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你还真当我这条咸鱼翻不了身吗?!(章五)

 (估计要住院........更新暂停,唉.....)

 

正文: 

 

柱间见大妖沉默不语,既不表态也不出招,他一时也拿不定斑的想法。扉间也静观其变,不敢轻举妄动。解救这场死局般局面的是惠比寿,他的出现出乎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惠比寿自一面水镜中穿搜过来,首先看到的就是体积最大,样子最惨的扉间。扉间被打回原形,鱼腹上有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鳞片也残缺不全。惠比寿大惊:“扉间!你怎么会这样?!刚刚瓦间板间突然掉到我的河府里,大哭大闹说你这里来了两个很坏的大妖怪,是他们把你伤成这样的吗?他们是谁?不,先不说这个,我马上帮你医疗。咦…..这黑色的羽毛是怎么回事?”

惠比寿想试着拔下根羽毛,一碰到手指就像触电样刺痛:“啊咧!好痛!”

“这回是河神吗?哼。”

惠比寿这才看见浮坐在空中的斑,这一惊,吓得更不得了。斑虽然将身上的妖力收敛了不少,但惠比寿依然感受到大妖身上强大霸道的妖力,像河神土地一类的微末小神,见到斑这一类的等同于上神一样的妖神大怪,会本能的心生畏惧远远躲开,但那位尊驾已经看到他了,还说了话,想遁走估计不太可能,惠比寿磕磕碰碰的行礼:“没想到,居然是大天狗大人。小老儿能有幸一睹大天狗大人的英姿风采真是此生之福,只是,为何像您这样的大妖会莅临此处?”

 

最近十几年,爱宕山已今非昔比,妖孽丛生乌烟瘴气,一些以清修为主心性善良的小妖怪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像斑这种清傲的大妖应该更不会来这种鬼地方才是,惠比寿一见斑背后的巨大黑翼,飞快联想到扉间身上快插满的黑羽毛,天,瓦间板间那两小鬼所说的坏人…不会是这位尊驾吧……

 

惠比寿的心不禁拔凉拔凉的,啊啊,自己可爱的孙女金鱼姬下个月就满五十岁生日,但他又不能放着扉间不管,啊啊啊,纲手啊,不知道爷爷还能不能再见到你,惠比寿心一横,一边行礼一边说道:“看此情形,定是劣徒触怒了大人。小老儿只是山野小神,教出的徒弟自然也是顽劣愚钝之物,像大人这样的大能者,必定不会与他这百年小妖一般见识,况且他也受到教训了,还请大人有大量,就饶恕他吧。”

 

扉间见惠比寿一边发抖还一边替他求情,心里暖到不行,简直想当场叫爹。但惠比寿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又岂是他几句软话就可以把斑说服的。

 

“河神,此事与你无关,你快点走吧。”

 

果然……

 

惠比寿似要鼓起勇气再争取一下,扉间不想让老爷子为难,更怕斑发起疯来滥杀无辜,经历过四战的扉间很清楚斑的本事,那个时候,死在斑手下的人命已经无法估计,天地都因他而腥红一片,空中的浓重的血腥经久不散。对斑而言,除了他弟弟的性命,其他人的生命在他眼里只怕连尘埃都不如。扉间刚要开口,柱间眼疾手快的跑过来,完全看不出重伤的样子一把按住扉间的上唇,用力把扉间的大鱼嘴给合上了。

 

扉间:“???”

柱间道:“你千万再别说话了!就连我这么蠢的人都看出来了,斑在所有人中最烦的就是你,刚刚我说那么多他都没打断我,你就不要再惹怒他了,乖,别添乱了,看我的,说不定这事能平安解决!”

“我添乱?!我上辈子帮你揩了一辈子屁股,临死的前一周还在处理你遗留下的破事,你居然说我添乱?!你他妈的良心不痛吗?还有,才多大会功夫你就斑,斑的叫,叫的这么亲密!”扉间在心中愤怒的咆哮,要不是身受重伤竟挣不开柱间的力道,扉间恨不得把他哥一口给活吞了。

只见扉间的大(鱼)头奋力的摇摆想甩开柱间,柱间死死的压住,劝道:“扉间!不要不听话!放心!就交给我吧!”

“额,那个,”惠比寿忧心说:“鱼类是没有鼻腔的,只能靠嘴巴呼吸,你压着他出气口了……扉间大概是要换气…….”

 

耍宝完后,柱间问惠比寿会不会阴阳术,能不能召唤,解除式神。

 

“当然会了,河神土地的职责和阴阳师有些相似,都是镇守一方平安的,我们偶尔也会和法力高强的阴阳师切磋请教。因为扉间是妖,妖无法使用阴阳术,所以我也只介绍了个大概,主要让他了解下,好逃离一些心术不正的阴阳师追捕。”

 

柱间一听大喜,当下就跪了拜师。【注:惠比寿一开始没教导柱间的原因是因为1:神木神社后继无人太久,扉间和惠比寿都认为神社不可能会出阴阳师了,且惠比寿负责的水域不在这里。2:惠比寿亲友很多长期行踪不定,扉间的飞雷神没研究出来时,根本碰不到人,且人和神的时间观和时间差区别太大,一不小心就是十几年,对人而言,实在是不太靠谱的老师。3:柱间出身后,爱宕山已经乱的不行,扉间疲于净化,没空理这事了……】

 

柱间回头对斑高兴的说:“斑!我找到老师啦!我马上就可以放了泉奈了,你不用担心了。”

 

斑不置可否,一语不发的浮坐在空中。

 

惠比寿突然得了个便宜徒弟,虽有些懵,但也认真观察起他这徒弟的天赋,他按住柱间的手腕,微微皱眉,柱间的灵力杂乱薄弱仅比一般人强点,但碍于扉间的面子他不好点破。但当他听完柱间简述的来龙去脉,并拿出封印住泉奈的黑符时,不禁内心大骇,这道黑符是千年前拥有妖神血统的阴阳师所创,且不说这符咒多强大,单说稀有,千年岁月能遗留下来的估计也只有一到两张,而且现世根本没有阴阳师有能力操作此符。这小子说是他用此符封住妖狐,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

 

惠比寿稳住心神,暂时不动声色,他告诉柱间被封之物只能让封印者本人来召唤,他先告诉柱间以血为引,画了个符咒。再跟柱间解释式神再没被召唤出来时,会呆在阴界与阳界,此世与彼世的裂缝中,柱间要做的就是以精神力连接那里的泉奈,将他唤回来。柱间一脸懵逼,

扉间不耐烦的说,就好比你小时犯错被你妈关柴房了,现在泉奈就关在柴房里,你要把那扇门打开,放他出来!

 

柱间秒懂,说试试。惠比寿提醒,召唤被封的式神需要很强的灵识,这必须让精神高度集中,阴阳师都是闭上眼睛来建立通感,在仪式没完成前不能睁眼,不然分了心神召唤会失败。

“失败会怎样!”斑急道。

“这,小神也不知道,”惠比寿为难道:“小神也是第一次看见黑符。”

斑沉默了。

“绝对没问题的!斑!我一定会成功把泉奈弄出来的!你不用担心!”柱间朝着斑爽朗一笑,

满脸傻气,样子略微欠揍。

 

斑面色微沉,依旧一语不发的浮坐在空中……

 

惠比寿悄悄来到扉间跟前,忍不住低声说:“你守护的那个凡人,他的心是不是太大了点,这样的灵符我都没把握能召唤成功,他,唉,他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的命都捏在那个大妖手里,命悬一线。他要是召唤失败……”

扉间立刻说:“惠比寿大人,一直以来都受你诸多照顾,感激的话实在太多无从说起,请您快离开此处吧,您不必留下陪我们犯险!”

“不”,惠比寿安慰的拍了拍扉间的(鱼)头,道:“我倒很有兴趣想知道,那小子能不能召唤成功。小老儿我别的不敢打诳语,但命硬血厚,保命绝对没问题!”惠比寿又顿了顿,说道:“还有,我总觉得刚刚那位大天狗大人是很想打人的,估计是怕影响那傻小子发挥才忍着。”

扉间将(鱼)头转向惠比寿,深沉道:“知己啊!”

 

柱间开始闭眼冥想,脑海里回忆被母亲关小黑屋的情景,他想象那个地方也是个柴房的形状,然后他就要去找那扇门…….

 

柱间额头皱拢,双眼紧闭,道:“我好像看到那个空间了,黑黢黢的,但我没看见泉奈啊!”

斑一听,满脸阴霾,从半空中“嗖”的一下飞到柱间面前:“再给我仔细找找!”

柱间急的满头大汗:“找了,都找遍了,真的没看见泉奈人啊!就只看见一白色大狐狸!”

扉间:“…….”

惠比寿:“…….”

斑:“…….”

 

过了一会后,斑开口道:“那白狐就是泉奈的原身。”

 

“哦哦哦!”柱间喜道,下意识就要睁眼,斑飞快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厉声道:“不许睁眼!法术还没完!快把泉奈放出来!”

“哦哦哦~”柱间内心狂跳,他没想到像神明般高高在上的斑会触碰自己,一时激动的动都不敢动,嘴角不受控制的朝两头翘。

 

扉间冷漠的看着他大哥一脸荡漾的傻笑,深恨自己是条鱼,没眼睑,呲,要瞎!

 

柱间勉强稳住心神,拿着黑符,大喊:“急急如律令!”

 

符咒从柱间指间飞去,空中金光大显,“嘭”的一声,光芒烟雾散去,草地上多了一只雪白的狐狸。泉奈的人型绝美,狐身也同样美丽,它通体雪白,唯尾尖后肢带有一抹莹紫。泉奈团卧着,似在睡觉,突然被召唤出来后便惊醒了,他抖了抖耳朵摇身站起,泉奈的原身比寻常狐狸要大上两圈,身形修长丰美,皮毛犹如锦缎般光泽华丽,每根毛发都沁萃着月亮的银辉。

 

泉奈发现自己变回原形,很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找斑:“哥哥?”

 

结果看见那该死的突然封印他的柱间一脸傻笑,站的离他哥哥极近……

 

泉奈暴怒,立刻露出利齿朝柱间的脖颈扑去!

 

 

待续(团长放出来啦!可我得关进去了.........)

 

评论(1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