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朝耀】静听海风(十六)

章 十六(疏忽大意发重一章请原谅)


亚瑟重重叹了口气,任命的拿起叉子,临死之前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如果是伊万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帮他吃了?”

王耀挑了挑眉毛,哼了一声,一副很不屑理他的样子。亚瑟也只是随口一问,也做好了回答是是的心理建设。反正习以为常了,这也算不上什么伤害,顶多吃吃味而已。但王耀的反应让他很不满,于是亚瑟也开始较真了。

王耀被逼烦了,没好气的说:“不会!”他又想了想,补充说:“从逻辑上来说,应该不会。”


亚瑟的嘴角抽了下,说的什么鬼?!


王耀瞥了他一眼,说道:“别看伊万五大三粗的,他的厨艺倒还行。所以...

【朝耀】静听海风(十五)

章  十五


海盗亚瑟帅气十足的先行离开,两个跟班自然是紧随其后。


亚瑟见他们走后,立刻对王耀说:“我知道这太不寻常了,但你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我们肯定会回去的!先说好不许打人,不许……”

“闭嘴!把我解开!我都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啦!”

“是啊!被‘你们’吓得想起来啦!快松开我!我要撒尿啊!”

“啊!抱歉!我这就(割绳子)……,啊!你干嘛打我!?”

“我不但想起来了,记忆也恢复了,最后打晕我的是你吧!”

“……这个你可以不用想起来。”


亚瑟跟在王耀身后叹气,他觉得揍他一拳也不委屈他,毕竟,他连他“自己”...

【朝耀】静听海风(十四)

章  十四


亚瑟猛地回头惊醒了还在苦思中的小亚瑟,他下意识的就要射击亚瑟了,但他却两眼一翻,“噗咚”倒地了,小眉毛扑街后,露出了身后的王耀。王耀的脸红彤彤的,看他那样估计还没酒醒,只见他双眼迷离,却硬是要摆出一副大仇得报,志得意满的高冷表情。他左手拿着一个酒瓶,当然,瓶身已经碎成粉了……王耀一边打酒嗝,一边得意的说道:“终于干掉你了!死鸦|片!”


亚瑟当机了,他傻傻的张大嘴巴,大脑一时信息量太大,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信息大致如下:


救命!警察!杀人啦!


瓶子都粉了!你到底是用了多大劲...

【朝耀】静听海风(十三)

又不让发,你到底要我怎样~~要怎么样~~


请移步:


http://www.jianshu.com/p/0d9e24ed1bc3

【朝耀】静听海风(十二)

章 十二


王耀看着亚瑟一脸淫邪的朝自己走来,嘴角有些抽搐,他都懒得问他是不是嗑药了,直接摸出手机打电话。亚瑟有些不满,他本来还等着他惊恐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然后他就可以邪魅一笑,回答他:“干你!”来着,可是王耀总是不按理出牌!


哼,随便吧,我倒要看看你会搬出什么救兵来!亚瑟心想。


电话通了,王耀用相当流利的英语和对方打招呼:“晚上好,首相大人。您家里有一位“特殊人员”大概喝多了,他现在正在我的房间里……”


WHAT THE FUCK !


亚瑟吓得清醒了一半,他立刻夺过手机摔在地上,还心有...

【朝耀】静听海风(十一)

章 十一


亚瑟电光火石的想起了08年在王耀家的那次悲剧,那是他近五十年来最不愿回想起的十大尴尬事件之一。那一年王耀家里正主办奥运会,其实说实在的,当时他家里真不适合搞这个,在奥运开始的前半年,几乎每一个月他家都发生天灾人祸,搞得鸡犬不宁。要是换成别人早就申请弃权专心整理后院了,可碰到的是面子比天大的王耀,他就偏要死磕到底,硬抗下来。亚瑟曾经私下好意的劝说了他几句,他建议要不这一届他先筹办,等下一届王耀再来,正好他也可以歇歇,休整一下。亚瑟发誓他当时真的是出于好意没有别的意思在里面可换来的却是他的冷笑,他居高临下,满脸不屑道:“你们不就等着看我出洋相吗?你们不都认为我...

【朝耀】静听海风(十)

章 十


小亚瑟先是吃惊他们一个锁笼子里一个躺在外面,这是什么情况?而且从外表上看应该把他们两个对调一下,黑发的在里面黄毛的在外面才比较合理。但马上小眉毛的注意力就被酒味吸引住了,他用力吸吸鼻子,不错,是拉姆酒的味道,是我的酒的味道!小眉毛又走近几步,在王耀身边站住,都不用弯腰,王耀身上的酒味就一个劲的往鼻子里冲。当然,他也看见了地上的蜡烛……此时亚瑟反倒很平静了,大难未来时人心总是惶惶不可终日但当它真的到来时,人们反倒不怕了,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坦然。此刻亚瑟就是以这种坦然的心态来坐等小眉毛的发难。


如果目光可以具象化为一种武器,比方说子弹或是激光的...

【朝耀】静听海风(九)

章 九


重新回到地下室的两人,也是各自烦恼,身心俱疲。船上的灯火蜡烛都有十分严格的使用管理。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发生火灾,毕竟当时的船是木质的而大多数的货物属于易燃品,而他们的照明工具也只局限于明火。另一方面还是由于资金问题,当然了,节约成本是个永恒的话题。当时船上照明用的灯火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最高等级的是鲸油灯:用鲸鱼的脂肪和油脂为材料做的巨大蜡烛,它十分昂贵,能烧很长时间。它一般用在船头的大船灯上,用来夜晚航行时照明用。中等是船长使用的白蜡烛,它虽没鲸油灯那么贵但也不便宜,它光线明亮,而且燃烧时无烟无味,一些贵族妇人们使用的白蜡里面甚至会添加香料和干花瓣,这使得它...

【朝耀】静听海风(八)

章 八


当海盗眉毛又一次来到地牢时,明显发现了这里的气氛不对了。笼子里的两人离得远远的,黑头发的裹着床单,一脸傲气的坐在左边。金发的低着头,满脸羞愧的蜷缩在另一角。特别是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真是惨不忍睹,他记得昨晚还是好好的啊,怎么一会功夫就面目全非了呢?!


吃惊归吃惊,但海盗眉毛也没多问,他将手里的衣物丢到王耀身上。王耀接住后抖开一看,火了,这根本就是一条裙子!妈的,他什么意思!海盗眉毛虽听不懂王耀在说什么,但看得出对方在生气,他也觉得很生气,难得他仁慈的送给他衣物,还是新的,而且还是上好的棉麻!对方却还不领情的样子。真是不识抬举!

亚瑟立...

【朝耀】静听海风(七)

章 七


亚瑟赌气不想再理王耀,又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背后有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叹息,他回头,只见王耀背对着他,他正将身上那半块床单平铺在地上折来叠去的不知道在捣鼓什么,床单本来就不太,王耀虽然尽量想遮住自己,但更多的布料被他铺在地上,他都没察觉自己的屁股快要失守了还在那儿进行着他的小实验。亚瑟看着两个白嫩的半遮半掩的小山丘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不禁有些气血翻涌,看了一会后,他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开口问道:“你又怎么了?”


王耀白了他一眼,用床单重新把自己裹好,没好气的说:“我正试着看能不能用最省布料的方法给我们做两条短裤,难道你更喜欢一直裸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