴巴像鸭子,另一个背上背着大蚌壳,可他们的脸,扉间暗暗稳住自己的心跳,那是瓦间和板间的脸!

 

瓦间板间化形后,能吐人言了,这一百年间他们一直跟着扉间,就像上辈子他们也是被扉间带大。他们看见扉间幻化的人身后张嘴就喊哥哥,那一刻,扉间几乎快哭出来。过了一会后,扉间发现弟弟们并没有前世的记忆,但也无所谓,本来弟弟们在上一世存在的时间就太过短暂,记不住也没关系。这一世能和弟弟们重逢已经是意外之喜。然而惊喜的还在后面,当天夜晚,他们的大哥也来与他们团聚了。这个破败神社的最后一任家主,出生了。

 

从婴儿出娘胎后,扉间就感应到大哥的内力。虽很微弱,内力也有些变化,但绝对是大哥没错。亲人能再次团聚当然令人高兴,但扉间也有一点点担忧,他们这波聚齐了,隔壁那波会不会也……扉间不敢想了……

 

柱间身来就有做阴阳师的天赋,扉间是知道的。在柱间4岁的时候他就指着池子里的自己对他妈妈说:“妈妈!妈妈!这条鱼好大啊!有,有,这么大!(小柱间手脚并用拼命比划)比我们家的柴房都大!”

母亲看了看水中默默吐泡泡的扉间,揍了柱间一顿:“瞎说什么!明明就是一条普通的红鲤鱼!跟你说了多少次!叫你离水池远点!当心掉进去淹死你!”一边说一边将柱间拖走。

 

扉间默默给自己曾经的大嫂点赞,这小鬼没一刻让扉间省心过。他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把他从水里捞起,从树下接住,从山崖边用板间的涓流吊住……相比之下,另两个弟弟简直是天使在人间。

但另一件事件让扉间不得不忧心,自从柱间出生后,山里的精魅鬼怪就突然多起来,天生有灵力的年幼巫女巫童是妖鬼提升妖力的绝好美食,而本是天灵地宝之地的爱宕山因为没有山神阴阳师坐镇,反变成妖怪绝佳的栖息地。扉间靠自身之力也只能勉强保住神社一家和山脚下几户农户的生命安全,但妖怪多的地方,必有瘴气,时间一长,普通凡人必定会受影响。即便扉间努力使用净化之力,山脚下的人们还是陆续病倒。

 

当柱间19岁时,母亲水户的身体已然到了极限,其实她能活这么久,已经是扉间拼劲全力了。柱间沉着脸,每天去山上给母亲采药,没有用的,普通的草药根本治不了妖怪的毒,徒劳的努力。终于在一天夜晚,水户走了。

 

扉间瓦间板间帮着柱间把水户安葬了,柱间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扉间也觉得没必要告诉他。毕竟这辈子是一个新的开始,有时候记忆力太好倒并不是什么好事,会很累。柱间看得见扉间瓦间板间,也看得见其他花精草妖,他以为扉间他们是这个神社的家神,从他小时他们就在了,自然已经把他们当做家人看待。

 

整理水户遗物时,柱间发现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小扎蓝色的灵符和两张漆黑的符咒。阴阳师通过灵符召唤式神,但神木神社已经几代都没有出过有灵力的继承人了,灵符在普通人手里和厕纸没两样,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水户把灵符这件事给忘了吧。

 

拿到灵符的柱间激动的颤动,他有灵力,现在也有灵符了,只要召唤几个厉害的式神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就能把爱宕山的危机解决了!

 

柱间立刻焚香、沐浴、更衣、净手、祷告,准备完毕后开始画符了。

 

“QQ牛力自由!”

 

光芒散去后,是埽神……

 

众人沉默,

 

没事没事,再来再来!第一次嘛,不熟悉嘛,总有失手的时候。

 

“QQ牛力自由!”

 

埽神,

 

“QQ牛力自由!”

 

埽神,

 

“QQ牛力自由!”

 

还是埽神,

 

“QQ牛力自由!”

 

好多埽神……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剩最后一张符了,柱间的手都发抖了,扉间拍了拍他的肩膀,瓦间板间也跟着打气。柱间一咬牙,豁出去啦!

 

“QQ牛力自由!”

 

突然屋外罡风四起,一股强大刚猛的妖力在院子里肆虐。瓦间板间的化身吓得“嘭”的一声消失不见,躲在了池底的原身里,扉间担心他们也暂且回到了原身。

 

柱间连滚带爬跑出屋外,只见半空中浮着一个人影,杏白狩衣,巨大黑羽,如天神般俊美如天神般冷傲,睥睨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柱间。天神缓缓下凡人间,小心的将怀中人放下。

 

“哼。”

 

就连这声冷笑!这个声音!都是天神级别的!

 

柱间被这一声冷笑苏到,哦,不是,是惊醒,才发现还有一个人站在天神身后。

 

妈妈呀!了不得啦!我发啦!我一次召唤了俩!

 

柱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分神去看另一位,啊,另一个也不得了!如果说前一位的美是圣性之美,那么后一位就是魔性之美了,那个人或者说那个妖是个男妖,却妖冶至极,魅惑至极,不经意的一眼就会令世间男女神魂颠倒。他们俩站在一起就像阴与阳,光与影,正与邪,神与魔般互相对抗,互相吸引又互相衬托。

 

柱间不禁又看痴了。

 

泉奈一时没注意到趴在地上的傻大个,他略嫌弃的打量四周,不满道:“没想到这么破旧的地方还有人住,看来我们只有再找别处落脚了,哥哥。”

 

“恩。”

 

当扉间从水里探头看清来的人时,已经被遗忘的担忧和恐惧再次支配了他,他心里只剩下四个字:

 

完了,来了。

 

 

 

待续(初生的太阳真美啊~~恩,滚去睡觉)

 

评论(36)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