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皮鹦鹉

旧文搬运,新文连载,专业关注冷CP,小众癌晚期患者,爱爬墙爱拉郎,
更爱花式虐男一。

©蓝皮鹦鹉
Powered by LOFTER

【米加】看着你跳舞 (五)

第五支舞

 

 

 哪儿去了,甜蜜的蔷薇? 

 哪儿去了,可爱的玫瑰?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王瑶第二天就回到了学校,莱维斯看到她都快激动的哭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伊万又欺负你了吗?”王瑶对他的夸张感到好笑。  
“呜呜,没有,他什么都没做,可我觉得他比平时更恐怖啦!” 
“呵呵。”王瑶笑着安慰胆小无害的莱维斯,不过她很累,不停的在打呵欠,眼圈也有些谈谈的青色。   
“你还好吧,王瑶,今年你家生意还是那么好啊。要不我过几天也去帮忙好了。”托里斯一脸忧虑,爱操心的毛病从小到大都没变,对每个人都那么的好心肠。   
“太谢谢你了,托里斯。我们家的人手总是不够,叔父又招了个几人,所以我才有时间回来。对了,你约到邻校的菲了吗?舞会快要到了哦。”  
“哎,她一直没给我答复,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托里斯一脸无奈,只要提到菲,他都会陷入甜蜜与苦恼的漩涡里。 
“要不我帮你一把吧,我假装是你的女友,让她醋意大发,她肯定就会立刻答应你了。”   
“不,不,不,心领了。我可不想两方面都死的很惨。”托里斯立刻敬谢不敏,然后另有所指的看着她。 
王瑶避开他的视线,转头问莱维斯:“你呢,莱维斯?想好约那个姑娘了吗?”  
“耶,我?”莱维斯立刻兔子般的羞红了脸:“我想约一年级的莉兹•茨温利小姐。” 

“哦,是那位瓦修先生的妹妹吗?她是位很文静可爱的姑娘呢,我们的莱维斯眼光可真好。恩~~不过,瓦修先生特别保护他的妹妹,不会让肤浅的男孩们轻易靠近她,不过莱维斯你这么老实,我想瓦修先生会同意你和他妹妹跳舞的。”   
“哦,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吗?!”  
得到了两个人的肯定莱维斯兴奋的挠着自己的头发,一个劲的傻笑着。突然,他的笑容奇怪的僵在脸上,目光直直的看着教室门外,身体剧烈的发抖。
托里斯和王瑶身体背对着门,他们不知所以的回头,看到了伊万正一脸阴沉的盯着他们。王瑶明显的感到了托里斯的僵硬,他也开始颤抖起来。但伊万没有进来,他的视线对上王瑶后就立刻离开了。开始上课了,可怜的莱维斯和伊万在同一个班。他红着眼睛求救般的看着他们俩。王瑶实在于心不忍,她保证伊万不会伤害他才把他哄回去。可怜的莱维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可怜的莱维斯,这堂课可够他受的了。”托里斯忍不住同情道。   
“呵呵,你也是一样啊,你还是像小时候那么怕他。” 
“是啊,看见他就发抖都成了我的条件反射了,”托里斯尴尬的笑道:“莱维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只要快被伊万欺负他就会第一时间来找你。说道舞会,王瑶你会和谁跳舞呢?”托里斯温和的蓝眼睛看着她,不容她逃避:“伊万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他整晚都呆在图书室里,一直坐在你经常坐的位子上。”  
“………”  
“……哎”   

阿尔弗雷德相当的郁闷!   
今天他打扮的帅气十足,连翘起的金毛也显得帅气十足,他帅气十足的向王瑶告白,本想着帅气十足的将伊万的马子赢过来,结果……  
“抱歉,琼斯先生。我同意做你的舞伴但不必代表我就要做你的女友,跳舞和恋爱史两回事,况且我现在也不打算和任何人交往。”  
  
“她这算什么?!耍我玩吗!”阿尔气愤的踢翻路边的垃圾桶,“马修,快点!总是慢慢吞吞的!”阿尔使劲的按着车喇叭催促他的堂兄,他比往常更加浮躁。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女孩毫不留情的拒绝,他的自尊自信深深受挫忍不住将怒火转移到马修身上。  
马修抱着一摞书从教室跑出来,阿尔看到马修后心情稍微好了些。算了,反正她也没和伊万在一起,虽然有点怄火,但他总算是没输,在想想别的办法吧。

 阿尔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发动车子马达。这时有人在他们车后按喇叭,是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将车开到他们旁边,摇下车窗向他们打招呼。马修发现了放在他副驾驶位上的熊二郎。

 

啊,他一直把它忘在弗朗西斯先生家了。  

弗朗西斯看出了马修的想法,他故意摆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将熊二郎递给他:“熊二郎先生太可怜了,它不但被小塞舌尔遗忘了,连马修也忘记它了呢!” 
“耶,谢谢,还麻烦您亲自送来。”  
“我这次除了来送熊二郎先生,还要邀请你和琼斯先生去我家吃晚饭。马修,我说过我的祖父是大厨,其实我的手艺也不错。昨天没机会露一手但今天我可要好好展现一下,请你们今晚务必赏光。”   

弗朗西斯说完不等他们同意就先开车走了。

 

阿尔皱了皱眉头,又狐疑的看着马修,有点不太高兴:“我不喜欢他说话的腔调,怪里怪气的。你和那个怪人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耶,弗朗西斯先生不是怪人,他说话是有些……”  
还没有马修说完,阿尔就开车跟了上去。 

“咦,我们要去吗?” 
“当然啦!有免费的晚餐不去才笨呢!再顺便去看看他家还有什么家具可以淘。” 

弗朗西斯的家里除了床,沙发,餐桌,几把椅子以及厨房用具外,什么都没有了。沙发和餐桌还是老样子放在花园里,所以晚宴摆在玫瑰园里。阿尔坐在沙发上喝着餐前酒,雪利酒的味道和玫瑰的香气交织在一起,这种味道让阿尔感到很畅快,杯中的酒仿佛变得更加香醇了。虽说最先开始,他看到弗朗西斯将晚餐摆到玫瑰园时,他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无法想象三个大男人在开满玫瑰的花园里举杯畅饮是个什么画面,但现在,被美酒和院子里的好景致贿赂的阿尔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这也许就是姑娘们常说的什么法国情怀吧。

 

马上,阿尔的注意力就被桌子上的佳肴吸引,他马上系上餐巾,那些香味已经让他迫不及待的拿起了叉子。弗朗西斯的手艺确实一流,开胃点心入口即化,每一道主食都美味无比。阿尔大快朵颐,他旁边堆满了空盘子,几乎快把自己的舌头也吞下去。“味道太棒啦!你做的菜比死鬼亚瑟做的好吃一百倍!我要是做上总统,绝对请你当厨师长!”阿尔抱着肚子满足的感慨道。  

“呵呵,那真是谢谢了。”弗朗西斯笑着收拾餐具,马修马上过来帮忙,和阿尔不同,他吃的很少,他一直心事重重。刚刚在听阿尔和弗朗西斯的聊天中,他得知弗朗西斯今天上午已经把房子卖了出去,过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全部办好手续了。而阿尔得知他把剩下的家具全送给了新房客,心里颇为失望,他还是对弗朗西斯的大床心心念念不已。马修更是心情复杂,他呆呆的看着弗朗西斯的院子,没有了家具,庭院一下子大了很多,就像他现在的心,空出了一大半,只有玫瑰花依旧开得那么漂亮。弗朗西斯先生走后,谁会来照顾它们?新来的女主人一定会喜欢它们的吧?她肯定会像弗朗西斯先生一样把它们照顾得同样漂亮吧?马修埋下头,他不愿意想象这栋屋子由别人来住,除了弗朗西斯,他想不出有谁比他更适合住在这里,照看这里的玫瑰。   
  
饭后, 阿尔享受的坐在沙发上喝着餐后香槟打着饱嗝。马修坐在他身边,手支在扶手上托着下巴,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时从隔壁家的院子里传来了音乐,马修下意识的朝那边看去,他看见一对年老的夫妻在院子里跳舞,离他们不远的藤条桌上放着一个老式留声机,正在放一首怀旧的音乐,那曲子和马修上一次听到的,弗朗西斯与他的‘妻子’跳舞时放的很相似。弗朗西斯拿着酒杯,也跟着一起看着那一对夫妻,他突然问道:  
“你们为什么不跳舞?”  
“啊?”阿尔以为自己没听明白。  
“什么?!”马修的声音更像是惊叫。  
“我说,你们为什么不跳舞?”弗朗西斯又重复了一遍,他向隔壁院子望了一眼:“像他们一样?”  
“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和马修?”阿尔放声大笑。马修则是一声不吭,低着头,沉默不语。  
弗朗西斯似笑非笑的走到马修跟前,弯下腰,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那么我们跳吧。”  
马修愣住了,几乎是惊骇的看着他。阿尔在旁边笑着起哄:“快去啊,‘玛姬小姐’。弗朗西斯先生在请您跳舞呢!”  
马修飞快的瞪了他一眼,他有点生气的看着弗朗西斯,他这是要干什么。  
“来吧,”弗朗西斯保持着邀请的姿势对着他微笑,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这让马修有些迟疑了,但他还是摇了摇头,很抱歉的说:“不,我不能……”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们就可以跳,我们就不行呢?这是我的院子,我们想跳就跳。”

 

马修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一下,他捏着手,不安的向四处扫了眼:“那边的那些人,也许他们在看我们。”  
“没事,”弗朗西斯温和的鼓励道:“这是我的地盘,让他们去看。”  
“对,让他们去看。”马修看着他的眼睛,最后将手伸给了他。   
“没错,”弗朗西斯的眼神更加赞许,“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能看见,但他们也有看不到的,不是吗?”他对马修说,但目光却看着阿尔弗雷德。   
  
马修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跳过舞,他的身体很僵硬,一直担心会踩到弗朗西斯的脚。弗朗西斯发现了他的局促,小声的鼓励他:“不用担心,跟着我步子来就行了,阿尔在看着你,你可要好好的表现。” 
  
阿尔在看着他,马修一想便感到无比满足。一直以来只有他注视着他,只有他看着他跳舞,而现在他成为了主角。阿尔在看着他。马修非常快乐,身体也变得灵活自然,他跟着弗朗西斯的节奏旋转,仿佛他的心也在跳舞,阿尔在看着他。   
  
渐渐的,阿尔笑不出来了。起先他是等着看马修出洋相,他以为弗朗西斯只是在戏弄他,但他渐渐的感到气氛不对劲了,他们之间的气氛让他觉得怪怪的,让他觉得头皮发麻。但马修却看上去却挺开心,阿尔从来没有见过他笑得那么开心。渐渐地,他开始烦躁起来,几乎想冲上去分开他们俩,阿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弗朗西斯对马修说的最后一句话时眼睛是看着自己的,他能感到那眼里的嘲讽和轻视,就像在示威一样,这让阿尔很不爽,又很困惑,他有什么好示威的?但阿尔心里那种隐约的不安,又是为了什么?  

他,阿尔弗雷德·琼斯。一直以来是人们的中心,是世界之王。而今天晚上,在这个玫瑰园里,他却感到了王位的动摇。从王瑶拒绝他开始,他越来越觉得有些东西正开始慢慢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音乐终于结束了,阿尔觉得自己仿佛挨了一个世纪。他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把马修拉开,不,是扯开。他无视马修诧异的目光向弗朗西斯道别:“非常感谢您的款待,但已经很晚了。我们要回去了,晚安。”阿尔说的很客气,但语气十分生硬。这样礼貌而冰冷的阿尔和平时的反差太大了,马修一时接受不了。弗朗西斯却没有介意他的怠慢,笑着和他们道别。被阿尔拉走的马修只能匆匆的向他道歉。  

  
弗朗西斯晃着酒杯,笑着看他们离开的背影:“看来已经有些奏效了,但还远远不够……”   
 
  
阿尔把车开的飞快,马修知道他又在不高兴,所以没去招惹他。他把熊二郎紧紧抱着怀里,一方面是因为紧张(车开的实在太快),二来也可以遮住自己红红的脸,第一次跳舞让他很兴奋,弗朗西斯身上的魅力也让他着迷。阿尔通过后视镜看着马修,他看到他一脸幸福的傻笑,心里的烦闷更大了,阿尔简直要发作了,但找不到发作的理由,难道就因为马修快乐自己就不开心吗?这也太怪了。马修抱着熊二郎进了房间。关门的声响让阿尔回过神来,他突然想起马修今晚上都没和自己说晚安,当然他平时根本不在意这事,但今天他注意到了,而且今天整整一天马修都没这么理他!阿尔终于找到发作的理由了!   
“马修!你睡了吗?”阿尔开始敲他的门,越敲越大声:“快出来!我们得谈谈!”   
“什么事,阿尔?”马修打开了房门,他已经换好了睡衣准备要睡觉。   
“你今天非常奇怪!很不对劲!”  
“啊?哪一点?我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啊?”马修一副困惑的样子。   
“你今天很反常!你晚上都没有和我说‘晚安’!”这个‘指责’一说出口,阿尔自己都感到丢脸,这算什么狗屎理由! 
果然,马修的表情更茫然了,阿尔简直想抽自己一顿。  
“阿尔,你生病了吗?是不是那里不舒服?”马修一脸看待病人的样子担忧的问。   
“没有!!!!”   
“好吧,对不起,晚安。”马修翻了个白眼重新关上门。  
阿尔被关在了门外,他愣住了,立刻又要敲门,  
“再吵明天就不帮你写作业啦!”马修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好像能预知阿尔的举动一样。   
阿尔被梗住,再说他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要说什么,权衡了利弊后,只得怏怏回到自己房里。   
  
第二天,马修照例来叫阿尔起床,阿尔顶着黑眼圈从床上爬起来。他整晚都在做梦,但天一亮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是个糟糕透顶的梦。马修像平时一样做好了早餐,一切都和平常一样。恩,一切都和平常一样。阿尔喝着橙汁嘲笑着自己昨天的神经过敏。  

午休时,阿尔埋伏在王瑶通常会在的地方,他准备再表白一次,而且这次他发誓一定要把她拿下,阿尔总觉得一切的反常都是从王瑶拒绝做他的女友开始的,所以只要争取到她,阿尔就觉得自己的世界就一切正常了,但事与愿违……

“你很喜欢完整的,彻底的胜利对不对?”王瑶看着面前做深情状的阿尔,淡淡的说道。

“亲爱的,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阿尔耐着性子赔笑道。

 王瑶冷笑了一声,不再看他:“我和伊万出了些问题,但伊万对我的感情我还是能够肯定的,而你的热情有几分是真的,这点我还是看的出来的。”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真心!”

 “你会追求我,只是因为我是伊万的女友而不是因为我是王瑶,只要能把你对手的女人抢过来,不论她是谁都无所谓,我说的没错吧。” 

阿尔突然有些心虚,而王瑶继续说道:“将对手的女友变成自己的,这对你来说就是完整的胜利,是你彻底羞辱对方的筹码。终究恋爱对于你来说,不过只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角逐,而女人,只是你们锦上添花的装饰。而我,不愿当这个装饰。”

阿尔讪讪的离开,这个女人同他以往交往的女人都不一样,她性子古怪,而且太聪明了,聪明到让他有些兴致缺缺了,而且,她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弗朗西斯看他的样子,这让他很不爽。阿尔开始觉得邀请她做自己冬日舞会的舞伴是个糟糕的决定。

“嘿,阿尔,你把她追到手了吗?”基尔和安东尼一见到阿尔就跑过去追问,他们在他身上花了一大笔钱,这是他们最关心的事。马修也和他们在一起。 

“还没呢,可能因为她是东方人所以脾气有点怪,而且她还挺傲慢的。给我点时间,我绝对会把她搞定!”阿尔笑得很自信,但心里第一次感到有点虚。   
“哈哈,我们当然相信你啦~!”   
“啊哈哈哈哈~~对了,你们要约谁?”   
“我还是想请娜塔莎小姐跳舞。”安东尼奥的脸红的像番茄。  
“啊哈哈哈,你这个笨蛋还没死心啊,算了吧,她连帅的要死的本大爷都看不上这么会看得上你这个烂番茄!”

“闭嘴!她看得上你才怪!你和你家养的肥鸡一样死蠢!”   
“什么肥鸡!我家的阿揪可是雄鹰!!!你这个连你12岁弟弟都可以把你整哭的白痴瞎嚷嚷什么!”  
“要是你被人狠狠的踢了下你那玩意,还被人把番茄酱挤进你眼睛里去,你受的了吗?!”  
“谁要你在他生日时只送他一瓶番茄酱,这么小气!要我的话就把辣椒酱挤你眼睛里了。嗤~~”基尔不屑的看着安东尼奥,对他嗤之以鼻。 ­  
安东尼奥很委屈:“番茄酱可是我最喜欢的东西,要不是他是我弟弟,我还不给呢!罗威偌那个小恶魔!”   
“拜托,他是个12岁的小子,就算你不送他超人模型,最差也要送他个棒球帽吧!”   
“…………”   
“……”   
好像跑题很远了,阿尔好笑得看着他们争吵,一点都没有要劝架的意思。基尔和安东尼每天都要吵上三四次,而且乐此不疲。即便真吵僵了到了第二天也会变得没事一样,然后为了新的事在继续争吵。起初阿尔对他们的相处方式十分不理解,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他们是阿尔在学校里最要好的兄弟,也是路德教授最为胃痛的恶友4人党,不过马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马修!  

阿尔转身找马修,他几乎忘了他还在这里。马修正靠在一棵树下,坐得离他们有点远。他知道自己又被遗忘了,于是一个人安静的看运动场上的橄榄球训练。马修的表情有些淡漠,和平常一样身形快淡得融进空气里。和现在的马修相比,昨晚的他更像是一个幻影,他当时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有生气......

 阿尔心理很不是滋味,他突然觉得马修变得难以接近了。   

“马修,你打算和谁跳舞?”  
突然被点名的马修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会被注意,他淡淡的敷衍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到时再说吧,如果有人愿意和我跳的话我就和她跳吧。” 

这个回答根本不算是回答。马修移开视线不愿再多说话,他好像很反感这个话题,阿尔能感觉得到马修是在克制着自己来维持他表面的平静。他能感觉得到隐忍和烦躁安静的躲藏在马修的镜片后面,它们就像龙卷风,阿尔几乎听到它们肆虐的声音。 

放学后,弗朗西斯又来了,他又再度邀请他们去他家吃晚饭。   
“哦,我们很想去,”阿尔感到挺可惜的,因为弗朗西斯的手艺真的是没得说:“不过我们约了和基尔他们一起去打电动,实在是抱歉……” 
“那个,我想去,我能去吗?反正我晚上也没什么事。”马修抢在阿尔前面表态:“阿尔和基尔他们一起去玩吧,我去弗朗西斯先生家。”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当然是要一起去的!都说好了的!今晚可是光纤之夜啊!”阿尔难以置信的看着马修,马修很少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不是一直都安静跟在自己身后的吗!? 
“没关系的,阿尔。光纤三个人也能玩的,而且反正我去不去也没关系。”马修笑着说,很少有的坚持。   
“那么我们走吧,马修。”弗朗西斯笑着打开车门让马修上车。“再见了,琼斯先生。”   
“等等!我想好了,我也要去,恩,游戏什么的改天再玩也一样,不过弗朗西斯先生的手艺可不是天天能尝的到的。”阿尔想也没想得脱口而出,弗朗西斯刚刚向他说再见时的淡淡的嘲讽让阿尔不由自主的跟过去。 ­  

“呵呵,谢谢赞赏。”  
   
晚餐和昨晚一样的丰盛,但阿尔却没有昨天的好胃口,他好像在嚼蜡一样,盘子里剩下了许多食物。事实上他整晚都在受罪,弗朗西斯和马修一直谈笑风生,而自己被晾在了一边。弗朗西斯知识渊博,而且诙谐幽默,他正在和马修讨论世界各地的民俗风情,他把一些奇怪有趣民族习俗讲的有声有色。而马修又是个书呆子,经常泡图书馆,可以和他谈的来。于是阿尔当了他这辈子第一回隐形人。阿尔都快坐不下去了,他几次都想拉马修一起离开。他们在说什么他完全不懂,而且也没一点兴趣。在他看来这些都挺无聊的,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谈得这么起劲。不过说起谈话,阿尔还是第一次看到马修这么能说,平时他都安静的像只兔子一样。   

其实阿尔一整个下午都在观察马修,马修像往常一样认真的在抄笔记,时不时的推一下下滑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阿尔突然觉得马修会消失在空气中,他会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的存在感是那么淡薄,可当他看到弗朗西斯先生的时候,阿尔明显的感到了他的变化,他的眼睛就像被点燃的蜡烛一样,他似乎突然活了过来。变的和他一样,那么的真实。阿尔第一次觉得他完全不了解他的堂兄,他感到很寂寞。 
  
“那么我们回去了,”马修同弗朗西斯道别, 
感谢上帝,终于可以回家了.......  
“今天真愉快,明天见。”   

什么!明天还要!?   
  
阿尔踩着油门,把车开的飞快。他又透过后视窗看马修,马修看着车窗外,他嘴边还带着腼腆愉快的笑容,阿尔更不爽了,  
“真是无聊,都快闷死我了,要不是为了等你,我早就想走了,而你却和那个弗朗西斯谈的那么起劲,完完全全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早知道我就去找基尔他们了。”   
马修回过神来,有点不安的说:“真抱歉,阿尔。不过我也早说过了叫你去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的。”  
阿尔被梗住,于是把车开的更快。   
“阿尔,开慢点!这样很危险!”  
“真是怪了!你以前可从没抱怨过!”   
阿尔凶狠的把话吼出来后,自己也愣住了,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耶,对不...”   
阿尔刚想道歉,马修又将头侧了过去,不再说话。阿尔更加烦躁。他们一路上都没再说话。 

第二天,马修只是敲了敲他的门,提醒他起来。阿尔有点胆战心惊,马修好像没有生气了,但他也并不开心,只是和往常一样,平静淡漠。  
整整一个白天,马修都和阿尔在一块,但阿尔觉得他越来越没有真实感,他都对不上他的视线。阿尔会突然回头握住他的胳膊或者突然掐他一下来确定他是不是还存在。但到了下午快放学的时候,马修的眼睛就开始变的有生气起来,他像是在期待什么一样。弗朗西斯在他们放学时又开车过来,他摇下车窗跟他们打招呼, 
“晚上好,马修。”  
“晚上好,弗朗西斯先生。”  

阿尔觉得马修又活了起来。  
 
那天晚上的不安并不是自己神经过敏,它已经演变成危机意识。阿尔碰都没碰一下盘子里的美食。他急躁的看着正在聊天的那两个人,弗朗西斯的聊天手段非常高明,整个过程中,阿尔居然插不上一句嘴。他没有提到学校,没有提到舞会,没有提到任何一个阿尔懂的可以插得上嘴的话题。

“那么,你毕业后想干些什么呢,马修?”弗朗西斯问道。

 毕业?阿尔楞了一下,他完全没考虑到这个问题,而弗朗西斯像是早就料到般的压根就没问他。

“我想从事考古方面的工作,我对墨西哥的阿兹特克文明很感兴趣,在学校我也学习了墨西哥语,虽然还不太熟练但交谈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在这之前我想先累积一下工作经验,我决定在因特尔公司实习一段时间,我的计算机综合成绩是3.6分,数学也不错,他们已经接受了我提交的申请,我毕业后可以随时去他们公司去实习。”

 阿尔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堂兄,马修是什么时候做了这些准备的?而自己还对毕业后的生活混沌无知。他突然觉得自己在马修面前抬不起头来,舞会明星,校园风云人物,这些光环在他离开学校后还有什么价值,阿尔突然觉得自己一文不值了,他悲哀的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而马修已经越走越远了。

“真不错,马修。哦,对了,我倒是认识几个做考古的老朋友,其中恰巧也有研究墨西哥文明的,到时候我会向他们推荐你。”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弗朗西斯先生!”

马修的兴奋溢于言表,他们又开始聊起来,聊到最后居然说起法语!这回阿尔是彻底听不懂了。

那个混蛋!他绝对是故意的! 

 阿尔愤怒的瞪着弗朗西斯,同时悲哀的发现自己竟毫无办法,他在他们面前只是个追着姑娘跑的小毛头,而马修已经开始向成人过渡,弗朗西斯更是不用说了,平心而论他真的长得很不错,整个人活脱脱就是个会行走的荷尔蒙。而且他又有能力能给与马修最大限度的支持……

阿尔突然觉得马修要被抢走了,而自己竟无能为力。

回家时,阿尔照旧将车开的很快,但马修为了避免和他争吵,一句话也没说,他还是看着车窗外面。阿尔徒劳的想找个话题聊聊,但想了很久都一无所获,他们还真的没什么话题可聊的。快到家了,马修身边愉快的气息开始慢慢的消失,这让阿尔更加不安。 ­  

从什么时候起,马修的目光不再追逐自己......  
  
到了第四天,阿尔无法再忍受了。他一看见弗朗西斯就立刻拉着马修走开,弗朗西斯看见阿尔几乎是拽着马修跑开的身影,不由的笑了,看来他的努力没白费,那个小混蛋终于开窍了,弗朗西斯戴上墨镜,发动车子准备回去。

其实阿尔心里是有马修的,弗朗西斯早就看出来了。但这个蠢小子还没完全开窍,只是把马修当做自己的固有财产,所以弗朗西斯只有下狠药了,创造一个强而有力的敌人,引起阿尔的危机意识,促使阿尔快点明白自己的心意,但这种以毒攻毒的方法还是太冒险。弗朗西斯只好祈祷事情能往他希望的方向走吧。

“阿尔!你为什么要对弗朗西斯先生那么没礼貌!”  

他们一回到家就开始吵起来。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又是他,连这个名字都带着刺!  

“我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家伙看起来怪怪的,你还是不要和他来往!”   
对,全都是因为他!是他把一切都改变了。以前明明那么好的,他一来,就什么都变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弗朗西斯先生为人和蔼风趣,还用那么便宜的价钱把家具卖给你!” 

要不是因为他,马修也不会和我争吵! 

“我会把它们全都退给他!我真希望我,特别是你从来就没有踏进过那该死的园子!” 

“我不许你怎么说他,弗朗西斯先生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第一个朋友!”   

“你这话什么意思?!”阿尔诧异道:“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吗?基尔和安东尼不是吗?”  

马修开始冷静下来,他淡淡的说:“他们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我只是认识他们而已。”   

“你怎么能这样说?!”阿尔更加诧异了,马修这么冰冷的态度让他很受不了:“我们不是一直很要好吗?”  

马修冷笑了一下,但更多的是无奈:“要好?对一个经常看不见你的朋友,可以随时遗忘你的朋友能算得上要好吗?”   

阿尔不再吭声,他自己没立场反驳。基尔他们也的确说过他来不来都一样。而自己和他们比也好不了多少,难道自己就没有遗忘过他么?马修没有指责他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好吧,就算基尔他们不是你的朋友,你可以找其他的人交朋友,但独独不要找他!”    
“为什么?我难得可以找到一个看的到我的人,可以真正听我说话的人还需要你的批示吗?”
马修开始越来越不耐烦。   
阿尔的火气也起来了,他开始口不择言:“好吧!是你非要逼我说的!就因为那个弗朗西斯,你把他当成朋友的家伙就是个变态!他的行为就像个基佬!我不希望自己的堂兄也变的和他一样!别人会笑话我,也会笑话你!就这么简单!”   
  
这句话想巴掌一样狠狠的打在马修脸上,他的脸变得像死人一样惨白,马修全身都在发抖,就像患了重病一样。

话一说出口,阿尔就后悔了,他看到马修的样子简直吓坏了,他跑过去想扶住他:“抱歉,马修,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马修挡住了他的手把它推开,他一直低着头,重重的喘息,好一会而,马修才平复自己的情绪,他摘下眼镜,慢慢用手抹掉上面的水滴,“我放弃了。”马修的声音含糊不清。 

“什么?喂,马修,你还好吧?嘿?!”  

马修抬起了头,表情出乎阿尔意料的平静,平静的让阿尔害怕。他看着阿尔,而那双眼睛,是阿尔看过的最冰冷的眼睛。   
阿尔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但马修开口了:“很抱歉,我很早以前就是你口中说的变态佬了。我确实喜欢弗朗西斯先生,远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喜欢。你想嘲笑就尽管笑吧,我不在乎,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顺便再告诉你一件好笑的事吧,我一直在帮助王瑶和伊万复合,这次赌注我压的是伊万。去年我压的是基尔伯特,前年我压的是罗德里赫。从小到大我一直在压你输,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自负,愚蠢,我一直想看你的笑话!因为我在这个世上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马修说完就离开了屋子,留下了震惊的阿尔。 

 

 

 

 

 

 

 

 

 

 

 

 

 

 

 

 

 

 

待续

 

评论(3)
热度(7)