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扉泉]怀梦(六)

(困的不行,明天捉虫)

扉间在任务中会时常遇到泉奈,这是不可避免的,千手与宇智波两族声名远扬,大名贵族要是雇佣其中的一方,敌对势利绝对会雇佣另一方来牵制,而这种平衡是两族人不断的流血厮杀换来的。在最开始,千手和宇智波并非生死仇雠,他们只是雇主的刀,雇主之间的恩怨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只要执行任务就行了,成败与否谁生谁死各凭本事也没有什么好怨恨的,但漫长的岁月积攒下的血债改变了双方的初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人就对年幼的稚子灌输憎恨的思想,仿佛这仇恨是从天地伊始之初便在血脉中传承一样。他们不仅仅是刀,也成了憎恨的容器,这憎恨甚至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没有比这更可悲的事了。

所以这次任务中又碰到泉奈...

【扉泉】怀梦(五)

啊啊啊啊啊,眼睛最近有些炎症,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正文:

见泉奈似要杀人灭口,扉间本能的扔出苦无打断了他的攻势:“住手!”扉间低声呵斥道:“她早已晕了过去,根本就没有看到你的脸!你没必要这样做!”

 

泉奈错愕的回瞪扉间,瞳孔闪过一抹猩红,刚刚他用了写轮眼了吗?为什么?扉间疑虑道。泉奈迅速回神,眼神异常冰冷的瞪着扉间,半晌后才讥笑道:“我才不在乎她是否看到我的长相。”

“那你为什么要怎么做?”

泉奈笑意更冷,反正在他眼里,自己或者说宇智波全都是杀人如麻,毫无人性的恶鬼吧?!

“她的脏器伤的很重,恢复是不太可能了,与其以后被虐待致死倒不如我现在帮她解脱,我出手很快,她...

[扉泉]怀梦(四)

扉间执行完任务后回到族地,在训练场上练习的弟弟们看到他回来了,收起苦无向他跑去。扉间看着板间和瓦间,心里不禁想到另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泉奈,大概已经死了吧。那种情况下不可能会活下去吧。这两年来他越来越出色,已经可以胜任更加困难的工作。虽然他只有九岁,但心思缜密毫不输给大人。这两年来扉间解决了不少的敌人,心智也愈加冷漠,但他总是无法忘掉那个孩子。在这两年里,扉间经常梦见他,梦见他们躲在宅府的地板下,梦见泉奈将藏在怀中的点心分给他,以及最后自己将他丢下然后他被那三个人杀死,梦的最后,泉奈躺在血泊里,表情定格在他死前的那一刻:他愤怒,恐惧以及伤心,那双眼睛始终不肯合上,它们一直死死的瞪着自己。

扉...

[扉泉]怀梦(三)

废话:唔,其实自己发的文也不少了,乱七八糟的也想想归整一下像别的亲们整个目录啊,超链接之类了,但是,,,好麻烦啊啊啊,算了,就这么着吧,我以后再搞(flag)反正都在这里,自个找吧(被暴打)

正文

扉间轻轻扯了扯那个孩子的袖子:“没时间哭了,快走!”好在那个孩子虽然没什么经验倒也不傻,他用袖子擦了擦脸,跟着扉间一起行动。他们换了个地点后,扉间问道:“你身上有武器吗?”
那个孩子吸吸鼻子,点了点头,从衣兜掏出几把苦无,手里剑和一把匕首。然后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找出几张爆炸符。这时一个纸包从那个孩子的衣兜里掉出来,纸包被那个孩子立刻捡起来,他拍拍上面的灰正要放回去后来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他打开纸包,里...

[扉泉]杯梦(二)

废话:其实习惯之后,曲线发文也还行_(´ཀ`」 ∠)__

泉奈脱下了华贵的服饰正打算和叔叔们离开,他远远的看着曾经待了十天的房子,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正在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那个孩子已经变成了公子的样子换上他先前脱下的衣服。泉奈还没有解除变身术,只有离开这座宅院,他的任务才算正式完成,而变故就发生在这一刻,宅院突然闯进来十几个黑衣忍者,他们见人就杀,一部分黑衣人朝主宅攻去,另一部分人向他们杀过来,

三叔叔立刻带着泉奈向后撤退,二叔叔挡在他们前面和那群黑衣人缠斗起来。还有几个忍者从主屋里飞出来加入战斗,那应该是那个小孩身边的忍者吧。三叔叔把泉奈藏好后摸着他的脑袋笑道:“真不...

[扉泉]怀梦(一)

章一:

泉奈的开眼比他哥哥早,这事只有他和扉间知道。开眼对宇智波一族来说是比什么都要值得庆祝和骄傲的事,它不但代表了这个人的天资更预示着族中以后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战力。但泉奈却将自己开眼的事藏得死死的,因为这件事几乎是他一生的耻辱。

泉奈6岁以后,族中开始给他派发任务,第一次接到正式任务的泉奈很开心,心想终于能帮上父亲和哥哥的忙了。但斑的脸很阴郁,他对下达任务的族长同时也是父亲的田岛十分不满,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泉奈的第一次任务是当一名贵族公子的替身,这算是比较安全的任务了,当忍者接的活能安全到哪里去?况且对方的酬金给的比平时高的多,这更加重了斑的不安。斑想代替泉奈出这个任务或者至少扮成随行...

[扉泉]怀梦(序)

“这不是陷阱也没有在整你,你往上面看……”

扉间自梦中惊醒,尚且稚嫩的声音似乎还萦绕耳边,许久不见也不可能会再见的脸突然出现在梦里,令千手扉间有一瞬间的恍然。

为什么会梦见他呢,在时光都飞逝了这么久的如今?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扉间轻笑起来,他一生都活得极其理智,今天却突然多愁善感起来。有人说,人越是接近死亡,就越是多愁善感。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

扉间又想起梦中人的形貌,十四岁的泉奈躺在雪地上,身上的夜行衣有好几处明显的破损,周身的雪被他的体温融化,氤氲出深深浅浅的红,那些血有可能是他的或是他的受害者的。雪已经停了,几片残存的雪花吹到他身上似要将他和他四周的尸体一起埋葬。他这么狼狈的样...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二十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社畜伤不起啊啊啊啊!以后努力每周一更新吧.........

感觉断太久,都有些衔接不上了,555


正文:


扉间和泉奈到场后自然成了众人的焦点,但扉间明显比泉奈更胜一筹。以往的他不是身着黑西装在公开教室授课就是穿着白大褂在科研院做实验。木叶的学生们早已习惯了他的“黑白配”。艺校的学生虽和医校不搭边,但扉间“声名远扬”,其他院校的学生对他都有些嗖。但换下沉闷西装的他让人耳目一新,没了讲台上威严老成的气势,多出了一丝禁欲高贵的味道,他本身长得就不错,现在看上去更是俊逸非凡。在场大半的女生被他勾了魂,他简直成了男性公敌,但当事人却毫无知觉,扉间对众人投射在他身上的...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二十三)

发完文光速洗洗睡~~~啦啦啦~~~

正文:

“今晚我们系有个聚会,说起来泉奈你也算是艺术系的学生,你好久都没来系里了,大家都很想你,特地要我来通知你参加,你今晚有空吗?”美女说。

“有啊!有啊!”

“那么就说定了,晚上6点我开车来接你。”

“聚会的地址在哪里?几点结束?”

扉间的声音插了进来,那位美女瞅着扉间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千手教授,聚会的位置就是我们系里的一个艺术大楼,我们把里面布置了一下,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至于晚会会进行到什么时候,这我也说不准,毕竟像我们这样的年轻小鬼们会疯到几点我是真不知道,况且明天还是周末,反正我绝对会将泉奈安全的送回的。监护人要是还不放心的...

【扉泉】木叶浪漫谭(章二十二)

端午节快乐~~~~~~~~ 

 

正文:

大二的课程比大一要重多了,如果说大一的课程是理论为主那么大二就着重实践了,泉奈看着解刨台上放置的苍白尸体,努力保持镇定。扉间带着消毒口罩,身着白大褂,眼神冷然专注的站在尸体傍边向学生们讲话:“这位逝者的去世时间不到48小时,死因是酒驾,由于死者生前签署过遗体捐赠的协议,所以经法医过手后便直接送到这里来,尸体的尸僵刚刚缓解,内脏没有太严重的损毁,可以说是十分珍贵的研究资料。以前我们的实验体不是缺肝少肺,就是缺胳膊少腿,不是被福尔马林泡到浮肿,就是黑臭难当,好不容易是个全的,就肯定被解刨过几百遍了,你们的运气真的十分的好,”扉间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